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实行计划
    下班后,我出去找了谢丹阳。

    她接了电话。

    没想到是生病了,感冒。

    前两天不小心淋了雨。

    现在在医院吊针。

    我马上问了地址过去了。

    买了花篮,买了水果,上去。

    看到了谢丹阳,她靠在病床的床头看书,手里连着吊瓶的输液管,看起来脸色并没有什么苍白异样,还是那么漂亮啊。

    我进去后,拿着水果,花篮放在床头桌上。

    谢丹阳看到了我,然后说:“谢谢。”

    我坐在床头边,问道:“怎么样了呢?”

    谢丹阳说:“昨天发烧,妈妈一定要我住院吊针,已经退烧了,我说要出院了,她也不给。每天来吊针后就可以回家去的,妈妈不放心,一定要我住院。”

    谢丹阳像是诉苦一样的。

    我笑笑,说:“我以前小时生病,我妈妈也是这么对我,虽然我家里很穷,但她也总是要我在医院吊瓶,其实感冒哪用什么吊瓶,直接吃两颗药回家睡觉一下就好了。”

    她问我道:“怎么了,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错事啦?”

    我问:“错事?怎么会这么问?”

    谢丹阳说道:“没做错事,为什么会来找我呀。”

    我说:“其实,我的确没想要找你的。”

    谢丹阳说:“我就知道你这人没良心!好在没嫁过去,嫁过去了,我要恨死你!每天花天酒地的,就不把人放在心上。”

    我握着她的手,说道:“也没有了,我那都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也想天天和你在一起啊,可是实在是,唉,不行啊。”

    谢丹阳说:“演戏越来越像了,越来越能骗女孩子。”

    我呵呵笑着说:“别这么损我嘛,你在我心里的确很重要的。”

    谢丹阳插话:“但没新的女人重要。”

    我掐了一下她的手说:“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那么喜欢胡思乱想啊。”

    她说:“你们女孩子?你们?多少个你们?”

    妈的越说越错。

    我干脆说道:“是的,很多很多个!你只是其中一个行了吧!”

    她说:“承认了?”

    我说:“对,承认了,但无论我和哪个女孩子在一起,我都会把她想象成是你。”

    她说:“你恶心。”

    我笑着说:“好了说正事啊。其实是男哥说找不到你,让我找找你的,可能你这两天心里不开心。”

    她说:“她怕我会在意那些别人的话,对吗?”

    我说:“是的。”

    谢丹阳笑笑:“我不会的。不舒服,就没接她电话,怕她担心。”

    我说:“那你又舍得让我担心?”

    谢丹阳说:“我不这样说,你都不来看我!”

    我说:“好吧好吧又扯到这问题上,哎,你真的不在意那些人传出去你是同性啊?”

    谢丹阳说:“嘴长别人身上,她们说什么,我淡定听着。”

    我说:“一个让人想娶的女人,第一眼让人看到她的胸,第二眼让人看到她的胸怀,你就是那种特别让人想娶的女人。”

    谢丹阳也摸着我的手,说:“你为什么就不能正经一点?”

    我问:“其实我表面的不正经,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正经。这么说,如果你父母知道,你也不怕?”

    谢丹阳说:“我说那是谣传不就行了啊,你现在不是我男朋友吗?”

    我说:“这倒也是。不过,让黄队长那厮到处乱说你们,可能也有人相信,人们最喜欢听信这些小道东西,我想玩一招,让大家伙都不相信她的话。”

    “什么招?”谢丹阳问我。

    我和谢丹阳说了曹操的一个故事。

    曹操小时就奸猾狡诈,有位长辈对他厌恶至极,经常在他父亲面前说他坏话,曹操对此很闹心。有一次,曹操骑着马闲逛,远远望见那位长辈迎面走来,他忽然灵机一动,假装掉下马躺在地上不停抽搐,嘴角流着哈喇子。那位长辈望见曹操后,急忙赶了过来,问:“怎么个情况?”

    曹操翻着眼珠子说不出话来,就在这位长辈火急火燎时,曹操渐渐恢复了常态,只是走路一瘸一拐。这位长辈擦了一把汗,去曹府狠狠的告了曹操一状,弄得曹操的父亲又气又急。不久,曹操大摇大摆的回了家,嘴里哼着小曲。其父问:“听说你从马上掉下来摔坏了脚丫子?”曹操回答:“纯属造谣,我这不好好的吗!”从此,曹操的父亲对那位长辈有了看法,再也不信他的话了。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力量啊。

    谢丹阳听完后,问我道:“那你还能骑马进去监狱?假装掉下马吗?”

    我推了一下谢丹阳的头:“靠!你怎么那么傻啊,是我骑马进去,你去买马给我啊?我可以假装被车撞什么的嘛。不过,这太小意思了,要搞就搞个大点的,震惊一点的,让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的。”

    谢丹阳问:“什么大点?”

    我在苦苦思考。

    谢丹阳还在问什么大点。

    看来她真的是不懂我在说什么,我戳了一下她,说:“这里大点。”

    谢丹阳急忙一挡:“讨厌。”

    我左看右看,问道:“奇怪,你那把你当宝贝的爸爸妈妈,怎么不见人了啊?”

    谢丹阳说:“去看望我舅舅了。”

    我说:“你舅舅切掉了肠子,还美好啊?”

    谢丹阳说道:“谁切掉肠子!”

    我说:“阑尾炎不是要割掉一截肠子嘛。”

    谢丹阳说:“不理你。”

    和谢丹阳嘻嘻哈哈一阵子后,她妈妈回来了,看到我就高兴了。

    然后聊了一下,我就说我明天还要上班,要回去了。

    谢丹阳笑着对我挥挥手,说:“老公回去路上小心。再见老公。”

    我站在病房的门口,一愣。

    因为她叫我老公。

    谢丹阳妈妈竟也没什么尴尬。

    尼玛,这要是我以后让谢丹阳父母看到我和哪个女的在一起,或者是知道我们骗她,或者是以后和谢丹阳‘分手’了,这要让她父母情何以堪。

    我尴尬说:“再见。”

    谢丹阳对我眨眨眼,恶作剧般笑了。

    回去睡觉,我就卯足劲的想,怎么先像曹操一样狠狠玩黄苓队长那家伙一把,曹操附体才行啊。

    一代奸雄果然名不虚传,透过他整人的那办法想着想着间,我灵机一动,也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不就是看到谢丹阳和徐男在我们监区抱着亲嘴吗,那这次,就让她看到更加经典的一幕好了!

    带着邪恶的笑容,我进入了梦乡。

    次日到了办公室,兰芬来找我,告诉我说,说徐男穿不上她那双鞋底镂空的鞋,兰芬只能自己带进来了,但她还没有把货给带来,因为藏着的地方,她过去的时候有人。

    送礼在礼品盒里放毒陷害黄队长的这事,就暂时先往后拖了。

    我让兰芬叫来了徐男,然后让她们两演一出戏。

    我告诉了她们后,她们拍手叫绝,然后马上去做准备。

    黄苓每天都去监区巡视,巡视的目的,并不是说什么真的看监区安全啊,犯人听不听话啊,我们好不好好干活啊,而是完完全全的去耍威风,我是大队长啊我牛啊你们这些小喽啰,要听我的话啊,还要在女囚面前耍得瑟,比章队长还章队长。

    还有一个目的,她来巡视,就是为了故意找茬,专门欺负那些不给她送礼的姐妹们。

    姐妹们都怨声载道,为求日子好过,大多数人只能给她送钱。

    黄苓今天又来巡视,这时候,我在监区办公室和一群姐妹们互相扯淡。

    黄苓到劳动车间的时候,实际计划好的徐男和兰芬戴着我们制服的帽子,进了车间的仓库里。

    黄苓走到劳动车间外,听到了劳动车间仓库里有声音。

    她问守在劳动车间仓库门口的小陈,小陈支支吾吾的说不知道什么声音。

    黄苓马上进去。

    然后在车间仓库里,找到声音来源,在一堆被货物挡着起来的后面,传出了类似女人呻吟的声音。

    黄苓和她的两个手下,一听,听出来了是兰芬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的粗粗的声音。

    兰芬还叫着:“张河!张河!给我!”

    黄苓队长马上的让两个手下搬开货物,想要搬开后然后揪出货物后的两人。

    兰芬这时候叫得更大声,不停喊着张河。

    就在搬开货物的时候,后面叫着的两人,听到了声音,‘赶紧的’逃跑。

    黄苓队长看到的是,兰芬和一个像‘我’的门后半边背影的‘男人’从仓库小门逃了。

    黄苓队长顿时大发雷霆,赶紧的叫人调出监控,但那个地方,货物堆砌,成了监控的死角,看不到。

    然后黄苓队长马上的跑到监区大会议室,召集着大家开会。

    十分钟后,监区里只要没在执勤重要岗位的上百号同事,都来开会了。

    大家来了后,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快中午下班去吃饭了,要开什么会,大家都在交头接耳,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黄苓队长脸色沉郁,说道:“都给我安静!”

    会场里面,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黄苓队长的目光凶狠的看着我,然后看着坐在我身后的兰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