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来电的感觉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给贺芷灵报告了这事儿,贺芷灵不管其他,先是让我去打电话要钱。

    好,我想着下班就出去打电话要钱。

    不过我还是先问贺芷灵:“分我多少?”

    贺芷灵说道:“十万,然后你自己分你那些手下,一直帮你看着李珊娜的手下。”

    我说:“才十万!还让我从这里分出去!”

    贺芷灵大言不惭的说:“你要知道,我给你已经算多了,比起六百万给你的三万,我给你的还少吗!”

    我说:“话说,如果是你去和李珊娜谈,她未必相信你!”

    贺芷灵说道:“你不愿意?对吧?”

    我说:“说真的,不愿意!才给我那么一点!”

    贺芷灵说道:“那算了,这生意不做了!”

    啪,她直接挂电话了。

    他妈的,气死我了,我也啪的扔掉电话,不做就不做,你不要钱,我也不要呗,你能分到那么多,我才分到一点,看是到底谁亏了!

    抽了两根烟,等气头过后,又觉得不对劲。

    和她斗气,我没好处啊,虽然说大家都不做,她亏了很多,但是我也分不到钱了啊,再说,我可答应了李珊娜,在李珊娜那边没有信用就算了,最主要的还有一点,就是李珊娜还要过那装疯的苦行僧生活,我也觉得对她很残忍,然后,我还想和她多多亲近,兴许真的泡到她啊。

    好吧,我妥协,老子妥协了贺芷灵!

    靠。

    我给她打电话过去。

    贺芷灵接了后,说道:“想通了?”

    我说:“你就抓准了我的想法是吧?”

    贺芷灵说:“别跟我发脾气,我现在不想做了这事!”

    我只好哄着她:“别这样子嘛表姐,刚才你表弟老子我也是意气用事,看在我年轻不懂事的份上,放过了我这一回吧啊。表姐啊,其实这个事,是双赢的啊,不是,是n赢的啊,你看你能拿了钱,我也能赚了钱,我的手下们也都分了钱,然后李珊娜也过得舒坦了,正如你所说,皆大欢喜,对吗。表姐,刚才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她说:“但是我现在放在心上了。”

    我说:“好吧,那你希望我怎么样子做,你才不放在心上呢?”

    贺芷灵说道:“八万,给你八万,刚才说是十万,扣去你的得罪我的精神损失费,两万。”

    我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

    贺芷灵说:“你可以不愿意!”

    我说:“愿意愿意,我愿意得不能再愿意了,高兴得一塌糊涂,那就八万吧表姐。”

    她说:“还有!钱直接打我账上!我等下下班后出去给你发信息到你手机。你出去后就给她打电话过去拿钱,打我账上!”

    我说:“这个,这个,那你的意思说,我还要去给你讨一回钱?”

    她说:“自然的。”

    我说:“你不会再讹我,或者不给我吧?”

    她说:“我像那种人吗?”

    我心里说:你是不像那种人,你根本就是那种人。

    我像个太监一样讨好主子说道:“不像,不像,那就一言为定了表姐,那到账了,就一定给我那份哦。”

    她直接挂了电话。

    下班后,出了外面,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后,去了青年旅社。

    以前租了这个青年旅社这个房间,是来监控康云等人的,现在我都不知道用来干嘛了,就当是用来出来外面睡觉的窝了。

    手机果然有了贺芷灵给我发的帐号信息。

    我给李珊娜提供给我的那号码打了过去。

    那边还是那个女声。

    我说了给打来三百万后,她只问:“还是之前那帐号吗?”

    我说:“不是,换了一个帐号。”

    她说:“发给我。”

    然后就挂了电话。

    都神秘兮兮的啊。

    然后我发了帐号信息过去,还不到五分钟,她就回复信息:好了。

    靠,三百万又到了贺芷灵那里。

    我马上给贺芷灵打电话,问钱到了没有。

    贺芷灵轻描淡写:“到了。”

    我说:“好,那我现在过去拿钱。”

    贺芷灵说道:“现在过来拿钱?我有说过现在就给你钱了吗?”

    我生气道:“表姐,刚才你怎么答应我的!说钱到了就马上给我拿钱!”

    贺芷灵说:“马上,明天也是马上,后天也是马上。”

    我怒道:“不带你这么玩的,你到底给不给!”

    她说道:“我不给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结巴了:“我,我。”

    我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我投降的时候,她说:“过来那个餐厅拿吧。”

    我高兴的问:“哪个餐厅啊?”

    她说:“你说很贵的那个。”

    她挂了电话。

    臭女人,又要宰我了,我都看透她了,这是她的手段,雁过拔毛,不,不是拔毛,是雁过拔肉,毛留给我。

    我过去了。

    想到八万块,我不得不赶紧去要。

    到了后,贺芷灵已经在等我了,而且还点了一桌子菜,而且还吃了。

    我坐下后,说:“你这么没礼貌?不等我就吃,不等我就吃!你好意思吗你?”

    我说着赶紧拿筷子,先夹了一只虾再说。

    她说道:“我在你还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来了,我怎么不好意思?”

    我说:“哦,你下班就来自己吃饭了,你一个人就点了那么多菜?真是铺张浪费。”

    贺芷灵说道:“我就点了这两样,知道你要来,我才点了这些,这些,还有那些,还有酒。也不算铺张浪费吧,反正浪费的是你的钱。”

    我气道:“我的钱就不是钱了吗!”

    贺芷灵说:“你的钱不就是用来浪费的吗?你平时拿来玩,拿来喝酒,拿来泡妞,不浪费吗。”

    我说:“谁说,我要还债,我要还我爸治病的钱,我还想买房买车!别坑我了可以吗表姐!”

    贺芷灵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这顿饭要坑你?”

    我说:“艹,你那副德行,我难道还不知道吗。”

    贺芷灵板着脸,道:“别对我说脏话!”

    我低头,吃!

    我没吃饱,她早就吃饱了,喝完了一杯红酒,她优雅的擦了嘴,说:“我走了,你慢慢吃。再见。”

    我啃着鸡腿,放下鸡腿说:“我的钱呢!”

    贺芷灵说:“差点忘了这事。给我你帐号。”

    我给她帐号,她拿着她手机,上了手机银行按了几下,就转账过来了。

    我说:“靠,那么容易啊。”

    她说:“是挺方便,你慢慢吃,再见。”

    她拿起包走了。

    我懒得理她,心想着这么多吃的,该怎么干完。

    想了想,还是找了王普,找谢丹阳那挺对不起谢丹阳,而且谢丹阳这样的来,我也怕被贼人盯上。

    王普来后,看着一桌子的大鱼大肉,精美食物,胃口大开,两人吃得不亦乐乎。

    他的手已经拆了线,但是还没那么快好。

    喝了几杯酒后,他说:“做梦都想回去再揍那女人一顿。”

    我说:“她身手了得,虎背熊腰,不是我们能解决得了的,请人还差不多。”

    王普问:“那干嘛不请人,出了这口恶气!气死我了,每次看到我的手,我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我说:“来日方长,总有一天她会得到惩罚的。”

    王普说:“是老天惩罚,还是你诅咒的惩罚。”

    我说:“法律的惩罚。”

    王普一脸的不屑:“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吃饱喝足,买单三千八。

    王普拉长了惊讶的脸,说:“那么贵!”

    我说:“那不是。”

    王普问我:“刚才我一直想要问你,到底你请谁吃饭,然后他先走了的?”

    我说:“还能是谁。就你们啤酒厂的老板娘。”

    王普拍我的手臂说:“请她,值!”

    我说:“值个毛。”

    九百万,如果请保镖花了一大半,贺芷灵至少能赚三百万,我分到了可怜的三万加八万,十一万,三万抵债了,八万如果回去分一直辛苦的徐男她们几万,那剩不了什么,我算了一下,徐男那里,六个人,起码要给五万,她两万,其余四人自己分三万,那我也只剩下三万。

    我告诉自己说,总好过没有吧。

    钱只要到账,贺芷灵办事就快了,第二天就安排了女保镖进来守在李珊娜小楼前,李珊娜终于也不用装疯卖傻了,可喜可贺啊。

    钱我也分了徐男,让徐男去分那几个管教了。

    有两个女保镖,长得还挺不错的。

    我想,有机会是要接触接触一下,切磋切磋,增进感情交流。

    说干就干,去了李珊娜小楼那里,和一个女保镖聊了几句,她都不理我。

    靠,好冷酷高傲的样子。

    毕竟是刚来,让你呆久了,接触不到男人,老子看你还冷漠不。

    我上去了上面,别人不能上,我能上,因为贺芷灵是她们的客户,客户就是上帝,上帝发话说上帝可以上去,张河可以上去,那我就可以上去了。

    李珊娜挽起了头发,也简单打扮了一下,整个人都美多了,不是美多了,是美呆了。

    她看到我,对我点点头,笑了一下:“谢谢你。”

    我说:“大恩不言谢,以身相许得了。”

    李珊娜说道:“小女子罪囚之身,怕是玷污了大人的美名。”

    我说道:“美名,美名能吃吗?话说,我看你气色好了很多了啊。”

    李珊娜说道:“我也发现了,还是继续谢谢你的。”

    我看着她,想象着她跳舞的样子,问道:“你能不能教我跳舞啊?交谊舞什么的?”

    李珊娜问我:“你都这么接触女孩子吗?”

    我笑笑说:“不是了,是我真的想学一学。可以吧?”

    李珊娜说:“我今天心情好,不收你学费。”

    我说:“这还收学费啊!”

    李珊娜说:“你知道我在外面收一个学生,什么价格吗?”

    我说:“一百万?”

    李珊娜说:“比这个多好多倍。”

    我惊讶的咂舌:“真的假的?”

    李珊娜说道:“我收学生,对外不是说收学生,只是说同门师妹,她们用我的名号,也可以接很多的演出。”

    我说:“真高明。”

    她站了起来,一只手往后,一只手优雅的伸过来,做着邀请我跳舞的姿势。

    我急忙站起来,说:“应该是我邀请你才是嘛。”

    她说:“对,舞会上,基本是男的邀请女的,用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姿势,还有一个跪着的姿势,你要不要学?”

    我说:“那就算了,让我邀请我都厚着脸皮了,还跪着邀请。”

    她说:“你来试试。”

    我学着向她一样,做了邀请跳舞的姿势,她回去坐在我刚才的位置上,看着我,然后颔首点头,轻轻站起来,接受我的邀请,手指捏住了我的手。

    这轻轻一捏,让我有种来电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