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一笔勾销
    我看看彩姐,问道:“他怎么那么怕你?”

    彩姐说:“他爸爸是当大官的,姓文,是吗?”

    我问道:“你又怎么知道?”

    彩姐说:“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我又问:“那他干嘛那么怕你?是怕你的身份吗?还是你对他做过什么事?”

    彩姐说道:“忘了。”

    我看出来,是彩姐不想说。

    但是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弄得文涛那么惊恐彩姐。

    彩姐靠在我肩膀上:“我头好晕,能扶着我回去?”

    我问:“你的保镖呢?”

    她说:“我想让你扶。扶到车上。”

    这个简单的要求,我不敢拒绝,扶着她到了她车子里。

    她说道:“要送你回去吗?”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谢谢。”

    她关了车门,车子走了。

    我自己拦了计程车。

    妈的文涛是不是知道彩姐是黑衣帮的人,所以那么怕彩姐,不过听彩姐的话,想来她认识文涛的父亲,可能还有一些什么事,只是她不愿意说罢了。

    算了,不去想了,头疼。

    回去好好睡了个大觉,今天这些事差点没折腾死我。

    手机响了起来,是林小慧的短信:到了吗?怎么不给我发信息?

    我回复:到了,困死,睡了,安。

    手机一放就马上睡着了。

    醒来后,竟然已经是中午。

    我大吃一惊!

    赶紧的洗刷后,然后要去上班。

    等我洗刷完了之后,跑下楼,然后马上拦一辆摩的,叫摩的司机赶紧飞车飞向监狱。

    司机一边飚车,一边问我道:“你赶着去看望人呐?”

    我说:“是呐。”

    司机说:“监狱星期六也可以看望人呐?”

    我愣了一下,然后问:“今天星期六?”

    司机说:“是呐。”

    我说:“靠。那不去了,回去吧。”

    司机掉头回去了。

    回到镇上,我自己去吃了点东西,然后爬回去继续睡。

    妈的,最近大大小小的事情,忙得我焦头烂额,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一直睡到了下午,睡到真的睡不着了,我才爬起来,洗澡。

    洗完后,看看时间,快天黑了。

    还是要去找林小慧,去她的慧慧甜品店。

    到了那里一看,林小慧已经找人重新装修了。

    林小慧戴着大墨镜,身姿妖娆。

    看到我后,说道:“吃饭了吗?”

    我说:“睡了一天,没吃。”

    林小慧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说:“成。”

    她说:“我想吃火锅。”

    我说:“我想吃炒菜。”

    林小慧皱着眉头,说:“吃火锅!”

    我说:“那你去吃火锅,我自己去吃炒菜。”

    她只好不情愿的迁就我。

    去了火锅店旁边的一家香辣炒菜餐厅,点了几个菜。

    上酒上菜,我吃得津津有味。

    林小慧优雅的一口一口吃着。

    我说:“我想告诉你一件麻烦的事情。”

    林小慧问道:“什么麻烦事情?”

    我说:“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帮我的那个朋友告诉我,最好让你关店。”

    林小慧说道:“我不关!”

    我说:“那就有得麻烦了。”

    林小慧说:“他们不是要钱吗,我给钱,好吧。”

    我说:“还不知道,我还没问,可能让我朋友去谈谈较好吧。”

    林小慧说道:“这个店做起来很赚钱,爸爸都夸我有生意头脑,找对了位置。给就给吧一个月几千块钱,反正会赚回来,就这么放弃,我不甘心。”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不甘心就不甘心吧,那我去问问。”

    吃完后,我们回去了店面。

    不一会,金慧彬和安百井来了。

    一看到店面,他们就惊讶了半晌。

    安百井问:“这个这个怎么回事了?”

    我说:“被那帮人又砸了。”

    安百井气道:“狗日的!什么时候干的!”

    我说:“你们刚走,他们就来了。”

    安百井说道:“这还有没有人管了!报警了吗?”

    我说:“报警有用吗?立案调查,然后要拘捕嫌疑人,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了,然后得罪了他们,这个店开都开不下去,他们会每天都来那么一搓人就这么纠缠折腾,让店开都开不了。”

    安百井说:“妈的真是可恶!”

    我说:“老老实实和他们认错,交保护费,然后慢慢找人,除掉他们。”

    安百井说:“我同意你的说法。”

    我说:“干嘛早先不同意,早先同意不就没这样子的事。”

    林小慧说道:“那也是我不同意的,可我没想到他们能做得那么坏。”

    安百井说:“对,我也没想到他们干得那么绝,那么贱。那么恶毒。”

    我说道:“或许可能还有更恶毒的坏事。”

    安百井问:“什么?”

    我说:“没什么了。”

    我打算找彩姐,让彩姐找人出面,和这群格子派的人谈谈,不然的话,慧慧的店是无法开下去的。

    几个人坐在旁边奶茶店喝奶茶。

    那个奶茶店的年轻老板,也劝我们最好别再惹他们了,而且劝我们小心点。

    安百井说道:“我让我朋友问了一下,这个小帮派,也就是在这个地方作威作福,他们这里的地方官估计和他们一起的,管都不管。上面也在盯着,但还没找到机会。”

    我说:“那不就是了,只能先忍着了。”

    大家聊了一会儿后,喝了奶茶,又喝了调制的几支鸡尾酒,然后又要回去睡觉。

    在分别了之后,金慧彬和安百井开车回家。

    林小慧自己开车回家。

    我则还是自己打的。

    不过,我始终觉得今晚不对劲,首先,彩姐没出现。

    其次,那帮人怎么不来了呢?

    当我上了计程车后,车子开了几个路口,我一直看到后面有个车跟着不远不近,灯光一直照在计程车里面来,我马上盯着了这辆车。

    在又过了两个路口后,我可以说,这车多半是跟踪我的了。

    我马上打电话给林小慧,她还没到家,我马上说可能会有人开车跟踪,让她小心点,最好开车去她爸爸那里,然后让她爸爸接她回去。

    林小慧答应后,开车去了她爸爸那里。

    我故意让计程车故意拐弯,后面的车子也跟着拐弯。

    妈的!

    我让司机踩油门,过了一个路口后,在那个后面车子还没跟上来的时候,我扔给司机一百块钱,叫他赶紧开车走了,然后跳下车逃进了巷子里。

    司机踩油门走后,果然,后面两辆银色面包车跟着上去。

    就是这两辆面包车跟着的。

    我躲了一会儿,估计没危险后,从另外一边钻出去了。

    等我走到那边小巷子后,发现前面出现了几个人影,而且远远看去,路灯下,好像是穿着格子衬衫的。

    我的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我急忙退后,慢慢的从另外一条道过去。

    但是,前面也有人来了,也是格子衬衫。

    有人喊道:“那里有个人影!上!”

    妈的,应该是他们!

    我急忙弯腰捡了半截砖头,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麻痹的只能硬闯出去了!

    我拿着半截砖头冲上去,前面是五六个人,我上去后,却发现,他们手上都拿着钢管。

    靠!

    跑着过去靠近的时候,我拿着半截砖头用力狠狠砸过去,他们急忙闪开,然后我就要从那个闪开的人墙口子冲过去。

    不过,哪有那么容易。

    有一个人一把抓住我衣服衣角,然后刚才被我那半截砖头吓得蹲下的人,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腿。

    完了完了。

    彻底完了。

    他们扑上来,后面也有人扑上来,没几下,把我制服了。

    然后把我拖到了小巷子里一辆银色面包车车旁。

    银色面包车车上,坐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穿着黑色衬衫,但也是格子黑色衬衫的男人。

    他说道:“头脑很灵活嘛,让司机开车跑了,你就躲在这里,还好我们追上了那的士。”

    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抓我?”

    他呵呵说道:“你那么聪明,难道猜不出来吗?看看他们穿的衣服,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我说:“格子帮,老大?”

    他说:“聪明。”

    我问:“你抓我,想干什么?”

    他对我说道:“想干什么?你问我想干什么?我想干掉你。”

    我默然不作声。

    他说:“你和黑衣帮什么关系?”

    我说:“我不认识什么黑衣帮。”

    他说:“不认识黑衣帮,那他们为什么会帮你出头?”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道:“不老实?”

    我说:“我真不知道。”

    他说道:“真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有人喊道:“大哥,先打一顿再说!”

    他说道:“别打,我们要讲文明,讲道德,讲文化嘛。”

    他自言自语道:“那他们黑衣帮难道是商场的人叫来的?”

    我说道:“我不知道。”

    他说:“先不管是不是你叫的,这件事也是跟你有关系。我们昨晚几个兄弟受伤了,怎么办?”

    我没说话。

    他大声问:“老子问你怎么办!你他妈给我回答!”

    旁边他小弟直接一巴掌啪的扇在了我的脸上,我一下子眼睛也冒金星,耳朵也嗡嗡冒金星。

    他又问:“怎么办?说啊!”

    随之,又是几个巴掌,扇得我几乎晕了过去。

    他说道:“不回答,可以,我帮你回答,赔偿我们几个兄弟一共八万块,然后你们的店,一个月收五千。不愿意那就别开了你的店,然后断你一只胳膊,我们的事一笔勾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