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舍不得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出来外面的时候,我看到只开了一部车子来,陈家强开了他的车子而已。

    贺芷灵也是坐着他的车来的。

    上车后,我坐在后座,贺芷灵副驾驶座。

    我问道:“家强哥,刚才你一个人干掉了他们啊?”

    他说:“那几个好像也没什么能打的吧?”

    我说:“你练过。”

    他说:“小时候,就不好好学习,光喜欢练武,散打,拳击,这才没考上好学校,出来后,也就自己开了健身馆,做其他事也做不成。我爸老是拿这个说我。”

    我问道:“陈叔叔是不是希望你也进了机关单位?”

    他说:“哈哈,是啊。”

    我说:“人各有志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一种成功。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不一样吧。”

    他说:“对。”

    贺芷灵问我道:“你懂什么叫成功?你还懂什么叫人生?”

    我说:“灵姐,麻烦你和你那前男友说清楚,别让我缠着我了行吗。这不是他第一次揍我了!”

    贺芷灵却不理睬我,问陈家强道:“家强哥,你打了他,怕不怕他找你麻烦。”

    陈家强说:“我正好没事,找他来消遣呐。”

    接着,陈家强又说道:“文涛这王八蛋,仗着自己老子有点本事,就横行霸道了。要是没有他老子,他什么都不是!你最好和他一刀两断,别再和他纠葛下去,哥哥支持你。废物一个!人品不行就算了,还特别的自以为是。琳琳,回头我也和你爸爸你妈妈说下,他都干了一些什么好事。”

    贺芷灵点点头。

    我打了打哈欠,说:“能不能放我在那个路口。”

    贺芷灵也说:“我也在那里下。”

    陈家强问我道:“你要去哪?”

    我说:“我自己打的回去就行了,谢谢家强哥啊。”

    贺芷灵说:“我跟他有点事说说。”

    陈家强停车让我们下车,然后和我们道别了。

    我走去拦车。

    我看着身边的贺芷灵,问道:“有什么事,就说!我今天很不爽不想看到你了你懂不懂,你懂不懂!”

    贺芷灵说道:“那么冲做什么?我想问你,刚才他说给你钱,是不是?”

    又是钱,还是钱。

    我说:“除了钱,你能不能想点其他?”

    车子来了,计程车停在我面前,我钻上去后座,她也跟着钻上来,坐在我身旁。

    贺芷灵问道:“你答应他了?”

    我说:“是,我答应他了,他说三百万。怎么样,三百万。”

    贺芷灵说道:“没想到我在他心里,只值三百万。”

    我说:“你该满足了,三百万!是我别人都不给我开这个价。”

    司机问我道:“你们去哪啊?”

    我说:“女子监狱。”

    贺芷灵说道:“你可以答应下来。”

    我说:“然后呢?和你分一人一半,然后我远走高飞,离开这里,是吧?也行啊!有一百五十万!我离开就离开,再找一份工作就是。”

    贺芷灵说:“不,你不用离开。”

    我问道:“我不用离开,那要怎么操作?”

    贺芷灵说道:“你拿了他的钱,然后缩在监狱不出来,他拿你没办法,如果他找人,上面有什么压下来,我替你摆平。”

    我惊愕说道:“这不是明摆着放他鸽子!他不气得杀我。”

    贺芷灵说:“杀你?他敢杀吗?你以为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吗?”

    我说道:“表姐啊,你都有那么多钱了,为什么连他那点钱都要坑啊。而且我觉得这样做,不仁义啊。完全就是在诈骗。”

    贺芷灵问我道:“你觉得他仁义吗?”

    我唉的叹气,说:“那我们也不能这么对他。太无耻不要脸了。”

    贺芷灵说:“无耻?他不无耻?对付无耻的人只能用无耻的办法!”

    我说:“他真会杀了我!”

    贺芷灵说道:“不可能。我到时通过媒体,让人在论坛上转发,某某市长公子爷,为了追某年轻女孩,不惜花钱让女孩现男友离开的之类的新闻。他还敢对你动手?”

    我举起大拇指说:“你的脑子真是聪明。这招可以有。”

    贺芷灵说:“你联系他!跟他要钱!刚才要是知道他和你谈这些,我就不该进去救你。”

    我说:“钱钱钱,你脑子里,心里,眼睛里,全是钱。你那么有钱,还整天想要钱。”

    贺芷灵又问:“考虑得怎么样?”

    我说:“刚才跟他说我要钱,他说,他没钱!靠。因为你们来了,他就这么说的,他估计怕你们知道他有钱,他的意思是要我偷偷拿了钱跑路的,你们这一跳出来的,吓得他都不敢说他有钱了。”

    贺芷灵哦了一声,说:“如果下次有机会,可以问问他,你。”

    我靠在椅背上,说:“好,我问。”

    快到监狱的时候,我问贺芷灵:“我回去监狱睡觉,我请问你,你回来监狱干啥?”

    贺芷灵说:“我不能回来这里住宿?”

    我说:“可以。”

    下车后,我和她走进去里面,在门口的时候,她突然问:“如果他给你三百万,你真愿意离开这里?”

    我说:“别说三百万,就是一百五十万就行了。一百五十万,我可以回去给我爸妈花五十万盖一栋四层的小楼房,装修好买家具,然后花六十万,在县城买个十万的代步车,然后花三十万开个店什么的,然后等挣到个十万让人介绍个好人家什么的,我就结婚,老老实实过一辈子。这真是想起来就幸福的一件事啊。”

    贺芷灵没有说话,低着头走着。

    我问道:“哎你回来这里了,你的车怎么办?”

    贺芷灵说:“有空再去拿吧。”

    到监狱里面后,路口要分开的时候,她要回去她宿舍,她突然扭头问:“你拿了钱,舍得离开这里?”

    我说:“舍得啊,他该不是真的给我钱吧?”

    贺芷灵的声音有点怪,说:“真舍得?”

    我说:“有空我找他谈谈,哈哈,真给我,我就走,有什么舍不得的。唉哟你舍不得我啊?”

    贺芷灵说道:“滚!”

    我呵呵一笑,转头走了。

    我舍得吗?

    挺舍不得这个工作,这个城市的啊。

    虽然工作压抑,但有钱拿,撇开钱不说,我现在好歹让不少人愿意跟着我啊,我管着这些人,也有点成就感啊,而且啊,这里有和我谈恋爱的女孩啊,有我留恋的温柔乡,谢丹阳啊什么什么的,想起来就温暖。

    回到宿舍后,洗澡躺下。

    想着文涛那厮说的,三百万。

    要真的有三百万,我靠,我才不分贺芷灵,我马上跑啊。

    我还管贺芷灵那么多。

    反正我也不是抢劫或者骗来的,是文涛乐意给我的。

    然后三百万啊,我买套房六十万,给家人盖房子装修好卖家具五十万,十万买个车,三十万搞个店面做点小生意,哈哈,我还剩下一百多万,我就慢慢花吧。

    这种事真是想想就开心。

    不过这么丢下贺芷灵,不理贺芷灵的大事业了,会不会不好啊?

    当然不好。

    不过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至于谢丹阳她们,我有空就来看她们好了,不过,如果和谢丹阳假装结婚也行啊,我在老家县城也找个老婆,在市里也有个老婆,唉哟,这真是爽啊。

    想着都在梦里发笑。

    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次日上班的时候,徐男对我说,说我们监区有个女的发疯了,要送去心理咨询办公室。

    我问道:“什么情况。”

    徐男说:“像癫痫发作。”

    我疑问:“癫痫发作?是谁送去了?”

    徐男说:“小岳小陈几个,还有沈月,六个人按着。”

    我问:“是谁啊?”

    徐男说:“她的外号叫紫藤花,以前和薛羽眉打过架,也小有名气。”

    我自言自语:“我怎么没听过这号人物。”

    徐男说:“是你来的之前,她也刚进来监狱,很嚣张,后来被我们打了几次,薛羽眉也打了她几次,就收敛了,之后就一直表现挺好。”

    我急忙过去心理咨询办公室。

    进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看到了发疯的女犯,确实有点像是羊癫疯发作的样子啊。

    而且还翻着白眼,头也在晃动着。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问:“你,怎么了?”

    那女囚后来抽搐像是被杀死前的鸡鸭蹬腿一样。

    我急忙问:“要不要送去医院啊!”

    她抽搐,很剧烈的抖动后,然后一下子软趴趴的像是晕过去了。

    我急忙探手过去,还有呼吸,没死。

    晕过去了?

    有人敲门,我喊请进,进来的是兰芬。

    兰芬有些紧张的看着我,然后对我说道:“队长好。”

    我说:“什么事啊?”

    兰芬说道:“这个女囚,刚才是吃错了药。所以才这样子了。”

    我奇怪问道:“吃错了药?吃错了什么药弄成这样子啊?”

    兰芬说道:“她,她,本来是感冒药,后来,后来吃了不知道她自己,她自己有的什么药,就这样子了。没事的,没事的,我带走她就好了。”

    我奇怪的看着支支吾吾的兰芬,问道:“她自己有的什么药?”

    兰芬有些吞吞吐吐,这更加引起我的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