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我问彩姐道:“你是什么时候就让人跟着他们了?”

    彩姐说:“一直盯着。”

    我问:“那你就在这里遥控他们?”

    彩姐说:“要不然我还要自己下去打架吗?”

    我笑了。

    彩姐问我:“让他赔了多少?”

    我说:“十万。”

    彩姐说:“真是仁慈啊。”

    我说:“难道要三四十万啊,也没损失那么多啊。”

    彩姐说:“是我我要一百万。”

    我说:“不行,那也太黑了。”

    彩姐说:“对这样的人,不需要和他客气。”

    我说:“要十万已经不客气了,损失也没那么多。”

    彩姐端起了杯子,和我碰杯,说:“你那开店的朋友知道是我帮你吗?”

    我说:“我没告诉她。”

    彩姐说:“她会吃醋的吧?”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和她不过还是朋友。你和格子帮的这么是彻底反目成仇了,你不怕他们报复吗?”

    彩姐说:“怕,但他们更怕我们。他们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想报复,也只能来阴险的,就像他们刚才对付你。”

    我说:“那你自己好好小心。”

    彩姐说道:“我会的,你放心。你想不想听我唱歌?”

    我问道:“好听吗?”

    彩姐说:“听过吗?”

    我说:“歌我听过,你的没听过。”

    她笑笑。

    然后她去了后台和工作人员说了一下,这首歌完了之后,她登台,上去唱歌。

    彩姐优雅的坐在了麦克风面前。

    对台下微微笑。

    音乐声响起。

    她的声音成熟,动听。

    唱的那首歌,是李碧华的分手,很好听。

    那流光溢彩照耀在她脸庞,她尤其显得特别的美。

    唱完后,台下掌声一片。

    彩姐对台下微微鞠躬,说谢谢,然后下台来,然后又回到我面前坐下。

    她身上那迷人的吸引力,吸引着我情不自禁的想过去抱着她。

    彩姐问我道:“好听吗?”

    我说:“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彩姐说:“我想听你的评价。”

    我说:“有种想上台去抱你的感觉。”

    彩姐对我微微笑,然后说:“现在也可以抱。”

    我说道:“是吗?”

    她伸手过来,触碰到了我的指尖。

    霎那间,我觉得自己的涌动的感情如洪水迸发般收不住,抓住了她的手。

    彩姐只是对我微笑。

    我一拉着她的手,出了外面。

    然后我说:“今晚跟我走。”

    彩姐轻轻点头,竟如娇羞的小女孩一般。

    我拦了计程车,让他往前开,说找一家星级酒店。

    在车上,彩姐迷人的眼睛看着我,我情不自禁,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她微微闭眼,然后侧着身子,靠在我身上,我抱住了她,上下其手。

    没想到,司机竟然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不管那么多了,下了车。

    我和彩姐进去开房,如所有浪漫的狗男女一般,到了房间里迷醉不知归路。

    次日醒来,彩姐已经走了。

    她好像每天除了晚上之外,都很忙,和贺芷灵一样。

    我记得曾国藩的那句话,“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懒惰的人,一事无成;傲慢的人,大事不成。

    我沉溺于女人温柔乡之中,这样不好,连起床都爬不起来了。

    我闻着身边被子里的香味,还有枕头上的发香。

    我点了一支烟,我曾经想到,我说过,我和她是两条不可相交的平行线,可是,我自己面对她,却收不住了自己的心。

    哪怕面对夏拉,林小慧这些美女,我都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但是面对彩姐,我却成这样子,这难道就是熟女的魅力?

    我有恋姐癖?

    我爬起来,洗漱后,去上班了。

    今天上班收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新来了一个大队长,叫黄苓,是从最为凶猛的d监区调过来的,她以前是d监区的一个队长,到了这里,虽然说是升官,但我们这里毕竟比不上d监区,d监区的油水多多了。

    监狱里这样的调动并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为什么调她过来,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直接调过来了呢?

    小道消息是:原本上面领导想要升我们监区的一个叫王菲菲的中队长上去的,可后来黄苓亲自提钱去见领导,强烈要求出任我们b监区的指导员,上面领导拿了钱,但认为一下子过来就干指导员不太好,就让黄苓先干b监区的队长工作,过度一段时间后,时机成熟马上上去指导员。

    这就是艺术,黄苓干事情干得很艺术,很有手段,领导也很有艺术,很有手段。

    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她们做了,也有人知道了。

    这是第一个消息。

    第二个消息是:黄苓大队长今天刚到,就先来了个下马威。

    谁迟到的,拉出去,加倍扣分!

    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而且,黄苓还想自己主持分钱,但是监区长说时机还没适合,毕竟她刚来,才暂时推搪掉了她。

    第三个消息是:她来后,不仅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烧了我们,也烧了女囚们,给女囚也来了下马威。她在检查的时候,见有几个女囚看到她的时候,立正站得不直,说女囚们不尊重她,直接拉去七八个女囚都关了禁闭,说要关一个月,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尊重。

    而且,关的其中一个人,就是薛羽眉。

    我干她娘了。

    我问徐男:“这他妈的d监区那危险分子集中营的管理员,都那么强悍不讲道理吗?”

    徐男说:“是这样。”

    我说:“可她这样干,图什么啊?”

    徐男说:“图心里得到变态的快感。”

    我说:“说的真好。她来了,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了,怎么办?”

    徐男说:“忍。”

    我说:“忍个屁忍,那她还关了薛羽眉,我总设办法弄她出来啊,还说要关一个月,疯了是吧她!”

    我心里想,别人就算了,怎么也把薛羽眉弄出来再说,之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监区长基本不管什么事,大小都扔给下面,她生活的重心并不是放在监区的工作上,然后呢,我们监区的那个调来的章指导员,被我干到队长位置,后来又被整到管教的职位,然后几个中队长也跟我关系过得去,也不太喜欢管什么事,我就成了监区的大王。

    可现在,这黄苓黄大队长来这么一下,格局全乱了。

    而且她还要针对我们,这家伙看来也不得民心啊,是要走章队长的老路吗?

    正和徐男想着办法把薛羽眉弄出来,有人来通知,让我们去开会。

    是新来的黄苓队长召集开的会议。

    到了监区的会议室,黄苓队长就站在会议室的台上桌子后面,虽然是一个女的,看上去却是满脸横肉,不是善类的面相。

    这d监区的人,果然看起来就不一般。

    她端坐在上面,两手搭在桌上,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

    我们到了会议室后,找位置坐下,才坐下,黄队长就冷冷说道:“没点纪律,没点秩序!说要开会,叫了多久了才来!”

    然后,她高声说道:“我先自我介绍,我叫黄苓!很快你们就要认识我,因为我的名字将深深刻在你们的脑海里!甚至是你们一些人中的梦魇!古兵书上说,带兵就要恩威并施,我今天刚到你们监区,刚看到你们监区我就来火,还需要什么施恩吗?我打算给你们先来点下马威。通报一下今早迟到的,全都加倍扣分!”

    然后她开始通报名字。

    包括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然后通报完之后,她听到我们下面哀叹声一片,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

    她骂道“:给我安静!你们这群没有纪律,没有秩序的家伙!”

    全场更是一片哗然,这新领导来,就那么嚣张,真能混下去?

    我估计有些人已经在商量怎么除掉她了。

    她说道:“我警告你们,今天只是一点小惩罚,如果还有迟到的,早退的,我决不姑息!继续翻倍扣分,扣工资!不服气,不服气可以去告我!”

    尼玛,嚣张过头了吧。

    这时候,门口见一个人走进来。

    是章xx,她貌似也刚来,自从被降为小管教后,她就不像以前一样干活那么积极了,而且迟到早退都很多。

    但监区长不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监区里不出什么乱子就行了。

    只见黄苓黄队长在台上大吼一声:“章xx!”

    章吓了一大跳,看着台上的黄苓。

    黄苓黄队长说道:“迟到了进来也不报告一声?”

    章只好不爽的退出去,脸上写着怨气,大喊报告迟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