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章队长的狡辩
    拖着章队长出去了外面。

    看天空,外面天刚蒙蒙亮,监狱里的灯把监狱照得通亮。

    这才五点多啊,挑的真是时候,这个点正是睡得正香甜的时候。

    章队长骂我道:“张河!放开我!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盯着章队长,说:“你现在可是在做犯法的事,你不担心你自己,反而还来威胁我?你真是有够搞笑的。”

    章队长想要挣脱开,我让徐男更加抓紧她,章队长挣脱不开,对我骂道:“王八蛋!”

    我说道:“骂吧,请随意,别自己骂的自己气死了。”

    章队长说道:“如果这个事你一笔带过,我可以既往不咎,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说:“你现在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你就等着被扫出去,还井水不犯河水?你真他妈有意思。”

    我让徐男她们直接就按警铃,让全监狱的警铃都响了起来,防暴队迅速出动,过来了我们这里。

    她们防暴队过来后,她们自己也搞不清什么状况。

    我们把章队长她们拉到防暴队那边,这个事,闹得越大越好。

    防暴队这时间段也是有人值班的。

    看到我们吵吵闹闹的进来,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们。

    她们其中一个小队长问我道:“请问你们这是做什么?章队长?”

    好多人都是相互认识的。

    我说道:“你们还记得上次我们仓库失火吗?就是章队长带着黄清和许惠干的。她们都在这了,我守了好几个晚上,总算守到了她们,她们放火当场被抓!”

    防暴队小队长问章队长:“章队长,是真的吗?”

    章队长说道:“我不和你们说话。”

    我说:“好,没事,你可以不说,那就跟警察说好了?”

    小队长说道:“张队长,我觉得,这个事,还是先和领导们上报,看看领导们怎么说。”

    我心想,如果报警察处理,章队长更惨,但我有证据,就是让监狱领导来查,有人庇护她,也庇护不了什么。

    不过,我觉得,我可以用一点来要挟章队长,不给我报警,可以啊,给钱。

    赔偿了那堆编织袋烧毁的损失费,我还要敲一笔!

    我实在太聪明了!

    一直吵吵闹到了早上上班的时间。

    报告过了监狱的领导后,监狱的领导就来了,然后宣布开会。

    因为事情重大,监狱长,副监狱长,政治处主任,总监区长,监狱高层领导几乎全都到齐了。

    监狱长命令我们放开了章队长,黄清,还有许惠。

    大声说道:“这是干嘛!都是自己监狱的同事!”

    我不爽的说道:“她们烧仓库的东西!就是我们监区领来的那些单子,那编织袋成品。”

    监狱长并不太相信:“她们也是你们监区的,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

    我看着这眼镜蛇监狱长,她都不问缘由,开口就先骂我们,难道真如贺芷灵说的,章队长的后台就是监狱长?

    贺芷灵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我认为,听完他们抓章队长的原因,再问其他。”

    监狱长说道:“你先说。”

    我看着监狱长,说了事情的经过。

    监狱长听完后,脸色不好看的问章队长:“他说的,是真的?”

    章队长看了一眼众人,说:“我没有!我不知道黄清她去干嘛的!我是去巡逻!不是他说的盯梢!”

    我还不打算准备出示证据,我看有谁帮她说话,就是和她一伙的。

    监狱长问黄清:“黄清,你说说,为什么去烧掉那些!”

    黄清看了看章队长,章队长恶狠狠看了一眼黄清,黄清急忙低头,说:“我,我,我恨,我嫉妒张河拉到这个单子,就,就。”

    她一直磕磕巴巴的。

    监狱长说道:“你能不能不要结巴?”

    黄清是被吓慌了。

    这时,康云站起来了,说道:“监狱长,我知道一些端倪。”

    监狱长问康云:“你说。”

    康云说:“我以前在b监区呆过很长的时间,黄清和张河都是我的手下,黄清,嫉妒张河升职升为了队长,她自己干了几年却没有升职,她以前就和我说过对张河的不满,还有监区很多好事都让张河去做。我猜,黄清是因为嫉妒恨,所以想要烧掉张河替监区女犯拉来的单子的货物。”

    我靠好一个康云,思维逻辑清晰,说得就跟真的一样了。

    康云问黄清道:“黄清,是不是这样的?”

    章队长大声问:“黄清!问你呢!是不是这样呢!”

    这大声中还带着威胁的语气。

    黄清哆哆嗦嗦的说:“是,是这样的。”

    想必在开始干之前,她们都已经大家串通好了,万一被抓,让黄清一个人来顶雷。

    康云说道:“黄清,之前那次烧的货,也是你干的吧?”

    黄清哭了,还作伪证,说:“是,我干的。是我一个人。我,那时候一个人去。我昨晚和章队长和许惠去巡逻,我就拿着打火机进去,烧了。点火了。我被抓了。章队长和许惠什么也不知道,她们是无辜的。”

    我呵呵冷笑医生,说:“黄清,是不是怕她们对你报复,所以做的伪证。”

    黄清哭着不说话。

    章队长问我:“张河,你说什么作伪证,这话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说:“章队长,我什么意思你懂的。你明明让她去干的,当时你和许惠守着盯梢,让黄清去烧东西!”

    章队长说道:“一派胡言!监狱长,张河平日就讨厌我,他这是在借机打击报复我!”

    监狱长大声说道:“都别吵!安静!我一个一个问。”

    我们静了下来。

    监狱长问章队长:“章队长,你说说那时候发生的事。”

    章队长说道:“我昨晚,和许惠黄清去巡视。”

    我插嘴道:“章队长,没轮到你值班去巡视吧?”

    章队长说道:“我睡不着觉我没事干去巡视不行吗?”

    监狱长也制止我道:“你别插嘴!”

    我闭嘴,看章队长如何狡辩。

    章队长继续说道:“谁知道我们巡视到仓库,我和许惠看了一下,却不见了黄清的人影,接着,就起火了,我和许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抓了!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子。”

    我呵呵笑着看着章队长。

    章队长擦了擦冷汗。

    监狱长问许惠:“你是许惠?”

    许惠点点头:“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许惠,你自己说说,事情是怎么样的?”

    许惠说:“就跟章队长说的一样的,原本是我和黄清一个组的,去巡视,章队长来了,说她睡不着,想和我们转转,就到了仓库,我和章队长走着走着,却不见了黄清,然后就起火了。”

    监狱长说道:“张河,怎么她们说的和你说的不一样。”

    我说:“是吧?我那时候安排抓人的十几个人都看见她们一起进去的仓库,怎么会不见黄清呢?这不是乱说吗?”

    监狱长问道:“她们都见了?”

    我指着徐男沈月等人,说:“她们都见了。”

    监狱长问徐男沈月等人,都说看见一起进去了仓库。

    但是,章队长还是狡辩:“我们是一起进去了,就是进去后才找不到黄清,我和许惠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康云又插嘴道:“张河,你为什么总是说是章队长指使的?你和章队长不和,所以才把她拖下水陷害她,对吗?”

    果然,康云是和章队长一伙的。

    而监狱长,摆明了那态度是庇护着章队长。

    这时,贺芷灵说道:“我建议,看看视频录像不就都知道了。”

    有人说道:“我们仓库里还没装摄像头!”

    有人回答道:“已经装了,前几天失火后就装了!”

    监狱长问我们的监区长:“已经装了摄像头吗?”

    监区长说:“已经装了。”

    监狱长吩咐让人去调去监控录像出来,不一会儿,人来了,说监控录像从凌晨三点开始就一片黑,检查后发现线路被剪了。

    我看到章队长脸上露出一丝不轻易察觉的得意。

    你得意吧,先让你得意一会儿。

    监狱长说道:“这么说来,是有预谋的犯事啊。黄清!是不是你切断的?”

    黄清说:“是,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

    监狱长说道:“那么,这件事基本查清了,是黄清一人所为。鉴于这件事比较严重,我们要商量一下,才能对黄清做出要不要报警让警察来解决的决定。”

    黄清慌忙摇着头:“不要,不要报警,求你了监狱长。”

    大家都知道报警意味着什么,走司法程序的话,黄清很可能被判入狱。放火罪,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打断监狱长的话:“监狱长!真不是黄清自己一个人干的!我有证据!”

    监狱长看着我,问:“你有证据?你说的话,就是证据了吗?黄清已经认罪了!”

    监狱长偏颇向章队长,难怪贺芷灵说想要搞掉章队长,没那么简单。

    这在监狱里,没背景的人,很快就会干出去,看似简单的表面,实则党派林立暗流汹涌,就连后勤的几位大妈,都各有各的背景,这里没有后台背景,哪能那么容易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