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神奇的女人
    我对治疗女囚们的心理疾病,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感觉只是在完成任务,有康云,黄苓这一堆乌云笼罩在我头上,在这个监狱里,我走到哪儿,都感觉是阴凉害怕。

    谁知道哪天让她们弄死。

    不过她们也担心我,唉,人活着真不容易。

    到了心理咨询办公室,几个我们监区的女狱警看到我来后,告诉我说,里面这个女囚,叫文培,今早被女囚在监室中发现,用牙刷柄插进左胸口自杀,同监室女囚扑上去制止的时候,她脸色苍白,大家都以为她要死了,而且救她的时候,她还喊着让我死吧。后来赶紧送到医护室,检查发现,还好制止及时,只是插进了皮肤一点,包扎了一下,送来了这里。

    是的,女犯人自杀,都会送来我这里,自从我救了几个女囚后,她们都相信我可以救得了这些不要命的女囚。

    我坐下后,看着这个女囚,女囚年纪不大,神情忧愁。

    我问道:“我是心理咨询师。”

    她说道:“我知道你是心理咨询师。”

    我问:“你认识我是吧?”

    她说:“认识,张队长。”

    同一个监区的,女囚们基本都认识我。

    我说:“好吧,那我就不自我介绍了,介绍你自己吧。”

    她说道:“我,没什么好介绍。”

    我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她说:“没什么事的,牙刷柄插不进去。”

    我呵呵了,心想,妈的拿着牙刷柄插进心脏,麻痹哦想想我手都软,喉咙痒,全身都不舒服了。

    我说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她说:“不为什么,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我当即想,这家伙是不是忧郁症啊。

    我就说:“很多女犯,进来了几年后,都有心理疾病,有的刚进来就有了,无奈,心酸,忧郁,不想活。”

    她苦笑。

    她苦笑中似乎带着不屑,她是对那些想要自杀的人的不屑吗?

    她不也是其中一个吗。

    我问:“干嘛这么不屑的样子,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她说:“那些人好端端的,想死,那就死好了。”

    我说:“你不也是吗?你也在这么说你自己吗?”

    她说道:“我不一样。”

    我问她:“你哪里不一样。”

    文培说道:“我是命中注定。”

    我说:“你说你的死是命中注定?”

    她说:“嗯,我是命中注定。”

    我说:“要这么说,我也命中注定有一天会死,不过不是现在。”

    文培说:“可我是现在注定就要死。”

    我郁闷的看着她,说:“你知道你会死?”

    她说:“我感觉得到。”

    我就呵呵了:“如何感觉得到?”

    她说道:“起风了,今早起很大的风,这场风就是来送我的。”

    我靠。

    我说道:“夏天晴雨无常,天气预报说今年最大的一场台风在沿海登录,然后大风来了,这很正常,台风来送你?你有呼风唤雨的本事吗?”

    她说:“这不是巧合,前几天就有人对我说,说我会有大难,活不了多久了。反正迟早都会死,那不如早点死,活在监狱也是难受。”

    我说道:“谁说的,你们监室的女囚?”

    她说:“我们监区的一个高人,她以前是民间高人。”

    我不屑的说道:“你是迷信吧你?”

    她急忙为之辩解说:“这不是迷信,她是神人!”

    我奇怪了,问:“什么神人?”

    她说:“这世上就是有神人,他们看得到你的将来。”

    我说:“你是说在预测啊。算了吧,那都迷信的多。”

    她说:“我以前小时候,陪我妈妈去寺庙算命,那个算命的说我长大了会有牢狱之灾,让我妈妈做法事消灾,我妈妈不信,后来我真的有了牢狱之灾。”

    我说:“随口瞎掰的呗。”

    据她所说,反正就是这个事之后,她就对算命的深信不疑了。

    而她自杀的原因,更是荒唐,她认识了监区里一个外号叫神女的女囚,那名女囚,只看了文培一眼,就知道文培家住哪,有多少姐妹,哪一年受过伤,然后她对这个神女深信不疑,而这个神女说,她即将有大难,活不了多久了,让她花钱消灾,让神女做法事驱逐灾祸,可是文培没有钱,她心想反正也要死了,干脆就自杀吧,就真的自杀。

    呵呵,多么蠢的人。

    我说道:“都是骗人的,什么能人异士民间高人。”

    文培说道:“不!她给很多人看过,都准!说的都对!你认识龙小薰吧?这两天吸毒被抓去的龙小薰。”

    龙小薰,我还人工呼吸了,那是我让徐男安排设的局,让龙小薰帮忙演戏,就是为了陷害黄苓,我怎么不认识。

    我问:“龙小薰怎么了?”

    文培说:“神女给龙小薰看了后,说龙小薰以前是吸毒,不久之后,又会碰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你看她说得多准啊!”

    我说:“胡说罢了,说不久之后,谁知道是多久?也许是出去呢?”

    龙小薰,因为在监狱吸粉,被关了禁闭。

    不过,有徐男给她钱,这就是她帮忙演戏的报酬。

    文培说道:“她真的很神,你去看看。”

    我说:“哦,我有空会去看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自杀了,死,容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家人?”

    她流着泪说:“我不想死,我也不想死,我舍不得离开家人,离开这个世界,我还想出去,可是我的命走到了尽头,我也没钱消灾。”

    我说:“她要你多少钱?”

    她说:“三万。”

    我说:“那我去帮你跟她谈谈,让她少收点。”

    对于这个女囚的迷信,我有些无语,只能先这么搪塞她。

    她问我:“你愿意救我?”

    我说:“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职责。”

    她说:“那你要去看她,不要让她来找你啊。她会下蛊的!”

    我说:“哦。”

    对这个迷信的女人,只能用迷信的办法了,让她先等等,我去找那个所谓的神女,然后呢,逼着神女来给文培消灾。

    妈的,这世道,还有不信心理医生,而信巫婆的啊。

    让人带走了这个迷信的女人。

    我问沈月关于那个所谓神女的身份资料。

    沈月让我去找薛羽眉,薛羽眉什么都知道。

    好吧,我去找薛羽眉,反正好多天没看她了,她在禁闭室那里好多天了,我也该去看看她。

    我塞了几块面包啊几包饼干啊糖啊什么进我的衣服里,然后去监区禁闭室找薛羽眉。

    打开了禁闭室区的门,到了关薛羽眉的禁闭室门口,打开后,我进去了。

    薛羽眉看到是我,没有扑上来,而是虚弱的说:“是你。”

    我急忙问:“你怎么了,怎么有气无力的?生病了?”

    她说:“没生病,就是在这里呆久了,不舒服。”

    我问:“吃过东西了吗?”

    她说:“你不知道在禁闭室,每天只能吃那点东西么,哪有什么力气。”

    我明白了。

    我从衣服里,拿出饼干,面包,糖什么的,然后拆了给她。

    我全都拆了,然后把饼干盒,面包袋子什么的全塞回自己口袋,要拿出去丢,不然让人见到这样子,让黄苓那些对付我的人发现,又找到了对付我的证据,还会惩罚薛羽眉。

    薛羽眉看到吃的,拿了一个面包,吃了起来。

    吃了两个面包,一盒饼干后,她问,“有水吗?”

    糟糕,没带水。

    我说:“忘了,不好意思啊。”

    薛羽眉说:“没事。”

    我问:“吃饱了吧。”

    她点点头。

    我说:“这还没吃完的,你好好藏起来,别让人发现了啊。”

    她点点头。

    我说:“我会来看你的,但不能经常来,新来的那个大队长是个狗日的东西,差点没把我玩死了。我们都要注意点。”

    她还是点点头。

    我问:“怎么,现在不劝我让我早点滚出监狱了?”

    她说:“你也不会听,我又何必浪费力气。”

    我说:“其实你劝得对,这里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我这次,就差点没被她整死。算了不说这些,我想问你一个人,神女,认识吗?这家伙,忽悠了一个女囚,说什么那个女囚即将有灾难,不给她钱就不能消灾,结果那个女囚就他妈的自杀了,还好被人发现,差点没死。不过现在还是一心想死,她很相信那个神女的话,很迷信的蠢货。”

    薛羽眉问我:“神女,认识,监区的一个巫婆,犯了诈骗罪进来的,十足的骗子。可也不简单,她有几分真本事,说到读心,她比谁都强,很多人都很迷信她。她在监狱里,能骗到不少钱。”

    看来,生意都做到监狱里来了。

    我说道:“这么极品的人物,你也不痛下杀手?”

    薛羽眉说:“很多人都很信她,我动她,得罪很多女囚,包括我自己的手下,都被她迷晕了。”

    我说:“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啊。”

    薛羽眉说道:“不是她厉害,是她运用方法的手段厉害,这世上太多的傻子。”

    我说:“你怎么不信这套?”

    薛羽眉说道:“你怎么也不信?”

    我说道:“和我说说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