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隔墙有耳
    次日去上班,沈月在我办公室门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

    她一早就来等我了。

    我问她:“怎么了,这么严肃的样子。”

    沈月等着我进了办公室后,跟着进来,然后关了办公室的门,对我说道:“不好了,徐男被抓走了!”

    我大吃一惊!

    急忙问:“被谁抓走了!”

    沈月说道:“侦察科!”

    我问:“为什么?”

    沈月说:“听说是找她问关于黄苓队长藏毒的事。”

    我愕然,靠在椅背上,全身发软无力,麻痹的,这是被发现了吗!

    这是我们带毒进来陷害黄苓队长这件事被人发现了吗?

    我抽着烟,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越想越觉得可怕。

    如果被发现是徐男带进来陷害黄苓的,那么,兰芬,我,三个,全完蛋。

    可我非常的奇怪,为什么人家一抓一个准,就知道那个礼盒是徐男带的呢?

    不过,我相信徐男是打死都不可能供出我和兰芬来的。

    可没想到的是,还没镇静下来,门被推开,兰芳进来就说:“队长,我姐被侦察科的人带走了!”

    我更是惊愕。

    妈的妈的,这下完蛋了。

    我也会完蛋的。

    兰芬和沈月都焦急的问我怎么办。

    我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想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我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给贺芷灵打电话了。

    等兰芬和沈月出去后,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

    可是,根本没人接听。

    难道她今天不来上班?

    妈的这要玩死我吗!

    我赶紧的去找贺芷灵,果然,贺芷灵今天不来上班。

    我想办法出去,可是,我现在出去,是要指导员或者监区长批假的,监区长不在,那就没能出去了靠!

    我没辙了,回了办公室,揣测不安的等着事态的进展。

    等了一天,让人去问了一天,都没得什么消息。

    我想到谢丹阳,但是谢丹阳还在请假。

    吗的,一个感冒要不要请假那么多天,狱政科就是好,本来就是闲差,请假半个月都可以。

    一直到了下班,还是没有徐男和兰芬的消息,只知道她们被侦察科的人带走去审讯了,至于闹到什么程度,我根本无法知道。

    下班后,我马上飞奔出了外面。

    然后跑去车站等车,去打了电话给贺芷灵,谁知道,贺芷灵的手机也是关机的!

    尼玛啊。

    我马上打的过去贺芷灵家的小区。

    先是跟着小区的人刷卡开门一个门一个门进去,包括电梯,一直到了贺芷灵家门口,结果却是,她不在家。

    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啊。

    每次都这样,有什么重大事情,她就掉链子!

    不是掉链子,而是找不到人。

    我等了一会儿,抽了两支烟,看来,还是去小区门口等,不然坐在这里,感觉让人家邻居出入看来看去的像个小偷一样的,报警我就被拉走了。

    我到了小区的门口,等着贺芷灵。

    抽了半包烟,心急如焚,过了三个小时了,从下班后跑到这里来等她,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从六点多钟在这里等到快十点,还没见人。

    难道她今天不来这里睡了?

    我去了小便利店给她打电话,还是关机。

    正打着,看到门口一辆熟悉的白色车子开过来,贺芷灵的车子!

    我马上跑出去,然后拦住了贺芷灵的车子。

    贺芷灵停车,然后降下车窗,看着我,我过去她身旁,心里很是激动,老子终于等到了她。

    我说道:“我有急事和你说。”

    可没想到她车上,副驾驶座坐的却是文涛!

    靠,这家伙怎么和她在车上,难道贺芷灵今天不接电话,一天都是和文涛在一起的?

    妈的,先不管了,我说道:“很急很急的大事!”

    贺芷灵对着文涛说道:“你!下车!”

    她对文涛的态度还是如此啊。

    文涛郁闷的看着贺芷灵,又狠狠的看我。

    我说道:“你他妈的下车啊!”

    我马上爬上了后座。

    文涛下车之前,很不甘心的对贺芷灵说:“你小心这小子,他和黑社会的一些人搅混不清。”

    他指的是我和彩姐吗?

    他上次看到彩姐就很害怕,估计是知道彩姐什么身份吧。

    贺芷灵不耐烦说道:“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麻烦你滚蛋,以后别来烦我!”

    文涛撇撇嘴,不甘心的下车了。

    看来贺芷灵对文涛的态度还是如此啊,既然没和文涛和好,我就安心了。

    没等他关车门,贺芷灵直接踩油门进小区里。

    然后进了小区后,我说:“我有急事要和你说。”

    贺芷灵说道:“到家里再说,我很累。”

    把车停好后,回到了她家里。

    她脱掉鞋子,进卫生间,换下了套装,快速冲澡换了普通的休闲装,女神就是女神,穿什么都是女神,不穿更女神。

    我没多大的兴趣观赏她,直接问:“可以说了吗?”

    她拿了几罐啤酒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打开一罐,自己喝着,一口气喝了一罐后,她问道:“喝酒吗?”

    我也拿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

    贺芷灵说道:“可以说了。”

    我说道:“我的搭档,手下,徐男,兰芬,被侦察科的人抓去了,说是要配合调查藏毒的事。”

    贺芷灵问:“然后呢?”

    我说:“我怀疑我和她们的计划,已经被挖出来了,我也要完蛋了。”

    贺芷灵没说什么,只是又开了一罐啤酒,喝着。

    我问:“你就没担心的吗?”

    她说:“反正死的是你们。”

    我有些生气:“你今天电话不接!干嘛去了!”

    她说:“需要和你汇报吗?”

    我说:“第一,我找不到你,我这边出事,我很急,第二,我担心你!”

    她说:“是吗,你担心我。”

    我说:“好吧,就当我是骗你的吧。”

    她却解释道:“他妈妈生病,肿瘤,说想见我,我就去了。去了才知道是早期。开了一天的车,累。”

    我说:“靠,文涛那厮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接近你!好我们先不理他行吗?到底怎么办啊表姐?”

    她说道:“我很累,明天再说吧。”

    我说:“我都没精神想睡觉,你怎么还能睡?”

    她说:“你急有什么用?”

    说完她转身去了卧室,关上了门。

    我拿着桌上的啤酒喝着。

    妈的,说的也是,急有什么用,我能解决吗?

    还不是等贺芷灵明天才能去解决?

    我去冰箱找了一些吃的,然后喝了四罐啤酒,然后去卫生间冲凉,直接在沙发上躺下睡觉。

    次日,被贺芷灵叫醒了。

    赶紧洗漱,然后跟她下楼。

    谁知跟着她到了车上后,她却说:“你跟着我干嘛?”

    我问道:“你不是去监狱吗?我不能跟着?不能载我?”

    她说:“我没去监狱。”

    我问道:“那你去哪儿?”

    贺芷灵说:“我有地方去。”

    我说:“去啤酒厂吗!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表姐,麻烦你先去把这件事搞好了,把她们两弄出来吧,你这样子拖着,我也会死的!”

    贺芷灵说道:“我自己有分寸!下车!”

    我只能求她:“表姐,求你了,去看看她们先吧!”

    她说:“下车!”

    我只能下车,看着她踩着油门走了。

    我闭上眼睛,长长的叹气,难道她真会看着我任由我完蛋?

    这不可能啊。

    我回到了监狱。

    打听到的消息是:黄苓队长继续上班着,而徐男,还有兰芬,人影都没见,不知道是不是在侦察科手里。

    我越来越感觉不妙,黄苓队长能回来继续上班,这意思不就是说她已经脱罪了?

    如果她能脱罪,那么,有罪的就是徐男和兰芬?

    难道徐男和兰芬都招了?

    可也不对啊,既然招了,为什么不来抓我去审问呢?

    难道她们两都一口咬定只是她们自己做的?

    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办公室的门有人敲了,

    我急忙说请进,进来的,是沈月。

    沈月带上门,然后走到我面前,小声说道:“队长,徐男和兰芬,还在侦察科那边受审。”

    我问道:“她们有没有找警察来处理?”

    沈月说:“这倒没有,可是徐男和兰芬的处境很不妙,有人听到她们两的惨叫声?”

    我靠!

    是真用刑罚来审讯吗?

    我问道:“你说真的假的?”

    沈月说:“是真的!是有人听到了她们的惨叫声。”

    我无奈的苦笑,摇头。

    沈月又说道:“队长,你知道为什么徐男和兰芬会被抓吗?”

    我说:“不知道。”

    沈月说:“是有人举报了她们。”

    我马上我呢:“谁?”

    沈月说:“章xx”

    我奇怪的问:“章xx怎么知道徐男和兰芬干的什么事!”

    沈月说:“我也搞不清,是有人这么说的,说是章xx去告了徐男和兰芬,说她们两在给黄苓队长送礼的那晚,在礼盒里放了毒品!”

    我心想,我们搞得那么隐蔽,怎么还会有人发现了!

    是真的被章xx发现了吗?

    不太可能啊,我们都是三个自己组织的,计划也是秘密进行,莫非,隔墙有耳?

    就像那天黄苓摔兰芬给我带的土特产,兰芬就在办公室门口全都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