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又被女上司宰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小美和她妈妈说了章队长打她的事。

    小美的妈妈和小美爸爸说了。

    小美爸爸气道:“这都是亲戚,这样做又对她有什么意义!她让我们家小美过不好,我也让她过不好!”

    我赶忙问:“叔叔,你要收拾她啊?”

    小美爸爸说:“我会让她付出该有的代价!”

    我问道:“叔叔,你想怎么修理她?”

    他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嗯的点点头:“千万不要太下重手。”

    小美爸爸的火气更被撩起来:“打死都不过分!”

    章队长这下可大难了。

    我等着看好戏。

    小美对她爸爸妈妈说道:“爸爸,妈妈,我想和你们要三万块钱。”

    小美妈妈问道:“我们每个月都有给你打钱呀,还不够呀?”

    小美说:“我想拿来打给我们监室的姐妹们。”

    小美妈妈马上问:“她们逼着你要钱吗?”

    小美急忙解释:“不是的不是的,她们很照顾我,尤其是薛姐,对我都很照顾关爱,我很感激她们,没有她们我的病也不会那么快好,和她们在一起,我比在a监区快乐多了,妈妈,我想给她们饭卡里冲钱感谢她们。”

    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小美爸爸说道:“这也好,也好。那,这个钱就给了小张医生,让小张医生帮忙给她们打进去吧。”

    小美高兴的点头。

    其实,他们也知道每次冲钱进来,都是被卡住了几乎一半拿来分掉。

    所以小美爸爸就想直接给了我让我帮忙打给她们。

    这没什么难的,我同意了。

    小美爸爸临走前还对我说,让我好好照顾小美,肯定不会少了我的好处,就是感谢费,照顾费。

    我只希望他能常来。

    他就是我的财神爷。

    他花钱,我出力,小美病好了,得到我的照顾了,我们各得其所。

    发现章队长这样的家伙还是有用的,如果没有她,我哪能让小美爸爸妈妈那么看重啊,而且治好后,还给我钱,让我以后多多照顾小美。

    如果多这么十个客户,我赚大发了。

    好奇卡里到底有多少钱。

    等下下班出去后要好好查查。

    但一想到可能要全拿来赔偿编织袋的费用,我的心里就发疼。

    回到了监区,我让徐男去给薛羽眉监室的人均分了三万,薛羽眉监室的姐妹都对小美这个妹妹感恩戴德的。

    一人几千,改善伙食,起码这两三个月,她们能吃得很好了。

    下班后,我出去,直接打的去那个茶楼。

    在茶楼附近,我去查了卡上,有三十万!

    真是出手大方啊小美的父母,一出手就三十万!

    爽死我。

    可是,还要吐出来。

    我头疼,还要去面对叶厂长那厮,我头更疼。

    我买了一条烟,上去了茶楼。

    他还是坐在那个地方,还是那个姿势,还是那个发型,还是那个样子,唯一不变的就是手中的报纸成了今天的报纸。

    我走过去,打招呼道:“叶厂长好!”

    他这次还是跟上次一样,不搭理我。

    我大声喊道:“叶厂长好!”

    他吓了一跳,然后骂我道:“我跟你说过我耳朵没有聋!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我说:“我叫了你一次不回应我,自然就加大声音了!”

    他把报纸收起来:“小兔崽子!”

    我坐下来,把烟放在他面前。

    他直接说道:“你别以为给我烟就不需要给我赔偿!”

    我说道:“我没想过不会赔偿你,但这是属于意外的事,我来和你协商这个赔偿的事。”

    他问:“赔多少?小贺有没有和你说要赔我多少?”

    我问道:“你想要赔多少?”

    他问我:“小贺给你钱让你来赔我?”

    我说:“你管她给不给我钱,钱是我的,可以吧。我就问你,赔多少,能不能少赔一点?”

    他说道:“你有没有算过账?”

    我说:“贺姐算过,但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赔多少。”

    叶厂长自己倒茶喝,问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问他:“实话实说能减少赔偿吗?”

    他把茶杯一放,说:“怎么可能!”

    我说:“那没必要说。浪费力气。”

    他问道:“我很好奇,所以我才问,能不能告诉我?”

    我说:“除非你能减少赔偿。”

    叶厂长说道:“如果你不说,我会加重你们的赔偿,还可以告你们!”

    我只好说了:“我和别人个人恩怨,估计那个人伺机报复我,烧了这些编织袋。”

    叶厂长拍手鼓掌说道:“这个小人也挺有水平啊!一下子把你弄破产了吧。”

    我不高兴道:“你什么意思?我都这样子了,你还那么高兴?”

    叶厂长说:“是你自己给了别人报复的机会,你也说伺机,如果你不给她机会她能对你下手吗?所以说做人啊,一定要小心谨慎,说话做事都不能让人抓住任何把柄害自己。”

    他说了一堆教训我的话,说了整整十几分钟。

    从开始的防备小人,到后来的郭子仪如何防鱼朝恩,再到后面的心理素质教育。

    我打着哈欠,问道:“我不是来听你说教的,我觉得我心理素质已经够强了,几乎跟没有心理素质一样,出事后,我都没有多大的反应。”

    他问我道:“让你赔几十万,你不心疼?”

    我说:“说不心疼那是假话。不过那没办法,贺姐也说了,是我惹的祸,那我就该承担后果。”

    他问我道:“哟还挺有责任心。那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监控死角继续加装摄像头呗。”

    他问我:“不整死那个害你的人了?”

    我说:“暂时没抓到她把柄,等着吧,会有机会的。”

    他接了个电话,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对我说:“我老婆叫我回家吃饭,你慢慢喝茶,我走了。”

    这怪老头到底什么意思?

    让我出来说赔偿,现在他说先回家吃饭。

    我问道:“你什么意思,你就这么走了,让我等你吃饭了再回来?”

    他一边站起来一边说:“不用等,你也回去吧。”

    我问道:“那这件事到底怎么处理?”

    他说:“把摄像头装好,把材料拉进去继续干活。”

    我站起来朝着他背影大声问:“那赔偿的事呢?”

    他挥挥手,却什么也不说。

    这挥挥手,什么也不说,是几个意思嘛?

    我靠,挥挥手,难道,意思是:五十万!

    我大吃一惊:“五十万!老头子够狠!”

    那批编织袋不到五十万,但他一定加了我们对他造成的损失费到上面,让我赔偿五十万。

    我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妈的五十万,我不够钱,哪怕加上刚才那小美爸爸给我的三十万,也不够。

    没办法,只能求助贺芷灵,让贺芷灵和人家说说,减少一点赔偿,我哪来那么多钱,要不然就让贺芷灵垫一些了,只能这样子。

    我郁闷的回到了青年旅社。

    贺芷灵打来了电话,我忙接了电话。

    贺芷灵问我怎么样,我照实说了,然后说那老头估计要我们赔偿五十万,因为我问他的时候,他举起手挥了挥。

    我对贺芷灵说:“五十万!我哪来那么多钱啊,表姐,你和他谈判谈判,让他别这么狠,再说那损失也没有五十万那么多啊!”

    贺芷灵说道:“你有多少钱?”

    我说道:“我,我有一点吧,但也不够五十万啊。”

    贺芷灵说:“今天小美爸爸给了你多少!不许骗我!否则我也帮不到你。”

    我只好如实交代:“五十万,不不是,是三十万,三十万!”

    贺芷灵问:“五十万是吧!”

    我说:“我说错话,啊,我嘴快,不是五十万,是三十万,真的表姐!”

    贺芷灵将信将疑:“是五十万吧?”

    妈的都怪自己这张嘴,我说道:“真的是三十万,表姐,我刚才去查的,我说错的。不是五十万。”

    贺芷灵说道:“行,别让我知道你骗我,如果你是骗我的,你自己看着办!”

    我说:“我怎么敢骗你呢?”

    贺芷灵挂了电话。

    大约十分钟后,她打电话过来,说道:“好了。”

    我问:“什么好了?”

    贺芷灵说:“老头子同意减少赔偿。”

    我急忙问:“他要多少?减少了多少?”

    贺芷灵说:“减少了二十万,只要三十万。一个电话解决了二十万,你该感谢我。”

    我说道:“感谢个屁啊,你要是自己去见他,都不需要赔那么多的。”

    贺芷灵说道:“那老头子可不管我跟他什么交情,刚才我还是跟他说你实在没那么多钱,而且父母都还在住院,父亲快病死了,需要很多钱治病,你只凑了三十万,如果再逼,你可能跳楼,到时赔偿都没有,他才同意的。”

    我怒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贺芷灵说:“你管我怎么说,反正都是假的,能少二十万就行!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去说!”

    我生气了:“有你这么拿着我家人开玩笑的吗!”

    贺芷灵说:“现在马上打钱过来,我拿去给他,过期不候!”

    她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我手机收到了她银行卡的信息。

    妈的。

    三十万,还没捂暖,还没过夜,就要飞出去了。

    我这个心疼啊,我的心何止疼,我的心在滴血。

    我去转账了,回来躺下后,心里好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