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被女巫干败
    又是神女!

    一定是神女搞的,搞得墙上都是血,这到底在干什么啊!

    而神女,坐在床上,打坐着,她面前,放了一碗米饭,米饭上面插了三根香,还有剪刀等东西。

    这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她们监室的一群女囚,都围着神女的床下面跪拜着,搞得像是电视上古代人在求雨作法一样的。

    我进去后,大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女囚们都看到了我们,没人搭理我们,她们依旧虔诚的跪着。

    然后我过去,拉扯神女的脚:“你给我下来!你给我说清楚,墙上的血怎么回事!”

    女囚们看到我动神女,看到我破坏她们的法事,她们都站起来,要把我们推出去。

    她们毕竟人多,一番推搡后,我们被推出来了外面。

    神女依旧端坐在床上,嘴里念念有词,女囚们把我们推出来外面后,继续回去跪着。

    妈的都被洗脑洗傻了吧这群傻子!

    看来,硬来的话,需要多点人才能进去把她拖出来,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血从哪里来,妈的,是不是杀人了她们!

    我赶紧让人去请示监区长,监区长二话不说,让黄苓带人过来拿神女。

    黄苓带了十几名狱警过来,进了监室后,就去拖神女,而那帮跪着的女犯,顿时站起来,和狱警们干架起来,那生猛,那不要命的打法,我看着都觉得可怕。

    黄苓对外面看着的我们吼道:“还不赶紧进来帮忙!”

    好吧。

    我挥挥手:“沈月,进去!”

    沈月带着人也进去了,监室里面彻底乱作一团。

    叫声,打斗声,喊疼声,哭声,此起彼伏。

    我也进去了。

    可监室毕竟小啊。

    我塞在门口那里进不去了。

    没想到,那帮女囚的战斗力爆表啊,直接把我们活生生的硬是一起给推出来。

    不仅如此,在即将推出来所有狱警的时候,她们还能顶住门,关了锁上了门,谁要去开锁,她们就用剪刀捅我们的手。

    靠,不要命了!

    我在外面骂她们,她们没理我。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两个我们的人在里面爬着站起来,被她们用剪刀劫持了。

    是黄苓和沈月。

    妈的。

    黄苓死就死了,沈月不能死啊!

    剪刀架在了沈月的脖子上:“你们再进来,我就捅死她!”

    我问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她们回答道:“神女帮我们消灾!”

    我说:“你们这不是迷信是什么!你们被她骗呢,哪有什么消灾的!”

    她们说:“不需要你来管!不可以带走神女!”

    我问道:“好,那我问你们,那墙上的血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杀了人?”

    她们说:“这是我们自己的血,割腿上的血。这里没有鸡血,只能用人血。”

    我靠,真疯了,外面做法事用鸡血来消灾辟邪,她们直接割自己的大腿取血来做法事。

    我骂道:“你们这群傻子!你们都被忽悠了,她还跟你们要钱了是不是!”

    她们反骂我:“你才是傻子!忽悠不忽悠,是我们自己的事!”

    我说:“那她要你们放完血,死了呢?你们也死吗。”

    她们说:“死不死关你什么事,我们自己的事,我们乐意!”

    妈的,无法沟通,不可理喻。

    我说:“行,既然如此,我可以不管,那麻烦你放人可以吗?”

    她们说:“不行!除非我们先让神女做完法事。”

    艹。

    我说:“放人!”

    她们瞪着我。

    我说“放人!不然等下防暴队过来,有你们好受!”

    她们说道:“那我们就杀了她们两个!”

    我说:“你敢!”

    她直接一剪刀要捅沈月,我急忙喊道:“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妈的她们还真要杀人啊。

    我急忙让人去汇报监区长。

    监区长赶紧带人来看怎么回事,可她看到在监室里被劫持着的沈月和黄苓,监区长也无可奈何,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我:“张河!赶快想个办法!”

    我心想,妈的没办法就让我们来顶雷啊,万一我想个办法,搞砸了,里面两人有个三长两短,这罪还不是怪到我身上来。

    我支支吾吾的,也不说个所以然,监区长焦急,问:“说啊!”

    我问里面的女囚们:“你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人!”

    女犯们回答:“做完法事!就放人!不能抓神女!”

    监区长骂道:“荒唐!”

    我急忙把监区长拉到旁边:“就让她们做完吧,我们等一下。”

    然后我问她们:“要多久!”

    她们都看向神女。

    神女闭着双眼,念念有词,不管我们。

    我看着剪刀架在沈月的脖子上,担心她们真敢捅,我说道:“好,那就等你们做法事,然后放人,神女我们不抓。”

    她们说道:“你们要是抓神女,我们和你们拼命!”

    看那副样子,是真的要拼命的架势。

    我无奈的点点头,说:“我们不抓。”

    然后,就这么保持着对峙的架势。

    监区长拉着我到旁边,问:“要不要上报领导?”

    我靠,你是监区长,决定权在你,来问我干嘛呢。

    我说道:“我就怕等下领导知道了,带人来,事态无法控制,万一她们杀死人质怎么办?”

    监区长说:“可现在就只能那么等吗?”

    我说:“那你又有什么好办法!”

    监区长也无奈了。

    又等了一会儿,那个神女念念有词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突然的双手抓住米饭抛向天花板,大声喊:“到!”

    到什么到啊?

    然后,结束了,她下了床,说:“好了,放人吧。”

    女囚们赶紧的放人,然后有人去扶着神女,那姿态,比侍妾服侍武则天还要恭敬。

    我们打开门,沈月和黄苓急忙出来了,沈月黄苓脸色苍白,看到被吓得不轻。

    人出来就好了。

    女犯们看到我们还没离去,就说:“刚才说了,想要带走神女,不可能!除非打死我们!”

    我也不想和她们这帮疯子斗,就看着监区长说:“这事情,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谁知那黄苓咽不下这口气,说道:“怎么能算了!”

    我说:“那你厉害,你上啊!”

    黄苓看向里面,女犯们虎视眈眈,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黄苓无奈的退却了。

    我对着女囚们说道:“那,可以把剪刀交上来吗!”

    女囚们也不妥协。

    但是神女说道:“剪刀留着也没用了,给他们拿走。”

    剪刀扔了出来。

    然后我们还拿了那个装米饭的碗,装米饭的碗是陶瓷,万一弄碎拿着碎片,可是杀人或者的利器。

    我们这帮人,如同斗败的公鸡,耷拉着头出了办公室外面。

    妈的,竟然被一个女巫完全干败,真是可笑啊。

    可那帮人,比传销洗脑还厉害,根本就不怕死。

    太恐怖。

    监区长说道:“剪刀这些东西,她们从哪里拿来的?”

    我说:“不知道。”

    监区长说:“快去查!”

    我说:“怎么查啊,那帮人我们又不敢进去要人!”

    黄苓说:“等她们出来劳动,抓一个去问!”

    我问道:“你来干?”

    黄苓又是退却。

    监区长命令我道:“你来查。”

    我只好应下来。

    回去自己办公室,我找沈月,问道:“没事吧?”

    沈月说:“谢谢队长关心,我没事。”

    我说:“让你帮忙查她们那把剪刀怎么弄进来的。刚才黄苓说了一个办法,就是等她们监室的人出来劳动后,抓其中一个女囚过来问。”

    沈月说道:“她们监室,有两三个女囚是没有参加她们这帮人的,刚才我被劫持,她们那两三个就各自躺在自己床上看热闹。”

    我说:“行,那就拿那几个来问好了。”

    沈月去把那个监室的没参加神女迷信活动的编号尾数439的女的带来。

    439进来报告后,我问道:“你们监室,神女她们怎么回事?”

    439说:“报告警官,她们是让神女给她们做法事消灾。”

    我问道:“要钱的吧?”

    439回答:“每个人一万。”

    靠,这厮真会发财。

    我又问:“你怎么不做?”

    439回答:“那些都是假的。”

    我说:“是吧,明眼人看得明明白白,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那帮人就他妈的那么深信不疑?”

    439说:“神女做法事,挺灵的。”

    我骂道:“个屁!神鬼学说,迷信!什么玩意!”

    439不敢说什么。

    我又问:“你知道她们那些米饭的碗啊,还有剪刀,从哪里拿来的?”

    439不安的看看后面。

    我说:“门关着,放心,没人听到。”

    她说:“我,我不敢说。”

    我问:“有什么不敢说的?”

    我心里突然想,她不敢说,难道是,狱警带去给她们的?

    我急忙问:“是我们的人带去给她们的?”

    439轻轻点头。

    果然如此!

    我又问:“是谁?”

    439说道:“我,我不敢说!”

    我大声说道:“我要你说!不说就打你,关禁闭!”

    她说:“我说了也会被人打,被关禁闭!甚至在监室,被她们弄死!”

    我靠,有那么严重。

    不过想想,可能真的会,如果是女囚们和狱警通气,然后把剪刀什么的带进去,然后439说了是谁,我抓人了的话,439真会被女囚们或者那个通气的狱警给整死。

    我说道:“放心,我不会说是你说的。”

    439说:“全监室都知道我被你们带来,如果带剪刀这事儿你们知道了,她们都会知道肯定是我说出去的!”

    我说:“你说了我直接让你换监室。”

    439带着哭腔说:“警官,没用的,我们还会一起上课劳动。得罪谁都可以,我不敢得罪神女。”

    我骂道:“你大爷的你是不肯和我合作,就是得罪我也宁可不得罪她是吧!”

    她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