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想个办法整死她
    黄苓这家伙,实在很强,徐男打听后才知道,当这些材料被监狱领导拿到后,人家黄苓根本就不慌,她先是做好公关,该送钱的送钱,该走关系送礼的送礼,然后一口否认她接受女犯家属送的钱,车子,不是她的名字,房子,不是她的名字,所谓的奢侈品,没找到,她很狡猾,都藏了。

    那么,她开的,住的,这么贵的车房,从哪里来?

    她说她朋友给她开的,确实,名字是她朋友的名字,她朋友经营一家制衣厂,不过听人说,那家制衣厂都是亏本的状态,但这不要紧,所有的单据都证明制衣厂赚钱的就行,哪怕进货去卖的人都是她朋友的亲戚朋友。

    这洗钱的办法,真是实实在在的高明。

    徐男和王菲菲这一下弄不倒黄苓,反倒引起了黄苓的警惕,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是谁要弄她。

    徐男担心的是,万一被查出来是她和王菲菲做的,那麻烦也跟着来了,蚂蚁蜜蜂被侵犯了都会咬人,何况是一个那么厉害的黄苓黄队长呢。

    可现在让我们想办法整到黄苓也难啊,有个屁办法啊。

    我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出来。

    这时候,有人来敲门。

    我说请进。

    兰芬在门口,站在门口推开了门,跟我们说道:“队长,徐男,你们在谈事?那我不打扰了。”

    我说:“进来吧,没事。”

    兰芬进来,提着一些东西。

    她进来后,拿着放在我桌子上:“队长,这是我们家人从老家带来的一点土特产。”

    我说:“哎呀别那么客气嘛。”

    兰芬说:“希望队长不介意。是土特产。”

    我说:“不介意不介意,这什么,咸鸭蛋,哦,还有水果,都是你家人种的?”

    兰芬说:“对啊,都是家人弄的。”

    我说:“替我谢谢你家人了。哦,男哥正好你也在,咱两均分了。”

    徐男说:“这是兰芬给你的,你怎么能随便送人?”

    兰芬说:“不要紧的,抱歉徐男,我没得准备你那份。”

    我随口问道:“哦那你准备了很多人的份啊?”

    兰芬说:“也没有,就只有我两个朋友一人一份,还有一份,原本想送王菲菲王队长,可是黄队长拿了去。”

    我眉头一皱:“黄队长?黄苓?”

    兰芬点点头。

    我说:“她抢你的?”

    兰芬说:“她看到我拿这些来办公室,就问我是什么,我说是土特产,她说送人吗?我说是啊,她就问有没有我的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就说那谢谢你了,就拿走了。”

    我一拍手:“我靠!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我们监区来的指导员,队长,都一个比一个极品,都他妈不靠谱!”

    兰芬说道:“黄队长刚才,刚才骂了我。”

    我问:“她怎么骂你了。”

    兰芬说:“我站着执勤,她过来骂我说我站得不直。”

    我火气冒起来:“这他妈的不是没事找事吗!既然拿了你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付你?”

    兰芬说:“听姐妹们说,她刚来,就暗示姐妹们给她送礼,送东西,主要是送钱。谁不送,她就给谁小鞋穿,前晚,我看到好多人去了她宿舍,都拿着东西去。在里面放着钱。还是八千到一万的才看得起眼,如果少了,她马上就找茬,暗示该送礼她。”

    我愕然:“竟然还有这种事。”

    就是以前的章xx,都没那么嚣张,黄苓,真有够牛的。

    这么不要脸,而且胆子真肥啊,狮子大开口就问人给她送礼,不送礼老娘就对付你们,不给你们好日子过。

    我说:“真够牛的,竟然敢这么干,她也不怕被人捅上去吗?”

    徐男说:“捅上去又怎么样,她连那些受贿的都可以摆平,这点算什么。她们d监区就有这个传统,谁升官了,比她级别低的就给她送礼送钱,恭喜高升。”

    我恼火道:“妈的,d监区是d监区,我们b监区是b监区,这过来我们监区,就给我们监区来这么一套!这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徐男问我:“那你又能怎么样?”

    我有些无语,是啊,我又能怎么样。

    兰芬说:“太气人了,她还问我有一个妹妹吗,我说是啊。她转身就过去我妹妹那里,当时我妹妹在查岗,她看了一下我妹妹做的笔记,就说我妹妹做的笔记太敷衍了事,不认真,字迹潦草,大骂了我妹妹一顿。之后她又说,‘唉人家都懂得做人,你们两姐妹,还有很多同事们,都不太会做人做工作啊。以后人家来我宿舍跟我学工作经验,你们都看着点啊。’这句话就是想要我们姐妹拿钱去孝敬她!”

    我一拍桌子,问:“难道真的很多人都愿意给了?”

    兰芬说:“当然给了,不给她,谁都怕得罪她,她想把那些不配合的,调去做比较艰苦的工作,例如晚班,通宵班,就让那些不送钱的去干,谁愿意啊!”

    徐男说:“这上面做好的排班制度,她也敢违反?”

    兰芬说:“那如果原本要上晚班通宵班的人是给她送钱了,她就找借口说这个人生病了什么的来不了,就点名让我们这些不送钱的去顶班,我们总不能不去吧?”

    我说:“对,她要整我们,总有很多个办法,因为她手中有实权。”

    这时候,门咚咚咚的被敲了。

    紧接着,我还没喊请进,碰的一声又被撞了进来。

    妈的,又是黄苓!

    她进来后,看着我们几个,骂道:“都不用干活了,在这里扎堆聊天了!我说岗位上看不到人,兰芬!你跑来这里干什么?”

    兰芬急忙说:“汇报工作。”

    黄苓一看桌上的东西,说道:“汇报工作?我看你是利用上班的时间来干私人的事情,来送礼了是吧?”

    兰芬不说话,低着头。

    黄苓又大声问徐男:“你呢!你在这里干什么!正经事不干,就光来这里吹牛了?监狱要你们来干嘛!监狱养着你们,还不如养着囚犯!滚去干活!”

    徐男瞪着黄苓,黄苓骂道:“滚啊看什么看!再不去,扣你们的分!”

    我急忙示意徐男离开。

    兰芬想跟着出去,黄苓叫住兰芬,“你等等!”

    徐男出去了,兰芬留下。

    黄苓对兰芬说:“今天,我罚你串岗!扣分。”

    兰芬急忙说:“可是我才离开了几分钟。”

    黄苓骂道:“几分钟就不是串岗?还敢顶嘴,加倍扣!快回去干活!”

    妈的,这狗日的,这比章xx那厮还恶心啊,走了章xx来了个黄苓。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对我的劫难。

    兰芬出去后,黄苓的火炮对准了我。

    她推倒我桌上的兰芬送来的土特产袋子,一下子那些芒果啊咸鸭蛋什么的全部打翻在桌子上,然后有一些掉在了地上。

    她看了看,似乎想从袋里看到有什么东西。

    估计是以为兰芬给我送钱了,她看了看,没有看到钱,她说道:“整天不好好工作,整这些,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我压制住怒火,看着满桌子被推翻的东西,和地上的几个芒果和咸鸭蛋,我问黄苓道:“请问黄队长,为什么要搞翻别人送我的东西。”

    她拍拍手,说:“我不是故意的,哦,麻烦你自己收拾一下啊。”

    我瞪着她,以前的章xx为非作歹在我面前嚣张的时候,我是想扇巴掌过去,而这个,我直接想凳子砸过去,一拳打过去打得她满地找牙了。

    黄苓问我道:“你上班,都在干一些什么事?”

    我说:“什么?”

    我不明白她想问什么。

    黄苓说:“我是在问你,你主要负责做什么工作?”

    我说:“管理,巡视,做表,还有负责对女气的心理辅导咨询等等。”

    黄苓问:“那我基本都见你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你就坐在办公室里管理?巡视?做心理辅导?也没有见到女囚啊,你给谁做心理辅导?给监狱的女同事做吗?”

    我不说话,不回答,握紧拳头。

    黄苓突然大声骂:“你每天都在这里睡觉!和她们废话聊天,浪费时间,你能干什么正事!你也扣分!扣工资!下次再见到你这样,加倍扣!”

    我瞪着她。

    她问我:“不服气?”

    我把视线移开,告诉自己不要发火不要发火,我要忍下来,我要想个办法整死她。

    然后,她说道:“在d监区,有人升职了,下边的人都来祝贺,你们b监区,没有这风气,是吧?”

    我说道:“在b监区,升职了,都是开庆祝会,请吃饭,没d监区那有毛病的祝贺方式和风气。”

    黄苓说道:“哦,那我告诉你,从今以后风气就要改了,随便你们同意不同意。如果有心的话,记得问问别的同事,然后有空找找我谈谈,如果没有心,那就算了,但你以后记住,工作小心点!”

    这家伙大言不惭的索要礼品和钱,威胁我如果我不送就给她小心点。

    我没说什么,我想着如何除掉她。

    是不是可以,送礼送钱了后,我再偷拍下来,然后再举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