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不让人安宁
    我和兰芬很快的,走到了防暴队那里。

    好在朱华华也在,朱华华是赶着过来的,她住宿舍,知道防暴队抓到有人嗑药后,她赶紧过来看。

    我过去后,朱华华看到我,说道:“你们监区事情真多啊,人也比别的监区狡猾,每个星期这么地毯式的搜查,都阻挡不了她们藏这些东西。”

    我拉着朱华华出外面来,说道:“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朱华华被我拉出外面,手一拍开我的手,说道:“别碰我!”

    然后她问我道:“你们监区长呢?”

    我怎么知道我监区长在哪。

    我看着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我说道:“你刚洗完头啊,好漂亮啊,能让我闻一下吗?”

    她说道:“你找我谈这个?”

    和朱华华谈事,正经不得,我嘻嘻说道:“花姐,我先比我们监区长过来,就是和你商量一个事,让你通融通融。”

    她问我:“什么事?”

    我问道:“刚才抓的我们监区的两个女囚,是不是分开关着的?”

    朱华华点头:“是啊。”

    我说:“那,能不能放了她们?”

    朱华华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她们犯了那么大的事,让我放了她们,我们防暴队已经和领导汇报了,你还要我放了她们,你是想让我死呢!”

    我说道:“已经上报领导了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个。主要是呢,毕竟是我管辖的监区对吧,然后呢,监区出这种事,不光彩啊,一查下来,万一找个人垫背,我他妈又要出去背黑锅。”

    朱华华说:“活该!平时不好好查自己监区,出事能怪谁?”

    我哭着声音拉着她的手臂衣服摇晃说:“花姐别这样嘛,要是领导怪罪下来,拉我去被黑锅,我真会被撤职的啊花姐,别这么对我嘛好吗?”

    朱华华甩开我的手:“别假惺惺的装哭,你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帮得到你吗?我帮不了你!该怎么背黑锅,就怎么背。”

    我说道:“花姐,上面一定说我平时不好好做好巡查的工作,你救救我好吗?”

    朱华华无奈的说道:“唉,我帮不了你了这事,她们已经和上面汇报了呀。”

    朱华华关键时刻,都会站在我这一边,可是她现在也放不了人了,因为已经上报了领导,现在不可能说没有这回事,领导你们别来了这样子吧。

    我说道:“那,让我们和被抓的两个女囚见一见,我想和她们聊聊。”

    朱华华问道:“聊什么?”

    我说:“问清楚这是谁的责任,别到时候,她们恨谁讨厌谁,就说是谁给她们药的,陷害别人啊。”

    朱华华说道:“有这样子吗?”

    我说:“怎么没有,所以说你头发长见识短,你在监狱那么久,难道不知道有些女囚心机叵测啊,她们这时候了,很多人都会陷害自己讨厌的人,说是哪个哪个管教啊给她们这些东西的。到时万一说是我给的,那不害死我啊?”

    朱华华骂道:“你说谁头发长见识短呢!”

    我和朱华华已经扯皮好几分钟了,不能耽搁了,万一领导下来一查,我还没让兰芬进去和梁子腾通气,那就麻烦了。

    我说道:“好了花姐,就帮这个小忙可以吗?”

    朱华华说道:“那如果她一定要陷害你,你就算进去跟她说她也不会听你的啊。”

    我说:“怎么不听,我就进去,问清楚她们是谁给的那药,如果她们说是某某根本不相关的管教狱警给的,是诽谤的,我就威胁着说,如果乱说的,以后我就让人弄死你。”

    朱华华听完后,问我道:“你那么紧张,该不会就是你自己拿给她们的吧?”

    我啧啧的指着朱华华说道:“老子和你交往那么久,心肝脾肺你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是做那行业的那块材料吗!”

    朱华华上看下看我一番,说道:“你哪里不像做那个行业的材料呢?你怎么看都是满嘴胡言乱语,坑蒙拐骗偷的人才,光是女孩子都骗了一大堆。”

    我问道:“那我骗你过吗?”

    朱华华说:“我是自己知道你是骗子,别人不懂。”

    我看看时间,说:“好了好了,花姐,先让我进去先,等下出来,我再骗你啊。”

    朱华华道:“谁让你骗!”

    我扯着她进去,说道:“求你了花姐,先让我进去,出来再和你说。”

    朱华华进去后,跟手下打了声招呼,我就带着紧张不安的兰芬进去了。

    里面办公室的后面,设有单独隔开的关女囚的小隔间。

    朱华华指了指最左边最里面的那两个隔间,说:“最左边的两个都是。”

    我说:“谢谢。”

    然后推着朱华华出去:“我们自己问我们监区女囚的事,麻烦你回避。”

    朱华华怨怨看了我一眼,被我推出去,我让她关上门,然后让她帮忙看着,如果有人来,就通知我们。

    朱华华是不情愿的,但只能帮我的,她就是这样对我。

    我和兰芬到了最左边最里面的那个隔间,从外面看进去,通过单面玻璃看,最左边隔间是梁子腾,过来一间是龙东梅。这些玻璃,可以从外面看到里面,里面却看不到外面。而且隔间的门板上还有一个小洞口,可以开着听里面的对话。

    我让兰芬自己进去,让她记住刚才要说的话,兰芬推门进去了。

    我把耳朵放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对话。

    兰芬进去后,梁子腾问兰芬:“你怎么进来了?”

    兰芬气势汹汹问梁子腾道:“紫藤花!你到底怎么做的!不是说你自己用吗,怎么还分给了龙东梅!”

    梁子腾说道:“她以前也有过,我今天这样子,她都知道我是吸了的,她就问我要,我说既然是朋友,那也没什么,就给了她。可让6号床那个臭三八看到了!让她举报了!我出去我要弄死她!“

    兰芬骂道:“你还弄死她!你自己怎么处分都不知道!就算处分了,为保护举报人,你也是被调去别的监室或者监区了,你还怎么弄死她?你先好好想着你怎么办!”

    梁子腾说道:“我还能怎么办,老实交代,被关禁闭,没有减刑,被惩罚呗。”

    兰芬问她道:“那我呢!”

    梁子腾说道:“什么你呢?”

    兰芬说:“你说你老实交待,那不是把我供出去了吗!”

    梁子腾急忙说:“我没有说要供出你啊,从一开始,我们就说好我被抓我不会供出你!”

    兰芬问道:“那龙东梅呢?”

    梁子腾说:“龙东梅那里我没有和她说这些东西的来路。”

    兰芬说道:“好,不供出我就好,如果你违背了你的话,我是被抓了,但你要记住,我妹兰芳还在,她会弄死你!”

    梁子腾说道:“芬姐,我知道的,规矩我都知道,再说我供出你来,我得到什么好处呢?”

    兰芬道:“你知道就好。那她们查你,问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你怎么回答?”

    梁子腾说道:“我说以前我藏着的。”

    兰芬问:“以前又是从哪里拿来的?”

    梁子腾说:“从前个月出狱的那个4号床那里拿的,以前那个4号床,和被抓的那个骆宜嘉拿过,我把责任推她身上去。”

    兰芬问道:“你以前和骆宜嘉交易过吗?”

    梁子腾说:“没有交易过,但我确实从4号床那里拿过。4号床现在出去了,她们也不可能去抓回来问吧,就算抓回来问,也有过这个事,总之连累不到你。”

    兰芬说道:“那就好。你记得你自己说的。”

    梁子腾说道:“我估计啊,这事她们也不会找警察来处理的,找警察来,一大堆的事了,而且还给监狱自己蒙羞,让领导恼火。”

    不得不说,梁子腾在监狱那么久,这点还是看透了,我也估计监狱不会找别单位的来查这个案子,首先这不是海落因之类的,只是嗑药,然后,监狱也确实怕领导怪罪下来,说你们监狱整天这个事那个事,都不得让人安宁什么的。

    兰芬说道:“这些事就不劳你去操心了,你自己好好记住你刚才说的。等下会有人来查,你自己好好答,不供出我,我会在监区,还能继续照顾你,如果供出我,你自己知道什么后果。”

    梁子腾说:“芬姐,你都和我打交道那么久了,而且你也挺照顾我对我好的,我这么点知恩图报的道理还不懂吗?我不会供出你的你放心好了。”

    兰芬说:“好,这么想就好,等你关禁闭什么的,我会给你送吃的,还会继续照顾你。但是以后这些送货的事,我就不会再参加了。”

    我心想,妈的兰芬还说这个那么多干嘛,吩咐完了不就行了。

    梁子腾说道:“芬姐,这都怪我,我今天嗨过量了,然后给了龙东梅,也是我的错。这点我对不住你。”

    兰芬叹气,说道:“以后我也不可能再敢做这些事了,你自己最好也别再往这些事上打算盘了。挣钱?拿命来挣钱,会死的。”

    外面有声音,有敲门的声音,我慌了,糟糕,是有领导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