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巫婆很灵
    我威胁道:“说不说!不说就把你拉下去,电死你!”

    说着我拿着电棍上去。

    她惊恐的看着电棍,但依旧是禁闭嘴巴。

    我没动手,我让沈月进来,交给沈月去办。

    沈月拉着439下去了。

    没多久,沈月回来向我汇报:“没用。被电晕过去,她都不说。”

    我说:“她怕说了,人家弄死她。”

    沈月问:“怎么办?队长。”

    我说:“的确说了,那帮人可能真会弄死她。去,查监控!”

    沈月去调取了监控。

    监控里,真相大白。

    原来,是许慧带着剪刀,黄清带着一碗米饭进去她们监室给她们的。

    许慧黄清以前是跟着章队长的,章队长下马后,她就没有跟着章队长了。

    也怪章队长那个家伙,做得太绝了,都没人跟着她了。

    许慧,黄清,为何她们会拿着这些东西去给神女她们呢?

    莫非她们有钱拿?

    我让人去把439带回去,然后让沈月把许慧黄清带来。

    沈月很快回来,报告说她们两个死都不愿意来。

    我发火了:“那就让她们死好了,带着人过去!拖也要拖来!”

    沈月马上拉人马过去,把许慧和黄清带来了。

    许慧和黄清进了办公室后,我让沈月她们出去,我问许慧和黄清:“不是说死都不愿意来吗?怎么不继续反抗了?”

    黄清问道:“请问队长,找我们有什么事?”

    我拿着剪刀,和那个碗给她们看,说:“很熟悉吗?”

    黄清和许慧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说:“什么熟悉?”

    我说:“装,继续装。监控都有。你们把这些东西拿去给神女她们干什么?是不是收了钱。”

    许慧有些慌:“我们,我们,我们错了队长,以后我们不敢了!”

    拿着这些去给女犯,特别是剪刀,可是凶器,这是严重违纪。

    我说:“如果我上报到上面,你们应该知道会受什么处分。”

    许慧求我道:“队长,求你,不要交给上面,我们知道错了。”

    黄清却对许慧说:“少和这个小人求情,他想要整我们,你求也没用。”

    我问黄清道:“我?是小人?我怎么是小人?”

    黄清说道:“狡猾,卑鄙。”

    我呵呵一笑,说:“好吧,那你们之前的主子,章xx,难道就不是小人?难道她就是好人?难道她就不狡猾,不卑鄙?”

    黄清说道:“都不是好东西!”

    我说:“嗯,可能是吧。咱们就事论事,骂我也没意义。黄清,为什么要带这些给她们?”

    黄清不配合,冷冷瞪着我。

    许慧对我还是怕,看来,问黄清难问,我叫沈月让沈月把黄清先带出去了。

    黄清出去后,我问许慧:“你别以为我没办法撬开你们的口,我很有多种办法。反正有的是证据,你们可以不老实交待,我就上报上面,你们等着受处分。或许被开除,或许被扣钱,或许呢,只是一个处分,不过,谁知道呢?因为你们上次烧仓库,好像已经受了一个处分了,这半年还没到,处分没解除,这次再来一个处分,应该要走人了吧。如果你配合我,我还会酌情考虑上不上报,如果不配合嘛,那就随你们了。”

    许慧急忙说:“我配合,我都说,队长,我都说。”

    我点点头,问道:“那么,你说说,为什么要拿剪刀和碗给她们,哦,还有那些香之类的,也是你们弄进去的吧。”

    许慧说:“是,是我们拿进去给她们的。”

    我问道:“拿了人家多少钱?两人。”

    许慧说:“我们,我们没有拿钱。”

    我奇怪了,问:“你们既然没有拿钱,你们干嘛去帮她?她和你们关系很好吗?”

    许慧有些吞吞吐吐,说:“我们,我们,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一拍桌子:“妈的别吞吞吐吐的,赶紧说了为什么要帮她们!”

    许慧说道:“我们希望她能帮我们。”

    我问:“什么意思?她能帮你们?神女?”

    许慧点头说:“我们希望神女能帮我们。”

    我问:“帮什么?”

    许慧说:“我们听说她挺灵的,也想她给我们做个法事,帮我们消灾,帮我们祈福。”

    我愕然。

    然后我说道:“许慧啊许慧,人家那些女囚,精神空虚,有的没读过什么书,她们上当受骗就算了,你说你们,好歹都是大学出来的,有文化,有知识,有工作,有身份,你们也迷信这些!疯了吗你们!”

    许慧马上辩解说道:“是她真的很灵!她给她旁边宿舍的两个女的做了一场法事,其中一个,月初的时候申诉无罪释放了,另外一个,有喜讯传来,申请减刑成功。”

    我无语了。

    许慧又说:

    “郑小文也请神女做了一场法事。”

    我问:“郑小文?我们监区喜欢上夜班那个?”

    许慧说:“是啊,郑小文的妈妈中风全身瘫痪了半年了,让神女做了法事后,她妈妈上个月,上半身能动了,神女说郑小文还不够虔诚,而且神女也没有完全尽力,因为她法力用得差不多了,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所以只有上半身恢复。如果想要下半身也能恢复,需要郑小文更加虔诚,还要等神女的法力恢复。”

    我问道:“所谓的不够虔诚,应该是给钱不够多是吧。你们还不是被骗了!”

    许慧说:“那不是骗,是神女透露天机,逆天而行,强行逆天改变天运,人命,所以她会短寿折寿,这些钱,是应该给她的一些报酬。”

    我无奈了,连几个监区的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女狱警,都他妈被迷信洗脑了。

    她们现在对神女是迷信得不可自拔。

    我说:“现在我怎么说人家是骗子,你都不会相信了。”

    许慧说:“她真的不是骗人,如果是骗人,为什么能救人呢!”

    我说:“是凑巧啊!”

    许慧说:“不!她刚见我,就知道我身上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就连我家住哪个方向,家里有多少人,她都清清楚楚,她是神。”

    我点了一支烟,说:“哦,是神,是神。”

    妈的,神女这厮不除,监区都不得安宁!

    我说道:“我很想赦免你,但我没那个权利,我是负责帮监区长办事的,你们的这个违纪,我还是会上报监区长,至于她要怎么处分,就看她的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帮你们说好话。”

    许慧有些慌了:“队长,你刚刚不是说,如果配合,从实招来,你就不追究吗。”

    我说:“我倒是想,但我没那个资格和权利。你先回去吧。”

    许慧说:“队长,求你不要上报。”

    我说:“没事,我会帮你说话的,不过,既然神女那么厉害,你去让她帮帮忙,兴许做个法事念念咒语,就没事了。”

    谁知她竟然高兴的点头。

    真是没药可救了。

    许慧走后,沈月进来了,我跟沈月说了一下大概,沈月说:“这个女的,在我们监区妖言惑众,我们把她关禁闭室算了!”

    我说:“关禁闭室,你以为可能吗?我们现在去要人,那帮女囚就和我们拼命。你忘了她们怎么劫持你?”

    沈月说:“可让她这么妖言惑众下去,监区都成什么样了!我刚刚让她们去擦完那墙壁上的血,触目惊心的,那个神女如果要继续这样下去,队长,你说我们监区是不是会乱套了!”

    我说:“我去跟监区长说一下,看监区长怎么说吧。”

    我马上去找了监区长,把我所查到的这些都跟监区长说了。

    监区长也纳闷了:“这帮人为什么全都听这神女的。”

    我说:“中邪了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监区长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说:“监区长,这神女,不弄离开我们监区,我们监区真是不得安宁。”

    这时黄苓也来了,监区长叫她来的,监区长和黄苓简单的说了一下,问黄苓怎么处理。

    黄苓的意见也是把神女要么关禁闭室一个人,要么弄走离开我们的监区。

    监区长说:“既然大家都这个意思,那就先把她放到禁闭室,不让她接触别的女犯,然后申请调到d监区自己关一个小监室。”

    黄苓说:“我们监区也有单独小监室。”

    监区长说:“那还有我们监区的狱警可以接触到她!许慧,黄清,郑小文,都被洗脑了!”

    黄苓说:“好吧,那就把她调到d监区。”

    监区长说道:“不过,要去拿人,她们又要作乱啊!”

    黄苓说:“我这次带去多一些人,谁要动手,就动谁!”

    看来黄苓对自己被劫持,还是耿耿于怀心里不爽,那就让黄苓去干这种事好了,一定会得罪很多人。

    一定会激起她们的反抗,我去看好戏就好。

    黄苓问:“许慧,黄清给她们带了剪刀进去,她们两个要怎么处理?”

    监区长想了想,说:“再报上去,她们就要被开除了,让她们一人写一份检讨,并且在检讨中承诺不要再接触那个巫婆,这个事就算了。如果还敢私自接触,上报上面!”

    黄苓说:“是,监区长。”

    监区长对我说:“张河,你也带着一些人,去帮黄苓,带多点人,注意安全。”

    我问道:“万一她们强烈反抗呢?”

    黄苓狠狠说道:“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我问:“如果她们甚至疯狂到自杀的地步呢?”

    黄苓有些无语,然后又说道:“不可能!谁会为了这样事自杀!”

    我说道:“对,你说是这么说,但这种事很难讲的,万一她们拿自杀来要挟,你怎么处理?”

    黄苓说:“那种要自杀的人,迟早也是要闹事,死就死,我就不信她们那么容易愿意死!”

    监区长听进黄苓的话了,挥挥手,示意我们去开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