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专治各种不服
    今晚看来不答应,我是跑不掉的了。

    何必做无谓的挣扎?

    可是如果我答应了赔偿八万,但是却不赔偿,那林小慧的店岂不是开不了?

    算了,八万!

    我就算借也要弄八万给他们算了,不然今晚被弄废一条胳膊,而且林小慧的店也开不了,那又何必。

    不过这笔帐,我会算回来!

    我就是找彩姐,让彩姐帮我,我也要整他们!

    鸭舌帽这厮又问我:“想好了没有?这样的问题不需要想吧。”

    我抬起头,想看清楚他的脸,我问道:“你叫什么?”

    一巴掌又扇了过来,那个扇我巴掌的人骂道:“我们老大的名字,你也配问吗?”

    疼。

    嗡嗡嗡,耳朵里。

    鸭舌帽说道:“给你十秒钟回答,不回答,就帮你做选择,断了胳膊,关店。”

    突然,他们一群人在面包车旁边的悉悉索索骚动起来。

    怎么了?

    “他们又来了!”

    “是他们!黑衣帮的!”

    “跑!”

    他们大喊大叫着,要跑。

    是彩姐找人来了?

    几辆商务车突然开了车灯,开进来,堵着了小巷子。

    然后一大群黑压压的人手拿着更长的警用棍子,过来就开打。

    鸭舌帽急忙说道:“妈的!快点,走!”

    司机喊道:“大哥,路被他们堵了!”

    鸭舌帽说道:“狗日的!冲过去!”

    司机喊:“冲不过去!全堵着了!我们自己的人也都站前面!”

    两帮人打了起来。

    那几个押着我的小混混,也急忙放开了我,想要找路而逃。

    鸭舌帽从车上跳下来,想要开溜。

    我看清楚了他的脸,他的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从左眼睛额头上面一直到面颊处,丑得触目惊心。

    我可没打算让他逃了,老子被扇了几个响亮的耳光,差点没把老子扇晕,我怎么能让你跑。

    一个在我旁边的小混混慌里慌张的,手拿着钢管,不知道躲哪儿好或是要往哪里逃的好。

    我一把抓住他衣领,然后狠狠一膝盖顶在他肚子上,他叫都没叫出来,软塌塌的如一滩泥趴在地上。

    我拿了他的钢管,追上鸭舌帽。

    然后跟到他身后,操起钢管狠狠往他头上砸。

    那时根本不怕他会死,因为我已经火气很大。

    谁知他跑的时候他为了躲过前面一个黑衣帮的人的击打,一个闪开,我这棍敲骗了,打在了他肩膀上。

    他颤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我上去我抡起钢管就打。

    鸭舌帽急忙抱住头。

    我一脚踹翻他,然后狠狠打下去,他抱着头死死的缩成一团,我边打边骂:“还格子帮,格你妈的龟儿子!打我!扇我巴掌!还要拆我朋友的店!”

    他闷哼着让我打着。

    突然一个黑衣帮的人一棍子扫过来,我急忙一挡,当的一声,让我退后了几步。

    靠,你们干错人了!

    然后他又冲上来,朝我头上打下来,我急忙又拿起钢管一挡。

    有人从他身后把他一把拉开,骂道:“说了别动这小子,你想死!”

    他看看我,急忙跑去干别人去了。

    还好,有惊无险。

    看来彩姐事先给他们说了,不要揍我。

    鸭舌帽抓住这机会,马上想要逃。

    他爬起来后,跑往前面。

    我赶紧的追上去。

    然后跑到了几辆堵着的商务车面前,几个黑衣帮的人下来,一把抓住他,塞进了车子里。

    有人说道:“是这家伙,对,就是他!”

    有人拿着对讲机:“抓到了,闪人!”

    接着正在打着的黑衣帮人赶紧的收工,跑回了车上,车子发动,开出去了。

    妈的这过程,不足五分钟。

    真是快。

    我马上也要找地方逃,我要还呆在这里,格子帮非把我碎了不成。

    有两个黑衣帮的人拉着我上了他们的车:“有人想要见你!”

    黑衣帮是彩姐的人,我怕什么。

    车子开出了小巷子后,还看到格子帮的人在抱头鼠窜。

    这群小混混,连续两晚上,被治了。

    而且他们的老大,还被抓了。

    车子开到了小镇上。

    后街离这里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

    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巷子中,就是青年旅社对面的小巷子,但却不是到了梦柔酒店,是到了梦柔酒店后面的一处工厂后。

    到了工厂后面的几栋小房子那里,车子停下来,我下车,看到好几辆黑色商务车都在这里了。

    我被两个黑衣帮的人带进了其中一栋小房子的房间里。

    只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被绑着,就是鸭舌帽。

    他抬头看看我,那丑陋的样子,显露出恼怒的神情:“没想到你竟然是黑衣帮的人!”

    我说:“其实我不是。”

    外面黑衣帮有人纷纷对一人打招呼:“龙哥!龙哥!”

    “龙哥好。”

    龙哥?

    进来的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像是一头真正的狗熊,雄壮,虎背熊腰,寸头。

    他走进来,看到鸭舌帽,鸭舌帽看到他,哼了一下。

    龙哥进来后,说道:“刀疤脸,还记得我吗?”

    鸭舌帽说道:“霸王龙,把我抓来,是为什么?”

    这个男人是霸王龙,所谓的龙哥,黑衣帮的一个头目。

    彩姐怎么不来?

    那他们把我拉来这里干嘛?

    那个被叫霸王龙的家伙对我说道:“有人让你在这里看看戏,等下再带你回去。你坐。”

    我坐在了凳子上。

    鸭舌帽对霸王龙说道:“霸王龙!我们格子和你们黑衣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替这小子出头,说一声就是,把我绑来是什么意思?”

    霸王龙走过去到鸭舌帽面前,我看到鸭舌帽吞吞口水,是害怕了,脖子都缩进去了,只是强装作镇静。

    这霸王龙的那副面孔样子加上那虎背熊腰一身肌肉,比丑陋的刀疤脸让人看着可怕多了。

    霸王龙说道:“别跟问我的语气跟我说话!”

    鸭舌帽不敢说什么。

    霸王龙说道:“你说你们跟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知道在这里,谁讲话说了算?你一个小小的格子帮,还占了那么个地盘,很了不起?到处收保护费,收到我们这边来,还卖粉!艹!最看不起卖粉的!最害人!”

    鸭舌帽嘴硬道:“害也不是害你们,是有人自己要买,这做买卖的,你情我愿,谁会要去害他们,是他们自己害自己!”

    霸王龙一脚踢过去,“我不问你你他妈别多嘴!”

    这一脚,直接把鸭舌帽连人带凳子踢飞到角落趴在了地上。

    这要多大的力量啊。

    凳子直接散架了,刚才那一脚,是先撂到了凳子凳子脚上,然后踢散了凳子,才踢到了鸭舌帽。

    鸭舌帽咳了两下,但觉得自己这样趴着没面子,就强撑着坐了起来,坐在了地上。

    霸王龙瞪着鸭舌帽说道:“小小格子帮,没见过世面,就像作威作福。连我们老板朋友的商场也敢去收保护费!真是不想活了!”

    鸭舌帽说道:“霸王龙哥,龙哥,我们没想到那是你们搞的,我们以后不收那里。”

    鸭舌帽是在求着霸王龙的口气。

    霸王龙说道:“你搞搞小动作,别碰到我们这边,我们不管你,但如果想要来我们地盘上,来我们罩着的地方弄,我们弄死你!”

    鸭舌帽说:“龙哥,那个商场我们收到所有的保护费,我们退回去。”

    霸王龙说道:“很好。很懂事。还有,以后别在触碰到我们这边的地盘。”

    鸭舌帽说:“一定,一定。不可能再敢了。”

    霸王龙又说道:“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还有!你砸了我老板朋友的店,你想怎么处理?”

    鸭舌帽看看我,然后说:“我赔。”

    霸王龙问我道:“你的店损失多少钱?”

    我说:“不知道。”

    霸王龙说道:“不知道?那就随便开个价。”

    我说:“那也不好,他不会服气。”

    霸王龙说:“这小意思,我们专治各种不服。”

    鸭舌帽对我说道:“这位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对不起你。我以后也不敢了,你们的店,我赔,以后我还要多多照顾你们的生意。”

    我说:“草泥马的,赔是需要赔,但不需要你们来照顾我们的生意!刚才你说如果我不给你损失费八万,你就弄断我胳膊,不给我开店。我不要你多,你赔我八万,这几天做不得生意,你再给两万,十万,不多吧?”

    鸭舌帽说道:“不多。”

    霸王龙说道:“打电话,让人给他转账,现在!“

    鸭舌帽打了电话,我拿了卡号给他,很快,十万到账了。

    霸王龙说道:“你记住,如果我老板这朋友的店有什么事,你就等着死吧!”

    鸭舌帽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霸王龙对我说道:“我们老板想见你。”

    我说:“好,我也去谢谢她。”

    霸王龙带着我出去,然后让我上了商务车,让人开车把我送到了那一家酒吧那里。

    我知道彩姐就在酒吧里面,还是那个位置。

    我走了进去,走到彩姐面前。

    我坐下来,自己拿了杯子,倒酒,敬酒,说道:“谢谢你。”

    彩姐看着我,问道:“脸被打肿了一些。”

    我说:“是啊,现在还有点疼。不过没什么,真的很感激你。”

    彩姐说:“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