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那是你们的地盘
    我跟林小慧安百井他们说了那帮人的目的。

    安百井说道:“找人也不行?只能除掉他们?”

    我说:“怎么除掉,说得好简单啊你。”

    安百井说道:“有困难,找警察。”

    我说:“你就是找警察,找你的朋友干掉他们,干得掉不掉是一回事,而且,拖得起吗?这店是要开下去的啊。”

    安百井说:“妈的,要是砍死一两个,就没人敢来玩了。”

    我说:“你砍死?你何必呢,你为此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算你赢了,被告了也没事,那么,人家难保不会不组织其他人来对付你。何必呢?”

    安百井说:“你他妈为什么老是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

    我说:“这是事实啊哥哥。”

    安百井说:“难道就老老实实给他们钱?”

    我说:“人家都给,我们也只能给。”

    安百井说道:“靠!我反对!”

    金慧彬说:“我也觉得,别闹的好。”

    我说道:“韩非子说,不和祸害接近,祸害就不会存在。韩非的这一理念可以这样理解:在现实生活中,远离小人,远离灾祸具有很强的必要性。先最大程度上保证自己不受伤害是凌驾在一切行为原则之上的第一要义。”

    安百井说道:“遇到攻击的第一时间就该反击!如果是在别的场合,就算了,遇到这种歹徒,你越忍让他们越威风!你能怎么样?他们每个月拿你两千,两千不是钱?”

    我说道:“百井哥,忍一忍比直接正面和他们干起来好。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那段三家分晋的历史。这群人无缘无故强索要保护费,一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愤恨,我们给他们钱,很多人都给他们钱,他们一定会骄傲。干这种事的命运一定不会长久。《周书》说:要打败敌人,必须暂时听从他;要夺取敌人利益,必须先给他一些好处。我们不如先答应他们的要求,让他们继续骄傲自大去跟别人要钱,然后我们可以选择盟友共同图谋,又何必单独以我们作他们的靶子呢!”

    金慧彬说道:“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

    安百井说道:“个毛图谋!你看看这一行人,你都说他们都交钱了,都低着头埋着头吞苦果。像我们这样的人都不站出来,你认为有谁会站出来?”

    林小慧也说:“是呀,我就是有钱我也不愿意给。”

    我默然不出声了。

    林小慧说:“我让我爸爸来解决。”

    说着,她拿着手机,去打了电话。

    安百井说我道:“你就是忍忍,忍,忍者神龟?戴绿帽也要忍吗?靠。我也找我公安局一个朋友。”

    他也去打了电话。

    林小慧回来后,说:“爸爸说找人来帮忙看着店。”

    我说:“你爸总不能每天叫一大堆人出工资给他们看店吧。”

    林小慧说:“反正他公司有保安,叫来几个帮忙看就是了。”

    安百井打完电话后,回来说道:“这个还真有这么一个帮派,叫格子派的,格老子派!日。他们的老大有点关系。如果硬碰硬,有点麻烦啊。我朋友说上面的人一直盯着这群帮派了,但就跟那黑衣帮的人一样,每次都抓几个小弟去,动不到他们的根基,抓不到老大,不能一窝端,没什么用啊。”

    我说道:“是吧,那听起来还是很棘手,你觉得怎么办的好?”

    安百井说:“我还是那个意思!给钱,不可能!给个屁保护费,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小慧你让你爸找人来,我每天有空过来帮你看店,张河你下班了也来,我就不信干不过这些小混混了!”

    我说:“唉,何必呢。”

    安百井又是数落我一顿。

    不过没办法,安百井和林小慧都那个意思了,再说这是林小慧的店,林小慧说了算,反正我有空我就来帮忙看店帮忙好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回去上班一天后,第二天傍晚我就过来,说是帮忙,其实就是来闲着坐着喝茶聊天。

    安百井有事没来,慧彬也没来,我就坐着和林小慧聊聊天。

    林小慧开了四个店了,这个开业了,其他三个在装修,白天看装修,晚上来这里看看店。

    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和她开店。

    我先感谢了她,然后告诉她,等我以后混不下去了,我会出来投靠她。

    然后林小慧问我道:“你整天在女子监狱,不愿意出来做事,是不是因为里面很多女的,你不舍得走呀?”

    我说:“谁和你这么说的。”

    林小慧说道:“安百井呀,他说他想和你创业,让你来做,他来投资拉业务,但是你拒绝了,他说你不可能只为了一个月几千块钱呆在那个鬼地方,一定是为了女人。很多女人。”

    我呸的说道:“王八蛋总坏老子名声,让他去死不行!”

    林小慧说道:“那是什么?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做贡献?做一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

    我说:“其实,我也很无奈啊,这是我家人的梦想,进单位,就是农村人天大的梦想,做老板,富翁,再有钱,他们都觉得没这个体制的好。我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总是这么认为。”

    林小慧说道:“嗯,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不只是农村人,就是有钱人他们让自己孩子去相亲,就像我的朋友们,他们父母也先安排那些人给他们的女儿。”

    我说:“看来不只是农村穷人有这样思想而已。”

    其实我要是出来,我父母也说不了什么的,但他们肯定也会不乐意我出来创业,之前所说的,干这个,有面子啊,为家里增光啊,看起来稳定啊,各项指标满足系数爆满啊。

    可我也不舍得离开是真的,种种方面原因吧。

    店员出来叫林小慧,因为来货了,让她去点数签单,林小慧说:“我还在观察他们看谁能当店长,升了一个店长,以后这些事就扔给店长做就行了。”

    我挥挥手,示意她去吧。

    她说:“那你自己在这里一会儿。”

    我说:“没事你去吧。”

    我端着奶茶喝着。

    店里内外的桌椅,被摔烂了的,都已经换成新的了,这被打烂的算下来,都损失了三千多。

    妈的,是我我还真愿意给那两千,然后慢慢等时机再和他们干。

    硬碰硬肯定吃亏。

    我正坐着,看着林小慧给我拿的ipad的电影的时候,一个人坐在了我的面前,也就是林小慧刚才坐的位置。

    我抬起头。

    丰满,圆润,美丽,魅力,成熟。

    不是彩姐是谁。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许久后,我打招呼道:“你好。”

    她说:“你也好。”

    我说:“是跟踪我?”

    她说:“不是。”

    我说:“我明白了,这也是你的地盘。”

    彩姐说道:“这不是。”

    我说:“这里离你的地盘也很近。”

    彩姐说:“没有哪个地方是我的地盘。”

    我突然想,既然是她的地盘,那让她帮忙罩着这个店不行吗?

    但这样子,也就是让林小慧,林小慧的这个店,和她们黑势力挂钩了,如果彩姐不知道是我的朋友林小慧开的倒好,就怕知道了,更是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算了。

    她看着桌上,说道:“和谁约会?”

    我说:“和一个美女。”

    她说:“哦。”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我冷落了她,她说道:“怎么那么不待见自己的老朋友?”

    我说:“那你想喝什么,我请你。”

    她说:“请我喝,心里却不待见我,我何必要喝?那多尴尬?”

    我说:“那你想怎么样嘛。请你喝你说尴尬,不请你喝你说我不待见你。”

    她说道:“随便上一样。”

    我说:“没有随便。”

    她对服务员说道:“一杯纯净水。”

    一会儿后,服务员端着纯净水上来给彩姐,彩姐抿了抿,问我:“你的同伴呢?哦,是你女朋友呢?”

    我说:“你指的是坐在这里的我朋友吗?”

    我心里希望她早点离开的好,否则林小慧出来,又引来麻烦。

    彩姐说道:“对。不是你女朋友吗?”

    我说:“不是啊。只是个朋友。她有事去了。你路过吗?”

    彩姐说:“来办点事,刚好见到你,很巧哦不是吗?”

    我说:“也许是吧。”

    彩姐说:“这算缘分吗?”

    我说:“也许算吧。”

    彩姐说:“还是这么对我那么冷淡的样子。”

    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彩姐用手指点了点桌面,说:“好吧。”

    她站起来,走的时候,说道:“谢谢你请我喝这杯水。”

    我说:“没必要那么客气。”

    她走了。

    我看都不看她背影。

    看她背影我自己也难受。

    彩姐离开后,我点了一支烟,抽着烟看刚才看的电影,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演的什么东西我都看不下去,脑子里全是彩姐了。

    旁边桌突然坐了一群穿格子衬衫的人,我看过去,然后看到里面也有一群穿格子衬衫的人进去,找位置都坐下,只要是空位,全都坐满了。

    我一愣。

    妈的这帮人又他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