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爆炸谋杀
    神女监室的人,绝食还在继续,而那名自杀的女囚醒来后,又想二次自杀,还好我们有人看着,制止了。

    可是,就连文培,那个被神女忽悠大难降至要自杀的那名女囚,在薛羽眉监室听说神女被拖进关禁闭室后,也要自杀抗议。

    真是乱套了。

    只能加强戒备。

    监区长召见了我们,她已经是被这神女的事弄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看着我们,她说道:“不放她,我们自己生命也受到危险,她们这么闹下去,迟早会出事,她们监室的几个绝食的女囚,已经奄奄一息,铁了心要以死相搏了。”

    我们无奈的低下头。

    黄苓问道:“要放人吗?”

    监区长问:“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黄苓也是无言以对。

    监区长对黄苓挥挥手:“去把她放回监室吧。”

    黄苓说道:“放人我不去。”

    黄苓不爽,确实很不爽,她有她不爽的理由。

    我也不爽,我们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监区长对我说:“张河,你去,把她带回监室。”

    这里我官职最小,我不敢推脱,就去了。

    来到了关着神女的禁闭室,打开了禁闭室的门。

    我走进去。

    神女看了我一眼,闭上眼继续打坐。

    我说道:“你这装神弄鬼还挺像啊,话说,你说的我们劫难,怎么没有呢?”

    神女说道:“时候未到罢了。”

    我问神女:“话说,我们被炸药差点炸死,是你安排的劫难?”

    她没说话。

    毫无表情。

    和她说再多也都是废话了,只是现在想着如何把这个棘手的巫婆处理掉。

    把她送回监室,只不过是缓兵之计。

    她们监室的人一看到她,绝食的本来虚弱都快死了,这下大家高兴得跟解放了一样的跳起来。

    神女进去后,她们跪拜于地,如同迎接菩萨。

    我挥挥手,示意手下们拿水和饭进去给她们,然后我先回去了办公室。

    郁闷啊,伟大的我们,竟然斗不过一个巫婆。

    以后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这个巫婆不知道还要害多少人。

    我郁闷的出了办公室,去了外面放风场抽烟。

    抽了两支烟,看着雾蒙蒙的天空,妈的,压抑啊。

    一群女囚在狱警和管教的押送下,到了放风场放风,远远的,我看见一个貌似小美的身影在里面。

    应该是小美。

    我走过去。

    果然是小美,小美不是会预知未来,真正的是窥知没有发生在她所看见的吗,我带着一种侥幸心理,去找小美,我想问她是谁在办公室放了炸弹的。

    是的,人人都有迷信心理,我不知道找小美来预知,是不是迷信。

    我让一个狱警把小美叫过来,小美过来了。

    她看了我一下,问道:“什么事呀张河哥哥。”

    我说道:“我想让你帮一个忙。”

    小美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一个想来就特别幼稚的事,就是,我们监区发生一件事,有人爬上办公楼,把一个定时炸弹,放进了监区长的办公室里,因为凶手呢,戴着手套,没有监控拍到,也查不到是谁,能让你帮忙你想象一下,是谁吗?”

    小美说:“这很简单呀。”

    我问:“很简单?”

    小美说:“比预见未来简单多了,这些事,已经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空间真真切切已经发生过的事,这已经定格了,我们回到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这件事,它是发生过的,跑不了的。”

    我说:“那你去看一下,是谁爬上去的。”

    小美闭上眼睛,问了我确切的时间,然后她说:“可以发挥想象,像一个摄像头一样,在那个时间段里,一直快进,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你快进吧,和我说是谁就行了,反正你告诉我怎么做我也不懂。”

    小美点点头,然后她开始发挥想象。

    不一会,她的额头上开始冒汗,她很努力的样子,我问道:“看到什么?”

    她没说话,过了大概五分钟,我都没打扰她,她开口说道:“看到了。”

    我急忙问:“看到谁!”

    她说:“一个女的,她穿着跟你一样的制服,她的衣服有点鼓的,她从后面沿着管道爬上去。”

    我大吃一惊:“真的看到了!那是那是,有管道的。看清楚是谁了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迷信,反正我信了小美所说的,因为,凶手的确是沿着管道爬上去的,而小美,我没有告诉小美凶手沿着管道爬上去,可是她竟然说中了,这我不能不相信她能预见了。

    小美说:“她戴着黑色的口罩,我看不清。”

    我说:“你努力!”

    小美说:“啊!”

    我问:“怎

    么了?”

    小美说:“她跳进了窗口进去,在办公桌的那个底下柜桶里放了一个纸盒子的东西,纸盒子还滴答滴答的响,就像墙上的时钟。”

    我更是深信不疑了,就连放哪个位置,用纸盒子装的,滴答滴答的走,她都知道了。

    我问道:“小美,没人告诉过你这些的,你真的自己在脑海里看到的?”

    小美说:“没人告诉我啊。”

    她依旧闭着眼睛。

    我说:“我真佩服你,有这样的本事。那你看不看得清,她到底长什么样子,是谁?”

    小美说:“你等等,你等等。她下来了,她下来了。”

    我说:“哦。”

    我点了一支烟,耐心的看着她。

    小美说道:“我看到了,看到了!”

    我急忙问:“是谁!”

    小美说:“我不知道她是谁,我看的不是她的脸。”

    我说:“你不看她的脸,那你看到什么?”

    小美说:“编号!衣服上。”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胸牌,对,有编号。

    我忙问:“多少!”

    小美说道:“她侧过去了,后面的三个数字,是389.”

    我大吃一惊!

    郑小文!

    是郑小文!

    小美说道:“她从管道爬下来后,她就跑了。我看不到了。”

    小美睁开了眼睛,然后擦了擦汗,她说:“我好累。”

    我说:“好了,你可以不用想了,我知道是谁了。”

    郑小文走路有明显的八字脚,我问道:“她是不是八字脚!跑路这样子跑?”

    我示范了一下。

    小美点头说:“额就是这样的!”

    我靠,是郑小文。

    我说道:“谢谢你小美。”

    小美看起来有点累,我让她先回去,回到集体中去,然后坐着休息。

    我回到自己办公室,想着如何办。

    难道真的是郑小文干的,可是这都是假设啊,而且小美说的,也可以说全是臆想出来的,怎么能作为证据啊。

    妈的,我决定干一件逼供的事!

    我打电话给了朱华华,让朱华华的防暴队协助。

    我告诉朱华华,郑小文是在我们监区长办公室放炸药的嫌疑凶犯,让朱华华帮忙过去抓了她再说。

    朱华华马上带人过去把郑小文拉去了她们防暴队,然后塞进了隔离间。

    我马上过去,审问。

    到了隔离间那里,看到郑小文揣测不安的走来走去。

    我进去了隔离间,看着郑小文,我坐下来。

    郑小文问我道:“是你让她们抓了我吗!”

    我用假设郑小文的确是案犯的攻心的办法,说道:“郑小文,都从实招来吧,你做的!”

    郑小文有些慌张,问道:“什么招来,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我说:“别装郑小文。x月x日那天,也就是星期五,你干了什么?”

    郑小文一想,更慌了:“我什么,什么也没干。”

    果然,有问题!

    我说道:“是嘛,那,一定要我说出来了?”

    她紧张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胸前的胸牌,尾数389。

    小美也是一个神。

    我说道:“有人看到你,从水管道爬上去了监区长的办公室,跳进去,至于进去干了什么,你说呢?”

    郑小文全身一软,瘫坐在了凳子上,果然是她!

    我说道:“我们发现的炸弹,就是你放的!”

    她一抬起头,脸上都是惶恐。

    我说道:“郑小文,好好配合,我们或许不让警察来立案侦查,我们自己处理,如果不配合,那没办法,只能让警察来处理了。”

    她嘴唇都在打颤。

    我继续威胁道:“你知道你有多少条罪名吗!非法储存爆炸物罪,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故意伤人罪。各种罪下来,我想,你多多少少关个十年八年吧。”

    郑小文一下子崩溃了:“求你张队长,不要报警!我认,我都认了!”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这厮干的,不过,我认为没有必要放过她,她都想要杀了我们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放过她!

    我说道:“你自己说吧,为什么这么做!炸药从哪儿来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郑小文道:“张队长,你是不是真的会放我一条生路,开除我我都没有怨言,求你不要报警!”

    我虽然想弄死她,可我刚才确实过她如果合作,不会报警的,而且监狱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漏出去,我便说道:“可以。但你要老老实实全部交代。”

    郑小文见我答应她了,急忙说:“我说,我全都说。”

    我点点头:“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