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我不甘心
    我认真的做着人工呼吸,享受着这个过程。好在龙小薰也挺漂亮,如果长得像章xx,黄苓,或者是徐男,老子估计会吐掉。

    就在我对龙小薰做着人工呼吸的时候,黄队长问龙小薰同监室的人道:“她怎么回事?”

    有人说道:“她,她,不知道。”

    黄队长骂道:“吞吞吐吐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犯说道:“我,我们刚才好像见到小薰在里面,好像是在吸毒。”

    一时间,大家哗然起来:“吸毒!”

    这不是小事。

    因为,在监狱里吸毒,就意味着有人带货进来。

    黄队长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她,吸毒?”

    女犯说:“好像是。”

    只是嗑药而已,一点点而已,都别紧张。

    正吵吵间,监狱医护室的女医生来了,然后检查了一下后,说:“带去医护室。”

    同事们手忙脚乱的把龙小薰抬去医护室,我们马上都跟了去。

    到了医护室,女医生用仪器给龙小薰做检查。

    检查了一番后,她对我们一群人说道:“她是吸了毒。吸毒过量。”

    “真的是吸了毒!”

    “怎么会有毒?”

    “从哪里来的。”

    这时候,侦察科的和防暴队的人也来了,问我们b监区是不是有犯人吸毒过量。

    黄苓还在纳闷,侦察科的和防暴队的人怎么知道了?

    其实,这也是安排好的,等到龙小薰抬出来的时候,马上让人去通知防暴队和侦察科的人,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侦察科和防暴队的人出动也特别的迅速,马上就到了这里来查这件事。

    侦察科的人进来,大家只能退后,让出一条道,让她们进去。

    她们进去后,问了一下医生女犯人的情况,这时候,龙小薰慢慢的醒过来了。

    侦察科的人马上就地展开审问:“你叫龙小薰?”

    龙小薰轻轻说:“是。警官。”

    侦察科的人又问:“你是不是吸毒了?”

    龙小薰微微点头。

    侦察科的人大声问:“别点头,请回答是或者不是!”

    一般来说,侦察科的人查案,如果她们认为某人做了这事,而犯人不承认,她们可以使用一些特殊的刑讯办法,让犯人认罪。

    对付一些狡猾的女犯人,侦察科的人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心慈手软。

    龙小薰回答说:“是。”

    侦察科的人问:“吸了什么?海落因?”

    龙小薰回答:“k粉。”

    侦察科的人同时去监室问,龙小薰果然是吸食后,在监室里疯了一下子,但没人敢举报而已。

    侦察科的人得知了这些情况后,直接就问重点:“这些东西,从哪里弄来的?”

    我们在外面听着。

    侦察科的人看着外面我们这么多人,马上要赶我们先走,龙小薰却说道:“黄队长,我们监区黄苓,黄队长。”

    这下间,我们监区的所有人如同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

    “是黄队长!”

    “不会吧?”

    黄苓冲了过去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睁大你眼睛!是我给你的吗!”

    我们都不顾侦察科的人了,都往前挤着看。

    龙小薰点点头。

    黄苓怒骂道:“你这个贱女人,你是在诽谤我!陷害我!”

    侦察科的人说道:“黄队长你也别生气,我们自会查个水落石出。龙小薰,你看清楚了,是不是这位黄苓黄队长,给你带毒?”

    龙小薰说:“是的。”

    黄苓马上爆发,就要打龙小薰,众人急忙进去帮忙架住,防暴队的人硬拉着她出来了。

    侦察科的人对黄苓说道:“黄队长,我们自会查清楚,你又何必那么焦急。”

    侦察科的人继续问龙小薰:“你所说的,如果是假的,是要背负法律责任的。是不是真的?”

    龙小薰一口咬定:“就是黄队长黄苓给我带的。”

    侦察科的人点点头,问:“什么时候给你的?”

    龙小薰说:“昨天,我们在放风场的时候,她也来了,她靠近了我,叫我到了角落那里,偷偷的给了我,一点点,两千。我从我卡上的钱划到了她的卡上。”

    侦察科的人马上让人去查,果然,查到了昨天下午有一笔两千块钱的款,是龙小薰打给了黄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似乎就是黄苓带毒进来卖给龙小薰。

    但是,如果抓不到黄苓带毒的证据,一切都没用。

    侦察科的人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关乎到监区黄苓黄队长,就让黄队长,还有我们,和监区的人都回避。

    她们和防暴队的人在里面继续审问。

    黄苓黄队长郁闷的坐在门口,她估计现在还想不到怎么会是这样子,莫名其妙的遭人诽谤陷害。

    &

    nbsp;   侦察科的人在十分钟后左右,带着防暴队的人出来了。

    里面留着两个防暴队的人守着龙小薰,其他的人直接走向宿舍楼。

    我们看着的这些人大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回事,我知道侦察科的人要去黄苓黄队长宿舍查找东西。

    当她们去了黄苓队长的宿舍,翻出了所有的东西,然后,一件一件礼品盒拆开,果然在其中一件,发现了粉末状的东西,拿去验了一下,果然,这就是k粉。

    侦察科的人马上带走了黄苓黄队长去侦察科,然后通报了领导。

    我们大获全胜!

    下面,就不知道黄队长要遭受什么样的处分了!

    龙小薰做了这个事,她得到的报酬是,两万块钱。

    徐男自己出钱。

    有钱就能让鬼推磨。

    当晚,我和徐男,兰芬,出去了监狱外面,去喝酒。

    三人坐在了一个小饭馆里。

    徐男说道:“看黄苓这次,还不死!”

    兰芬说道:“事情闹得那么大,全监区的人都知道,监狱也有很多人知道,她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我说道:“你说的是受处分吗?”

    兰芬问我:“难道不会吗?”

    我说:“很难说啊。”

    的确很难说,我就怕这事情虽然闹大,但是毕竟只是在监狱里闹开,闹不出去的,说什么处分惩罚,都是监狱领导说了算,如果每次不是贺芷灵帮我向其他监狱领导施压,那帮人根本就是不想多事,只想按部就班的就这么走下去。

    其实我刚进来也不懂她们为什么这样。

    现在我明白了,这帮老不死的,好不容易从下面一步一步爬上顶峰那个位置,她们可不想再得罪人或者出事,她们只想这么一步一步走下去,每天捞钱,等到退休的时候,钱也够花一辈子了,光荣的退休享受余生了,而如果一旦出事,处分下来,搞不好把这些破事闹出外面去,她们的名声都毁了,想要这几年安静的等退休也不能了,所以对她们来说,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假装没事,有事就让它没事。

    徐男问我:“很难说?难道我们这么陷害,上面不会查?”

    我说:“记得上次把那些举报材料扔得到处都是吗,纪律检查,管理局什么的,后来怎么样呢,还是不了了之。”

    徐男说道:“难道这次,上面也想不了了之?”

    兰芬说道:“我估计会有这个可能。黄苓能过来我们监区,空降过来做队长,一定有后台,如果她后台帮她,她也就没事了。”

    我想,该给贺芷灵打个电话才行。

    让贺芷灵向狗日的监狱领导施压,让她们必须处分黄苓这厮才行。

    徐男说:“现在,黄苓已经知道了是我们在暗算她,她以后对我们,肯定小心谨慎了。”

    我说:“对。如果不整死她,我们就没好日子过了。”

    处分决定没下来之前,我们都感到不安,也没喝多少,也就散了,徐男说有事,我知道她去找谢丹阳。

    兰芬先回去监狱了,我想在外面睡,想给贺芷灵打电话。

    兰芬回去了。

    我和徐男在等车。

    徐男果然告诉我,她想去看看谢丹阳。

    我说:“谢丹阳也没什么事,就是她家人,她妈妈,小题大做,感冒不就是小事吗?还搞进医院里去住院,吊瓶,太严重了。”

    徐男说:“你前两天去看她,她有没有说什么。”

    我说:“她说让你放心吧,她从来没把那些事放心上,无论别人说什么,反正她不管理睬,也不会承认的。”

    徐男点点头。

    车来了,我让她先上车,她急着想见谢丹阳,就像我每次去和女朋友约会的心情。

    然后第二部空车来后,我打的去了小镇青年旅社。

    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

    我告诉了贺芷灵这件事,想让贺芷灵向监狱领导施压,好整死黄苓,彻底的整死。

    贺芷灵耐心的听我说完了,然后说道:“你知道她们说查出来了什么吗?”

    我说:“不是k粉吗?”

    贺芷灵说:“她们说只是一些粉末状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我的人打听到,今天出事后,黄苓让人给包括侦察科科长在内的领导们送一人一份大礼。她远远比我们会来事。”

    我靠,这帮人!

    这么天大的事,就要这么黑过去了?

    我气道:“王八蛋黄苓!表姐,那你也想个办法啊!不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的洗脱罪名!”

    贺芷灵说道:“我没有任何办法,办案的不是我的人,那证据都不在我手上,只怪你没提前通知我。”

    艹,漏过了这一点。

    黄苓这家伙也实在会来事,出事马上塞钱找人帮忙,

    还真的帮到她了。

    贺芷灵说:“以后记得做什么事,像这样的大事,提前通知我。”

    我想想也是,如果不通知贺芷灵,就算有证据,想要扳倒任何人,都很难。

    整晚我都没睡好,我设下这个陷阱,好不容易抓住了黄苓,却让狡猾的她给逃脱了!我他妈的不甘心,不甘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