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强硬的手段
    和林小慧上去了商场。

    我说:“别带我进去那些很贵的店里啊。”

    她说:“不贵也可以买好看的衣服,看你怎么配吧。”

    她先带着我进了一家高档理发厅,把我的头发下面剃了,然后上面是长的,打了喷雾直接往后梳着,居然一看,挺像高丽明星的发型。

    不过这个头发,花了二百八十八,还说什么给什么电台的娱乐和电影明星专门做发型的发型师做的,送了一瓶定型喷雾。

    之后,林小慧拉着我去买衣服,买了两套衣服,都是紧身衬衫,九分裤,还有小西装外套,加上休闲皮鞋,靠,一穿上去,我感觉自己都人模狗样,和她介绍我认识的那堆朋友,没多大去别啊。

    这些衣服花了一千多,还好,是我可以承受得住的范围之内。

    看着镜子里,我都有些认识不出来自己,这他妈真是可以啊,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分天生七分靠打扮,果然不是吹的。

    林小慧打量我了之后说道:“你该找一个有品位的女朋友。”

    我说道:“哦,女朋友嘛,会相夫教子就好了,会打扮的拿来干嘛呢?”

    林小慧不屑。

    然后我们去吃了饭,之后去林小慧店里去坐。

    我原本想着直接回去监狱的,可现在回去监狱,监狱监区领导也都下班了,回去干嘛呢。

    就坐在店门口喝饮料,看报纸。

    明天我去跟监区长汇报这些,让她自己定夺到底怎么处理巫女好了。

    坐着的时候,看见不远处,走来了几个穿着熟悉的格子衬衫的衣服。

    但并不眼熟,我没见过他们,不过穿着这鸟衣服,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格子帮的人。

    他们七八个人这样子,走过来后,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店里面。

    然后,掏出烟,点烟,叼着,大声的说话,然后叫服务员拿牌,大声的嚷嚷。

    妈的,不是彩姐已经摆平了吗,那天抓着刀疤脸打了一顿,都不敢反抗了,这几个家伙怎么胆子还那么大,敢来这里闹。

    不过,他们也还没闹。

    如果等他们闹了,再打电话给彩姐也不迟。

    没多久,他们还就真的闹了起来。

    首先有个家伙看上去像喝醉了一样的站起来嚷嚷,另外一个就和他起冲突,追着打他,追着的时候,在店里到处撞,然后撞的满店里东西桌子都翻了,客人们鸡飞狗跳的全部都跑出外面来。

    林小慧一看,急忙过去制止:“你们出去外面闹,再闹我就报警了!”

    突然,那个喝醉的家伙什么也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啪的打在了林小慧的脸上。

    然后他们中有人骂道:“报警啊!有种报警!”

    情况不对劲,我赶紧操起凳子上去,上去就砸,乓一声砸在了一人身上,但这凳子没多大的杀伤力,他看看我,然后手一挥:“走!”

    接着,带着他的那些人都跑了。

    他也不和我打架。

    奇怪了,这帮人目的是为什么?

    来搅局的吗?

    也不是为了说收保护费啊?

    我摸了摸林小慧的脸庞:“疼吗?”

    她眼泪都出来了,她说道:“好疼。”

    我说:“要不要去医院找点药擦擦。”

    林小慧说:“不用了,等下就,就好了。”

    她看着满地的狼藉,说道:“为什么他们还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去给我朋友打个电话再说。”

    我出

    了外面,给彩姐打了一个电话。

    彩姐接了,问我什么事。

    我告诉了她这事,彩姐说你等等。

    然后她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她给我打过来,告诉我说,刀疤脸并不知道这回事啊。

    我说:“对,刚才来的那几个人,我也没见过,而且,我不知道他们闹什么,来打烂了东西就跑了,被我打了也不还手,也不要保护费。”

    彩姐说:“可能有人打着格子帮的旗号来砸店的。你们还得罪什么人?”

    我说:“我也不知道。”

    彩姐说:“你先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我说:“好的,谢谢彩姐。”

    挂了电话后,我和林小慧说干脆报警。

    林小慧报警了。

    警察来了后,调取监控,然后截取视频录像上的几个人,然后告诉我们,他们会查的。

    这一查,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天了。

    帮着林小慧和她的店员们收拾了一下后,我安慰了一下林小慧,然后告诉她我会很快找出幕后黑手,然后解决这事情。

    她对我笑笑,说:“谢谢。”

    看起来,她心情不是很好。

    这还没安静几天,就又被砸了,谁能心情好呢。

    安慰了她一番后,我让她自己先开车回家了,兴许是店被砸这事太闹心,她忘却了昨天摸到死人头发那些事。

    次日,我去上班后,就把我所去调查的巫女的家庭情况告诉了监区长,当然,我没说巫女父母都互相被害死了,我只说巫女的父亲失踪离家出走,母亲也不见人了,人都说死了,然后她哥哥也是有点精神问题,搞巫术的,他根本就不认这个妹妹。

    但我明确的告诉监区长,在那里,很多人都知道巫女是害人的,我们放任她,她还会继续害人,甚至害死我们。

    监区长还是叹气,然后问我们怎么办。

    王菲菲黄苓大家的意思都是用强的。

    不过,我们都知道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们监室那帮人,铁定会闹事。

    甚至会有死人。

    不过,即便如此,黄苓和王菲菲等人都坚决要求用强硬的手段。

    监区长摆摆手,说:“我考虑考虑吧。”

    我们出来后,各自回去工作。

    下午,我去放风场等柳智慧。

    柳智慧来了后,我走过去,笑着说:“每次都来打扰你,挺不好意思的。而且也都不给你带过东西,又让你帮了那么多的忙。”

    柳智慧说道:“别客气,有什么就说吧。”

    我直截了当,和她说了巫女的故事。

    我对柳智慧没有保守住大能说让我帮忙保守的秘密,因为我知道,关于人心,人性所有的问题,只有在柳智慧这里,才能得到最终的答案,如果连柳智慧也没有答案,那我实在没办法找到答案了。我所认识的人,只有她对这方面研究最厉害。

    柳智慧问我道:“你告诉我这些,是想问我什么。想知道这一家全部人的心理想法吗?这说出来很长,很复杂,造成他们这样的性格是他们所从小面临的成长环境。”

    我说道:“我不想知道他们的心理想法,我只想知道巫女的心理想法。”

    柳智慧说:“她是典型的恋父情结。恋父情结,分为正常和过度两种。正常的恋父情结里,女孩多数表现于喜欢像父亲一样高大能保护自己的男性,倾向于在未来的生活中寻找像父亲一样能让自己依靠的男性,而那位男性性格或者长相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像自己的父亲。正常恋父情结的女孩喜欢的是父亲能让自己依靠的肩膀,而不是像过度恋父者一样包含许多因素的爱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