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成神的巫婆
    出了外面的走廊后,黄苓说道:“听说你看上了那个叫薛羽眉的女的,所以想方设法救她出来,还要对她好,是吗?”

    我说:“没这回事。”

    黄苓说道:“没这回事?”

    我说:“真没。”

    黄苓说:“那为什么对她好?”

    我说:“这是我自己的事。”

    黄苓说:“那下次,如果她犯错,我找她麻烦,你不会怪我吧?”

    我心里厌恶,说道:“你可以试试嘛。”

    黄苓说道:“哦,上次在送礼的盒子里塞毒,这招你们怎么想出来的啊,脑子真好用啊。”

    我说:“没有吧,有这回事吗?我不知道什么塞毒啊。”

    黄苓说:“张河,别装,装再多没用,大家都已经撕破脸皮了,你这是越装越让我讨厌。”

    我说:“不好意思,让你讨厌了。但我真没装,我真不知道这事。再说了,黄队长,检验报告都出来是面粉,你还说什么我们塞毒进去,你这安的什么心啊?你这么干,让我更加讨厌。”

    黄苓说道:“张河,有你的。居然这样子还能没事。”

    我吹着口哨,看看天空,说:“天好黑啊,又要下雨了吗?”

    我懒得理她,自己急速走了。

    我让沈月去开了禁闭室的门。

    和沈月往禁闭室那里走的路上,我问沈月:“徐男兰芬怎么情况?”

    沈月说:“兰芬没什么事了,可以回来上班了,徐男也许还要躺上大半个月。”

    我说道:“狗日的黄苓!”

    沈月说:“队长,她把我们这些人,都安排了夜班。”

    我靠!

    我说:“吗的,我要去告她!”

    沈月说:“没有用,她有这个权利。”

    我说:“我就不信没用!这不是滥用职权是什么,把你们都弄成夜班,以后还怎么干啊!”

    沈月说:“夜班也挺好,夜班没事,往那站着,坐下打个盹,一个晚上就过去了,白天事情还多。”

    我说:“说得简单,万一她第二天看监控,说你们偷懒,又要扣工资呢?”

    沈月叹气,说:“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站着了。”

    我说:“熬夜容易老,我不能让你们这么受罪!等我去禁闭室回来,我他妈去告她一状。”

    沈月走后,我去禁闭室找了薛羽眉。

    打开了禁闭室的门,我进去禁闭室,带着一盒饼干和一瓶水给薛羽眉。

    薛羽眉看到我,上来轻轻抱住了我。

    许久之后,她说:“我像一个等老公回家的妻子。”

    我说:“有幸福的感觉吗?”

    她说:“有男人,有食物,幸福。”

    我说:“我是来放你回去的。”

    薛羽眉有些喜悦:“我可以出去了?”

    我说:“对,那个叫文培的女囚,让神女忽悠一下后,整天要自杀,我们派人看都看不住,昨晚就差点从床上一头扎下来差点扎死了,还好没弄到头,胸脯先落地了。我就说,让女囚帮忙看才行,我推荐了你,说让文培调到你们监室,让你找人看着她,监区长同意了,但是黄苓不同意,黄苓知道我们关系好,以后可能还会针对你,你自己看着点。”

    我轻轻推开薛羽眉,说:“你先吃点东西,吃完再回去。”

    薛羽眉松开我说道:“谢谢。”

    我拿了饼干给她。

    然后转身出来,去了旁边的龙小薰的禁闭室,也是给了她饼干。

    她正在睡觉,我放在了她旁边,就回到薛羽眉禁闭室里。

    薛羽眉吃着饼干,问我道:“龙小薰和你也有一腿?”

    我说:“尼玛,别讲话那么难听嘛。她是我找的,让她帮忙陷害黄苓一票,谁知道这件事穿帮了,我们差点挂了,还好有人救了我们。龙小薰也就被关了。”

    薛羽眉问道:“你逼着龙小薰替你做事?”

    我说:“给了她报酬。你们这次帮忙看着文培,也有奖励,就是劳动减为一半,然后给你们加菜。”

    薛羽眉吃完了,拍拍手,问我:“可以要男人吗?”

    我说:“靠,你正经点。好好看着她,别让她死了,虽然说死了也不要你们负责任,但我们有麻烦啊。总之,在监狱里死人,家属闹,谁都闹,又要赔钱善后,又要找人顶包,麻烦。”

    薛羽眉问:“要看着多久?”

    我说:“谁知道,等她不迷信了,不想死了,就可以了吧。话说,那神女到底有什么本事,能把人迷得都去自杀了啊。”

    薛羽眉说道:“谁知道。谁爱死就去死好了,活着也没用。”

    &

    nbsp;  我说:“别这么说嘛,好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也不是说一辈子关在这里,还有出头日的。”

    薛羽眉过来坐在我腿上,然后妖娆看着我,说:“好久没有。”

    禁闭室外砰砰砰敲了几声,我喊道:“什么事!”

    沈月说道:“黄苓带人来了!”

    我急忙钻出禁闭室,把薛羽眉也带出来了。

    黄苓果然带人来了,看来不知是哪个倒霉的女囚又冲撞了她,她把那女囚带来关禁闭室。

    刚好薛羽眉出来后的禁闭室这里空出来,她就直接把那名女囚塞进禁闭室。

    然后,黄苓看着我们说道:“想玩,等坐完牢了,出外面开房玩。别在这里恶心别人!”

    我本来想顶她一句,但是估计顶了后,她会把气撒到薛羽眉身上,想想,还是算了,带着薛羽眉走了。

    走了到外面后,沈月说:“以前章xx还当队长时,都已经够让人恶心的,这个人比章xx还让人恶心!”

    我说:“慢慢来吧,我相信总有一天能干掉她。不过,如果干不掉她,她就可能干掉我们了,做什么都小心店。对了,章现在过得如何?小日子应该不错吧,她以前曾经扣我们分那一半的钱,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扣住她一半的钱。”

    沈月说:“好。队长,她以前还有两个跟着她的手下,要不要也扣她们的。”

    我说:“那就算了,搞定罪魁祸首就行了,帮凶只是瞎了眼才跟了她。”

    沈月点点头。

    带着薛羽眉回去了薛羽眉监室,薛羽眉监室的人看到薛羽眉回来了,高兴的上来拥抱她。

    我对薛羽眉说:“等下就把文培调过来,你让人好好看着吧。”

    她对我感激说道:“谢谢你。”

    我没说什么,和沈月离开了。

    我突然想去看看神女。

    到了神女的监室前,神女还是盘坐在那块红布前,背对外面。

    她们监室的人一看到我来了,马上有人跳下床来,张牙舞爪的过来骂我们:“你们这群走狗!狗腿!”

    靠,居然连我们都不怕了,这帮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月扬起手中电棍作势要打她们,她们喊道:“走狗!吃人不吐骨头的走狗!”

    我制止了沈月的行为,奇怪的问她们:“干嘛这么骂我们?”

    她们指着神女骂我们道:“为什么带神女去打!”

    原来是这个原因。

    她们竟能为神女出头,不惧和我们狱警作对,好的很啊,看来被洗脑的人不少啊。

    我说道:“她不是神仙吗,被打几下也没什么事。做一场法事,就能把自己治好,你们不要担心。”

    一女囚直接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赶紧闪开。

    沈月拿起电棍就砸过去。

    直接就越过栏杆砸到她头上,她也不避开,也不喊。

    妈的这群人都中邪了。

    不怕疼的!

    不仅如此,她们几个在里面还大叫着要和我们拼命,只因为打了神女,就要和我们拼命。

    不过,打神女的不是我,是黄苓,监区长让黄苓逼着神女去把文培忽悠好,神女不愿意,就让黄苓打了她逼她做,没想到打得奄奄一息神女都不愿意。

    这下可让迷信神女的这帮人发火恼怒了,这帮中邪了的家伙,大叫着要干掉我们这群走狗。

    真让人无语,一个巫婆,居然能有为她死的铁杆粉丝。

    如果打的是薛羽眉,都没人那么疯狂的要和我们拼命啊。

    我拉着沈月赶紧走了,这个神女,就像监区长说的,留着她在我们监区,始终是一个祸害,她能把人忽悠死,把人忽悠为她去死,真是厉害啊!

    不过,把神女弄走,这种麻烦事,还是让监区长她来干吧。

    因为估计弄走神女,又要激起她们监室这帮人的不满。

    我回到办公室就写报告,关于黄苓乱排班让二十几个人都上夜班的报告,交上去给监区长,监区长就马上找了黄苓,问黄苓为什么把这些人都安排到夜班上去。

    黄苓无辜的说道:“这是下面的人弄的,我也不知道啊。”

    监区长责令她马上去改,黄苓说:“好,我回去后和手下说,让她们安排。”

    可没想到,监区长已经让黄苓改动排班表,这家伙却一直就拖着,真他妈的。

    她就明摆着都不让我们好过了。

    然后我再去找监区长,监区长都烦了,说屁大点事老是找她,又要黄苓赶紧排班。

    黄苓诸多借口:“排班会排啊,可是现在,xxx请假了,而xxx又忙着处理安检的事,都没空排班,等过几天她们有空后可以吗。”

    反正就是各种借口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