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队长打队长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在办公室里,我自己长吁短叹,妈的,本来袁蓉一个好好的好人,硬是被马玲给逼到没了工作,硬是间接逼死了。

    马玲康云这帮人,早就该死了。

    只可惜我没有本事,弄死她们。

    徐男突然冲了进来,对我说道:“薛羽眉那边找人来跟我说,章队长她们在打你刚帮忙调过来的小美!”

    我大吃一惊,马上跟着徐男跑过去薛羽眉监室那里。

    在薛羽眉她们监室门口,果然,章队长带着几个人在打人。

    监狱里明文规定不准殴打辱骂女囚,可实际上,来到这里,谁会管那么多,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这里是人渣修理集中营,犯人送来这里是来坐牢受苦受罪的,不是来享受的,打。

    是的,打。

    很多人打女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只要不打死打残,就行了,上面问下来,只用回答一句,这个犯人不听话!

    那就行了,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需要。

    我匆匆跑过去,果然,看到的是被打的人果然是小美。

    我过去推开章队长她们,把小美扶到墙边,小美哇哇大哭:“她们要杀我,杀我!医生哥哥救我,救我!”

    我安抚她道:“没事了小美。有我在,你别怕!”

    我问章队长道:“章队长这究竟怎么回事!”

    章队长说道:“我还想问你你从a监区带来的这个女犯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一过来,她就在牢房里面大喊大叫我们要杀她!还拿东西扔我们!”

    我看看小美,可能又犯病了,把巡逻的章队长幻想成了来杀她的杀手。

    我说道:“章队长,抱歉,这个女囚有点心理问题,总是幻想别人杀她。你大人有大量,宽容一下。”

    章队长过来就一脚踢过来,我急忙挡住,然后章队长要推开我,我反手推开她:“章队长!你搞清楚,这可是你亲戚的亲戚!再怎么说,她是你亲戚,你至于这么痛下杀手吗!”

    章队长冷笑一声说:“亲戚?亲戚不相信自己的亲戚,不和自己的亲戚合作,却选择了你这个外人!”

    我明白了,章队长也是来找茬的!

    这家伙,知道了她的生意被我抢了,把怨气发到了雇主的头上。

    她的亲戚一定告诉了她,小美的父母不再和她合作,转而跳过来直接和我合作,撇开了她这一层,这还不要她气死了啊。

    这下可好,这家伙马上来找了小美,狠狠的揍了小美一顿,还说什么小美大喊大叫说有人杀她拿东西丢她,都是借口。

    我说道:“章队长,做什么事,都讲点良心。你和人家要钱就算了,人家要你分我一半,你倒是好,直接就扣了一大半进自己口袋,你自己先对不起人家,还要怪别人吗!”

    章队长被我这么一呛,一下子面红耳赤的,说道:“我们走!”

    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抿抿嘴唇,看看小美,把她好好哄了一下,然后要送进去牢房里面。

    她却死死拉住我的手:“不!不要!她还会来的!她们还会来打我的!”

    我说:“不会的,小美,如果她来,我马上过来,好吗?”

    我对里面的薛羽眉说道:“带她回去一下。”

    薛羽眉过来,对我说道:“抱歉,我就是想帮也帮不了,我不能和她们打起来。”

    她的话的意思说她不可能为了小美和章队长打起来,那无异于自绝死路。

    哪个女囚敢得罪章队长?

    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说道:“我理解。你带她回去吧。小美,没事了,她暂时不会来的了。”

    小美惊恐的说道:“我已经预见了,你们离开不到五分钟,她就带着更多的人,一共七个人,来打我!她们会拖着我的头发拖出来打!不要走,带我走!”

    我靠,真是发病了。

    但我觉得,章队长再怎么样,也不会再来打她的了。

    我让薛羽眉她们拉着小美进去了。

    小美毕竟比较娇弱,几下就被拖进去了里面。

    我让执勤的风荷帮看一下,如果有情况马上叫我。

    我和徐男离开了。

    徐男说道:“兄弟,我们在这里,有章队长这个人堵着,她就像一片乌云,遮住了天空,我们干什么她都要拦着一下。想个办法弄走她,不然我们干什么都不行啊。”

    我叹气说道:“我何尝不是这么想,但这家伙哪有那么容易弄走,想要抓住把柄也很难啊。”

    徐男说道:“我相信,慢慢等,会有机会的,你以前能把康指导员和监区长弄走,就能把这个章队长也弄走。”

    我说:“机会很难等的,谢谢你男哥,你一直在我身边。”

    她说:“我们都是互相的。”

    刚回到办公室,风荷马上来了:“队长!她又来了!章队长带着人又来打她了!她们把她从监室里拖着头发拖出来打,快点去!”

    我心一惊,拖着头发出来打?

    这刚才小美说她可以预见了!

    而且,现在刚好是过了五分钟!

    这太巧合了吧!

    我赶紧过去。

    我说道:“叫徐男叫防暴队的,然后你去叫沈月带人来,妈的跟她们干一架才行!”

    在b监区,要说资历,我自然比章队长来得早,也更得人心,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追随她?

    因为她有权利,跟着她,有更大的好处,而且她还是我的领导。

    所有跟着她的人,大都为了自己的自身利益,而跟着我,和她对抗,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好处,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前途,但是也有很多人跟着我的原因,是因为我更得人心,而且,她们也知道我背景有副监狱长。

    我和章队长,追随者她比我多,但我们这个小团体,更为团结。

    带着人过去后,二话不说,就去把她们推开,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劝开,如果是揍她们,妈的,早就拿着电棍敲过去了。

    而更为巧合的是,连同章队长在内,她们是八个人,这正对了小美说的预见章队长带来七个人的那句话!

    这有那么神奇吗!

    章队长没想到我来得那么快,和我冷目相对。

    朱华华防暴队的也来了。

    过来后就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她首先问的是我:“张河,你怎么每天都这么多事!”

    我说:“朱队长你搞清楚,闹事的不是我!章队长带人打女囚,是报仇的打!我这是在救人!”

    朱华华马上矛头对准章队长:“章队长,怎么回事!”

    章队长对朱华华笑笑,说:“朱队长,没什么,女囚不怎么听话,过来教训一下,我们监区张队长他们以为我在报私仇,言重了,这让你们来辛苦跑了一趟,见笑了。”

    朱华华对她说道:“章队长,打人解决不了问题。以后你自重一点。”

    章队长冷哼一声:“朱队长,我怎么管教犯人,轮不到你来教我吧。我作为监区的队长,在监狱呆了这么多年,你来的时候,我都已经升队长了,你们后辈,就老老实实干点后辈做的事,至于教别人怎么做事,也是我们前辈教你们才是。”

    朱华华脸色平静,并不生气,但我感觉她的眼神带着杀气。

    朱华华这人,绝对吃不了亏,谁想欺负她,那不可能,她也不会欺负别人,但人若要犯她,她绝对要犯别人。

    朱华华对着手下们说道:“章队长刚才说教我们怎么做事呢?姐妹们,如果遇到有人私自对女犯用刑,我们应该出手阻止吧。我们做的没错对吧?章队长教我们后辈怎么做人?那我们要不要也让章队长学一学怎么尊敬同事?”

    朱华华刚说完,她的手下们有一个上去,对着章队长的脸啪啪啪就打了三个巴掌。

    好响亮!

    章队长一下子被打到了墙边。

    章队长的狗腿们一下子要拥上来打那个扇章队长嘴巴的防暴队的人,而朱华华防暴队的人一下子全部拿出电棍,上去就对峙。

    章队长的狗腿们一看这帮人那么专业,这帮人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精挑细选跳出来能打中的佼佼者,章队长的狗腿想要和她们干架,无异于以卵击石。

    我在旁边看热闹。

    章队长捂着自己两边脸,气呼呼的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走过去,不由分说,又一巴掌扇下去,啪。

    更响亮!

    朱华华说道:“我要教教你怎么尊重别人!给你脸你不要脸!”

    打得好啊!

    朱华华骂完一脚踢飞章队长,章队长疼的嗷嗷叫。

    我急忙上去拉住朱华华:“花姐花姐,够了花姐。这毕竟大家同事一场,不要这样子嘛。”

    其实我是假的劝架,我不劝架,人家有话说我,毕竟章队长是我自己的上司,朱华华还是别的部门的人,而且万一上面查下来,我也可以为自己找理由脱责事不关己。

    我一边假拉住,实则一边推朱华华上去继续揍章队长。

    可谓用心险恶啊。

    章队长眼看自己吃亏,打也打不过了,赶紧的爬起来溜之大吉。

    我让徐男她们把小美带到我的办公室,然后我送走朱华华,送朱华华她们出去。

    我跟着朱华华到了外面。

    朱华华让她的人先走了。

    我站着外面,和朱华华面对面说话。

    我说道:“谢谢你了。”

    朱华华说道:“我只站在道义和正理这一边。不用谢我。”

    我说道:“你这么打她,不怕她报复吗?”

    朱华华说道:“我等着她的报复。”

    我问道:“你们防暴队个个都那么拽,是不是真的都有背景啊?”

    朱华华说:“我们的背景是军队。”

    我说:“好吧,听起来确实很了不得,难怪监狱里没人敢和你们对抗。这章队长的确胆子很大啊。”

    朱华华说:“你胆子更大,监狱里也就你敢对抗我。”

    我呵呵笑笑,说:“那你漂亮嘛,人家也是情不自禁的了。你知道吗我见到你我就想碰你,你不知道我很喜欢你吗!”

    朱华华平静的说道:“滚蛋!”

    说完她转身要走。

    我急忙拉住她,她手一甩:“放开我!”

    我笑着说道:“花姐,别那么凶嘛。我还有一件事问你啊。”

    她说:“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我问道:“如果下次是我不占理,你会不会对付我。”

    她说:“那是肯定的。”

    我问:“那你舍得对我下手吗?”

    她反问我:“你认为呢?”

    我说:“不会。”

    朱华华说道:“那你可以试试看。”

    她冷酷的走了。

    我对她招招手:“花姐拜拜!如果被男朋友甩,一定要记得,有一个男人叫张河一直在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