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没一点动静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徐男看看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问道:“怎么了?”

    她还是不说。

    我说:“那算了。先想正事。”

    她说道:“刚才,丹阳来找我。我和丹阳在,监区门口那边,抱了一下,刚好她过来看见了,把我拉去骂。还是在监区办公室里骂,当时很多同事都在。骂的很难听。”

    我靠。

    我问:“那,你这不是让人都知道,你有那方面倾向了。”

    徐男咬咬嘴唇,说:“以前有人说过,也只是风言风语的流言,现在让她这么大喊大叫出去,全监区的同事都知道我是了。”

    我郁闷说道:“唉,姐们,你说你。唉,你怎么比我还大胆,你就下班了和她一起去宿舍里也没什么啊。靠。”

    徐男说:“我倒没什么,就怕丹阳那里,如果她们传出去,丹阳朋友们,还有她家人知道,那丹阳也都在这里做不下去了。”

    我挠着头,妈的问题有点严重。

    如果谢丹阳心理素质不强,真的会走人,就算心理素质强,如果让她的亲朋好友和家人知道,那他们一定逼着谢丹阳离开。

    我说道:“黄苓这厮怎么那么欠揍!”

    徐男说:“我们去找她的敌人,联手做掉她!”

    我问道:“她的敌人,什么敌人?”

    徐男说道:“她今天来就得罪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同事,我们找同事也行,找女囚也行,陷害她。”

    我挠着头,说:“也很难啊,陷害。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万一和人说了,人家透出去,我们会死掉。”

    徐男说:“我来做!”

    我问:“你打算怎么做?”

    徐男说道:“刚才说了,找人联手做掉她。”

    徐男对黄苓那家伙恨之入骨了,行,让徐男去干吧。

    我说:“那你自己小心,需要我帮忙,你就和我说。”

    徐男出去了。

    我让人问了一下,看谁和d监区认识的同事,小岳小陈有个朋友,就是d监区的同事,我让小岳小陈问了一下,大致知道了黄苓的来头。

    其实她没什么来头,也就是从底层一步一步往上爬,今天四十多了,干了二十多年,从a监区干到d监区,还是小职员,后来她估计是悟道悟出来了,为什么人家升官,她兢兢业业干活却老是只能干活,你能干,对,所有人都承认你能干,那你就努力的干这份底层的工作吧,因为你能干啊,没了你,这底层的工作就转不了了啊。

    黄苓悟出来的道就是,金钱开道。

    好,黄苓还研究过心学,为了执行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她决定思想和行动一起进行,过年时送了她们监区长一份大礼物,坊间传言是八万八,之后,在选小队长的时候,监区长说了提名的候选人,其zhong一个就有黄苓,黄苓连夜塞去给监区长一份更大的礼包,然后拜托监区长托一份送给监狱某领导,至于某领导,就不得而知是谁了。

    这下子,拿了钱的领导,就是不是亲戚也胜过亲戚了,这种思想开悟的同志,马上提拔啊。

    接着提拔了上去。

    不过,黄苓还是真的有两把刷子,这因为她本身在监狱干了二十年半,熟悉了,而且和很多人都认识,上面的塞钱,上面的人护着她,下面的人怕她。

    这么说来,这家伙挺会来事,徐男和我想要一枪撂倒她,有些难题。

    下班后,我还是出去了外面,去了lin小慧那里。

    在监狱整天勾心斗角的,感觉活着好累,不会再爱了。

    到了lin小慧那店门口,还在装修zhong,不过装修进行很快,已经差不多弄恢复,估计明后两天就搞定了。

    我奇怪lin小慧去了哪里的时候,身后飘来一股她身上的芳香,我说:“你躲在我身后做什么?”

    lin小慧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转身过来,说:“我闻到了你身上的臭味,跟母猪一样的恶心。”

    lin小慧打我:“你!你说什么!”

    我拉住她的手:“哈哈我开玩笑的了。别生气别生气,我请你喝奶,喝奶啊。”

    lin小慧又要打我:“你流氓!”

    我说:“去奶茶店坐着喝奶茶啊,你别乱想行吧。”

    我过去坐下了。

    lin小慧跟着过来坐下说:“你一说话,就算是正经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那味道全都变了。“

    我说:“姐姐,是你思想不纯洁,不能怪朕的。”

    lin小慧说:“朕?你自称朕?”

    我笑笑,说:“是的爱妃。”

    她说:“真自恋,你这样子还能自称朕。”

    我点了两份奶茶,享受着徐徐凉风,真是舒服啊。

    lin小慧问我道:“那帮人怎么不来了啊。”

    我看着lin小慧,她咬着习惯,我说道:“心理学上说,喜欢咬习惯的女孩,那方面很旺盛?”

    lin小慧问我道:“哪方面?”

    我说:“欲,望。”

    lin小慧看看她咬扁了的吸管,说:“你上的都是什么心理学呀!”

    我呵呵笑着问:“说实话,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旺盛。”

    她骂我道:“张河你人渣!”

    我笑的更开心了。

    她说道:“店快装好了,怎么那些人不来要钱了?”

    我说:“也许以后都不会来了,不过也许以后会来。”

    她问道:“为什么?”

    我说:“我找了我朋友,给他们制造了一点小麻烦,他们估计暂时不会来,不过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来。”

    这时候,奶茶店的年轻老板过来了,坐在我们旁边,问我们道:“你们给他们那帮人交了保护费吗?”

    lin小慧摇摇头。

    他说道:“今天奇怪了,他们来退钱了,这条街所有商铺他们要保护费的,全都退保护费了。”

    看来鸭舌帽刀疤脸那家伙,被打怕了,真被打怕了,黑衣帮不好惹啊。

    说退钱马上就退完了。

    我说道:“可能怕出事了,急忙退钱吧。”

    年轻老板说:“我怕以后可能会变本加厉来啊。”

    我说:“水来土掩呗,你担心难道就不发生了吗?”

    他给我递一支烟,问道:“你是不是每天晚上下班了,才能来帮你女朋友看店啊。”

    我接过烟,听到他这话一愣。

    然后lin小慧说:“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没有这种流氓的男朋友。”

    我呵呵说:“是啊,我配不上她啊。”

    年轻老板说:“你们就以为我是瞎子,我看不出来你们一对的?今天我们店员还说,那女老板好漂亮,还怂恿我来要她微信。”

    我对lin小慧说:“哎哎哎,有帅哥搭讪,赶紧掏出你的微信!给啊。”

    lin小慧说:“神经病吧你。”

    我问年轻老板:“你们有没有漂亮的女店员,介绍给我吧大哥。”

    年轻老板说:“你小心你女朋友被人挖了,这么对自己女朋友。”

    我笑说:“她现在赶紧跟人跑了最好啊。”

    lin小慧踩了我一脚。

    吹牛吹到了十点半,装修的工人也退场了,我们也才撤了。

    lin小慧说:“那些人真的不来了啊。”

    我说:“你希望他们来吗?把你给绑了,然后那个那个你。”

    lin小慧骂我道:“人渣!你这种人不去加入他们那个帮派,真是他们的损失。”

    我说:“谢谢夸奖。”

    她打开车门,问我道:“要送你回去吗?”

    我说:“老衲习惯了独来独往,独行独食,免了,谢谢。”

    她碰的关车门,走了。

    徐男来了我办公室。

    徐男对我说道:“我找到了和我合作的人。”

    我问道:“谁?”

    徐男说:“王菲菲。”

    我问道:“她愿意?”

    徐男说道:“王菲菲是zhong队长,以为这次升职,必定是自己,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黄苓,她心里郁闷,黄苓一来,也狠狠骂了她一顿,她也想整掉黄苓。”

    我觉得其实我们真的是够阴险的,上面的上司只要来的让我们不满意的,就千方百计想要干掉她们。

    我说道:“用什么办法?”

    徐男说道:“王菲菲找了d监区一个平时就很讨厌黄苓的小队长,那个小队长弄来了一些照片。”

    我忙问:“什么照片?”

    徐男说:“之前,那个小队长被黄苓压着,经常被她骂,气不过的她也想弄掉黄苓,就想方设法的搜集黄苓的违纪证据。她知道黄苓利用职权,收取d监区女囚外面亲属的贿赂,然后到d监区给了她好处的监区女犯行方便之门,各种照顾。那个小队长拍到了黄苓收取贿赂的照片,还有黄苓一些高端消费的照片。她买奢侈品,买豪车,买一平方一万多的房子。都有证据。”

    我说道:“这太好了!那你打算怎么弄?”

    徐男说:“匿名,举报信和证据材料,一方面想办法散发给监狱领导,一方面是送到监狱管理局,另一方面,送到纪律检查,越闹大越好!”

    我举起大拇指:“好办法!”

    徐男就真去这么干了。

    如她的计划,照片是王菲菲弄来,她负责送举报材料。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送上去多天,却没一点的动静。

    黄苓该威风的还是威风,该骂人骂人,该扣我们分扣我们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