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你给我镇定
    只不过,想到曾经的自己,我也就对兰芬这么做也理解了。

    当时,我父亲要做手术,这么一大笔手术费,就是抢是偷的念头我都有过,何况是干这个呢。

    我说道:“兰芬,你怎么打算?现在只有你自己救得了自己了。”

    兰芬说道:“如果队长借给我了那十万,我就不干这些。”

    我骂道:“就算我不借给你你也不能干这些!你脑子进水了你!你要是还干,你就完蛋了!”

    好多人都看过来。

    我急忙压低了声音:“无论有没有钱,都不能这么干你懂不懂!”

    兰芬说:“可我要救我弟弟。”

    我说:“好在你弟弟这手术也做了,后面的拿一些疗养费就好,如果不够你再和我说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你到底给了谁,给了多少人,她们手上还有没有这些货!”

    兰芬说:“队长你要相信我,我只给了她一个人啊。”

    我问道:“是,你只给了她一个人!你能保证她不给别人吗?万一她还卖给了别人呢!怎么办?卖给了别人,别人被发现了,这就出大事了!”

    兰芬慌乱了:“那怎么办啊,是啊队长,如果她卖给了别人,别人手上有,被抓了那怎么办啊!”

    我安慰道:“别慌别慌,慌没有用的,或许我们只是杞人忧天,如果紫藤花自己弄完了,所以才发疯了的呢。如果她自己抽完了,就没什么了。”

    可我心里还是担心啊,万一她真的卖给了别的人,那一查起来,查来查去,我自己可能都有责任啊!

    我是在包庇兰芬,这个罪名可不小,足以可以把我整出监狱,甚至可以把我整进监狱。

    我挠着头,真正烦啊,难怪薛羽眉老是对我说,有一些事,最好不要知道,不然,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像现在,我去举报兰芬,兰芬完蛋,我知而不报,到时候万一查下来查出来,我就嗝屁了。

    我说道:“走!回去!去找紫藤花,必须问清楚,她还有没有那些货,有没有给别人。”

    马上买单,然后赶着回去了监狱。

    已经八点多了,天黑了。

    当我们进了监区,监区有执勤的人,就有我手下的人,梅子向我报告:“队长,监区出事了!”

    我急忙问:“什么事啊?”

    她说:“107监室的梁子腾和龙东梅,藏毒被女囚向巡视来的防暴队举报,刚才被搜出来了!”

    兰芬啊的叫了一声,然后靠在了墙上。

    我问道:“难道是她?”

    我问梅子:“梁子腾,是不是外号紫藤花?”

    梅子说:“对。”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

    梁子腾,就是紫藤花,而且,还有一个龙东梅,想来,是紫藤花拿给了龙东梅,然后被人发现,被举报被抓了。

    没想到刚才一语成谶,所有最坏的担心,都他妈的这么发生了,这他妈的不是要人死吗!

    怎么那么衰,就是我们早到一点,抢在防暴队来巡逻之前到,都不会出这个事。

    就算是我们监区的人发现了,我们监区的同事拿起来,我还可能压得下去。

    现在,完蛋了,交给了防暴队,防暴队一定上报,然后上面组织下来查,查梁子腾,梁子腾告出是兰芬带来给她的,然后,我自己他妈的也被牵连了!

    我强制自己镇静,镇静下来。

    万一有什么,我必须要确保自己没事,我就说我已经怀疑到了兰芬,然后我带兰芬进来这里就是为了查这个事的,否则,我也会弄个包庇的罪名,妈的,我也会完蛋的!

    我问梅子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跟我说清楚。”

    梅子告诉我,107梁子腾她们的监室,有一个女囚平日和梁子腾就不对头,今天发现梁子腾在卫生间里吸了什么,然后就发癫一样的了,后来送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她就怀疑梁子腾在嗑药。接着,她发现龙东梅的衣服里藏有东西,而龙东梅在吃晚饭后回来,进了卫生间,那个女囚一看,果然如此。平时梁子腾和龙东梅就关系好,女囚就怀疑她们一起嗑药藏药,刚好巡视的人来了,她马上举报了,防暴队进来抓人,当场抓现场,还搜出了剩下一点的药。

    现在梁子腾和龙东梅都被防暴队的带走了。

    兰芬靠在墙上,软塌塌的,她的天已经塌了。

    我要想办法救她,否则她必死无疑,如果努力了不行,那么我只能踩她救自己了。

    我跟梅子说:“你好好执勤吧,我过去看看。”

    我拉了拉靠在墙上的兰芬:“兰芬!走!兰芬!走啊!”

    扯着有气无力的兰芬出了外面,我对兰芬说道:“我要想个办法,确保让你没事!你给我镇定点!”

    兰芬无力的抬起头,问:“还有救吗?”

    我说:“我在想着!”

    兰芬哭道:“我一定会被关了!我会坐牢!队长,如果我坐牢了,你一定拿钱给我妹,让她照顾好我弟弟。”

    她扯着我的手慌乱的摇着,声音还很大,我晃了晃她:“你给我小声点!”

    她还摇着我的手,声音更大了:“怎么办啊队长,我不想被抓啊!”

    我狠狠一巴掌啪的打得她直接趴在了地上,我俯下身去抓起她的衣领,说道:“你给老子镇定点!妈的,我告诉你,我们得想办法,实在不行再放弃,不过我先告诉你的是,如果万一是已经补救不了,我会直接说我今天怀疑梁子腾嗑药,然后在查你,在查这个案子!你可别害死我!”

    兰芬拉着我的手,站起来说道:“队长,你就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们家的恩人,我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这么害你啊!你放心队长,我会说你在查我的。我不会害到你的。”

    我说:“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还拿药给了那个龙东梅?”

    兰芬说:“没有,队长,真没有!”

    我说:“那就是梁子腾给龙东梅的。那龙东梅知道梁子腾从哪儿弄来这些的吗?”

    兰芬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想了想,说道:“那现在,我们过去防暴队,我想办法让你进去单独见到梁子腾,照惯例来说,她们两应该是被分着关的,那你到时候进去见到梁子腾,一定要让她不要供出是你带药进来给她的,你要让她说是以前骆宜嘉留下的,是她苦苦藏着在那床架管子里,然后最近太空虚,精神压力大,才拿出来吸的,明白吗!必须要这么说!如果她不肯合作,你就威胁她说把她给整死!就算她供出你,你的妹妹也会整死她!懂吗!别说是我让你进去,不要说出我来,我也不会出面的,否则会害了我!”

    兰芬嗯嗯的点头。

    我问道:“你给我镇定点,你复述一遍给我听。”

    兰芬是挺慌的,我都怕她听不懂我到底在说什么,她问我道:“复述,什么复述?”

    我说:“刚才我叮嘱你的,见到了梁子腾,要说的话,你给我说一遍。”

    兰芬想了想,说道:“你带我过去防暴队,然后我自己进去见梁子腾,告诉她,不能供出那些药是我带给她的,说是以前骆宜嘉卖给她留下的,她苦苦藏着在床架的那根管子里,这几天心情不好,精神压力大,才拿出来吸的,然后还分了她的好朋友龙东梅。如果她不愿意这么说,还要供出我是我带给她,我就威胁说,我就算被抓了,我的妹妹也不会让她在这里好过,会把她整惨。是这样吗队长?”

    我点点头,说:“对,是这样。”

    兰芬问我道:“可是队长,我这么说,她会听我的吗,万一她还是说出是我带进来的呢?”

    我说道:“她说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如果你去和她这么说,也威胁了,我料她不太可能供出你来。一个是她也害怕你妹妹的报复,她毕竟还在服刑,在监狱里,谁不怕管教。另外一个,供出你来,对她没好处啊!唉,我也不知道这么包庇你,是错还是对了。好在不是海落因,只是嗑药,不然的话,我可不敢这么包庇。但这在监狱里,也是大事了,因为领导都会把问题放大化,她们会想到万一带进来的是海落因!但愿等下朱华华在,我们能单独和梁子腾见面,如果梁子腾还和龙东梅说了是你给的药,那你还要去和龙东梅也威胁一番,但她们到底供不供出你来,只能求老天爷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走吧。”

    兰芬慌张着跟我后面走向防暴队。

    我对着兰芬说道:“你别慌里慌张的,镇定点!告诉你几次,要镇定点!不然等下还没见到她们,人家线怀疑你了!”

    兰芬哦,哦的点了点头。

    但是她还是紧张,不是紧张,是慌张,慌乱。

    我安慰着说道:“也许人家梁子腾都没和龙东梅说是你拿给的,而且梁子腾跟你关系好,都没有打算供你出来,别紧张。”

    我又安慰了一番,然后兰芬才没那么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