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被迫害妄想症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问小美道:“你是不是觉得女人就会害你?”

    她小声说道:“不是会害我,是谁都会被她们害。她们害一切她们身边的人,不仅是我,包括她们的父母。”

    我问:“那你说说看,她们怎么会害你?”

    她说:“她们会抢走我男朋友,然后会泼我硫酸,毁容我,让我过很惨的生活”

    我想到小美的男朋友和她分手后移情别恋,然后小美由爱生恨,去泼硫酸泼错人。

    我说道:“你的妈妈也是女人,她也会害你吗?”

    小美举例子给我听道:“如果我爱上我爸,她会吃醋,她一定也会害我!”

    没想到她竟然举例子举得那么惊心动魄的例子来。

    我说道:“这个例子不能成立,你不可能爱上你爸爸。”

    她说:“有!有一些女儿爱上自己爸爸的。”

    我说:“有是有,可是那很少。”

    她说:“那也是有了,而且她们的妈妈一样会吃醋,一样想要杀了自己女儿。因为自己的女儿抢了她的爱人。”

    我有点无语。

    不得不承认,她这个举例,确实是这么个道理的。

    我拿着她的资料,对她说:“你是泼别人硫酸,怎么你说会有人对你泼硫酸,你是怕遭到报复吗?”

    小美说道:“不是的,不是我怕报复,是那些女人们,一直都在害人,包括害我。她们会抢走我的男人,我的爱人,我的爸爸,我身边的闺蜜,她们一直在害我,我泼硫酸她们,她们有一天也会那样对我。”

    这家伙的被迫害狂想症很深,看来,是挺棘手的。

    我试图劝说她:“其实不是完全这样的,你看,或许有的女人她们心地不善良,会害人,可是世上还是很多心地很好的人的,她们就不会害人。”

    小美说:“不是,你说的不对,所有的女人都会害人。”

    我问:“那你现在的监室的女囚们,害你了吗?你的妈妈也害你吗?”

    她叹气,一脸难受的表情说道:“我在里面呆着,和那么想害人的女人在一起,我好怕。3号床的借我东西,我不给,她就打我。5号床的龙儿,才比我小一岁,她说我比她漂亮,就抓我的脸。还有还有,10号床的那个老女人,每天都骂我。”

    我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无论哪个监室,都有这种情况的啊。监室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缩影,你要学会在里面生存。适者生存。”

    她说道:“不是,不是的,男人就不会!”

    我说:“你举例,我不会害你吗?”

    她说:“是不会像女人那样,总是想着害人。她们没有真正的友谊,男人还有,女人只有嘴巴上的友情,她们虚伪,虚情假意,可以一起聊天,一起八卦,一起买衣服,当有什么利益纠葛,就反目成仇,甚至只是一句话!”

    我说:“这是你看到个别人这样罢了,那我问你,你妈妈想要害你吗?”

    她狂烈的点头。

    我奇怪了:“她会害你?怎么害你?”

    她说:“哼,她想让我出去了,嫁给她那个朋友的儿子,都三十多了,就想让我早点生儿子,我就知道她什么想法,等有了下一代后,恨不得我早点死。因为我在她心里,是个囚犯,丢人的囚犯。”

    我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啊!”

    我生气了,拍桌子道:“你知道你妈妈说给我钱让我治好你吗!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

    她有些害怕的看着我。

    我怒道:“是有一些妈妈,不负责,对孩子不好!但我敢说,你妈妈对你绝对是疼爱,对你好的!害你!你神经病啊你!”

    这时,她直接吓哭了。

    我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过分,咳了一下,说:“抱歉,我刚才有点小激动。没事了,别哭了啊。”

    她看我慈眉善目了一些,才停止了哭泣,看着我。

    眨巴着眼睛。

    我问她道:“那你觉得就是所有女人都会害你。靠近你的,不靠近你的。”

    她点头,说:“靠近我的,最想害我,不靠近我的,也害别人。”

    我问道:“那我刚才看你好像特别怕你们监区的那个狱警,你却往我们监区的狱警身上靠,是什么意思?她们两都是女的啊。是不是你们监区的那个狱警打过你?”

    她说:“不是这样的!”

    我问:“那是怎么样?”

    她说道:“那个是女的,另外那个,不像女的,不像女的可能就不会害我。”

    我笑了出来。

    她的意思是说,她们那个a监区的是个女的,真真实实的女的,而徐男,不像女的,徐男本就是长了男人样,男汉子,所以她觉得徐男比较安全,不会害她。

    我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患有被害妄想症的女孩,问道:“在这里,全是女的,都是女囚,你怎么生活?”

    她问我道:“我让我妈妈申请给我住独自一个单间,可以吗?”

    我说:“这不行。除非你的情况特殊,你这情况并不特殊。”

    她又问:“那我可以申请去别的监室吗?”

    我说:“你去别的监室,也都是女的。”

    她说:“可是也许她们不都是这样子呢。”

    我说道:“每个监室,都会有几个好的,几个坏的,看你怎么学会和她们相处了。不过,就算如此,你出去外面,你也要和女人接触,不是吗?”

    她说:“不!我会自己租个房子,自己做点事,不接触女人的事,就是进厂做苦力我也去。”

    我笑笑:“那不现实。这么说吧,你有病。你有被迫害妄想症。”

    她说:“我才没有病!”

    我说:“也许让你接受你有这个精神病,你会很难。但是我告诉你的是,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包括我,有严重的,有轻的,全都有,你这种情况,并不是很特殊,但是说到治愈,也有过例子。”

    她看看我,问:“真的是有病吗?”

    我问道:“你不是说你觉得每个靠近你的女人都想害你吗?其实每个人都有害怕别人害自己的妄想症,但那都是比较正常,你是发展到了比较严重的地步了。你是时时刻刻,都害怕靠近你的女人害你,是吗?”

    她说:“你这么一说,我可能真的有。本来我是一个很乐观话很多,很开朗的女孩子,但是现在我总觉得别人说话针对我,讨厌我,侮辱我,反正一切行为都是做给我看的觉得她们来报复我了,有人找我耍朋友,我也觉得是故意安排的。把每个人都往坏的方面想总觉得自己做过很多的错事,没有一个人会喜欢自己,觉得自己有时候该死。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敢和她们处在一起。是不是我自己真的有病?”

    她渐渐的接受她有病的事实。

    我说:“初步诊断,的确如此。”

    她问道:“医生,那我怎么办!”

    我说:“接受治疗。”

    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治疗,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柳智慧。

    她问道:“怎么治?”

    我说:“慢慢来吧,我先诊断,然后看看怎么治,好吗?”

    她说:“那我可以先不回去吗!等治好了再回去。”

    我问道:“你不回去,那你去哪里?”

    她说:“我就在这里!”

    我说:“你想吃喝拉撒都在这里?”

    她嗯的点点头。

    我急忙说:“那可不行!”

    她瘪着嘴,说:“我不想回去。她们会害死我。”

    我说:“不会的,你这是被迫害妄想症,不要老是往那方面想。”

    她说:“可是我做梦都梦见她们杀了我,我好怕!前几天,听说b监区有个女的,睡觉被人用螺丝刀差点捅死!我这几天就老是做这样的梦!”

    她说的是冰冰被捅。

    我说道:“不要往那方面想。好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我想去问问柳智慧,让柳智慧怎么救她才行。

    有钱拿啊,而且又救人了,多好。

    小美不愿意走,我让徐男和a监区女狱警进来拖着她走了。

    她眼看抗拒不了,就让徐男押着她,但是她不愿意让a监区那个女狱警碰到。

    我看看时间,这个时间,还没到柳智慧出来放风的时间。

    我闭上眼,闭目养神。

    十几分钟后,我拿了一本书来看。

    看着看着,走廊上有吵吵嚷嚷的声音,我奇怪的听着,这怎么了?

    几个脚步声和叫声越来越近了,碰的撞到了我门上。

    进来的,是戴着手铐的小美。

    她怎么又来了?

    进来后她大喊道:“救我!医生救我!快!那些女人要杀我!她们要杀我!”

    她跑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死死抱住了我,不松手了:“救我!救我!”

    说着她又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求你救我,医生!她们要杀我!”

    我伸手给她:“放心吧,不会有人杀你的!”

    她看来是犯病了。

    她握住我的手:“求你救我,她们会的,会杀了我的!”

    她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我也紧紧抓住她的手。

    然后她躲在了我的身后,惊惧的看着我面前的两个女狱警。

    我看着押送着她来的两个女狱警,问道:“怎么了她?”

    女狱警告诉我说,小美刚才被押着回去后,还没到监室,突然脸上一下子变得温柔,一下子又咬牙切齿瑟瑟发抖,当狱警们上去问她怎么回事,她恐怖的害怕的叫喊有人要杀她。

    记得很多被自己亲戚好友骗进过传销组织后出来的人接受采访时,很多都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老觉得有人害自己,而且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父母。

    我拍了一下小美的肩膀,表示让她不要怕,谁知她竟然吓得叫出声音来,然后看看是我后,又死死抱住了我:“医生救我!她们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小美死死盯着两名女狱警。

    我对两名女狱警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麻烦把门关上。”

    两名女狱警出去了,然后把门关上了。

    我让小美去坐好,她却死死抱着我:“不!她们还会回来的!”

    我说:“去坐下吧,她们不会进来的,除非我叫她们进来。”

    小美搂着我的脖子:“我不,我不!”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搂着我,竟然有点可耻的想歪了。

    好吧,我是非常无耻的。

    我站起来,扶着她坐在了桌子上,我站在了她的面前,两人就保持像是情侣那种亲吻的姿势,就是和薛羽眉这样被章队长撞见的那个姿势。

    她的脸庞表情,还是一脸的慌张惊恐,害怕的瑟瑟发抖。

    我看着她,这么个青春的女孩子,本刚是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家境还那么好,如果被这病折磨下去,估计真的能毁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