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抓捕过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说:“袁蓉,我们也很讨厌马玲,我知道她那一套,深恶痛绝,当时她让我加入,我没有加入,她就不停的在背后阴我。我也很恨她!”

    袁蓉说:“那是你们的事!我现在成了逃犯,都是拜马玲所赐,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我说道:“袁蓉!你还有点良心的话,先放了副监狱长再说!要不,换我去做人质。”

    袁蓉看看贺芷灵,说:“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是副监狱长!副监狱长我问你!监狱里那么乱,你为什么不管一贯!”

    贺芷灵毫无惧色,说道:“我在管,这需要时间!”

    我看着袁蓉手上的菜刀,忙说道:“的确,袁蓉,这需要时间的。”

    袁蓉说道:“需要时间?我觉得你们就是和她们一个样的,同流合污!”

    我急忙说:“袁蓉,你镇静一下!其实我知道你心地还是好的,你看你,都这个时候了,你完全可以跑路的,可你还是回来祭拜父母,说明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孝顺的人,都是善良的,我相信你袁蓉。你想一想,你这一刀子下去,你这辈子,就真的不能回来祭拜你父母了啊!你父母也没人祭拜了啊!”

    袁蓉是独生的,还是徐男给我说过。

    只是我对袁蓉等人没什么兴趣,首先呢,监区里同事太多,一一记太多都记不住,然后呢,她是马玲的人,我更不对她感兴趣。

    袁蓉想到了自己父母,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看她动了恻隐之心,赶紧又说道:“袁蓉,我们就是在努力扳倒马玲她们,你跑也跑不了,帮帮我们!”

    袁蓉摇着头:“没用的,我所说的做不了证据,因为没有第三者在场。张队长,监区里,我见你对人还挺好,而且是真的和马玲她们对抗,你或许真的是个好人。可是我不可能和你合作了!马玲毁了我,我要亲自动手杀了她!”

    我急忙说:“可是你亲自杀了她,你父母谁来祭拜!”

    她说道:“他们,他们。我。”

    她自己说不下去了。

    我说道:“袁蓉,就算被判,你也判不了几年,你是被逼的,被人设计陷害的。你还很年轻啊!”

    袁蓉说道:“真的可以吗,你们真的可以帮得了我吗?”

    眼看她已经跟了我的思路走,我赶紧说:“当然。”

    正要继续劝说,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是几个警察回来的脚步声。

    袁蓉紧张了,在黯淡的光下,我看见她手中的菜刀闪着寒光,我急忙喊道:“别动我表姐!”

    我不管那么多,扑了过去。

    袁蓉被后面的脚步声分散了注意力,在我扑过去的时候,一下子把她和坐着的贺芷灵同时扑倒。

    我自己的膝盖撞在了地上的尖石头上。

    我啊呀大叫一声,然后看见袁蓉爬起来,手里还是拿着菜刀,我赶紧也爬起来,生怕她动刀子砍来。

    她看了我一眼,转身跑了。

    后面的警察发现了,赶紧的跑过来追上去。

    我也要追过去,自己的膝盖根本弯不了,一收腿就疼。

    我一摸,妈的,热乎乎的血流出来了。

    我疼得倒在了地上,我对追下去的警察喊:“她拿着一把菜刀,你们小心点!”

    贺芷灵坐了起来,问我道:“你怎么了!”

    我说:“妈的我好疼,我膝盖刚才撞在了一块石头上了。”

    贺芷灵拿着手机开了手电功能,果然,我的膝盖的血渗出来。

    我捂住了。

    贺芷灵急忙脱下她的外套,然后包好我的膝盖,用力绑上,问:“你能走吗!”

    我想要站起来,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可还是疼得要死。

    只能一跳一跳的走了。

    贺芷灵想要打电话,在这里却没有一格信号。

    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说:“我背你下去。”

    我说:“你背不动我,就这样子吧,我压着你的背。”

    就这样,我压着她的背,一瘸一拐跳下去,贺芷灵用手机照着前面。

    我问道:“哎,表姐,你学过包扎啊,挺专业啊。”

    她说:“学过。”

    我说:“哎,你身上好香啊。”

    没想到她一下子一肘部打过来:“这时候你还乱讲话!”

    我笑笑,说:“这也不能说啊。你太高了,要不我搂着你的腰吧,我不好走啊。”

    确实,她太高了,我不好走路。

    她把我的手楼主她的腰说:“可以了吗?”

    我嘻嘻的抓了一把:“好细啊。”

    她重重的一肘部击过来骂我:“手不要乱摸!”

    我大叫一声:“痛死了啊!”

    我揉了揉,说:“刚才你怎么突然那么温柔啊?其实你温柔起来,很有女人味嘛。”

    她没说话。

    走了下去一段,她问道:“平时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豁出命来救我?”

    我说道:“其实不想救,你知道吗我每次想到你剥削我,侮辱我,骂我,坑我骗我宰我,我就恨不得,恨不得先奸后杀!再,不是不是你别动肘子,痛啊!我是说实话啊!可刚才啊,妈的我觉得你这一刻就是我亲人啊,你看啊,我爸是你救的,我有工作是你给的,我有钱花也是你照顾的,我就算再讨厌你,我也不能忘恩啊,反正不知道为什么,你又像是我表姐真的表姐亲人,又像是我舍不得的喜欢的女人。嗯,就是那样。”

    贺芷灵鄙夷的问道:“你舍不得的喜欢的女人?”

    我说:“对,突然有那种感觉。舍不得你死,你死了我以后没好日子过了,我的好生活就到头了,而且我不救你我就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还有,我觉得每天和你这么吵架斗嘴挺有意思的,呵呵。你觉得呢。”

    贺芷灵说:“我觉得刚才她应该一菜刀砍死你,我就觉得更有意思了。我会一辈子都感激她。”

    我骂道:“我靠不带你这么讲话的!老子辛辛苦苦救了你,你就这么指望我早点死!我,我!”

    还想骂着什么下去,看到村头我们停着的车子突然开灯,然后加油门走了。

    我大吃一惊:“我靠,他们不是为了追袁蓉,把我们都扔下了吧!”

    贺芷灵看着飞驰而去的车子,也不知所以。

    我说道:“你平时不是聪明绝顶,智慧超绝,怎么没算到先盯住要辞职的人呢?上次就有过一次出事了就马上辞职跑路的了,这次还让人跑了!”

    贺芷灵问我道:“你是在怪我吗!”

    我说:“我哪敢怪你,我就是随口说说。”

    贺芷灵说:“那你怎么也没想到!”

    我说:“我粗心大意你又不是不知道!”

    贺芷灵低头,走了一会儿,说道:“文涛这几天一直缠着我,天天,烦得我没心思工作。”

    我说:“你魅力大,不怪人家。也许他是个好男人,再给他一个机会呗。”

    贺芷灵说:“给他机会?你开什么玩笑!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需要一个对我不忠的男人!包括手下!”

    她又说:“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不正之女,中士羞以为家;不忠之人,中君羞以为臣。就是这个道理。”

    我惊讶的啊了一下,问:“什么意思啊?”

    贺芷灵解释道:“不正派的女人,一般男子羞以为妻;不忠诚的小人,一般君主羞以为臣。有空多看书,别老是泡妞!”

    我说:“人各有志!”

    贺芷灵嘲笑口气问我道:“那也叫志向?”

    我说:“也许吧,呵呵。”

    我再次问道:“我想问你,为什么不先弄死康云呢?剪掉她们这个集团的一个翅膀,除去一个毒瘤,没有了这只诡计多端的拦路虎,以后我们做什么也好做点啊。”

    贺芷灵说:“留着,想等着她出错,把背后的更大的老虎揪出来。”

    我说:“唉,那可真是要等到猴年马月遥遥无期了,话说,你是不是留着康云就是为了从521身上捞钱啊!”

    贺芷灵看看我,然后说道:“很聪明嘛,也很有经商头脑嘛会这么想。”

    我吃惊的问:“你该不是真的这么想的吧!”

    贺芷灵说:“如果我真的是留着康云就是为了从521身上捞钱呢?”

    我骂道:“无耻!卑鄙!”

    贺芷灵笑了笑,说:“我无耻,卑鄙?”

    我说:“那不是吗,你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贺芷灵问道:“我问你,就算除去了康云,那监区长呢?还有监区长背后更高层的监狱领导呢?她们会不会对521进行更疯狂的报复!除去康云,只会打草惊蛇。”

    我说道:“现在早就已经打草惊蛇了。”

    贺芷灵说:“康云是黑衣帮,还有这帮犯罪集团的中间的一个纽带,留着她,就是想牵出所有参与的犯罪的幕后主使,不懂你就别瞎喊!”

    我闭嘴了。

    终于瘸着腿让贺芷灵扶着到了山脚下,眼看到袁蓉的家门口还有一段距离。

    我说道:“表姐,刚才在山上,你豪气干云,说要背我下来。现在我是真走不动了,能背着我过去到那里吗?”

    贺芷灵说道:“我累了。”

    我说:“好吧。”

    继续抱着她让她扶着我走,这种感觉很爽。

    我在她耳边说道:“你身材真好。”

    她一个肘子又过来,我早有准备,一下子挡住:“哈哈!”

    她突然突施冷箭,往我的裆部就是捶下去,我急忙护住:“我会死的!”

    她收住手:“再乱说话,我不会客气!”

    好,我不敢乱说话了,我相信她绝对能干的出来。

    总算到了袁蓉家门口,她家的灯还开着,门也开着,我说:“进去休息一下。”

    贺芷灵扶着我进去了袁蓉家里。

    这是一栋两层精装修的农村小楼,第一层,厨房就在大厅,进门口就是厨房和客厅,房子不大,再进去就是上二楼的楼梯。

    睡觉的房间估计都设在了二楼。

    我坐在了凳子上。

    贺芷灵松口气,也坐了下来。

    厨房的砧板上,有切好的西红柿,还有正在切的青菜。

    刚才我们来抓捕袁蓉的时候,她正在拿着菜刀做菜,看到我们跑来,就跑到山上去了。

    在那个装碗筷的小橱柜的上面,是祭祀祖宗的牌位,上面有两个中年男女的照片,应该是袁蓉父母。

    贺芷灵起身去打水,到盆里,然后端着盆子过来,放在我面前,说道:“解开来看看!”

    我看着她。

    她蹲坐在我面前,有点可爱。

    我呵呵笑笑。

    她问我:“你傻了,笑什么!”

    我说:“没什么。”

    她命令道:“解开!”

    我说:“哎哟疼,我自己解不开。”

    我说着假装伸手解开解不开。

    她骂道:“装!”

    然后她伸手过来用力一扯,解开了,这次真的疼得我哇哇大叫了:“这要谋杀啊!痛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