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不了了之
    一听监区长说监区出事,我和黄苓马上问:“出了什么事了!”

    监区长说道:“绝食监室的女囚们,开始闹自杀。走。”

    我们赶紧的跟着监区长屁股后面去监区神女的监室。

    到了监室那里,有个女囚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威胁要自杀。

    我们急忙喊道:“有什么事好好谈!”

    妈的,怎么还有剪刀,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剪刀。

    那名女囚也是参与的绝食者之一,看到我们后,她有些虚弱说道:“放我们的神女回来。”

    黄苓说:“神女妖言惑众,危害你们的安全,放她回来,就等于回来害你们!”

    只见这名女囚诡异的笑笑,然后拿起剪刀就往自己大腿上扎下去,我们惊呼一声,女囚脸上写着痛苦,拔出来的时候,血汩汩的顺着大腿流下到地板上。

    黄苓也慌了,见过女囚中有疯子的,没见过有这么疯的。

    女囚问:“放不放!”

    我和黄苓,我们都看向监区长,监区长沉吟一会儿,说:“不放。”

    女囚马上朝自己的肚子里捅进去,她自己大叫一声,我们惊恐的都退后。

    看来那剪刀不够锋利,没捅进去多少,监区长马上下令:“开门进去!阻止她!”

    马上有人开门进去,然后冲进去,女囚拔出剪刀,又要捅,端起剪刀的手,没了多大的力气,接着,她要捅的时候,狱警们按住了她。

    接着,大家马上七手八脚送去医护室。

    我们也跟着去了医护室。

    在医护室里,医生检查后,消毒包扎,吊葡萄糖点滴,医生说:“幸好剪刀不锋利,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我们都还在惶恐中,这人都疯了,万一醒来了,还要要挟自杀,可怎么办?

    我们还是看向监区长。

    照这样,只能放人了。

    监区长自己都郁闷,但又不肯认输,我们妥协了就等于我们认输了。

    可如果不放,这事情还是这么闹下去,绝食的,自杀的,怎么整?

    监区长说道:“先回去我办公室,再想想办法。”

    让人看好这个自杀的女囚后,我们几个又跟着监区长去她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坐下后,监区长愁眉莫展。

    一会儿后,她才问我们:“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都没人回答了。

    因为放,或者不放,都会有事要发生,一旦出事,谁都扛不起这个责任。

    监区长逼问黄苓道:“黄队长,你先说!”

    黄队长只好回道:“我觉得,还是不放的好!如果放出来,她还是那样子,那害的人更多啊!”

    监区长问道:“那女囚们继续绝食,继续自杀,怎么办!”

    黄队长吞吞吐吐的说:“她们,她们也就是这两天,过去了之后,或许都不会了吧。”

    监区长问:“如果死了呢!”

    黄队长又没话了。

    监区长摇摇头,然后转向王菲菲队长,问:“王队长,你呢,什么想法?”

    王菲菲说:“我认为,放了比较好,她害人毕竟是她自己害人,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就算女囚被她忽悠自杀了,那些女囚,死者的家属,恨的也都是她。”

    监区长说道:“死了一个,好,可以怪神女,假如死了两个,三个,四个呢!就算外面可以摆平,监狱领导压下来,我们怎么办!”

    王菲菲也不敢说什么了。

    监区长转向我,问道:“张河!你呢,有什么好的对策!”

    妈的,回答什么都是错,回答什么都是被骂,出事了都是要有责任,而且回答什么都是会出事。

    我说道:“放了嘛她又会祸害很多人,不知道她还能煽动多少的迷信分子跟着她乱搞,动不动就自杀什么的。不放了嘛,那些人又真的要去死。唉,监区长,我们真难啊。”

    监区长也叹息道:“是啊,真难做。”

    黄苓白了我一眼,她心里一定想,张河这厮答话水平真是高超,模棱两可的回答,然后什么答案也不说,但还能让监区长心里舒服。

    没办法,我只能这么说,不然还是被监区长骂。

    现在关键就在于监区长怎么选择了,我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大家都静了下来,然后,静着的时候,听到时钟嘀嘀嘀走动的声音。

    我看看墙上的时钟,奇怪,墙上的挂钟是不走的,但怎么会有嘀嘀嘀的声音。

    我就多嘴说了一句:“时钟不走啊,怎么会有嘀嘀嘀声音。”

    监区长回头看了一眼挂钟,说道:“电池没了,好多天了,我也没空买新电池换上。”

    王菲菲也问道:“可是怎么会有嘀嘀嘀的声音,我也听到了。”

    黄苓指着办公桌底下,说:“从这里传出来的。”

    监区长说道:“我没有其他的钟表了。我也听到了。”

    她低着头,看看。

    然后抬起头来说道:“算了,可能不是什么的。”

    黄苓说道:“以前在d监区,听老狱警说,八十年代有两个女囚,是在监区里面结下了仇恨,一个女囚纠集自己监室的女囚,狠狠打了另外一个女囚,那名女囚被打后,心有不甘,但是自己一个人又报不了仇,就让来探望她的家属,想办法把火药从带进来的零食袋中,一次一点的带进来,然后在三年后,火药足够后,制作简易炸弹,还好她制作了之后,要去安装被我们发现了,不然,这个炸药,可以把几个监室都炸没了。”

    我们都咂舌,我靠,人才啊!什么是人才,这就是啊!

    难道,这嘀嘀声,是炸药?

    我们赶紧去翻找。

    从声音的来源来找,在办公桌的一个柜子里,找出了一个纸盒子,声音从这里出来的。

    监区长要打开,黄苓急忙喊:“别打开!万一打开就爆炸呢!”

    监区长急忙放回办公桌上,然后叫我们先出了办公室。

    王菲菲问道:“现在怎么办?”

    监区长说:“这东西不知道从哪里来,我没有带进来过这个盒子。”

    我说:“难不成,真的是炸弹?可是我们是在监狱里啊,这炸弹,能从哪里带进来?”

    监区长说:“让防暴队的人过来看看!”

    王菲菲去联系了防暴队的,防暴队来了,武警的人也来了。

    她们来看了之后,也很怀疑是炸弹,她们也不敢去动去拆,就打电话找有关部门,让拆弹的来了。

    结果拆弹的来了之后,检查一番发现,真的是炸弹。

    还是定时的炸弹。

    一个简陋制作的定时炸弹,用的是平时的闹钟,但因为其中一根线链接有点问题,所以到点后没爆,不然我们几个都魂归西天了。

    而那根线之所以连得不好,据拆弹的人说,也许是因为在监狱里搞炸弹的条件不好,所以只能用这种钟表,然后那根线不是用电烙铁焊接的,所以接好了之后断开了。

    妈的,谁那么狠毒,要炸死监区长啊!

    听得我们冷汗直冒,这他妈的**裸的谋杀啊。

    我们想要直接报警,但是监狱领导知道后,却不给我们报警,监狱领导的意思说,这么大件事,有人能带炸药进来监狱放进宿舍里,说明我们监狱的安检有问题,如果曝光出去,监狱领导还混个屁了。

    麻痹。

    又要内部自我解决了。

    监狱领导让我们自己查凶手,然后查到后,如果是自己人所为,开除,无论是谁,决不姑息,如果是女囚,马上打入冷宫,锁紧禁闭室,出狱之前,别想好好过了,甚至可能会直接整死。

    谁让她们涉嫌谋杀啊。

    这真的是太心狠手辣了,要炸死我们啊。

    我马上想到神女对我所说的,我,监区长,还有黄苓,都会有一个劫难,莫非说的就是这个吗?

    可是,女囚不可能到得来这里放炸药在监区长宿舍的。

    查!

    查监控!

    查了监控,没有任何发现。

    没有发现监控有谁进过监区长的办公室。

    查窗,查楼窗的背面,查到了从下往上爬的脚印。

    是从楼后面沿着管道爬上来的,太牛了。

    会是谁?

    但无论如何,神女的嫌疑是最大的,她可以不亲自来干,但是她可以调动很多人,包括一些女狱警管教,都被她洗脑了愿意替她卖命。

    这些脚印,会是谁的?

    而且脚印是一点灰而已,脚印都不是整个脚印,只是一点,没有全脚的脚印。

    我们比对了一下,脚印比徐男的小,跟兰芬的差不多,那大概就是37码数左右。

    我们只能照这个继续查了。

    我们把嫌疑人目标定在了黄清,许慧,还有郑小文身上,一查,许慧和郑小文真的是穿37码的,而且那些脚印的鞋子,果然是监狱发的鞋。

    难道就是她们两吗?

    可现在没有证据,问她们,她们估计也是矢口否认的。

    我们直接托关系,让人把钟表炸弹拿去检查一下,上面却没有任何指纹,估计是戴着手套做的。

    妈的,真是绝了,戴着手套弄了这炸弹,戴着手套去放了在监区长办公室。

    一下子,我们陷入了僵局,这案子,也就查不下去,眼看就要不了了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