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蓄意谋杀
    监区长问我道:“唐宁宁制作的炸弹,还有两个,在郑小文的宿舍,对吗?”

    我说:“是啊,我让防暴队的朱队长去拿了啊。这个要作为证据,干掉郑小文的。”

    监区长对我下命令:“这个证据你要保存好,不过要小心,别让爆炸伤人。你录口供,做得很好,还让郑小文签了字。这个也要好好留着。炸弹你打算拿去放在哪儿?”

    我说:“我让防暴队朱队长帮忙找地方放。”

    监区长点点头,然后说:“开除郑小文容易,因为已经有了她犯罪的证据。不过,黄清和许慧,用什么理由?”

    我说:“还用什么理由,上次她们帮着章队长来烧仓库,已经处分了一次,现在还没多久,又给监狱的女囚带违禁品,这就是理由。”

    监区长说:“好,就按你说的来办。你写一个给她们请求处分的报告,我来看看,然后我上交给监狱领导,领导同意就行了。”

    我说:“好。”

    监区长说:“那个唐宁宁,你好好盯着,她一旦有点小差错,拿下!”

    我点头。

    回去我写了请求把郑小文,许慧,黄清开除的报告,详细的写了证据,理由,然后拿去给了监区长。

    朱华华也把炸弹拿来拆了,放好。

    王菲菲盯着摄像头,监控,找唐宁宁和神女监室那些人的违纪,黄苓找人问,我则是在劳动中找人盯着,但根本没有什么用。

    最让我们感到可怕的是,不知道神女最近又要安排什么针对我们的事,因为我们在神女监室安排了眼线,她对她们监室的人说,我们监区的这帮领导,有人大限将至。

    那帮人都深信不疑,觉得我们这几个领导活不了多久了。

    狗屁大限将至,我认为,神女要安排什么伤害我们的事才是真。

    我们只能自己小心了。

    神女的监室的这帮人,小心翼翼的每天干活,吃饭,谨慎至极,始终让我们找不到一点点的她们的疏忽。

    神女她们也没有在搞什么法事,这难道就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这天,我在劳动车间盯着。

    坐在劳动车间的前面台子台阶上面,我掏出一支烟。

    突然,我看到有个女囚突然站起来,疯了一样向我这边跑过来。

    是薛羽眉,她是朝我跑过来:“快跑,张河!你快跑!”

    我愣了一下,确定她是朝我跑过来,而且是对着我喊的。

    几个看押的狱警发觉后,马上追过来想要拉住不知道要干嘛的薛羽眉,薛羽眉喊道:“你头上!”

    我往头上一看,惊恐的看到头上的那块巨大的平时写着好好改造的大牌子连着钢铁支架吱吱吱的断裂,然后往我头上砸下来。

    就在我被吓傻的时候,钢铁支架要砸到我身上压扁我的瞬间,薛羽眉跑过来一把拉开了我。

    轰隆一声,这块大牌子砸在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

    狱警管教们,还有全部在场的女犯们,全都惊呆了。

    大家都看着大牌子砸在这地方。

    薛羽眉喘着气,说:“你没事吧。”

    我看着她,说:“谢谢你,没事。”

    如果不是薛羽眉,我已经完蛋。

    沈月等人围过来,问我道:“没事吧队长!”

    我说:“没事。没事。”

    沈月看我的确没事后,看着这块大牌子,说:“怎么好端端牌子会摔下来。”

    她们过去检查。

    我对薛羽眉说:“你自己不要命了!”

    薛羽眉说:“我当然要命!也怕你给砸死了!”

    我说:“你看见了?”

    薛羽眉说:“我干活脖子酸,抬头的时候看见有个人在上面那里,解开了一条绳子,然后那块牌子就慢慢的倒下来,我什么也没想,就跑过来。幸好把你拉出来。你傻我说快跑你还愣着!”

    我说:“唉,那时候我自己都懵了,还想跑什么跑,我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跑,知道怎么回事,我都直接吓懵了。谢谢你。”

    薛羽眉说:“你欠我一条狗命。”

    我说道:“你骂我呢!”

    薛羽眉说:“就骂你。”

    我问道:“你有没有看清上面解开绳子的人是谁?”

    薛羽眉说:“看不清。不过知道穿着跟你们一样的衣服。”

    我说:“先回去吧,我改天请你吃饭。”

    薛羽眉说:“有人对付你,你小心点,别让你的狗命搭在了监狱里。”

    薛羽眉转身走回去了她的干活的缝纫机那里。

    沈月叫我。

    我过去,沈月指着牌子的铁支架,说:“这些支架,都有被锯掉的痕迹。”

    我看了看,果然,支架上,一根根的,都被锯掉了,还有一截绳子。

    看来,有人把支架一根一根的锯掉,然后用一根绳子固定绑住吊着了大牌子,等我坐在下面的时候,解开了绳子,让牌子轰然掉下,要砸死我!

    这是有人在对我蓄意谋杀。

    我马上想到的主谋是神女。

    是她!

    一定是她!

    她说我们几个人当中,有人大限将至,他妈的装神弄鬼,目的就是为了干掉我们。

    蓄意谋杀我!

    我气不打一处:“走!去神女监室!”

    沈月问:“去她监室干什么?”

    我说:“她要杀我,先拉出来打一顿再说!”

    沈月急忙拦住我:“没有证据啊队长!”

    我说:“管不了她那么多了!气死我了!”

    正说着,黄苓和监区长闻讯也来了,看着这巨大的牌子砸着的地方,她们脸色都变了。

    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所谓兔死狐悲。

    错了,应该不是这么用词,所谓的感同身受,就是这样子的。

    她们会联想到,如果坐在这里的是她们,估计已经被砸死,她们会联想到,神女不知道还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她们。

    监区长来问我,我告诉了她事情发生的经过。

    黄苓气道:“把她拉出来直接打个半死不活,别让她接近任何人算了!或者干脆弄死她!”

    监区长说:“都给我冷静!”

    我们看着监区长。

    监区长说道:“先去查,看谁是帮凶!”

    我们又调取监控,又查问,但是,上面那里很高,不知道凶手从哪儿爬上去锯掉的铁支架,看这切口,应该是用机械来切的。

    而且上面那里,没有摄像头会对着上面拍。

    如果上去切铁支架的人,半夜爬上去,在车间这里,弄得再大声,也没人会听见。

    我们没有任何的线索。

    只不过是薛羽眉看到了而已,但是她说看不清是谁,我们也没办法。

    不过,所有的人怀疑的都是神女。

    但却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我们不能贸然的去抓人。

    可我们这么拖下去,我的威胁却没有解除,依旧是身处危险中。

    监区长问我们道:“怎么能除掉神女?”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无奈。

    监区长看着我,问:“你说!”

    我点了一支烟,说:“监区长,我也没有办法。人嘛,都有弱点,可是我看这个神女,都没有弱点,想给她钱,让她和我们合作,她又不愿意,而威胁她,她也不怕。”

    监区长说道:“我不相信有人没有任何的弱点,我拿了她的一份资料,只知道她的家庭地址,你出去查问一下,我给你放假,她一定会有弱点。如果她有家人,听家人的话,我们可以利用她家人,只要能解决得掉,和她和好也都行。”

    黄苓说:“除掉她呢?”

    监区长说:“我们手上有的是她要谋杀我们的证据,可你能保证她身边的人不会采取极端的办法对抗我们吗。”

    黄苓说:“监区长,我们不能拖下去了,对抗就对抗,宁可她们死完了,我们也不要拿我们的命来先垫下去!”

    王菲菲也说:“我同意黄苓队长的说法。干脆直接把她拉出来隔离,那些女犯,自杀就自杀,不要管她们!”

    监区长沉思了一会儿,说:“张河,你先出去,调查一下她家庭,她的生活圈子,看看有没有用,如果没用,我们再采取下一步行动。估计到时,真的只能硬来了。”

    我心里是支持硬着来的,直接拖出来,打个半死,扔进禁闭室隔离,每天给她饭吃,不要让任何人接触到她,我看她还怎么害人。

    至于她们监室想要对抗,那没办法,我们就记录下来,和监狱领导说清楚,然后让监狱领导也来帮忙想办法,实在不行,死就死吧,她们死总好过我们自己死的好。

    虽然我不愿意任何人受到伤害,可现在是她们不让我们活,那只能这么做了。

    虽然我心里是想着硬着干的,但是我不敢说出来,因为到时候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一旦出事或者事态失控,上面怪罪下来,首先会怪罪我们几个提出这个意见的人,我不想为之付出代价,既然黄苓和王菲菲都这么提了,那我也就不提了,只要到时候监区长下令这么干,我就直接执行命令,如果事态失控,严重了,真有人死了,上面怪罪下来,我也不是主谋,我到时就说提出这个意见的是黄苓,趁机也除掉黄苓,多么完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