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还能这么玩人
    这时候,不知是谁,弄掉了什么东西,咣当一声,大家都看过去。

    黄苓队长顿时开骂:“叫你们安静!不懂怎么安静吗!需要不要我出去让你们出去站军姿暴晒太阳一小时学一学?”

    这下真的彻底安静了,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黄苓队长说道:“我刚才发现了一件事!一件让我很恼火的事!本来不该拿来说,太恶心!太下流了!比上次我发现的两个女的抱在一起的事,更让我恶心!这也没有违反监狱的规章制度,可这个事,我发现我绝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这对男女是多么的恶心下流!我们一定要谴责他们!这事,我不仅仅是要在我们监区通报,我还要去和监狱领导申请如何处理!”

    大家一下子都窃窃私语起来,比上次徐男和谢丹阳抱在一起亲吻的事更加的恶心,那是什么事?

    黄苓对她刚才带去的两个手下说:“你们两说一说!刚才看到的事情!”

    她一个手下,是一个嘴巴很尖的女人,叫啥我还真忘记了,有人反映过,这家伙尖酸刻薄,多事挑事,这黄苓一来,聪明的她马上去抱黄苓的粗腿。

    她说道:“刚才我们两和黄队长巡视到劳动车间的仓库那边,听到仓库里面有声音,就让小陈。”

    说着她指了指小陈:“就让这个小陈打开仓库的门,走进去后,听到这奇怪的叫唤的声音,从堆积的一大堆货后面传出来。是,是那种男人和女人做那些事的声音。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的声音,听得真真切切。”

    一下间,台下一大片人都在哗然。

    “这真的假的?”

    “这谁啊?那么不道德?”

    “这是在监狱里面啊!”

    “监狱里还有哪个男的?”

    顿时,所有火辣辣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台上的黄苓她们也看向了我。

    我悠悠然坐着,晃动着腿,也看着她们。

    然后我问她们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她们没说什么,继续看着台上的黄苓队长。

    黄苓队长示意尖尖嘴继续。

    尖尖嘴继续说道:“黄队长让我们搬开货物,看到底谁那么大胆,我们马上搬开,在快要搬到看到他们人的时候,他们发觉了,然后转身就跑!可是我,黄队长,还有小梁,还是看到他们的背影。女的是全部的背影,男的虽然只看到一点背影,我们还是认得出那是谁的。”

    下面又是悉悉索索起来:“是谁啊?”

    “是谁!”

    “对呀是谁呀?”

    我对徐男微微点头示意,徐男大声问道:“那么,我问你!女的你看到背影,男的才看到一点背影,你就能确定是谁了吗!百分百吗?”

    尖尖嘴说道:“百分百我不敢说,百分之九十还是敢的,女的我知道是谁!男的,猜也猜出来是谁!”

    大家都在看着我。

    然后都在问:“是谁说呀!”

    徐男又大声问道:“那看不到脸,你说又有什么用!万一看错了呢!”

    有人说道:“不是有视频监控吗!”

    “对呀,那里才装了监控不久。调取监控啊!”

    尖尖嘴回答道:“我们也调取了监控,但是他们所在的那个位置,是死角,货都挡住了,看不到,他们很聪明,而且是从后面小门跑了,我们没抓到他们!”

    下面还是问到底是谁。

    黄苓咳了两声,接过话头说:“我就不想点名,我希望这两个人,站起来自己承认!”

    黄苓看着我,大家也都看着我。

    我笑笑,说道:“你们干嘛都看着我?就因为我是个男的?”

    黄苓说道:“你以为你不承认,我们就看不出来,那个人是你?这个监狱里面,只有你一个男的,看背影,也是你!”

    下面一片哗然。

    黄苓又大声的指着兰芬说道:“兰芬!你承认女的是你吗!”

    下面哗然声音更大了。

    全部人都看着兰芬了。

    黄苓说道:”就是你们!败坏道德!非要我指出来是吗!搞这么道德败坏的事,在监狱里!你们的事,我会上报领导!等着处分吧!“

    兰芬大声回答:“你说的是刚才吗?我刚才就没有去过劳动车间!更没有去仓库,当然,也不可能有你说的那些事!”

    我也说道:“我也没有去过!”

    黄苓大声说:“你以为你们这么说,就能洗脱你们的罪名!”

    尖尖嘴也说道:“我和黄队长,还有小梁看到的,就是你和兰芬!张河队长,我们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可我们全都看到了,还有小陈!”

    小陈站了起来,说:“我没有看到啊,你们在说什么啊?”

    尖尖嘴马上问:“刚才不是你给我们开的门吗!”

    小陈说:“是我开的门啊,但是你们说仓库里兰芬和张队长在里面干什么,我就没看到啊。仓库里没有人啊。”

    小陈是我的人,我安排好的。

    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黄苓骂道:“小陈!你这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你不怕吗?”

    小陈说:“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难道要逼着我说有吗?”

    下面又是一片哗然,大家都搞不清楚这事是真是假的了。

    尖尖嘴说道:“黄队长!还有各位,你们都知道,小陈是张河的人,她肯定为他们说话。”

    这时有人说道:“你们说的是几点钟发生的事情?”

    黄苓说:“十点半!就是刚才!”

    然后那人说道:“不可能啊,那时候,我和张队长在办公室聊天的,那时候我们都在啊。”

    好多人也都说道:“对啊,我们都在,张队长一直坐在那里和我们聊天的。”

    好多人都表示,那时候,我是坐在办公室聊天男的。

    的确,那时候我是坐在办公室聊天的,黄苓她们看到的门后的那点背影,是徐男。

    黄苓自己纳闷了,然后斩钉截铁说:“不可能!”

    然后下面群情激奋:“怎么不可能呀,张队长都和我们坐在那里聊了一个早上了!十点半,他都在那里的!”

    “对呀!”

    “诽谤!这是故意诬陷张队长吗!”这是魏璐的声音。

    好多人不说话了,因为都害怕直接开罪黄苓。

    黄苓她们几个互相对视,然后又说道:“怎么不是张河,明明是张河!兰芬叫的还是张河的名字!”

    兰芬说:“我都说了我没去过仓库!”

    有人也说道:“兰芬那时候在监区门口那里执勤的,你看看值勤表,刚才我们也是见她在外面站着,从没有离开过,我们在办公室窗口都看到的。”

    “对呀。”

    “我也看到了。”

    其实,站在那里执勤的人,是兰芳,兰芬的妹妹。

    她们虽然相隔一年多出声,两姐妹长得还是挺像的,一个矮了一点而已,如果不细看靠近看,想要远看轮廓分辨出两姐妹,很难。

    黄苓她们几个彻底傻了,搞不清到底怎么了。

    然后她们说去调取监控视频,行,调取吧。

    调取监控视频的很快回来了。

    办公室的人,那个时间段,的确是我,站岗的到底是兰芬还是兰芳,她们自己也都分辨不出来,但是兰芬说她没去过车间,就在站岗了,反正这一下子,大家都向着我了。

    只是没人好意思和黄苓队长面对面的撕而已。

    黄队长自讨了个没趣,但她也是懂了,她被玩了!

    她气着说了散会。

    然后大家都散了。

    散会后,我走出来外面,很多人都围着我和兰芬。

    有人问我道:“张队长,你那时候明明和我们在办公室聊天的,她怎么说你去劳动车间仓库做那些什么事呢?”

    我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都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说道:“她们啊,故意的!张队长你们没送礼,送钱给她,她故意找人黑你们。”

    有人说:“故意找人?我看人都没找,就直接诽谤了。”

    “太狠毒了。”

    “整一个骗子。”

    “上次也说徐男和谁和一个女同事在监区外抱着亲嘴,这也是骗人的吧。”

    “她那嘴巴,就是这样了。”

    “整天骂人废物,她才是废物。”

    “她是人渣!”

    “刚才要不是看在她是大队长的份上,我早就站起来骂她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黄苓批得体无完肤。

    这下可好了,大家都不相信黄苓所说的任何话了。

    她成了狼来了的典型代表。

    不过,这只是小打小闹,真正要她挂掉,还需要一番折腾。

    我回到办公室后,发现黄苓已经站在里面等我了。

    我走进去,说道:“哟,黄队长,黄队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呀恕罪。”

    黄苓盯着我说道:“张河,有你的啊,还能这么玩人。”

    我说:“黄队长,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

    黄苓说道:“你少装!刚才你说不是你做的,故意安排让我上钩的?”

    我说:“你到底说什么嘛,我怎么听不懂啊真的。黄队长你消消气,我哪里做得不好的,你告诉我,我改。”

    黄苓说道:“张河,我知道我刚来,你们不会服我,但你小看我了,想我我斗,是吗?”

    我嘿嘿一笑,看着她,问:“要不要喝茶?”

    黄苓气着挥挥手:“张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她走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黄队长,你他妈是要反击我吗?

    她这就是在向我宣战了,老娘要反击干掉你了,我要小心谨慎行事,不过,我认为还是要先下手为强的好,否则,后下手遭殃啊。

    在这里,每天都要这么勾心斗角,活着好累啊。

    我点了一支烟,闭上眼睛,幻想我理想中的美好生活。

    其实,农妇山泉有点甜,也比现在水深火热的生活,简单幸福得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