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迷信的世界
    我心想,这不可能,这肯定有人透露了我家人的信息给她,不然她怎么知道,难不成真能算出来?而且还是假的出生年月。

    我问道:“你这是什么方法,算的这么准。”

    她说,“是周易。”

    我说:“怎么全部是数字呢?”

    她说:“我用的是先天八卦倒挂。”

    她把写着的那张纸倒过来给我看,数字竟然是成为了一个八卦,太神奇。

    我又问她:“那你懂风水吗?可以从我这出生年月看出我家的风水吗?”

    她说:“房子在村里,这不是重点。祖坟两处,风水很好,全部都好在你的身上了。这辈子你不愁富贵。”

    这一点,让我非常震惊,这件事情也能算的出。

    我爷爷和奶奶确实不是葬在一起的。

    而后,又详细描绘了我家的形貌,并告之如果盖新房,下地基的处理方法。

    我靠,我都对她产生了恭敬。

    问完了之后,我对她说:“你确实挺厉害的,那,可以求个忙吗?”

    她说:“文培是吗?”

    我心想,这也看得出来。

    我说道:“是。”

    她说:“三万,一分不少。”

    我马上问:“为什么一定要钱?”

    她说:“这是我的规矩,我在改变天运,拯救人命,我是在自己折自己的寿来救她,三万,还要看我愿不愿意救她。”

    我说:“好吧,那我再去和她商量一下。”

    妈的,这家伙不肯啊。

    她说道:“张队长,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让我去救她?”

    我说:“之前我是不太相信,可现在有点相信了。”

    她说:“所以给了我一个假的出生年月。”

    我惊愕,她又怎么知道的?

    我有些尴尬,和她说了没几句后,找借口先告辞了。

    回到办公室,我自己都郁闷,本来是想去戳穿这个神女骗子的,可没想到去了之后,感觉自己都被她洗脑了,我都信了她了。

    难道真是神女?

    柳智慧是科学的神。

    而这个女的,真是通另一个世界的神?

    还改变天运,人命。

    这太有意思了。

    我要去找柳智慧。

    在放风场等到了柳智慧。

    她有着几乎不变的每天的生活规律。

    不过在这破监狱里,除了能干这些,还能干点啥。

    我过去后,和柳智慧打招呼。

    然后直接说正题,说了我刚才去见那神女的事,问什么她能那么准,居然知道那么多。

    柳智慧问我:“哪点准?”

    我说:“说我姐弟三人。我当时就震惊了,我给她的还是假的生日,我问她怎么知道,她说什么金生水,金为干。干三连,所以是三个人。你说神奇不神奇。”

    柳智慧说道:“你大姐嫁给邻村,二姐去外面打工。”

    我更是大吃一惊:“你也会算卦!”

    柳智慧说:“你父母合着命为土,离不开故乡离不开家,你生辰为金你是要离开家出来挣钱的,你大姐为木,扎根在土里,离不了家多远,靠着你父母。你二姐为水,流外。”

    我更是吃惊:“你这到底怎么弄的?”

    柳智慧说:“我乱说的。”

    我问:“乱说怎么那么准?”

    柳智慧说:“我都知道你有两个姐姐,你家庭情况有人和我说起过,监狱里就一个男的,好多人都知道,这没什么奇怪的,知道了你基本家庭情况,乱说出那些东西,很难吗?”

    我挠挠头,说:“你又怎么知道的?”

    柳智慧说:“如果你的资料在监狱里面,那么,有人能看你的资料,就有人能传出去。”

    我说:“好吧,那,她说我祖坟两处,风水很好,全部都好在你的身上了。这辈子你不愁富贵。我爷爷奶奶不是合葬,她又怎么知道?”

    柳智慧说道:“你家里没有爷爷奶奶,没有外公外婆,你家庭情况她都知道,连我也知道。说祖坟两处,你会理解成为爷爷奶奶两处,也可能理解为爷爷奶奶这边,还有外公外婆这边,爷爷奶奶就算合葬,外公外婆也会来和爷爷奶奶合葬吗?风水很好,哪个坟墓风水不好?”

    我说:“靠,听你这么说,是这个意思啊,话说回来,刚听到她说这些的时候,我自己都震惊啊,以为真是神。”

    柳智慧说:“她也不简单,会一些读心术,配合着一些迷信的传递信息,让人坚信不移。古往今来的人类文明史,促使迷信形成的力量无非两种:一、害怕未知的东西,二、不愿意思考。大多数迷信无伤大雅,有时甚至会起到积极作用,如使人在有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仍能保持对局面和情绪的控制,或对前景不丧失信心。但有时迷信又可能带来灾祸,如赌徒可能因此而输得精光,重病者可能因此而不求医以致于最终病入膏肓。你看看这份报纸。”

    我看着柳智慧后面,竟然有一份报纸。

    我靠,在监狱中,犯人只能看监狱报啊,好好改造积极向上的那些东西,这报纸从哪里弄来的。

    我奇怪的问:“你这报纸,从哪里弄来的啊?”

    柳智慧说:“我想看报纸,会有人送来给我看。你看看这里。”

    我看她手上指着的标题看下去,但没看报纸,只是看着她白皙细长的手指。

    我说:“你的手好漂亮。”

    她收回去,脸上却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还是非常恬淡的那个样子,可看她的眼神,又是非常的深情。

    我好想帮她撩一下她散落在脸庞前的秀发。

    她看我看着她,她转脸过去。

    我说道:“让我多看两眼嘛,你那么漂亮。”

    她直接走到后面去,坐在阶梯那里。

    好吧,不理我。

    我看了报纸,好不容易静下心来看下去。

    银行高管听信算命谣言,认为大难降至,竟跳楼身亡。

    还是一个在m国读xx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迷信,还跳楼,还认为自己所在银行的风水不好,克自己。

    靠,真是什么奇葩都有哦。

    看完了这则新闻,我说道:“这真是让人无语。”

    柳智慧坐在阶梯上,风吹着她的头发,她还是那个样子,神情恬淡。

    她说道:“这些装神弄鬼的民间高人,为迎合大家需要而设置一些占卜术、算卦,这看似有理的描述,其中实际上这就是巴纳姆效应。上个世纪,随着电影业的发展,马戏业受到了冲击,许多马戏团纷纷倒闭。有个叫巴纳姆的马戏团却总能吸引观众。说到诀窍,团长巴纳姆说:我们尽可能演符合大众口味的节目,演出的节目里包含了每个人都喜欢的成分。心理学把这个故事衍生为巴纳姆效应:只要是普通大众都喜欢的说法,一般都能受到欢迎。比如‘你不大愿意受人控制’、‘你以自己能独立思考而自豪’、‘你希望别人尊重你’诸如此类的描述,都是一般人乐于接受的。这就是迷信的生存奥秘。而搞迷信的很多人,他们甚至都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他们能把迷信的别人带进他们的迷信世界里。”

    我说道:“貌似听明白了,不过,监区里那个迷信的女犯人,怎么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