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能不能让我抱你一下
    小混混瞥了安百井身后几个人一眼,然后对着他的弟兄们说道:“兄弟们,人家帮手来了,看起来很厉害啊,我们呢,还是先走吧,我们不和这些粗人一般见识。”

    接着他的兄弟们起哄,然后大家站起来,陆陆续续出去走了。

    安百井看着他们走远后,对我说道:“看到吗,对付这种人,就只能用暴力的办法。”

    我点点头:“是。但如果他们回来呢?”

    安百井说:“回来,就给我电话,我这几个朋友,我就不告诉你身份了,能打。这几个小子算什么。”

    我说:“我担心的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安百井说:“迟早把他们弄死一两个他们才会怕。”

    我呵呵一笑。

    安白井来了之后,带来的这几个人,把小混混们吓跑了,但我知道,他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我担心的是,下次来会是怎么样子的。

    安百井和金慧彬招呼他的朋友们坐下,然后大家聊着,大概到了十点半这样,安百井的朋友们说明天还有任务,就先走了。

    他们走了之后,我问安百井:“这几个你的朋友,是什么人的?”

    他说:“是最能打的人。至于干什么,保密。要是说出来,让人说出去,我就完了。”

    我说:“有那么严重吗?”

    安百井说:“可能更严重。”

    我说:“这几个人,一个一个都一米八几,标准国字脸,估计,是。”

    安百井说道:“就算知道也别说出来!”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

    安百井说道:“对付这些小混混,他们两三个,全部解决掉。”

    我说:“如果我们也有这个本事就好了。”

    安百井说:“你以为那么容易进去呢?”

    我拿着口袋里的两千块钱,掏出来给回林小慧。

    安百井问道:“是不是想着给他们钱,花钱消灾?”

    我说:“那没办法啊,不这么干,那要和他们耗下去,怎么耗得起?”

    安百井说:“我估计他们可能不敢来了。”

    我说:“未必会。”

    安百井说:“打赌吗?”

    我说:“这个还是不打赌了,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点的好。”

    安百井说:“那你就负责送林小慧回家,然后晚上在她家睡,和她一个床,好好保护她。”

    安百井一边说脸上还一副那样的神情。

    林小慧马上踢了一脚过去:“你更流氓!”

    安百井呵呵笑着。

    金慧彬也怪他说:“就不能说几句好话,第一次见你,都觉得你好正经。哪知道一点都不正经。”

    聊了一会儿,快十一点了,店员们也收好店了,该回去了。

    安百井说道:“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再来。那,张河,你看看如果林小慧需要你,你就保护她回家啊,这个重任交给你了,我们先回去了。”

    我说:“滚吧滚吧。”

    安百井和金慧彬走了。

    他们刚上车,开车走了之后,刚才那群几十个格子衬衫出现了。

    从花坛那边钻着跳出来,那个小混混头目叼着烟,走过来我面前。

    我的心一下沉到谷底,该来的麻烦,还是来了,但我没想到那么快。

    那小混混叼着烟走到我面前后,说道:“哎,你朋友们刚走了对吧?”

    我说:“你们想怎么样?”

    他说道:“原本呢,你们是两千块的保护费,可现在呢,我不爽了,我想要五千,记住,一个月五千!”

    我说:“你麻痹。”

    他说:“我不跟你这种粗人一般见识,哦对了,明天我们会准时在你们开店的时候到场。叫你朋友带人也来吧,我看看他们能来多少次。”

    林小慧突然过来,狠狠扇了那个家伙一巴掌,啪的清脆作响。

    那家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腰都弯了下去,他一下子站直,还懵了一下,然后骂道:“你敢打我!”

    然后挥拳直接打向林小慧,我急忙把林小慧拉到我这里,拉进了我怀里。

    那家伙一拳就打空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恼羞成怒的他从地上爬起来后,道:“把里面全砸了再说!”

    顿时,他那群人进去就开始砸,我靠,完了,这下真要完了。

    林小慧急忙要进去阻止。

    这可是她努力了好几个月装修好的店。

    这么多人,你怎么阻止?

    我打算擒贼先擒王。

    我回去店里,拿了一个鸡尾酒的小瓶子砸在了门上碎了,拿着一半的碎瓶子就要过去劫持小混混头目。

    谁知。

    他们一看,掏出了折叠刀,拉过林小慧,架在了林小慧脖子上。

    小头目说道:“来呀!”

    我只能站着。

    小头目说道:“扔掉你瓶子!”

    我扔掉了瓶子。

    我说道:“别动她。”

    林小慧惊恐的看着自己脖子边的刀子。

    他说道:“你是自己找抽的!拉他出去打!”

    他身边的人过来四五个人,拖着我出去门口,放倒我就拳打脚踢。

    我急忙抱住了头。

    他们这次没留情了,使劲的踹。

    我估计我要进医院躺不知多久了。

    就这时,我看到从马路边窜出来一大群黑衣寸头的健壮的人,那是黑衣帮的人。

    他们冲过来,朝着格子衬衫这群家伙冲过来,拉着这帮人就打。

    这帮人哪是黑衣帮的对手,一下子间如惊弓之鸟,跑的跑,跑不了的挨打。

    他们的小头目最醒目,那黑衣帮的人还没到,就已经跑没影了。

    围着我的这几个家伙一下子也是跑得没影了,然后店里面还砸着的那帮家伙,还不懂怎么回事,就被黑衣帮的人拖着出来打了。

    我跳起来,过去也狠狠踩了几个格子衬衫几脚。

    我估计这群人多半是彩姐叫来帮忙的。

    他们打跑了那群人后,马上就跑回马路对面,那里几辆商务车,他们上车开车也跑了。

    我急忙先进去店里看林小慧怎么样了。

    还好她没事。

    我摸了摸她脖子:“还好你没事,还好没事。”

    林小慧看着我衣服上的一个一个脚印,问我:“疼吗?”

    我说:“没怎么,被打惯了,现在都有抗性了。”

    她一头扎进我怀里。

    她很高,完全没有小鸟依人的电视里面那种浪漫的画面。

    我抚了一下她的秀发,我问道:“干嘛呢,怕吗?”

    她却不说话。

    然后抓住我的双肩衣服,看看我,眼泪冒出来。

    我问道:“怎么了?”

    她摇摇头,擦掉眼泪,然后转身过去,看看自己的店,被砸了个稀巴烂。

    是心疼自己的店啊。

    她突然说:“你不喜欢我,干嘛还这么对我?”

    我愕然了一下,然后说:“你说我这样做吗?那你是我朋友,朋友不该互相帮忙的吗?”

    她回头看看我:“只是朋友吗?”

    我说:“那你想做什么嘛?”

    她说:“没什么。”

    然后又说道:“你这么对我,我挺感动的。”

    我说:“那要不要以身相许?”

    她没说什么。

    过去看看被砸烂的东西,林小慧叹气一下。

    接着,她问我:“刚才那些人是谁?”

    我说:“可能是我一个来帮我的朋友。”

    林小慧问:“谁?”

    我说:“说不明白。”

    林小慧说道:“是谁就行了,怎么说不明白呀。那人家帮我了,我要感谢他。”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出面去感谢就行了。现在这里都烂成这样子了,你打算怎么办?”

    林小慧说:“收拾,再装修。”

    我说:“如果他们再来闹事?”

    林小慧说:“用钱解决。给他们。”

    我说:“一下子间怕了?”

    她说:“我怕我自己就这么不值得的死了,也心疼你每天这么被人家打。你都没本事,你还要救我。”

    我说道:“靠!你这不是取笑我吗,谁说我没本事啊!刚才要是不是他们用刀子放你脖子上,我早就先劫持那小头领了!”

    她轻轻叹息,这声叹息却非常柔情的看着我,说:“你傻。傻子。”

    我说道:“还是赶紧关门回去吧。”

    林小慧看了看,说:“好吧。”

    关门了后,她走到了她车子旁,她的车子就放在店面门口不远处。

    我看到了斜对面,就是花坛斜对面一辆黑色商务车,我看到了车牌,那车牌号,是彩姐坐的那辆。

    林小慧说道:“我回家,那你呢?”

    我说:“你直接开车回去啊,我自己打的回去就好了。“

    林小慧说:”那不行,万一他们又来呢?”

    我说:“放心吧,不会来的。”

    林小慧说:“我们还是一起走吧,去我家睡也好。”

    我笑着问:“真要到床上保护你么?”

    她骂道:“死安百井,死变态。你也是!”

    我说:“上车吧你,先回去,你看那里有计程车,我过去打的就行了。我明早还要上班。我要回去监狱。”

    林小慧说道:“那你先去坐车。”

    我推了她上车:“快点回去了,乖!”

    她坐在了车子上,不舍的看看我,然后说:“那我走了哦。”

    我说:“走吧走吧。我们明天见。记住,别不开心,没有什么要紧的,我陪着你一起解决。”

    她开玩笑又半认真的说:“我好感动呐。能不能让我抱你一下?”

    我说:“开什么玩笑,快点回去吧。”

    她伸出手来。

    我探身子进去,抱住她。

    她紧紧的抱着我,像是要把我往车上拉。

    我说道:“抱一下就行了,等下要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你就麻烦大了。”

    她在我耳边说道:“我才不怕!”

    我说道:“好了放开了,真的。”

    她身上很香,这么抱着一个美人,我身上是确实开始有反应。

    林小慧问我道:“你对每个女性朋友,都这样子吗?”

    我说:“那要看什么程度的朋友。”

    林小慧说道:“那像我这样程度的,有多少个?”

    我说:“不多,十七八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