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告黑状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魏璐继续说:“然后今早也是这么安排,我,梅子,羊诗盯梢,开雯去把线路给弄短路。谁知道上去后就被电到了!我们要过去把开雯送医院,可是章xx队长要我们不要露脸,千万不能,不然你们就怀疑是她指使来破坏的。我们就被她拉走了,可是后来我们觉得这样做很不对,人都快死了,我们还怕被人知道吗?而且送到医院后,开雯就差点没被截肢,在那时,我们几个觉得监狱医院水平不行,怎么样也要让开雯保住这只手,就想着让她转去大医院,哪怕就是我们自己出钱!我们就和章队长提了,谁知她一口回绝。说截肢就截肢,你们几个这么慌干嘛,还要自己出钱,你们钱很多吗?在监狱医院好好的还不用钱。我们当时就对她心凉了,这真是个冷血动物啊!细想起来,给她做了那么多事,真不值,我们以后打算跟着你了。”

    极品的章队长,这下又搞得自己的下属,跑了几个了。

    而且,如我所料,果真是章队长找人来搞破坏的。

    兰芬说道:“欢迎你们弃暗投明!我早就和你们说,她连她自己的亲戚都能往死里打,还会在乎我们这些人吗?”

    梅子问我道:“张河队长会不会接纳我们?我们以前还做了那么多对你不好的事。”

    我说道:“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不必再提,只是谢谢你们,那么信任我,我年龄比你们很多人都小,而且也愚钝,你们还愿意跟着我干,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们。”

    大家都举起了酒杯。

    喝完了这杯后,一直默默无言的羊诗说:“今早章xx队长还说开雯被电,一定是张河队长设计害人的,可我们觉得,张河队长你不可能会是那样的人的。”

    这说的我虚汗直冒啊。

    我心里心虚,嘴上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羊诗,你们对我的信任,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无以回报了!来,这杯酒我敬你们几个!”

    羊诗喝完了后,对我说:“张队长,我们跟着章队长的时候,她让我们做了很多针对你的事。”

    我说:“过去了就不必提了,我也没放在过心上。”

    羊诗说:“不是,我是说,你要提防她多点,她就想着让你做各种事都做不顺。”

    我笑笑,说:“有你们的帮助,我还怕她什么呢?”

    好不容易在外面喝一次酒,大家都喝得挺高兴,而且是接收了章队长手下三位干将弃暗投明,我们更是高兴。

    在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去买了单,走的时候,羊诗她们去买单,老板指着我说:“这位帅哥已经买过了。”

    她们几个拿钱给我,我没有拿,她们几个更是感激。

    魏璐她们三去照顾李开雯,我和徐男一干人回了监狱。

    次日,我去巡视劳动车间的时候,正在执勤的魏璐过来找了我。

    她把我带到放风场去,我看着魏璐,不知道她几个意思。

    我问道:“你有话和我说?”

    魏璐说道:“张队长,想和你说件事。”

    我说:“你说吧。”

    魏璐说:“今早在上面分钱分东西的时候,我们和章xx队长吵了一架。”

    我问道:“吵什么呢?”

    自从我不能去主持分钱后,监区长就让章队长干了,章队长去干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和徐男等一干人排除在外,我们当然也可以分到钱,但只分到了以前的一半还不到,包括后面那几个弃暗投明从章队长麾下跑来投靠我的兰芬兰芳,她全都不给上去了,她自己和她的人分,分到的都是只有以前的一半,我们也无可奈何。

    魏璐说:“她今早以开雯没到场的借口,吞了开雯的那一份的一半。”

    我靠,真够贪心的。

    李开雯还在医院那里养伤,而且是因为章队长才受伤的,章队长不仅不去看李开雯,不理李开雯的死活,还趁李开雯受伤住院,吞了李开雯该分到的钱货的一半,这不激怒她们吗。

    我说道:“居然有这样一回事。”

    魏璐说:“我和梅子,羊诗,气不过,和她对骂后,她把我们赶下来,说以后不许我们再上去,我们也只能分到以前的半份。”

    我说:“我们也只有半份。”

    魏璐说:“你知道她拿我们的半份,拿去哪里了吗?”

    我说:“能拿去哪里,分监区长一点,然后她自己收了呗。”

    魏璐说:“没有!她连我们监区长都不分,她不仅如此,还虚报少报钱货的数量,然后分监区长少一些,都进了她口袋。”

    我惊愕的说:“这厮真是贪心啊,胆大包天,就不怕被人告状吗?”

    魏璐说:“所以我找你说这个,去告状。让监区长撤掉她的职,让你上去分!我们姐妹都商量好了。”

    我说道:“我上不上去无所谓,关键是怎么告状啊?”

    我倒想把章队长这厮拉下来。

    魏璐说:“一定是你上去,我们姐妹都心服口服,大家都说你上去最好。”

    我说:“先想着把她拉下来再说吧,你们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有什么计划,招数?”

    魏璐拿出两本小小的笔记本,对我说:“有这个就够了。”

    然后她打开给我看,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很多数字。

    我奇怪的问:“这是什么?”

    魏璐说:“这个是章队长的笔记本。是她记录的每天分到的钱数和货数的笔记本。她有两本笔记本,一本是作假的,一本是做真的,假的是给监区长看的,真的是她自己留着看的。她赚的每天多少钱,拿的多少烟这些东西,她都记录着。”

    我大为惊讶,问道:“这么个秘密的东西,你怎么拿到的?”

    魏璐说道:“是梅子早就知道章队长有做笔记的习惯,两本笔记,都放在她办公室的抽屉里。梅子有她办公室的钥匙,进去拿了出来。张河队长,你拿着这两本笔记本,到监区长那里去告状,接着,带着监区长到章队长的宿舍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等下我在监区长办公室门口等你们,你们出来了,我带着你们去章队长的宿舍看。”

    我问道:“为什么要去章队长的宿舍看?”

    魏璐说:“待会儿去了你就知道了,保证让你更加吃惊!”

    我翻了翻章队长的两本笔记本,果然如此,一本假账,一本真的,她从我们这些人身上弄的一半,就比她工资还多出几十倍的了,还有扣的监区长那份,真是够狠的。

    章队长,老子看你这次还不完蛋?

    我赶紧的和魏璐去了监区长的办公室。

    敲门,监区长让我进去了。

    我进去后,监区长抬头看是我,脸色顿时不好看,说:“我正想找你!”

    我走进去后,问:“监区长找我有什么事?”

    监区长不高兴道:“我知道你为监区拉了一单生意,但你以为这就是你可以在监区里狂妄的资本吗!”

    我奇怪的问:“怎么了监区长?”

    监区长骂道:“你看看你这些天的表现!我问你,你到底和章队长怎么回事!”

    我说道:“没什么。”

    监区长拍着桌子骂:“你还没什么!你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黑社会拍电影吗!每天带着一群人两帮人互相打架!你们像什么!”

    我辩解道:“监区长!是章队长她总是针对我!”

    监区长说道:“别说了!章队长有时候教训不听话的女囚,你还去给女囚出头,和章队长打起来,打就打了,还叫别的部门,叫防暴队的来帮忙打她!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啊!你们这么放纵,把我置于何地!”

    妈的,一定是章队长跑来和监区长告我的黑状了。

    这厮一天都不要我安宁过。

    我辩解的说:“监区长,有些事,你是被蒙在鼓里了。例如我拉了这单生意,每天女囚们用缝纫机干活,她就指使人给我使坏,把线路弄短路,弄烧,让女囚们活儿都干不了!”

    监区长说道:“不可能!”

    我说:“监区长,那个被电到受伤的李开雯,就是因为执行她的命令,去搞破坏电表和线路,所以不小心被电到,魏璐她们都可以作证!”

    监区长大声说道:“不可能!”

    这时,魏璐推门进来了,她一直在外面听着。

    她对监区长说道:“监区长,这是真的,我们是被章队长指使去的,开雯就是这样被电伤,差点被截肢了,那天我,羊诗,梅子,是负责盯梢的。在被电伤的前一天,我们就破坏过了两次,都是章队长指使的!开雯可以作证,羊诗,梅子都可以作证!”

    听到魏璐这么一说,监区长将信将疑,看着我们,问道:“真是这样子?那这个是监区的劳动成果,她章队长也可以分到钱,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道:“监区长,她那时对我说,说生意虽然是我拉来的,但是她想和我分她一半的钱,如果不给,她就让我干不了!她一直都针对我。可是,监区长,拉来这单生意的另有其人,拿大头的并不是我,我只分到了一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