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心里残疾
    柳智慧看着我说:“救她,很难。”

    我说:“这迷信都救不了啊?”

    柳智慧说:“以前在国外,我们尝试救助一个迷信的人,但后来他还是跳桥自杀了。”

    我问:“国外也有迷信的家伙?”

    柳智慧说道:“只要是人,都或多或少有迷信心理。很多人也知道算命、占卜、算卦、面相等迷信方法并不科学,但是依然会受到卜算结果的暗示。如果卜算结果是好的,则会带来积极的心理暗示,导致做事态度认真,产生良性的结果。反之,如果结果令人失望,就会导致在负面的情绪中工作和学习,使很多事情不顺利,霉运仿佛真的都来了。解决迷信的问题不能盲从,应该逐渐引导她,让她了解到用迷信途径来解决问题,只能让情绪得到暂时的宣泄,并不能就此消失,只能让人的心态更加扭曲。要让她知道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让她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让生活在健康、正确的轨道上进行。”

    我问道:“你说的算命,占卜,算卦,是不可以信,我不会信,但相由心生,面相总不会错吧?”

    柳智慧说道:“你说的面相,李逵是凶恶面相,却孝敬母亲忠诚人主,魏忠贤一副好人的面相,做的却全是害人的事。而刚才说的长平之战赵国被坑杀的四十五万人,他们的面相难道都是短寿相?”

    一番话批驳得我哑口无言。

    我看着柳智慧,说道:“好吧,我看你面相也不是进来坐牢的人。看你面相就该大富大贵一辈子的。我以后估计也不信这个了。那,我该怎么救那个女囚?”

    柳智慧说:“让那巫婆帮忙吧,那比较快,想要把她开导,很难,已经病入膏荒了。”

    我问道:“那你也告诉我怎么开导吧。”

    柳智慧说:“正确引导,不能强制禁止。巫婆调动了她人的好奇心,而女囚们又有这样的内在需求,正好符合了她们的心理。至于是否因此就会给女囚们的心理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还是取决于是否能正确引导她们,如果女囚们单纯当做娱乐来玩,而遭到勒令禁止反而容易产生逆反心理,那就适得其反了。引导她们在发生不顺时,应该勇敢去面对、去沟通,以此消除误解和矛盾。”

    我说:“这说得也太笼统了,你让我怎么去做嘛。”

    柳智慧表情恬淡,看看又要快下雨的天空,说:“引导她们,告诉她们这些都是假的,但她们不会听你的,如果不听,那就随她们吧。有些人不是心理疾病,是心理残疾,治不好的。”

    我说:“靠,那不等于没说,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柳智慧说道:“快下雨了,我回去了。”

    说完她起身,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天空雨滴落下,光影斑驳,她的倩影深深刻在我心中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年华,这么美的女孩,这么聪明的女孩,却被关在这里,浪费光阴。

    我回到了办公室,心想,到底怎么办。

    难道让我自己出钱三万块,去给那个神女,让她答应救文培?

    妈的,三万块,开什么玩笑。

    其实,只要神女一句话,文培都不会想自杀。

    这破神女,就想钱。

    我马上又去找了神女。

    她还在打坐,对着虫子念念有词。

    我让人开了监室门后,进去问道:“你把虫子放在红布上,然后念念有词的,是在干嘛?超度它么?”

    她不理我,还是在对虫子念念有词。

    我问道:“她听懂你在说什么吗?”

    一会儿后,神女转身过来,对我说道:“我在请神仙下来,神仙会附体,附在它身上,让它来和我面对面的对话。”

    我说:“哦,为什么是附体到虫子上,不附体到人身上?”

    她说:“神仙也不喜欢打搅别人。”

    真是迷信了。

    我说:“神仙那么厉害你们隔空对话不就行了,还要附体到虫子身上去啊?”

    &nb

    sp;  她说:“隔空对话,不虔诚。”

    我说:“那你让它进虫子身体里,就虔诚大大的了?”

    她只是对我微微笑,却不答话。

    我又问:“你请神仙下来干啥哦?想问神仙什么?”

    她说:“天机不可泄露,泄漏即会短寿。”

    我点点头说:“好吧,我明白一点点了。哦我来是想请求你救救文培。”

    她说道:“她命中该遭此劫难。”

    我说道:“你扯来扯去,不就是为了钱嘛。”

    她不说话,微微闭上眼睛,装她的神仙去了。

    妈的,看来是不肯帮忙啊。

    我说:“我出五千,你法事什么也别做了,就跟她说一句,说因为你这两天帮她打坐跟神仙通报了,让劫难没了,你看这个生意合适不。”

    她不说话。

    嘴里念念有词。

    她在念经一样的。

    我真想抽她两巴掌,然后问她你有没有算到老子会抽你这几嘴巴。

    唉,她不帮忙,咋办啊,总不能真的不管文培,让她死了算了吧,一个人如果想死,就像柳智慧说的,挡都挡不住,我只能眼睁睁看她去死。

    妈的,让我给她三万,做梦!

    我让人看好文培,然后去给黄苓和监区长通报了文培迷信自杀这件事。

    而散播迷信的人,是外号神女的一个监狱里有病的巫婆。而那巫婆还说除非能给她三万,否则敬酒不就文培了。

    我通报上面,是希望上面也能重视,还有一点就是,要是文培真自杀了,我可以推脱责任。

    上面很快命令下来,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人命的事。

    靠。

    我能怎么办呢?

    有些人是心理残疾,没办法救的。

    我只能吩咐下去,让她们把文培看好一点,但,我觉得如果文培还想自杀的话,是挡都挡不住,看都无法看的。

    随即,一条计策涌上心头。我马上自己去找了黄苓。

    敲了敲黄苓办公室的门,黄苓说请进。

    我进去后,黄苓没好眼色的看我,问:“什么事。”

    我说道:“就是自杀的女囚,文培的事。”

    黄苓说:“不是命令你让人看好她了吗?”

    我说道:“可我觉得我们看不了,如果她真要自杀,看不住。”

    黄苓问我:“看不住,那能怎么样?就让她死吗?你负起责任?”

    我说道:“我建议,让女囚自己看,这样比较好。”

    黄苓冷笑,说:“让女囚自己看?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说道:“女囚毕竟可以时时刻二十四小时紧贴在她们身边啊,我们不能啊!”

    黄苓说:“我们是狱警,我们都看不了,你让女囚来看?就能看得了?你在发什么神经。”

    我压制住火气,说:“反正,我上次就是让薛羽眉找女囚帮忙看,她能看得了。”

    我的目的就是一箭双雕,把薛羽眉从禁闭室弄出来,然后让文培调进薛羽眉监室,让薛羽眉找人时时刻刻找人看着文培,防止文培自杀。

    不过,黄苓看来是不同意了。

    黄苓说道:“我不同意你这个做法。你老老实实找人看着!”

    我懒得和她废话,直接就出了她办公室走了。

    这家伙,是什么东西都要和我顶着,反正就是要和我作对,出事也是要我负责,命令她下了,要我好好看着文培不让文培自杀,如果文培死了,还不是拿我来开刀。

    我去找监区长去。

    监区长就算不同意,那要是出事了,我也把责任推向黄苓头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