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连成一条战线
    还是无限期的等待。

    心急如焚又过了一天。

    快下班的时候,沈月进来了,告诉我说:“徐男被送去了市监狱医院!”

    我急忙问:“怎么回事!”

    沈月说:“兰芬也被送去!”

    我靠!

    我说:“是谁送去的?侦察科的人押送去的吗?”

    沈月说:“不是,是侦察科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去了。”

    “快!我们去医院。”

    “还没下班。”

    我看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我抽了一根烟,等到下班后,马上跑出去。

    兰芬也收到了这消息,她过来的时候看到我,就和我和沈月一起出监狱外,打的去市监狱医院。

    到了市监狱医院,我们最快的速度买了花篮水果,然后上去。

    因为我们是监狱的人,来这里也多了,市监狱医院的门卫都认识我们,放了我们上去。

    我们在住院部三楼,找到了兰芬和徐男,她们还同一个病房。

    进去后,兰芬脸都肿了,涂了药,而徐男,看起来并没什么啊,但是徐男是非常虚弱着。

    沈月奔向徐男,兰芳奔向自己姐姐。

    “徐男,怎么样了?怎么了?”

    徐男抬眼看看沈月,虚弱的说不了话。

    兰芬说道:“你们来了。”

    兰芳抱住她姐姐,哭了。

    兰芬说:“别哭妹妹,我没事。沈月,别碰徐男,她全身都是伤。”

    沈月缩回想要抱徐男的手,心疼问道:“怎么了?”

    徐男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们。

    我把东西放好,然后坐在了兰芬和徐男两张病床的中间,问兰芬道:“都没事吧?”

    兰芬说:“我没什么事,徐男全身是伤,要休息治疗一段时间。”

    我问:“怎么回事,她们打你们了?”

    兰芬说:“她们打了,但不是她们,是别人。”

    我问:“什么意思?不是侦察科的人打的吗?”

    兰芬说道:“我从头说起。兰芳,沈月,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你们不好,对我们也不好。”

    兰芳和沈月出去了。

    兰芬告诉我,她那晚上夜班,在监区跟徐男讨论如何毒进来的时候,没想到被在拐角的章xx听了去,随即,章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马上举报是徐男和兰芬带毒进来放礼盒里陷害了黄苓,侦察科马上出动,抓走徐男和兰芬去问。

    徐男和兰芬都一口否认,但是,随后康云和a监区长找人进去帮忙审讯,直接让人动手打得徐男体无完肤,兰芬也被打了,却对外说是因为审问的时候,徐男和兰芬暴力反抗,所以才打了她们。

    徐男被打得奄奄一息,看着兰芬也被打,她就承认是她自己带进来的,和兰芬没有关系,而这时,康云让人更加猛烈的打徐男,让徐男把我也供出来,说我才是最后的幕后指使。

    这还不算,徐男没有供出我来,一口咬定是她自己,在徐男被打晕了之后,她们强行让徐男签手指印在口供上,口供上说是我张河指使徐男和兰芬去带毒进来陷害黄苓的。而她们打人逼供,这点如果传出来,她们也违纪犯法的,但是她们聪明,在一些侦察科的人脸上受伤弄几道伤疤,就说是徐男和兰芬反抗,不配合查案,还打侦查人员,所以她们才被迫反抗,自卫。

    就在她们拿着假口供即将要来抓我的时候,上面却有关于毒品的检验报告出来了,是面粉,然后赶紧叫她们放人。

    她们马上去和上面对质,和检验部门对质,但得到的检验结果,还是面粉,她们只能无奈的放了人。

    我听完后,自己都奇怪了,怎么成了面粉,明明是毒品的。

    兰芬问我道:“队长,是你找人帮了我们是吗?出具了假的检验报告。”

    我心想,这多半是贺芷灵帮忙搞的鬼。

    我没有否认,就说:“好好养伤吧。”

    兰芬说:“谢谢队长。”

    我对徐男也安慰了一番,然后出来叫兰芳和沈月进去看她们。

    我出来抽了一支烟,心想,他妈的这次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啊,本来这个计划就是非常冒险,可偏偏坏在了秘密被泄漏这一节骨眼上,还是被章xx听了去,报告了康云,康云也特别的聪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非要等出事了,闹的差不多了,黄苓被抓了后,才让章xx出面,去举报我们,然后让侦察科的人抓了徐男和兰芬去调查。

    狡诈的康云当然会想到徐男和兰芬不会老老实实认罪,她们就干脆买通侦察科的人,她们在侦察科毕竟有她们的人,让人进去后,就直接对徐男和兰芬动手,打成这样子,不怕你不老实招来,但是徐男和兰芬有骨气,没有把我供出来,而徐男看兰芬被打,就直接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与他人无关,徐男真是铁骨铮铮女汉子。

    徐男不配合,不老老实实招供,没关系,她们能有办法让徐男全部招供,就是把徐男打晕,然后弄一份指证我才是幕后指使的口供,把打晕的徐男签手指印,然后这还不行,还想把兰芬也打晕,让兰芬也签了,只要签了手指印,反正是监狱的事,不是办案机关在查案,那就真的是我是幕后指使了。

    可她们没料到的是,在她们即将要对兰芬动手的时候,上面一道检验报告和命令下来,检验报告毒品是假的,是面粉,而命令则是责令她们侦察科赶紧放人。

    但她们可不会那么轻易放人,她们马上找人去检验部门对质,不过,检验那边给出的结论,真真切切就是面粉,这下她们无奈了,只能放了人。

    我心想,这应该是贺芷灵帮忙让检验那边出具了验出面粉的证明,否则,哪有莫名其妙的毒品成了面粉啊。

    如果不是贺芷灵从中作梗,我被供出来,那么等待我们几个的,估计就是被逐出监狱的处分。

    幸好,幸好。

    只是,我更不甘心啊。

    这他妈的不科学,我以前对付马爽,马玲,对付康云,监区长,都能胜利了,而却栽倒在了一个黄苓的手中,妈的我不甘心!

    可现在,我只能等待,忍耐,等机会了。

    嘱咐徐男和兰芬一番,让她们好好养病,我就让沈月和兰芳先照顾她们我回去了青年旅社。

    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问了一下,果然是她找检验的人弄了假报告,而先搞假报告的人,却不是贺芷灵,而是黄苓找人让人帮忙先搞假报告的,黄苓看起来粗暴暴戾简单,可一旦出事,她的脑子真是转的比什么都快啊。

    而且,所谓的上面要求放人,也是因为贺芷灵,有了检验报告后,就可以责令侦察科放人了。

    我谢谢了贺芷灵一番后,挂了电话。

    现阶段,没有害到黄苓,反而被黄雀在后的章xx,康云她们干了我们一下,打得徐男兰芬一顿,徐男差点没被打死,这章xx,还以为这次能百分百整死我们了,看来,这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我以为她给了我们钱以后,会老实了,没想到,她还是想干掉我们啊!

    这真是一个定时炸弹,行,只要你在我们监区,我们有的是机会整你。

    次日去上班,看到黄苓,黄苓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假装看不到,打着哈欠过去了,见到章xx,我甚至是远远的就打招呼了。

    章xx有些尴尬和害怕的和我笑笑打招呼。

    她估计也摸不着头脑,我为什么还和她打招呼。

    和章xx打完了招呼,我再回去和黄苓黄队长打招呼,没事,就让你们猜不到我到底想干嘛。

    我热情的对黄苓说道:“黄队长,早上好,刚才走过来,没看清楚是你,得罪了,不好意思啊。”

    黄苓没理睬我,转身就走了。

    我笑笑,看着她走了。

    等着吧,贱人们。

    不过,搞不好黄苓和章xx康云她们联手起来,这就难对付了,所谓大家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朋友。

    很有可能她们会连成一条战线联盟军,对付我们啊。

    沈月敲办公室的门进来后,告诉我有事。

    我说:“什么事啊?徐男吗?”

    沈月说:“心理咨询那边的。”

    我说:“好知道了。对了徐男兰芬怎么样?”

    沈月说:“兰芬没什么事,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徐男严重一些,被打到内伤了。”

    我骂道:“这群日狗的!”

    沈月说:“队长,刚才黄苓,又破口大骂了我们一顿,说我们安全检查没做好。”

    我问:“她就是找借口骂我们这群人,就是别人的错,也骂到我们头上。”

    沈月说:“那个被送去你心理咨询的女犯,用一把尖牙刷,插进自己的胸口,想要插自己的心脏自杀。然后,黄苓队长以这个尖牙刷为借口,对我们破口大骂了一顿。”

    我说:“妈的真是个混蛋,你们也忍一忍,让她骂!等,等待,忍耐,等有机会干掉她,实在不行,只能送钱了。不过现在,送钱她也未必会收了。哦,对了,那个想自杀的女囚,怎么回事?还要把尖牙刷插死自己?”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过去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