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查巫婆的底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们唱歌。

    有时候,有时候。

    或许一切也没有尽头。

    我或许该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

    但是,未来那么乱,规划有屁用?

    搞不好都活不到规划中的未来。

    他们嫌各自为战的太一盘散沙不团结,就弄了个对对碰的游戏。

    游戏规则就是男女搭配一对,然后做游戏,输的罚酒。

    我本想着明天办事,少喝点酒,但没想到那晚,玩着玩着自己都投入了,然后不可避免的喝了不少。

    晕乎乎的从里面出来外面,风一吹,更晕了。

    雨还在下着,他们一群人各自一对一对的打的走了。

    我看着脸红红的林小慧:“你也回去吧。”

    林小慧说道:“回家吗?”

    我说:“对啊,不回家你去哪里?”

    她问:“你呢?”

    我说:“我也回去啊,回监狱吧。”

    林小慧说:“干嘛回去监狱,不能在外面睡吗?”

    我说:“干嘛在外面睡,多浪费钱啊。哎,你不愿意回去,难不成,你想跟着我去睡觉?嘿嘿。”

    林小慧骂我说:“你龌龊!你不是说明天让我送你去哪里,你现在让我回家,你自己也去了监狱,明早还让我打车过来拿车去监狱接你吗!”

    我这才想到,哦对了,是要去办事啊。

    我说:“靠,这喝多了,我都忘了这事。那,我们在这找个地方睡?”

    林小慧看向对面,戴美乐酒店。

    很高。

    林小慧说:“去那里。”

    我说:“好。”

    我们开了两间房。

    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洗澡后躺下,暂时睡不着,我的大脑就开始乱动起歪心思起来,其实,如果这时候,去敲开林小慧房间的门,会怎么样?

    林小慧那么高,身材那么好,以前我抱着睡,就很舒服啊。

    越想越难耐。

    手机丁琼一声,一条信息,是林小慧发来的:睡着了吗?

    我回复:没,你呢。

    林小慧回复:我也是,你在干嘛?

    我回复:在想你。

    林小慧过了几分钟后才回复:我信你那张破嘴。

    我发过去:哈哈。

    其实如果她回复什么暧昧一点的,我或许会继续发一些**挑逗的下去,然后也许会顺理成章的滚到了一起也有可能吧。

    她许久后,发来:床好硬,睡不着。

    我说:嗯,我也是这么觉得,我每天上班腰酸背痛,睡这个床,更酸痛。

    发出去了后,等了许久,没见她回复什么。

    我一按,靠,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也没带充电器来。

    好吧,那只能睡觉了。

    第二天睡醒后,我洗漱完,过去敲门,林小慧已经洗漱好了,正看电视等我。

    我说:“走吧。”

    林小慧说:“已经八点多了,你昨晚还说很早就出发?”

    我说:“我自己坐车当然要趁早,我昨天去买票都没票,不过有你开车去,我起那么早干嘛?”

    林小慧伸伸懒腰,我问:“睡的好吗?”

    她说:“床太硬。”

    我微微笑,问:“有多硬啊?”

    她鄙夷说道:“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呀。”

    我们去肯德基吃了早餐,这地方太高级,没有一般的那种早餐店。

    吃完早餐,和她去拿了车,然后出发。

    一路上,我昏昏欲睡。

    林小慧拿了一瓶水给我,我喝了一口。

    她问我道:“你昨晚没睡好?”

    我说道:“睡得很好,但还是困,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你的车子太香了。”

    林小慧自己闻了一下,说:“是我在车子里喷了香水吗?”

    我把头凑到她胸前说:“不是,是你自己身上的香味。”

    她急忙推开我的头:“我在开车,流氓!”

    我呵呵笑笑。

    看到她车上中控台有点烟器连着的充电器,有适合我手机的充电头,我连了充电上去。

    不一会儿,开机了,一条信息发过来,是林小慧昨晚发的:那你过来,我给你按按。

    什么意思?

    我连着上面几条看,哦,我昨晚说我也是全身酸痛,她说你过来,我给你按按。

    哈哈。

    我拿着手机信息在林小慧面前晃了一下,问:“你给我按按?”

    她脸一红,说:“逗你的。”

    我说:“可昨晚我手机没电了,没收到信息,就睡着了。如果我过去,你真给我按?”

    林小慧说:“我那是逗你玩。”

    我说:“哈哈,你该不会是一直等着我去临幸吧。”

    林小慧骂我道:“你就是那种典型欠抽嘴巴的人。不讲话还看起来老实正经,一讲话,恨不得撕烂你嘴巴。”

    我啊张开嘴巴,“来,来给你撕烂。”

    林小慧白了我一眼,继续开车。

    不到一百公里,其实也不远,很快就到了。

    大蒙镇。

    一个不大的镇,镇街上不到一千户。

    路过小学,中学的门口,我拿着神女的地址,和她本人的名字,去中学大门口的小卖部问。

    神女叫何翠花,标准的农村人的名字。

    小卖部老板看了看这个地址,说:“这个啊,就在上面那里,不远,几百米啊。你找谁啊?”

    我说:“何翠花。”

    小卖部老板奇怪了一下,说:“没听说过啊。”

    然后又说:“不过上面有姓何的人。”

    我说:“那你知道不知道,有个外号叫神女的。”

    小卖部老板说道:“这个我知道啊,她是搞法的。”

    我高兴的说:“对对对!就是就是,她是巫婆。”

    小卖部老板说道:“原来找她啊,你是来找她让她作法,帮你家做事的吧?”

    我心想,如果我说我是监狱的人,来了解情况,他会不会不愿意说,毕竟神女在很多人心中的位置很重,那些人真把她当神一样的供奉在心中。

    我说道:“对啊对啊!我就是来找她做事的。我是跑业务的,去年啊,生意很好,今年变不知道为什么,做什么都不顺利。”

    小卖部老板说道:“那你可是找对人了!她的确是有几下子。不过,她早就不在自己家中做事了。而且还听说,她被抓了。有人告了她,说她是骗子。”

    我假装大吃一惊,说:“啊!不会吧!我远道而来的,怎么会被抓啊?”

    看来这小卖部老板对神女就很了解了,从她这里了解就差不多了。

    小卖部老板说:“我也不知道很清楚,就听人说她给人家做法事,救了人家,人家家人说她是骗子,去告发她,就被抓了。”

    小卖部老板看起来一副很可惜的表情。

    我假装郁闷说道:“唉,这样子啊,我还想让她帮帮忙,这下,唉,怎么办啊,我可是专程开了几百公里的路来的啊。老板,你看她家人还会有做这个的吗,你给我介绍一下呗?”

    小卖部老板说:“她家里的确是世出的,她的妈妈以前做这个的,但是做这个行的,家里都不会好。她爸爸给人家盖房子,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的就疯了,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人家都说是因为她妈妈做了法事太多,逆天改运,老天惩罚到她身上来。神女还有一个哥哥,哥哥也是一个疯子,整天不穿衣服出来闹事,都二十多了还是那个样子。神女也是从小就痴痴呆呆的,也不怎么去上学,大了一点后,就跟着她妈妈到处走,给人家作法,她就整年整年的也不洗澡,口水邋遢,很脏,人们也都说这是老天爷的报应。后来啊有一天,她妈妈在家里,死了。”

    我问:“死了?老死了?”

    小卖部老板说:“怎么能老死,才四十几岁!她是掉在粪坑里面淹死的!在自己家里,掉进粪坑里淹死!她做法事赚了很多钱,可就是不盖房子,还是农村那老房子,那大大的养猪圈里面的粪坑,掉下去了。但有人说,是神女把她妈妈推进了粪坑里,还有人说,是神女和她哥哥一起推她妈妈进了粪坑里淹死。”

    这一家子,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给了小卖部老板一支烟,小卖部老板接过去,我给他点上,我说:“嗯,然后呢?”

    小卖部老板继续说:“她妈妈死了不到一个月,神女就接替她妈妈去给人家做法事,嘿,还很灵!她也不疯疯癫癫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很稳重的样子,算的东西都很准。给人看风水,算卦,样样都会,一下子就远近闻名了。”

    我抽了一口烟,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小卖部老板说:“但是她出去给人做法事后,就从来不回家里来了,她也不用睡觉,在给人家做法事,她就在人家家里盘坐念经,没人见她睡过觉。”

    是,她是一个混得极为成功的巫婆。

    小卖部老板继续说:“她的哥哥,成了一个专门给死人送终念咒作法的道公。她妈妈死了后,哥哥也不傻了,妹妹也好了,这一家,真是奇怪啊。她哥哥也不回那她妈妈死的那老房子住,就搬出来了,自己在上面那里自家地上盖了一个两户的平房。他家里基本什么家具也没有,没人进去过他家,因为他老是和死人接触嘛,不吉利。过路的人讲,他家里放了七八个冰柜,很大的冰柜,里面放的。”

    说着说着,小卖部老板抽烟呛到了,咳嗽了起来。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冰柜里面放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