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意识到了严重性
    到了监区长办公室后,我对监区长汇报的情况也就和对黄苓汇报的一样,只不过,我说黄苓没通过我的要求。

    监区长问我:“能让女囚看着女囚,防止女囚自杀?”

    我说:“是的,我以前用过这招,毕竟女囚可以二十四小时和女囚时时刻刻不离身,但是我们狱警,只能守在监室外,也不能分分秒秒都盯着她啊。”

    监区长说:“黄队长不同意?”

    我心中一喜,是不是监区长要同意啊,我说:“她不同意。”

    监区长说道:“哦,那她不同意,应该有她不同意的理由吧。那就先暂时让我们自己看着吧。”

    妈的,不同意啊。

    我急忙说:“可是,监区长,让女囚看着她,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没有更好的办法。”

    监区长说:“指望女囚有什么用,你就执行命令就是。”

    我失望的说:“唉,好,不过,我可先说一个,万一出事了,可不要怪我。”

    监区长不高兴了:“难道怪我?”

    我说:“是黄苓黄队长不同意的!”

    她没说什么了。

    我回去后,越想越不爽,干脆直接下令下去,让章xx负责盯着文培,文培出事,她负责!

    章xx当即就慌了神,急忙亲自跑来求我不要让她去负责看管文培这事。

    我心想,你老奶的,你在背后想尽办法干掉我和徐男兰芬的时候,怎么不是这幅样子,当时恐怕是得意的不得了,以为要干掉我们了吧。

    我就是要她去看,我说:“上面下命令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非得找一个有经验的,有能力的人去做不行啊,就你了,你就最适合了!”

    章xx不爽的说:“那如果出事了,张队长你可不要让我去背黑锅。”

    这话跟我在监区长面前说的话一个鸟样啊。

    我当即发火:“妈的你说的这是人话啊!难道我来背黑锅啊!快去吧!有什么事,会有人处理的!”

    我在搪塞她,反正出事了,我就使劲推脱责任。

    能推到谁身上算到谁身上,反正这几个家伙也都不是我的自己人。

    没想到,当晚还真的出事了,文培在得知神女不会免费救她之后,她那晚凌晨,在上铺直接鱼跃冲顶,就像跳水运动员一样的,从跳板跳进水里,从上铺上面一头扎下来,把头插在地板想用这样的办法,把自己给弄死。

    而且是在外盯着的狱警眼中跳下来的,狱警看到文培突然的站起来要跳下来,急忙开监室门进去,想要挡都挡不住。

    从床上一头扎下来砸爆自己的脑袋自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

    就是被洗脑过的那些自杀性爆炸都没那么疯狂啊。

    幸运的是,她跳下来的时候,或许是太黑,或许拿捏不当,头没砸地上,而是胸脯砸地上了。

    看管她的章xx等人急忙手忙脚乱送她去医护室,好在检查后,没任何事,然后又送来了监室,把她铐在了监室门口,然后章xx自己亲自看着。

    监区长一大早,赶紧召集我和黄苓去她办公室。

    我和黄苓去了监区长办公室,监区长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愤怒的一摔桌上的文件袋,说道:“这个外号神女的,是巫婆!还能煽动让人去死吗!”

    我说道:“对啊,监区长,她就是说文培命不长久,让文培拿出三万,她才给文培救命消灾。文培以前小时有人给她算过命,说她长大后有牢狱之灾,当她真这样后,她就深信不疑,这次这个神女一说她有灾难,她就想,反正都是没钱消灾要死,而且在监狱里坐牢受折磨,玩死不如早死,干脆自己自杀先。”

    监区长面色非常的不好看,说:“把这个神女给我带过来!”

    我马上过去,让人把这个所谓的神女带到了监区长的办公室。

    到了监区长的办公室后,神女面色自若,昂首挺胸看着监区长和我们。

    监区长问神女道:“你这么妖言惑众,就不怕我们惩罚你吗!”

    神女神态自若回答道:“富贵自有天命,天命要你们来惩罚我,逃不过,我会坦然接受。”

    监区长笑笑,说:“你不就是天吗?”

    神女说:“天是天,我是我。”

    监区长说道:“我不和你废话那么多,我命令你!你得把你所谓的对文培说的那个话收回去!不能让她自杀!否则。”

    监区长没说完。

    神女说:“那是她命中该有的劫数,我若替她去处灾祸,我会折寿,损德,我必须要拿到报酬。”

    监区长对黄苓说道:“平时在你们d监区,如果犯人不听话,怎么治?”

    黄苓二话不说,心领神会,拉着神女过来就是两巴掌,然后拿了电棍,就直接往神女身上招呼,但神女就是不吭一声,黄苓打开保险,直接就电下去。

    滋滋作响,神女全身颤抖,依旧不吭一声。

    看得我和监区长自己都傻眼了,这d监区的,果然凶悍。

    &nb

    sp;  但是,神女至始至终,没有吭一声。

    监区长看着黄苓。

    黄苓自己都折腾累了。

    黄苓说道:“让我带她到我办公室,整整她,不信她不服气!”

    监区长说,“等一下。”

    然后监区长问神女:“如果不合作,你也会有劫难。”

    神女居然还淡然笑得出来:“命中该有。”

    监区长对黄苓说道:“把她拉下去!打到她愿意为止!”

    黄苓扯了神女的头发,直接把她拖出去。

    我看着都心惊肉跳啊,不过我真佩服这个所谓的神女,她竟然面色自若,而且没有喊疼,不吭一声,就像打的人不是她一样,被这么扯着头发拉出去,她还能淡然笑笑,这笑容,就像是身体是身体,但不是她的身体,她是她,灵魂是附在她身体之上。

    难道真是成神仙了,这么打都不痛了。

    黄苓带走监区长后,监区长问我道:“不是让人去看着文培,怎么还让她自杀了。”

    我说:“我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时时看着文培。”

    监区长说道:“女囚就能看着她么?”

    我说:“能看着,但也不能说百分百就安全了,例如,就算锁着她,她也可以用头砸墙,咬断舌头,或者想办法切断自己动脉,总之,一个人想死,会有很多种的办法。我说的让那个女囚出来看着她,那个女囚在监区里算是一个小头目,她能让她手下的人轮流看着,防止文培自杀。”

    监区长说:“也不能百分百肯定,是吗。”

    我说:“对,但是比我们派人自己看的保险。”

    监区长说道:“还好人没事,如果死了,上面会追究责任。”

    我请示道:“那么,监区长,我们是不是最好让那个小头目女囚,从禁闭室出来,然后把文培调进她的监室,让小头目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也保险一点啊。”

    监区长说道:“等黄苓那边怎么样再说。”

    我说:“好吧。”

    我估计,没用。

    神女这家伙,自己都迷信了,自己都病入膏肓了,怎么威胁她,打她,都没有用的,她不会选择合作。

    果然,一会儿后,黄苓过来,对我们说:“没有用,我已经尽力了,监区长。各种折磨的手段都出了,把她弄得奄奄一息,就差没死了。”

    监区长闭上眼睛,擦了擦眼睛,叹气,说:“这个女囚,妖言惑众,留在监区,是个祸害。”

    黄苓说:“我们总不能把她弄死了吧!”

    监区长说道:“想办法把她调去别的监区,留在我们的监区,弄得我们监区都鸡犬不宁了!”

    监区里有这么一号极品的人物,的确是闹得监区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黄苓问道:“能调去哪里监区?”

    监区长说:“我申请一下,你之前在d监区,d监区不是有那单独的监室吗,让她一个人在一个单独的监室。不要让她接触其他人,看她还能怎么妖言惑众,施展妖法害人。”

    我心里想笑,这么一个巫婆,搞得大家都不安宁了。

    黄苓说道:“这也是个办法。监区长,那文培的事,怎么处理的好?”

    监区长说道:“依小张说的来办吧。让小张去办。”

    我心里高兴,薛羽眉可以放出来了!

    我说:“是,监区长!”

    监区长说道:“黄队长,你把她打得奄奄一息,没事吧?”

    黄苓说:“送去医护室检查了,没什么事,擦擦药就带回去。”

    监区长下命令道:“黄队长,你把她带回去她监室吧。张河,你去禁闭室,把你说的那个女的放回来她监室,再把文培调进她监室,让她找人看着。记住,尽量不要出事了!”

    我说:“监区长,我只能说,我尽量,但是我不能保证百分百能看的住。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拜托了她们帮忙,所谓无利不起早,也要给她们一点好处才好啊。”

    我心想,这么请求监区长给薛羽眉她们监室一点好处的目的,就是为了奖励她们的帮忙,还有一点私心就是,想让薛羽眉过得舒服点。

    监区长问我道:“什么好处?”

    我说:“最好是少点劳动,然后她们高兴了,而且也有时间看着文培了,你说这样好不好。再给她们监室加点好菜,这就够了。”

    监区长说道:“行吧,你去办吧。”

    我高兴的说:“是!监区长!”

    谁知,黄苓却非要从中作梗一下,说道:“张队长,我们把她放出来,恩惠还不够吗。何必多此一举?张河总是想方设法捞取女囚的心,这有什么用?”

    监区长怒斥她道:“女犯自杀我还没找你的责任,你还来瞎指挥!如果她死了你来负责?”

    黄苓急忙缩回去了。

    监区长命令道:“照刚才说的去办!都出去吧!”

    我和黄苓急忙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