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贪心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还和贺芷灵说一下,想让她帮忙把a监区的那个女犯小美调到我们b监区来,贺芷灵问为什么。

    我说:“她有精神病,调过来了我好照顾。”

    她说:“这就是调过来的理由?”

    我说:“唉,你不知道啊,我要治好她,但是她在a监区那里,a监区是康云和之前我那监区长的地盘,还有马玲,她们知道我要治疗好小美,不从中作梗才怪啊。”

    贺芷灵说:“好。”

    然后挂了电话。

    我悠悠然的去洗澡,睡觉。十万就这么到手了,不过,我要努力治疗小美,不得让她出什么差错,不然我可愧对她和她父母,还有这十万块钱。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了。

    忙完后,给贺芷灵打了电话,然后问她什么时候把小美调过来,首先要帮我搞好这事。

    贺芷灵问我道:“我听说,你去找了那个女犯的家人?”

    我有点震惊,她怎么知道的!

    我这不过昨天和徐男沈月几个说了一下而已,然后让她们帮我到狱政科去找谢丹阳帮我查了一下,她怎么知道的?

    不过查这玩意出来,我知道,肯定有不少人知道了我去找小美的父母。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她说:“我听说章队长暴跳如雷,骂你抢了她的生意,在监狱汇报会上退场后一直和人骂你。”

    我靠,这章队长,嘴巴真恶毒。

    我问道:“她是不是去监狱长那里去告我?”

    贺芷灵说:“她是和她一个以前的同事发牢骚。还说要狠狠教训你一顿。”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贺芷灵说:“我有人听到,来告诉了我。她们觉得你是我的人,让我看着你一点。你老实告诉我,你赚了多少?”

    我吞吞吐吐的说:“几,几万吧。”

    贺芷灵问:“几万?多少万?”

    妈的,她一定又要打我钱的主意。

    靠!

    这人怎么就那么精明啊!

    真是哪里有商机,她都可以闻得到,她鼻子太灵敏了。

    我说:“好像是三四万。吧。”

    贺芷灵说道:“说谎!没有三四十万谁信啊!”

    我脱口而出:“胡扯!只有十万!”

    贺芷灵说道:“哦,十万对吧,骗我说只有三四万!”

    糟了,又中计了。

    我叹气,说:“好吧,就是十万。我知道你想宰我,但是。不要宰我太多。”

    贺芷灵说道:“你很好嘛,都懂得绕开我做生意了,想让我帮忙把犯人调去你们监区,给我多少?”

    我说道:“唉,七三,我七你三。”

    她直接挂了电话。

    尼玛大爷。

    居然就此挂了电话,她不想和我谈,我开价七三她就挂了电话,她想怎么样?

    难道我三她七啊!

    太狠了吧。

    但我只能打过去,没有办法。

    没有贺芷灵的帮忙,就不能把小美调到我们的监区,没有调过来,小美很可能就会被人欺负,我的治疗计划会被a监区那几个和我敌对的老油条破坏,她的病就更难治了。如果我是康云,不想让我好好治疗她的话,直接每天就去吓唬吓唬,揍一顿小美,小美肯定更加病重。

    但是如果调过来了,小美很有可能也还会被章队长欺负,不过,在b监区,我有自己的人马,敢于和章队长对抗的队伍,而且,如何求助贺芷灵,贺芷灵发话不许碰她的话,章队长多牛,最多敢暗来,不敢明来吧。

    贺芷灵接了电话,不说话。

    我说道:“我知道你想分到更多,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贪心呢?”

    贺芷灵说:“我贪心吗?那你觉得我贪心,可以选择不和我合作嘛。”

    我只好说道:“好吧,算我输了可以吗?我们五五分?”

    谁知她说:“八二,我八,你二。”

    我气急攻心,妈的我还说我三她七,没想到她那么贪心,居然直接就八二了,还是我二,我骂道:“我不要二,你才二!”

    她又挂了电话。

    靠。

    只好又打了过去:“我同意,可以吧?”

    她说:“等下我给你电话,你过去接收犯人。”

    我说:“还有,汇报你一个事,希望你批准。就是给女囚上心理课课程的事。”

    我说她听着,她听完后说:“你交报告上来,我批准就是。”

    然后她挂了电话。

    没多久贺芷灵又打电话过来,说犯人调到b监区的程序已经全过了。

    妈的,这当领导的就是好,一句话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如果是我自己去忙活,还要交很多申请报告,让指导员批准,让监区长批准,然后交到上面,上面几个公章,然后给总监区长让监区长批准,最后才可以去拿人。

    为了不让女狱警们刺激小美,我和徐男沈月过去拿人了。

    进了a监区,到了禁闭室那里,把小美带出来。

    小美惊恐的看着几个女狱警,却不怕我和徐男,紧紧靠着我和徐男。

    徐男不明就里。

    我说道:“她怕女人。”

    徐男骂道:“我靠!”

    我哈哈笑了。

    出来的时候,康云带着人,来监区里办事,就在她们a监区门口撞见了。

    康云这厮风采丰韵依旧,脸上的笑容依旧:“哎哟,是小张呀。来我们监区干啥呀也不通报一声,我好招待你啊。”

    我呵呵说道:“就不劳烦康指导员了,康指导最近在这边,很忙吧,都很少见人了。”

    康指导员说道:“忙也有忙,不忙也不忙,肯定没小张在那边忙,我可听说,小张荣升队长后,监区大大小小的各种事都围着小张,小张啊,你可操心不少啊。”

    我说:“呵呵,谢谢康指导的关心。那,康指导,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康云说道:“等等。”

    我问道:“康指导员还有什么吩咐吗?”

    她指了指小美,说:“我要对她搜身一下。”

    按照惯例,女囚从某监区调到别监区,是需要搜身后,才可以放行的,不过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没必要。

    我看看小美,看看康云,然后问小美:“小美,调出别的监区,是要搜身的,以防你带有什么违禁品过去。可以吗?”

    她看着康指导员,摇着头,缩在我身后。

    我说道:“康指导,那我让徐男搜吧,可以吗?”

    康云说道:“小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监狱的制度是这样,我也无奈呀,万一她身上带有什么,出去了,到时候别说你什么,查责任也先查到我。”

    我无奈的对小美说:“小美,委屈你了。”

    小美惊恐的摇着头。

    小美没有智商方面的任何问题,所以和她说什么,她心里都明白得很。

    但是她就是恐惧女人。

    康云一挥手,五六个女狱警过来强制对小美搜身,一大群人把小美按着,然后搜身。

    小美惊恐了,大喊大叫起来:“杀人了!救命!她们要杀我!医生救我!”

    她惊恐的声嘶力竭的喊着。

    我皱着眉头,就期盼着她们早点搜完了。

    谁知,这帮人完全是听了康云,来找茬的,她们按倒了小美后,在小美手忙脚乱乱动的时候碰到了她们,她们骂道:“竟然敢动手打我!”

    接着,五六个女狱警对小美拳打脚踢下去。

    打得小美狂叫。

    我靠,这摆明的就是来揍人的。

    我急忙上去,推开她们:“干嘛干嘛!要打人了是吧!”

    康云说道:“小张,这女囚,不听话啊,不太服从呀。”

    我说:“她现在出来,好歹也是我们监区的人了,你们这么打人,算什么?”

    康云说:“这是我们监区门口!”

    我说:“康云!你别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道,你就来找茬打人的吧!”

    康云一脸的无辜:“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也是按着监狱的规章制度办事啊。”

    我说:“那你让她们动手打人干嘛!”

    康云说道:“你明明看到女犯先动手的!”

    这时说着,还有两个女狱警狠狠踩了小美两脚,踩得小美哭的哇哇叫。

    我一把推开两个女狱警:“草拟们大爷的,住手!”

    有个女狱警咄咄逼人上来,问我道:“干嘛动手推我!”

    我说:“老子他妈的警告你,别再碰她!”

    她说着,一脚踢到坐起来的小美脸上:“我就是碰她你怎么样!”

    这一脚踢得小美直接趴在地上。

    我艹。

    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一拳打在女狱警脸上,这女的直接也趴在地上。

    她们动手的五六个人,康云身后还有七八个女狱警管教,她们是有备而来的。

    我只有沈月和徐男。

    三对十几个。

    哪怕我一个男的,也没用。

    因为她们很快的,亮出了电棍!

    围了过来。

    我发现,康云不见了!

    这摆明就是来找架打,伺机报复我的!

    艹,艹!

    我恶狠狠看着拿着警棍围着我们的女狱警管教说道:“今天我若是有三长两短,你们也过不好!”

    有个女狱警说道:“是你来我们监区先打人的!上!先打他们一顿,抓起来再去找领导评理!”

    我看往后面,远处,她们a监区监区长,康云,还有马玲,在角落那边看着。

    妈的,该死!

    下完指令,女狱警们拿着电棍打过来。

    徐男眼快,上前一步,截住女狱警手拿电棍的手,然后一弯,那个女狱警啊的惨叫一声,跪在地上,徐男抢过了她的电棍,和一群逼上来的a监区女狱警厮打起来。

    我也和她们打起来,毕竟是女的,虽然也练过,但我也练过,我上去用的是拳头,尽量避开电棍。

    这时我又听到惨叫声,看过去,妈的,她们有人朝小美下手!

    用棍子乱打小美。

    我急忙跑过去。

    两下踢开两个女囚,然后抱住小美:“别怕别怕!”

    她瑟瑟发抖的哭着。

    手脚都在发抖。

    这时,一棍子砸在了我的后背,我急忙站起来,然后抓住后面那个打我的女狱警的手。

    一群黑衣防暴中队的人过来,进来就动手。

    我一看,是朱华华她们。

    一定是那些站岗的人看到这里有情况,报告了防暴队的,防暴队的人过来就劝架。

    她们的劝架,以快速打趴打架的人为主,没几下,把几个动手最厉害的女狱警打趴在地。

    朱华华大声问道:“都在做什么!”

    她看到了我,走过来:“你在干什么!在监狱里和女人打架?还是自己的同事!”

    我说:“妈的,你别那么快下结论!老子过来a监区提女囚,她们围攻我!”

    a监区带头的女狱警骂道:”明明是你先动手!”

    朱华华说道:“都抓起来,送去监狱长那里再评论!你们难道没学过监狱的规章制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