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忽悠人的高招
    我和黄苓出去后,各自召集人马,赶紧大军压境,开进神女的宿舍抓人。

    我们全副武装,妈的我就不信邪,攻不进去了。

    所有监室的女囚都好奇的看着我们大军压境,我们到了神女的监室门口。

    神女还在打坐,她们监室一看到我们这个样子,马上知道我们来拿人,她们马上跳下来想要堵门,狱警开了门后,后面的人冲进去,挡住的就打,女囚毕竟人数有限,没几下就全军覆没,被我们全部压制住。

    然后,黄苓得意的挥挥手,她后面的狱警们进去拿人了。

    把神女给抓着拉出来了。

    靠,这下还不抓到你。

    女囚们顿时哭天喊地,仿佛天要塌下来了:“你们抓了她,你们会遭老天爷的报应的!”

    “她就是神仙!你们动了神仙,神仙会让你们遭天谴!”

    “你们会有报应的!”

    喊叫声此起彼伏。

    黄苓得意至极,认为自己总算报了那一箭之仇,她挥挥手:“还嘴硬的,继续给我打!抽嘴!”

    顿时,啪啪声此起彼伏,女囚们喊疼声不绝于耳,没几下,都安静了,她们喊不出来了。

    黄苓得意的看着神女,然后狠狠一巴掌就甩上去,啪的一声,神女打得头都歪到一边。

    黄苓骂道:“神仙?我就打神仙给你们看看!看我能有什么报应!”

    神女神色自若,转头过来,正面看着黄苓,也不吭一声。

    黄苓看神女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当即又是一个耳光过去,啪的一声,神女的头又歪到一边。

    黄苓骂道:“用你的法术反抗啊!”

    里面有女囚喊道:“黄苓你不得好死!”

    黄苓往监室里面看,说道:“我记得你,你就是那天拿着剪刀威胁我那个!把她给我拖出来!”

    黄苓几乎是用吼的。

    那个女囚被扯着头发拖出来了。

    拖出来后,黄苓拿起电棍就往她身上招呼,然后还叫人帮打。

    我在旁边看着,默不作声。

    这种得罪一大群人的事情,还是让黄苓来干最好。

    打得那女囚一动不动后,黄苓说道:“扔进禁闭室!关一个月!”

    那女囚被拖着去了禁闭室。

    黄苓看看神女,说道:“带走!”

    收队了。

    一大群人排列整齐鱼贯离开。

    神女被带去关了禁闭室,全程都没吭一声。

    这下总算能稍微安静了,妈的,一个巫婆,能搞得整个监区都乱起来,真是不可思议,说监狱里人才辈出,实在不是一句假话,什么人才都有,各行各业。

    可不管是冰冰也好,薛羽眉也好,还有之前的骆宜嘉,都没这个神女那么难对付,她的这帮走火入魔的粉丝们,以命相逼,甚至,神女被抓走后,她们监室的人开始采取绝食抗议的办法来对抗。

    我们一下子也是一筹莫展,妈的这帮人,绝食要死也要让神女放出来,神女真是深得人心。

    监区长马上召集我们,问怎么办?

    黄苓说道:“饭菜都放进了她们监室,吃不吃拉倒,不吃就让她们死了好了。”

    监区长说道:“死,她们死容易,万一死了一个,我们怎么往上面交代?如果死了两个呢,三个呢!”

    黄苓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

    监区长又问我道:“当时说把神女关禁闭的主意,是你们两个出的!现在她被关了,这帮人绝食了,你呢,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我说:“我也没什么办法。”

    监区长叹气。

    我说:“监区长,总不能,把她放回去吧。把她放回去,那就更乱了!”

    监区长说道:“不放回去,能怎么办!”

    我说道:“我先去看看神女,问她到底怎么想,煽动她们和我们对抗,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假如能给她一点好处,让她配合着我们,那最好不过。”

    黄苓问我:“你想去招降?”

    我说:“算是招安吧,如果她答应不再惹事,我们可以放她回去。”

    黄苓恼火道:“好不容易把她拉出来了关禁闭,放回去我不同意!干脆把那群绝食的女囚也都关了禁闭,隔离出来,然后她们就不能一起一条心,我们再给她们塞食物,再骗她们说别的女囚已经吃了,不怕她们不吃!”

    监区长问:“万一不吃呢!万一真死了呢!”

    黄苓无语。

    监区长说道:“张河你先去问问她,她到底想要什么,如果能像你说的,招安,就尽量招安。”

    我得到命令后,去了禁闭室。

    真是搞笑,让我去招安女囚。

    可这也是没有办

    法的办法了。

    我去了禁闭室,让人打开了门,进去了神女的禁闭室。

    她还是那个打坐,道骨仙风的模样。

    我说道:“你好。”

    她睁开眼睛,看我一眼,然后说道:“你好张队长。”

    我说道:“其实我来找你,是有点事和你商量。”

    她说道:“你说。”

    我说道:“神女,你这么每天装模作样,扮鬼扮神仙的,唬谁呢?不就是为了钱嘛。”

    她没答话。

    我又继续说:“你就是懂得了人家的一点底,然后瞎编,说一些这么想也对那么想也对的模棱两可的话来忽悠人,忽悠人上当了之后,就说人家有灾难,需要花钱消灾,你这招啊,实在是高啊。”

    她还是不回答我的话。

    我说道:“我就是那么一个心理学辅导,都让你给忽悠晕了,你真厉害啊。何况那些没文化的女囚们呢?我突然想到乱了三国的那群黄巾贼,张角那帮人,利用道法作乱,生病了就让他治病,他就让人信他的道,不用治疗,喝点烧了符的水下去治病,如果病好了,说明他法事高,有道法,厉害,如果病不好,死了,就说信道的人不够虔诚,然后让另外的人更加的虔诚。这样一来,搞得他越来越神。你用的就差不多是这招。”

    她还是不说话。

    我说:“被我说中了,是吧。”

    我也盘坐在了地上,说道:“神女,虽然我们不相信你这一套,但很多人都信,不是你厉害,是她们太蠢。我们监区长也和我说了,让我来和你谈谈。”

    她突然开口说道:“我们监室有七个人绝食,隔壁监室有三个人绝食,你们怕她们活活饿死,所以来找我谈了。”

    我愕然,吃惊。

    她,她怎么知道的?

    就是柳智慧的读心术,也要我说了什么她才慢慢判断出来啊!

    可她这算读心吗?

    根本不是!

    难道她本身就真的有神仙的能力?

    靠!我不相信!

    我绝对不会信!

    那不可能!

    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一定有人告诉她,一定是,不然怎么会知道。

    她问我道:“天道,天命,天运,不可违,以前发生的,将来发生的,冥冥中自有天注定,只有像我这样的,才能窥知去改变。你不必想我为什么会知道的,这所有的一切我早就窥知了。”

    我骂道:“胡扯!一定有人跟你说了!”

    但我心里又纳闷,谁会和她说呢?

    狱警。

    对了,黄清,许慧,郑小文那几个,不就是她的忠实粉丝吗,或许就是那几个来告诉她的。

    什么窥知未来,冥冥中自有天注定,老子才不相信。

    她微微叹息,说:“你若不信,我亦无奈。”

    我说:“别装神弄鬼的了,我就问你,想要多少钱,然后以后不要干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专门忽悠骗人钱害人的事!”

    她盯着我,问我道:“你不信命,不信天?”

    我说:“信你大爷。”

    她说:“天命要你们今日遭殃。”

    我奇怪问道:“什么我们今日遭殃,我们是谁?”

    她说:“你,黄苓,还有,你们的头。”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瞎扯吧你,继续瞎扯。”

    她说:“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如果信,如果你想让我帮你们解除灾难,我会尽力。如果不信,你们试着看。”

    我说:“看来你是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那算了!那帮女囚,死就死了,既然是自己绝食饿死的,我们上报领导,让领导来处理,那么多人都看着,自己饿死了自己,跟监狱也没关系。我问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我走出了禁闭室,关上了禁闭室的门。

    或许,她自己就是一个疯了的人,活在了自己为自己设定的演员剧本里,真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天运的巫婆,再也走不出来了。

    她疯了我们何必陪她疯。

    去了监区长的办公室,跟监区长汇报了神女不肯和我们合作,而且还说什么我们今天一起遭到劫难的事。

    监区长一拍桌子:“真是荒唐可笑!她既然不合作,就加倍折磨她!我不信她不妥协!黄苓这事你来办!”

    黄苓道:“是,监区长!”

    黄苓握紧拳头,她对神女是恨之入骨,因为神女的粉丝用剪刀劫持她,对她来说真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

    正说着间,监区长的桌上办公室电话响了,她一接电话,听了对方说什么后,眉头紧锁。

    把电话一挂,她说道:“监区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