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艰难的计划
    可是我马上否定了这个做法。

    送礼送钱了之后,再偷拍,又有什么用。

    因为徐男拿着她受贿的证据照片去弄她,她都没被整,又何况是这点小事呢。

    不过也好,她这么干,已经得罪了大部分的人,我想,她已经搞得大家天怒人怨,就算我不整她,也会有人搞她,至少目前,没人愿意配合她的工作。

    黄苓又说道:“你是不是听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我问道:“我真的不懂什么意思,你可以再和我说明白一点吗?”

    黄苓说:“这升职啊,就像结婚或者做满月喝喜酒一样,该庆祝祝贺啊,你们去祝贺,难道不随礼吗?”

    我假装恍然大悟:“原来,黄队长是想要我们祝贺啊。”

    黄苓说道:“对啊,就是要祝贺嘛。”

    我说:“好好好,应该的,那我们是要随礼啊,在我们村啊,人死了白事一般都随礼一百,如果是结婚,就随两百,那黄队长你是要办酒席啊,我们才好随礼啊,说实在的,黄队长是我们那么爱戴尊敬的队长,我们最少,最少,也要多少钱好呢?哦,一百块好了!我也发动她们全部一人随礼一百块给你。”

    黄苓听完了,脸色一变,气着说道:“张河!你是故意玩我吧?”

    我装作无辜:“啊?什么故意玩你?那不是要随礼吗?这一百也是钱呐。你想要多少?”

    黄苓说道:“你自己打听去吧!你最好自己醒目点!”

    说完她直接就出去了。

    艹,王八蛋。

    我点了一支烟,郁闷了,这礼是随还是不该随呢,如果随了,那么兰芬兰芳她们都要送了,如果不随,她肯定是找茬,给我小鞋穿,不说远的,就说如果她不让我管监区的事,那我都郁闷到吐血了。

    可是随她礼送钱她,我真不甘心,八千到一万,像我这种所谓有点职位的,送八千她肯定不乐意,人家职员都给八千,凭什么我一个队长不给一万以上,她定会这么想。

    正郁闷着,办公室门被敲了两下。

    这声音,应该不是黄苓那厮。

    我说请进。

    进来的,是兰芬。

    兰芬进来后,我问兰芬什么事。

    兰芬对我说道:“队长,刚才,黄队长威胁你的,跟你说的,我在外面都偷听到了。”

    我问道:“干嘛偷听?”

    兰芬说道:“我刚出去,听到办公室里有摔东西的声音,我就怕你出什么事,在外面听着了。”

    说着,她看看地上散落的她送我的东西,然后弯腰去捡。

    我说:“黄队长刚才推了这些东西一下,掉了一地。”

    兰芬捡起来后,放在桌子上,说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队长你?”

    我说:“她现在左右是看我不顺眼,说白了,想要我们孝敬她,给她钱,送礼。升职了要我们送礼。”

    徐男推门进来,说道:“队长,想个办法,弄掉她!”

    兰芬也说道:“我也是这么说的。”

    我看着她们两,她们两都是一脸怨气。

    想来,已经忍黄苓忍到底线了,

    我假装不情愿说道:“这样不好吧,毕竟是她刚来的,或许来一段时间了,发觉并没有那么坏呢?”

    徐男马上打断我的话:“不可能!她刚来都这样子了,再过一段时间,肯定更加暴戾。刚来就折腾我们,连分钱的事都想揽了,如果让她得逞,她可能比章队长还狠,章队长还分了我们一半,黄队长就不知道分不分了。”

    我问道:“那,你们想怎么做?”

    徐男看着兰芬。

    兰芬也在想着。

    过了一会儿后,兰芬出了主意,说道:“我有一个主意。”

    我们问道:“什么主意?”

    兰芬说:“黄队长不是想让我们送礼吗,那就一起送,我们大家一起去送。”

    徐男说道:“兰芬你疯了!一人一万,送什么礼!”

    我也说道:“对,一人一万啊,为什么要送呢?”

    兰芬说:“我们不是真送,是假送。”

    我问:“什么假送?送假币?”

    兰芬说道:“我说出来了,队长你不要骂我。”

    我问:“到底怎么嘛,你说,我不会骂你。”

    兰芬说:“因为这招很损,很缺德,很阴险,而且风险很大。做不好,可能会被发现,我们是在犯罪。”

    我一听,虽然兰芬还没有说用什么招数,我已经有点想打退堂鼓了,这是要冒着犯罪被抓的风险代价,去阴人家啊。搞不好,就要入狱的,在监狱久了,也会联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被关起来会是怎么样。

    我说道:“犯罪?那还是算了吧。”

    徐男说道:“我来做!”

    我看着徐男,说道:“男哥,你别一怒火攻心,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啊,这有风险的。”

    徐男说道:“我做。兰芬,你说,怎么做?”

    兰芬问我道:“队长,我可以说吗?”

    我说:“你说吧,我不会怪你。”

    兰芬说:“召集听你话的,就是我们这群人,一人买一盒礼物,只是一些营养品之类,不要放钱,我们的营养品都买差不多的,然后,我们在其中一个营养品的盒子里,放点粉末毒品。之后,我们举报,说黄苓黄队长藏毒,让防暴队的人去突击检查了,抓了她!”

    我听完后,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么阴险的招数,她怎么想得出来的。

    我说:“果然阴险。”

    徐男说:“对付那种缺德的人,没必要和她们讲什么正道。”

    我问徐男道:“你同意这么做?”

    徐男说:“我愿意去做。兰芬,你有货?”

    兰芬不好意思的看看我,说:“上次,其实我去拿了那些货后,怕出事,没带那么多进来,就留了一些在某个地方,可我还没时间去丢了。”

    我说:“这很危险,你想想看,这个计划听起来是好,但是万一有点错漏,出错,那怎么办?首先,怎么带进来?这是其中一个难题,如果冒着风险带进来被查出,那不是完蛋?还有,就算送礼了黄队长,她到时候可能会翻出来,看看营养品盒子里面是不是藏钱,如果翻出来,那也白搭,还让她知道我们在陷害她。最后一个,防暴队的人未必查得到啊,除非我们帮着她们查。哦,对了,还有一点,万一出事了,人家知道是我们做的,怎么办?难道我们十几个人一起扛黑锅?”

    徐男说道:“让我带进来,让我放礼盒里,出事了,我谁都不供出来,就说我自己一个人做的!”

    兰芬问我道:“队长,你觉得怎么样呢?”

    我闭上眼睛,想着头疼,这种事风险太大,徐男万一被抓了,毁了她一辈子了。

    我问道:“男哥你不害怕吗?你知道查出来的后果是什么吗?”

    徐男说:“就是有风险,也要做。必须做。”

    我问兰芬:“你说详细点吧。”

    兰芬说道:“那我去拿货给徐男,徐男,你就把鞋子处理一下,把那小包东西放在鞋底那里带进来,现在过安检检查都没那么严格。进来后,把那包东西放盒子里,我们一群人一起去送礼,礼盒都差不多,那黄队长也搞不清这盒放了毒品的营养品到底谁送的,到时候,我们去告发,让防暴队去突击检查,我们帮忙,然后找到了这个盒子里的毒品,这样害怕陷害不到黄队长吗?”

    我说道:“说起来是挺容易的,操作起来不容易啊。”

    徐男说:“也没有什么难的。出事被抓的话,我不会连累到你们任何一个人。”

    我说道:“好,那就这样做吧。小心点。徐男你去跟姐妹们说一下,让她们一起拿钱来买营养品。”

    徐男说道:“是,队长。”

    我说:“那没事就先这样吧,记得向我报告进度。偷偷报告。”

    她们点头。

    兰芬出去了,徐男说:“我有点事还要说。”

    我问道:“什么?担心自己吗?”

    徐男说:“你下班后有空吗?”

    我说:“应该有。”

    徐男说道:“黄队长把我和谢丹阳抱着那事,到处说后,我告诉了谢丹阳,丹阳也有些不开心,她今天没来上班,你下班后,能去见见她,哄她一下吗?”

    我问道:“怎么哄?”

    徐男说道:“你就告诉她,如果有人问起,就说这些都是风言风语,都不是真的,就是家人问,也要这么说。我怕她承认了,承认了那就完了。那天晚上我们去唱歌,我们一些姐妹都说你和谢丹阳是一对的,我也会到处这么辩解。队长,不怕影响到你什么吧?”

    我说:“说吧,影响什么。你和丹阳对我都那么好,借用我的名义去说一说而已,我不介意。放心吧,我下班后就去找她。”

    徐男说道:“谢谢你。”

    我说:“自己人,也太客气了。去忙吧。”

    徐男临出门的时候,回头还对我说道:“队长,陷害黄队长这件事,你自己也要守口如瓶,万一真出事了,有人查到你,你就说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你小声点!这个办公室的门隔音不好,我懂了,出去吧,有什么我们最好在一些隐蔽的地方再说。”

    徐男嗯了一声,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