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你是江湖骗子
    去年,居民杨阿姨从家里出来遛弯,刚走到小区门口,遇到一个向杨阿姨问路的男子。

    男子说,自己是慕名到附近寻找一位“高人”的,并说“高人”能掐会算,治病消灾都不在话下。

    杨阿姨说,不知道有这个人,没听说过。男子继续说这个“高人”多么多么神奇的时候,一位路过的女子出现了。女子说,她知道这个人,确实很“神”,身边有人被治好病了,还说愿意带路。

    杨阿姨不知道,问路的男子和带路的女子,都是串通好了欺骗杨阿姨的。

    杨阿姨跟着男子和女子,来到了附近某栋楼下。

    刚到了楼下,有一位男子从楼内出来了,说道:“我妹妹早算准你们要来了,还知道你们路途不顺,有贵人相助送过来。”

    这一下,真把杨阿姨唬住了,寻思真是遇到高人了。不过,她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高人,那完全是欺骗的。出来装哥哥的也是骗子。这位哥哥说,妹妹神女在给人看病消灾呢,让大家等会。

    说完他转身回到楼道内。

    男子和女子则和杨阿姨唠起了家常,问她家中有几个孩子,都干啥等等。

    杨阿姨没有多想,一一如实回答了。

    她不知道,男子的电话是开通着的,另一头接听的就是里面的神女妹妹。

    过了一会儿,感觉需要了解的已经问清了,男子悄悄挂了电话。然后,哥哥从楼道内出来来到车前,称妹妹已经算过了,然后把杨阿姨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将她骗得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说她的丈夫将有血光之灾,将会遇难于车祸。

    此时,杨阿姨因为丈夫是做长途货车的,当即慌了神,感觉询问破解之法。哥哥说,妹妹说了,需要把杨阿姨丈夫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压在箱底施法破灾。

    不过,箱子里要放钱,至于放多少,随便杨阿姨,放得越多,就越灵。

    女子插嘴说,自己丈夫,钱还有所谓吗,赶紧的放越多越好,就是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只要救得了自己的丈夫,人不死,钱有什么可惜。

    杨阿姨问神女放多少钱合适,神女说,如果要虔诚,最好是要家里所有的现金,一点不能留,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就不灵了。

    杨阿姨赶紧回家找存折取钱。她不知道,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她始终没有出现的男的。如果杨阿姨不是回家而是去报警了,骗子们转身就跑了。不过,杨阿姨当时并没有起疑心,而是回家取钱了。儿女问她干嘛去,她说不用你们管,别问。

    杨阿姨把存款、打麻将的零钱和买菜的零钱共计70多万元全部给了神女,借以“消灾”。

    两天后,需要用钱的杨阿姨丈夫找杨阿姨问要钱,才知道钱都拿去消灾了,气了半死的杨阿姨丈夫打电话骂儿女,儿女自知上当,赶紧报警,可笑的是,杨阿姨一个劲的阻止儿女去报警,还想要跪下拉着自己儿女不要去报警。

    报警后,警察通过监控,抓了这群诈骗团伙。

    神女,也就成了囚女。诈骗的钱也全部吐回来了。

    但是,没想到半年后,杨阿姨的丈夫竟然在一次暴风雨中车辆失控,撞车死了。

    不过在我看来,这就是巧合罢了。

    更没想到的是,到了监狱后,神女自己还是混得风生水起的,帮这个消灾,帮那个看病,帮别个做法,帮旁人算命,忙得不亦乐乎,而且赚的盆满钵满,真他妈是个人才啊。

    我了解完这些情况,对薛羽眉说我要去找她,薛羽眉挥挥手。

    我问道:“不想抱抱了?”

    她说:“没心情了,关在这里久了,像一个行尸走肉。”

    我说:“抱歉,我没法把你救出去。”

    薛羽眉笑笑,说:“有什么抱歉的呢?没事的,你走吧。”

    我一阵心疼,说:“那你保重,千万别有什么念头。”

    她说:“你放心,我是不会自杀的。”

    我对她挥挥手,走了。

    但我还没离开禁闭室,而是,问了龙小薰在哪。

    到了龙小薰禁闭室门口,打开后,我走进去。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来:“张队长。”

    是龙小薰。

    她坐在地上,靠在禁闭室墙上。

    我说道:“你好龙小薰。”

    她说:“你好。”

    我说:“你受苦了。”

    她只笑了一下,不回答。

    我拿出了两块面包,把袋子撕了,给她面包。

    她接过去,说:“谢谢。”

    我说:“快点吃完吧,被人发现,那就麻烦了。”

    她吃着。

    我问道:“她们要关你多久?”

    龙小薰说:“一个月。”

    我心想,嗨粉一个月,而薛羽眉不过顶撞,也要关一个月,这黄苓,太自以为是了。

    龙小薰吃着吃着,说道:“我进了监狱几年了。”

    我说:“我知道。徐男和我说过你。”

    龙小薰说:“她有没有说我和她为什么那么好?”

    我说:“没说,不过听流言说,你和她有某种关系。”

    龙小薰说:“说我和她对食,是吧?”

    我笑了,居然用对食这个词。

    对食原义是搭伙共食的意思,后来的解释有两种:第一指今天的所谓宫里女子间的同性恋,那些得不到帝王宠爱的宫女在深宫里因不得与异性接触,与女子发生;第二也指宫女与和太监结成挂名夫妻。

    我说道:“是的,流言如此。”

    她说:“没有,不过她会帮我找一些可以让我暂时解决得了的东西给我。”

    我问:“假的,对吧。”

    她说:“嗯。”

    我说:“好吧。所以你也就和她关系好。”

    她问我说:“那天你亲我,我有感觉,你呢?”

    说着,她看着我。

    我站起来,说:“有是有,但,有又如何?”

    她问我:“如果,我想,你可以愿意吗?”

    我说:“可能愿意,可能不愿意,现在谁知道呢。我还有事,以后再聊。”

    我出来了。

    这其实也是个长得不错的女孩,不过,算了。

    一个,在监狱,发生什么太危险,其次,我不能总做人渣,第三,没感情啊。

    去找神女。

    看看有多神。

    我让沈月带我去见这个所谓的神女。

    神女的监室里,只有她一人在监室。

    其余的人干活的干活,上课的上课去了。

    神女不干活,也不用上课。

    因为她说她是神,神是不需要靠干活来减刑的,因为她算到她自己已经有了这个灾难,她透露太多的天机,这是老天的惩罚,是她的劫难,但也是她修行的一部分,据沈月说,她在参悟关于命运的一些东西,写下来,就像周文王被关参透然后写出了周易那样的。

    神奇啊,这家伙还懂周文王和周易。

    神也不需要上课,神不需要学东西,因为她什么都懂,只是她不想说而已。

    呵呵,神,神棍骗人的还差不多。

    沈月开了门,我看到神女的背面,她在虔诚的打坐,她的面前,有一根细绳,牵着红布,红布上有一只看样子奇形怪状的虫子。

    我走进去后,说道:“听说你是神女?神的女儿。”

    她回头看看我,说:“张队长,找我,是因为文培自杀的事吧。”

    我有点惊讶,但很快又不惊讶了,因为除了这事,好像没其他事我会找她。

    我说:“对,有空聊聊吗?”

    她说:“聊吧。”

    我说:“不打扰你和你的虫子在修炼吧?”

    她说:“有什么你说。”

    神女看起来,有点像男人,而且不是那种平时乡间看到的那种巫婆,而是有点像男人,剑眉朗目,厚大耳垂,微微憨厚,她这么打坐,有点道骨仙风的样子。

    我甚是惊讶。

    不过,说到底,她还是个骗子。

    我说:“干嘛要对文培说有灾祸,说她会死,你不就是骗人吗?”

    她笑笑说:“张队长,你可以不用相信。”

    我说:“你把她吓自杀了。”

    她说道:“你不相信我,认为我是个骗子。”

    我说:“对,你就是一个骗子。”

    她说:“张队长可以写下你的出生年月吗?我可以帮你看看你的生辰八字。”

    我心想,写就写,我看你能瞎掰出什么来,我不光写,我还要写假的,看你怎么算。

    然后我说:“可以啊。”

    我拿了纸和笔,写下假的出生年月给她。

    她也没有问时辰,然后拿过我的纸和笔,出奇快的速度,写了一堆的数字,然后说道:“农村孩子,贵人相助,进入单位,”

    我有些惊讶,靠,真是神了?

    不过,我很快不惊讶,知道我的身份的人多的是,这不奇怪。

    她说:“你家在东南方或者西南方。”

    我说:“对,东南方。”

    的确,是东南方,但这不过是简单的推算罢了。

    我说:“比如你拿一张除了大小王的扑克牌,我说你手中拿着不是双数就是单数,肯定中。我说如果不是黑就是红,也肯定中。我说,如果不是黑桃就是红桃,不然就是方块,总之怎么说,都有可能中。你这招蒙别人可以,蒙我,太小儿科了。”

    她笑笑,不理睬我的话,说道:“你家中带你有姐弟三人,是吧?”

    我有些震惊:“你怎么知道?”

    她说:“金生水,金为干。干三连,所以是三个人。”

    这瞎掰的还是真对我家里了如指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