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报答救命之恩
    这时,刀疤脸也进来了,干这种打架的事,老大自然不出面,小弟收拾稳妥后,老大才出来主持大局。

    刀疤脸进来后,狠狠把野马的头踩在地板上,问道:“说!为什么要打着我们格子帮的旗号来砸人家的店!”

    野马喊道:“别打别打,我说!”

    这小子原来如此不经打。

    刀疤脸松开脚,说:“你可以不说,我拖你去我们仓库那里,那里有很多笼子,笼子里面有各种老鼠,很好玩的。”

    野马想来是知道格子帮的名头的,他万万没想到他这才第二次出来对我们店干这事,就被格子帮的人抓了。

    野马大喊道:“我说我说!是,是隔壁奶茶店的老板让我干的!”

    林小慧吃惊了,问:“你说是q仔奶茶店的老板叫你来砸我们店的吗?”

    野马说:“是是是,是他,他给了我钱,让我砸店!”

    林小慧问道:“为什么呀?”

    野马说:“他,他说你们店开业了后,他们店生意就差很多了!他们就,就要我们来砸了店,给了我钱。”

    我对林小慧说道:“让人去把他叫来吧。”

    林小慧让店员去叫了隔壁奶茶店老板过来,奶茶店老板过来一看,看到地上的野马,吃了一惊,再看看这帮格子衬衫,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我问他道:“老板你好啊。”

    他没说话。

    我说:“这种那么下三滥的招数,亏你想得出来,竞争不过,就用这种下流的办法来对付别人?”

    他说道:“对不起。”

    刀疤脸上去一个巴掌过去:“对不起就行了吗!”

    打得他直接捂住了脸,说道:“我赔偿。以后再也不做了。”

    刀疤脸拍拍他,说:“挺上道嘛,你打算怎么赔?”

    他说道:“慧慧甜品店,我赔两万,你们格子帮,我也赔两万。”

    刀疤脸笑笑,问我道:“小子,你看这价格满意吗?”

    我看着林小慧,林小慧对奶茶店老板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好了好了,跟小人废话是没用的。两万你看够不够啊?”

    林小慧气着出去了:“你自己和他谈!”

    我说:“哟,那我谈了哦。”

    林小慧出去了。

    我对奶茶店老板说道:“我也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既然你道歉了,也保证以后不干了,两万就两万吧。”

    他低着头,去把野马拉起来。

    我问刀疤脸:“你们那边呢?”

    刀疤脸说道:“完全满意。”

    奶茶店老板带走了野马,然后去取了四万块钱来,给我两万,给了刀疤脸两万。

    刀疤脸吹着口哨,带着他的人走了。

    我把两万块钱给了林小慧,林小慧说道:“你留着吧。”

    我说:“你还是拿了吧,毕竟店里造成了损失。”

    林小慧说:“谢谢你那帮朋友!你留着请他们吃饭。”

    她说到朋友两字,加重语气。

    我说:“看来你并不太喜欢我这些朋友啊。不过呢,指望走正途干掉他们,也不是不能,但是时日太长,而且他们可以小打小闹,警察根本不太会管这些的,所以啊,这些所谓的朋友,还是有一点点的用途的。既然这钱你不要,我就留着了啊,请他们吃饭找小姐什么的,我也顺便找两个,嘿嘿。”

    林小慧抢了过去,说:“谢谢。”

    我说:“不是说留给我吗!”

    她拿了放了她包里了。

    两人出来外面坐着,林小慧说道:“我都没想过,开一个小小的店,还要惹来那么多事。”

    我说:“这没办法啊,人啊,都是为了利益活着。”

    林小慧说:“好像你很懂一样。”

    我说:“略懂,略懂。”

    徐男回来了,健康回归,我们都很高兴,那天去接她,我们在外面喝了一顿酒。

    不过,我提醒徐男的是,我们和康云她们的斗争,还是在白热化阶段,不能放松警惕。

    次日,徐男上班来后,我让她去把小美叫过来。

    我问小美,神女监室的人有没有为难她。因为我怕她们把神女疯了的原因归咎到小美和柳智慧身上。

    小美说没有啊。

    那我就放心了。

    小美替我们做事,自然不能白做,我说:“我让人往你卡里冲了三千块,作为你帮忙的报酬。”

    小美忙推辞。

    一番推辞后,她只能接受了,然后她临走的时候,转身回来,突然开口说:“薛姐真是一个好人。”

    我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讲?”

    小美说道:“她对我,对我们都很好。”

    我说:“嗯,那你就好好对她。”

    小美说:“可是有人想害她。”

    我忙问:“谁想害她?”

    小美说道:“章xx。”

    我急忙问:“你怎么知道章xx想害她?你都知道什么?”

    章xx这家伙一直不老实安分,看来不把她弄出去,我们都不得安宁。

    小美说:“那天在劳动车间,那块牌子掉下来,差点砸到你,是章xx做的。”

    我吃惊了,难道说,是神女指使了章xx去做的吗?但是没听说过章xx和神女她们有什么瓜葛啊。

    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也看到了是章xx在上面推牌子下来吗?”

    小美说道:“我没看到。可是我听到了章xx和薛姐的对话。也是在劳动车间,我见章xx找薛姐,怕找她没好事,我就打报告和两个姐妹去卫生间,然后到了卫生间,我偷偷绕过去角落那里去偷听章xx和薛姐的对话。”

    我问:“都听到了什么?”

    小美说道:“章xx威胁薛姐说,如果敢把那天在劳动车间发生的是她弄牌子掉下来事说出去,她就弄死薛姐。”

    竟然是章xx这家伙干的!

    可是,为什么薛羽眉不和我说呢?

    我也奇怪,如果说薛羽眉明明看见了是章干的,为何却不和我说?

    我问小美道:“可为什么薛羽眉不告诉我是章xx这家伙干的呢?”

    小美说道:“我也不知道。张河哥,别人要害你,你自己要小心了。”

    我说:“好的,谢谢你了。”

    送走小美后,我自己去找了薛羽眉。

    我把她叫出来,薛羽眉出来后,靠近我身边,闻了闻,说:“男人身上的味道。”

    我说:“你又渴了是吧。”

    薛羽眉说:“在这里关着的人,说不渴,那都是假的。”

    我说道:“好了说正事。”

    薛羽眉问道:“能有什么正事呢张队长?”

    我说:“下班后,我请你吃饭,谢谢你救了我,让你开开荤。”

    薛羽眉看看我身下,舔舔嘴唇,说:“让我开开荤?”

    我说:“别乱想,是请你吃饭。”

    薛羽眉问我道:“那个荤也可以开吗?”

    我说道:“下班后,我在饭店等你。”

    我回去继续干活。

    我安排了一下,下班后,我先去饭店开了两个包厢等薛羽眉。

    不多时,沈月和徐男将薛羽眉带过来了。

    我让沈月和徐男在隔壁包厢吃,让她们开着包厢门,我们这边关着门,主要是让她们帮忙‘站岗’看,怕有人在门口偷听我和薛羽眉的对话。

    让服务员上了饭菜,难吃又贵的饭菜。

    沈月和徐男那边,也是一样的饭菜。

    我夹了一个鸡腿给薛羽眉,她吃了两口,然后对我说:“我想吃香肠。”

    我说:“哪儿有香肠?”

    她不怀好意看看我。

    我说:“别那么色好吧。”

    她说道:“你身边那么多人可以用,你当然不会,我没有啊。”

    我倒了啤酒说:“别说那些,说正经事先。”

    薛羽眉说道:“说完正经事,就可以开始不正经的事了吧。”

    我举起杯子,和她碰杯:“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薛羽眉问道:“我好像也没想让你报答我吧?”

    我说:“是的,一顿饭报答不了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薛羽眉一口喝完酒说:“真好喝。我也不需要你怎么报答,但是我毕竟救了你,豁出自己的命,差点和你同归于尽,就冲这份情,你也不能满足我?”

    我说:“唉,你别三句话都离不了那个事情好吧。”

    薛羽眉说:“那你到底想让我等到何时?”

    看她那副样子,真的是饿坏了。

    没办法,在监狱里,被关那么多年,没有异性,没有男人,说不饿,那真是假的。

    我说道:“这个问题等下再说,我先问你一些事,我看你老实不老实。”

    薛羽眉说道:“老实了如何,不老实又如何?”

    我说:“老实了,或许我真可能从了,不老实,那就算了。”

    薛羽眉一下子来了兴趣:“我老实,你从我?”

    我点点头。

    对这个救了我命的女人的这点并不过分可以说我还赚了的要求,我没道理总是拒绝,而且她要的也不是什么我所给不了的东西。

    她高兴,说:“说吧什么问题。”

    我盯着薛羽眉好一会儿,她说道:“你倒是问啊。”

    她有些急不可耐。

    我说道:“薛羽眉,你老实告诉我,那天我差点被砸死,你明明看清楚了上面那个人的脸,是吗?”

    她看看我,并不回答我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