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他还活着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之后,冰冰告诉了我她男朋友的名字,真名叫石安生,说她男朋友被关在了我们市的男子监狱。

    这种事,也是让贺芷灵去查才容易查啊。

    只不过,不懂冰冰到底要我去问她男朋友什么事。

    我回去后,跟贺芷灵说了这个事,贺芷灵说她来办。

    我跟贺芷灵说道:“你看这521,老是被人刺杀的,你能不能给她换个监狱啊?”

    贺芷灵说:“你以为换了监狱就可以了?换了监狱,她们就不能下手了?”

    我说:“那怎么办?就这么等死吗?”

    贺芷灵说:“在这里,我们至少能看着她,防备着别人。”

    我说:“唉,这倒也是,但我看着感觉我们根本就挡不住别人对她的刺杀啊。”

    贺芷灵说:“你先别想那么多,先去找找手套。”

    我说:“好。”

    挂了电话,我带着徐男沈月小岳小陈一群人,又去了监室找手套。

    几乎是翻遍了,但也没找着啊,这要是手套到底能藏哪里呢?

    看着这空荡荡的监室,我一筹莫展。

    难道真的是已经丢出外面了吗?

    回到办公室,头疼啊妈的。

    电话响了,贺芷灵的。

    她办事动作很快,查到了石安生的确是在男子监狱。

    而且她还安排我明天下午去看望石安生,还是秘密探监,就是动用了关系,可以走后门探望,贺芷灵要我悄悄的去,她带着我出去,然后去那边,也是悄悄的看。

    我高兴了。

    下班后,马上出去外面,我又去了市监狱医院。

    见了冰冰后,我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

    冰冰再次握住了我的手,高兴说道:“他还活着!”

    我说:“对,还活着!”

    冰冰热泪盈眶,然后说:“太好了。”

    我说:“你别激动,别激动。”

    她过了一下子,擦掉眼泪,说道:“我想让你问他,他那时候拿到的黑衣帮头目们开会会议的视频录像,在哪里。”

    我马上问:“他有黑衣帮头目开会的视频录像!”

    冰冰说:“录像里的内容,涉及到了他们那段时间犯罪的很多个领域,包括劫持,绑架,看场,管辖的酒店,开的非法酒店,还有赌场,等等内容。”

    我问道:“这样的录像,你们怎么弄到的!”

    冰冰说:“我男朋友派人进去卧底拍到的,拍到的甚至有一些单位部门的领导也在其中,还有个派出所的所长,后来,卧底被发现,从此不知所踪,男朋友弄到了资料,而且先是写了实名举报信告上去了,谁知他们黑衣帮背景深,那上面的人都护着他们,反而把我男朋友和我弄到监狱里面来。我是相信你,我和你说这些,如果你也要出卖我,这就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我说:“你还不相信我!”

    冰冰说:“知道我和我男朋友为什么那么惨吗?我们就是被最好的朋友出卖的。”

    我点头:“人心果然难测。那然后呢,问到了呢,又能怎么样?可是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男朋友会相信我吗?”

    冰冰犹豫了起来说:“这个,这个。”

    她自己也郁闷了。

    我这么过去,说我是冰冰叫过来的,他会相信吗?

    冰冰说道:“他真不会信。”

    我说:“对,他不信,那怎么办。我觉得,还是你跟他亲自见面的好。”

    冰冰问:“有可能吗?”

    我说:“我试试吧。”

    她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谢谢,谢谢!”

    出了监狱医院,我给了贺芷灵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这些。

    让她想办法最好能让冰冰和男朋友见面,否则她男朋友也不会相信我。

    贺芷灵说她来想办法,挂了电话。

    我走在街上,沿着墙走过去,习惯性的看看后面,左边,看看对面,看看那前面,已经养成了走到哪里都多看几眼有没有人跟踪的习惯。

    确定没人跟踪,我上了车,去旅社拿了手机。

    手机有夏拉的未接来电。

    夏拉找我。

    我给夏拉回复了电话,夏拉说她想见我。

    也是好久没见过她了,我买了一些零食,去找了夏拉。

    我让夏拉出来外面等我,我查了一下,在一个警察局旁边有一个饭店,还挺贵。

    不管了,就去那个,因为感觉靠近警察局,安全一点。

    我让夏拉进包厢等我。

    我过去后,看了一番,觉得没人跟踪,上去了上面。

    夏拉没有在包厢,而是坐在餐厅大厅的窗边,看着窗外车来车往。

    我过去后,看见她眼神迷茫的看着窗外。

    我走过去之后,坐在了夏拉的前面,然后提着一袋零食给她:“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什么都买了一些。”

    夏拉高兴的打开:“这么多啊。”

    然后她探过身子来抱抱我。

    坐下来后,两人点了菜。

    我看着她,打量着她,一段时间不见,她又漂亮了,之前是高丽风,现在成了纯欧美风路线了,不论怎么穿,她身材好,本身是衣架子,都显得曼妙时尚潮流,走在街上就是让人看了就有感觉的时尚年轻美女。

    我说道:“我们还是少点见面的好。”

    夏拉撅起嘴:“这才见面,就说这么扫兴的话!”

    我说:“你都不懂,你表姐疑神疑鬼的,我感觉她派人跟踪我了。只要我出来。你就不怕吗?”

    夏拉说:“我不怕,我想见你。”

    我说:“好吧。”

    夏拉问我道:“今晚还回去吗?”

    我说:“看看吧,也许回去。”

    夏拉狡黠的说:“如果你不回去,今晚陪我的话,我告诉你一件事。好吗?”

    我问道:“什么事啊?”

    夏拉说:“那你得陪我。”

    我说:“陪你可以,但吃饭了,去房间,可以,出去玩我就不去。”

    夏拉说:“好!”

    两人吃饭,随便聊着。

    她的公司越做越大,员工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忙,所以这段时间她都没有什么时间找我。

    至于她表姐那边,她都没什么时间过去,她表姐也没什么空,也很少和她见面。

    只不过她告诉我说,大雷公司有人来找了她,问了我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但是夏拉没有说。

    大雷已经被关了,这帮人来查我干嘛?想弄我吗?

    妈的得罪的人太多了,不小心不行啊。

    吃完饭后,我叫服务员来买单,服务员过来,说消费了一千八。

    我咂咂舌,妈的知道是贵,但这也贵的离谱了吧。

    好吧,我还是掏出卡来,“刷卡。”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刷卡机今天出现一点问题。刷不了卡了。“

    我说道:“靠,不是吧,刷不了卡?你这个那么大的饭店餐厅,刷不了卡?”

    服务员说道:“抱歉先生,刷卡机没纸了。”

    我说:“你没纸你不和别的部门要?”

    服务员说道:“别的部门也没有,只能等明天才能采购。我们要通过各个部门的程序的。”

    夏拉拿出钱包:“我这里有现金。“

    我急忙说:”怎么能让你破费呢?好不容易请你吃一顿饭,这还要你给钱,也太什么了。”

    夏拉说:“我们还分那么细啊。”

    可惜了,夏拉把我当自己人,我在心中却将她摆在了一个只是利用的位置。

    不过我和她表姐康云相比,至少比康云强多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害夏拉,利用而已,而且说玩弄,也没有,两情相悦嘛,有什么玩弄不玩弄的。

    去开房的时候,居然刷得了卡。

    我们要了一间标准间,这里的标准间,688元,最便宜的。

    上面很高。

    进了房间后,发现真的是物有所值啊,贵自然有贵的好,房间装修得富丽堂皇。

    夏拉说:“这是五星级酒店,688元还是打折了。”

    我看着窗外,下面灯火阑珊。

    我说:“的确是享受啊。哎你说我们要是在这里亲吻的话,会不会有泰坦尼克号的感觉啊。”

    夏拉说道:“你讨厌。”

    她放下包包,然后脱掉高跟鞋,穿上拖鞋走过来。

    她靠在我怀里,坐在我面前,拿起我的双手抱着她,说:“每天的这个时刻,我感觉自己才是最放松的,如果每天都有你陪着,那就更好了。”

    我抱着她,闻着她的香味,附和着说:“嗯,我也希望如此。”

    夏拉转身过来,坐在了我前面,抓着我的手,磨蹭着,说:“我妈病好了,出院了。”

    我说:“那就好啊。你没有去看看她,陪陪她吗?”

    她说:“我去接了她出院。出院的时候又说我什么什么的,我真烦。我就走了。”

    我说:“呵呵。你妈妈挺有意思?”

    夏拉说:“有意思才怪,你要是她女婿,你就被逼疯了。”

    我心想,有这么个岳母,不疯才怪,不过我可没想过要娶夏拉。

    我说道:“那也没办法,如果真的做了人家的女婿,人家再怎么说,也只能忍一忍就过去了。”

    夏拉说:“要是真的能忍过去就好了,就怕忍不了,她就一直说一直说的。”

    我笑笑。

    夏拉又说:“我去了我表姐的房间,上周偷偷进去的,看到一些银行的账单。我拍来了。”

    我忙说:“拿给我看看。”

    夏拉走过去,从包里拿着手机,打开相册给我看。

    是一些银行账单,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

    我问夏拉:“你表姐为什么账单来往都是那么大字数的?你觉得她干什么来的那么多钱?”

    夏拉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怀疑她也许手脚不干净。”

    我心想,就算在监狱手脚不干净,可是这每次来往两三百万的,那么大数字,也说不过去啊。是不是监狱里的钱?

    或者是彩姐她们集团男的钱。

    夏拉又说道:“我表姐那天洗沙发,见了一个摄像头,无线摄像头她和我说。是有人进来装了无线摄像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妈的摄像头被发现了,我怎么不知道。

    不过这段时间,我也很少看视频录像……

    我急忙问:“然后呢?”

    夏拉说:“我表姐怀疑了很多人,其中一个是你。”

    我说:“怀疑我?不会吧,为什么怀疑我?”

    夏拉说:“她就是怀疑你。然后她扔了摄像头。”

    妈的被发现了摄像头,以后就不能拍到她们了。

    不过还有一个,我装了两个的,我问:“那只是发现了一个,对吗?”

    夏拉说:“对啊,我表姐查看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其他。你说是谁做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表姐得罪了不少人,或许是她的某个仇人干的也不知道。”

    夏拉说:“那我们平时在客厅换衣服穿少衣服都被人看见了啊!”

    我问:“你穿多少?”

    夏拉说:“内衣啊。”

    我说:“示范一下。”

    夏拉推我:“讨厌了!”

    那晚,搂着夏拉睡,很香甜,居然有种在家搂着老婆睡的感觉。

    不过睡的最甜的,不是我,而是夏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