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心灵的温暖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说道:“薛羽眉她们一定很高兴,也和你更亲密。”

    廖子说:“薛姐她们重新接纳我,我很高兴,她们比以前对我更好。”

    说着,她有一些犹豫。

    我看得出来,她在犹豫什么,我就问:“有什么说的,直接说。”

    她说:“可是她们还是怕我会伤害丁琼。”

    我说:“这很正常,毕竟你伤害过了丁琼,她们很怕这种事情再次发生。那我再问你,你还有想杀害丁琼的念头吗?”

    她说:“这样的念头没有了,可我还是害怕她离开,担心她离开。担心她离开了后我还是会孤独,我好害怕。”

    我说:“没以前怕吧。”

    她说:“没有以前那么害怕。可我怕我的病好了几天,又会变重,我自己生怕那种想要自杀,杀害她的念头再次产生出来。”

    我说道:“那如果你有这种想法,你就跟她们说。让她们离开离开你,暂时的。不过,廖子你要相信,你的家人,还有朋友,还有丁琼,还有监狱里的姐妹,包括我,都不会希望你生病,我们都想治好你,都想你过得好好的,其实,你并不孤独。”

    廖子说:“我知道,可这种孤独,是一种感觉,哪怕再多的人围着我,它还是有了,产生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子。莫名其妙的的孤独,莫名其妙的难受,难受到让我自己都难以克制自己。”

    我急忙岔开话题:“那,我等下就和上面报上去,尽快让你开课吧。”

    廖子高兴的点头。

    廖子走后,我就上报到了监区长那里。

    对于这种事,上面自然是很快就批准的,原因只有一个,她们又能捞钱了,以开课的名义,让女犯们交钱,她们就想着全部吞了,好在在我的努力劝说下,她们同意拿了女犯交上来的瑜伽课的学习费后,分一些给廖子。

    我是这么说服她们的,我说如果你不分钱给开课授课的女囚,她们知道了我们用她上课的名义捞钱,那她还不干了,我们又怎么捞钱。

    她们这才同意了。

    没想到瑜伽课报名的人还挺多的。

    而廖子,也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教授女囚们瑜伽上,她的病,慢慢的就像没了一样。

    但愿她会好吧。

    丁琼也翻案成功,出狱了。

    她那案子,是被人陷害进来的,翻案后,那几个她原来公司的会计都被抓起来了,而且丁琼还获得了一大笔赔偿金,这真是一件大喜事。

    就算那个该死的章队长找茬,她也已经离开了。

    办完了手续,她就走了,因为那天办理手续的不是我,而且我在忙,我也没得送她。

    这倒是小事,令我头痛的大事,就是冰冰的安全了,康云那帮人盯着她,不弄死她誓不罢休,我要怎么保护她都不行啊。

    不过好在冰冰身边的囚犯们,就是她的姐妹们知道有人对她刺杀后,加强了警惕,所以,康云她们想要下手,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但是,一定的难度并不是有多保险,因为我知道,如果找到机会,还是能干得掉冰冰的。

    杀人并不难。

    当我无所事事巡视到了监区几间授课室的时候,看到了正在练瑜伽的一群女囚。

    薛羽眉,冰冰,都在,都很认真。

    坐在她们前面教的,就是廖子。

    我发现廖子的身材挺好,而且很柔软,看起来,真想去抱一抱。

    我站在外面,看着。

    廖子看到了我。

    然后她跟女囚们说让女囚自己练一下。

    然后她站起来走出来,门口的狱警拦住她,她说:“我可以见见张队长吗?”

    狱警看看我。

    我示意可以。

    狱警让廖子过来了。

    廖子走到我旁边,对我说道:“我是来谢谢你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吃饭就算了,你知道这在监狱那个饭店吃有多黑吗?”

    廖子说:“那我也要请你。好好谢谢你。”

    我笑笑,说:“行吧,那就等你上完课我下班了正好。我让人带你出去。”

    廖子点点头,然后回去继续给她们上课。

    下班后,我让徐男和沈月去带了廖子过去黑店吃饭。

    开了两个包厢,一个是给徐男沈月几个的,一个是我和廖子单独的。

    我让徐男沈月叫上小岳,小陈,兰兰,风荷这些我的自己人,也有十几个吧,算我请客。

    她们没来之前,我就给那个大包厢点了菜上菜。

    请吃饭也是收买人心的好办法。

    当徐男沈月把廖子带到了包厢,我就让她们过去了旁边的包厢,然后廖子推着菜单给我看:“你点吧。”

    我说:“你点吧,你们伙食不好,点你自己想吃的。”

    廖子说:“那你先点,我再点。”

    我说:“那好吧。”

    点了几个菜,廖子也点了几个菜。

    一会儿后,上菜了,廖子慢慢的吃起来,她吃东西的样子很淑女,优雅,显得很有教养。

    我说道:“你的一举一动,真的是很淑女。”

    廖子说:“我妈妈从小就是这么教我呀。”

    我说:“真难以想象你会是伤害罪进来。”

    廖子说:“不提这个好不好。”

    我笑笑,说:“你妈妈是做什么的?”

    廖子说:“她是大学音乐老师,我爸爸自己开了个木材厂。我还有个哥哥,帮爸爸做事。问这个干嘛呀?”

    我说:“聊天嘛。你们孤独症,更要多聊天,打开你的心扉,让别人走进去温暖你。”

    廖子笑了一下,“谢谢。”

    她的左边脸,有个酒窝,笑起来挺可爱。

    我说:“那你的家境听起来挺不错啊。”

    廖子说:“还好吧,就是我自己不争气。”

    我安慰她道:“那也没办法,上万人都没得的病,让你得了。比中彩票还难。还有吃药吧?”

    廖子说:“吃呀。感觉没以前难受了,也没做梦了,但是还是睡很多,不过我现在每天都很高兴,期待周四,周一的到来,因为那两天的下午,我就可以给她们上瑜伽课了。”

    我看着她高兴的样子,看来恢复得很好,这又是全在于柳智慧的功劳。

    没有她,我哪懂去开什么什么药。

    我是一个滥竽充数的庸医。

    我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来你瑜伽课上课的人还挺多啊。连薛姐,521几个监区的大姐大都来上课了。”

    廖子说:“嗯,她们也很喜欢瑜伽。我还赚了一笔钱,谢谢你!”

    我说:“唉,谢什么呢,那帮家伙,利用上课的机会,捞钱,我无奈啊。”

    廖子说:“我们都习惯了。你不是也能分到钱吗?分到钱还不开心吗?”

    我说:“这钱不是正道途径来的,我有什么好开心的。”

    廖子盯着我看了一小会儿。

    我说:“看什么了?”

    廖子说:“张队长,我看你也不是长得一脸正气的人,没想到你人那么好啊。”

    我笑了,说:“谢谢夸奖。”

    廖子说道:“丁琼走前和我说,你人很好,无论我有病没病,让我多接近你。”

    我说:“有病没病,都可以接近我的,不过,你得先配合我,治好你的病。”

    廖子嗯的点头,然后问我:“丁琼走的时候和你说吗?”

    我说:“没有,这几天我自己也忙自己的工作。也许等过一段时间吧,我有空会去找她,反正她出去了,也是在这个城市,不远,我们可以时常的相互见面,联系。反倒是你,好好照顾自己,没有了丁琼,你也可以找其他朋友啊。”

    廖子说:“嗯,我会的。”

    我说道:“对了,你吃药的时候,不能喝酒。”

    我从她手上拿回了啤酒瓶,她是想敬酒我的。

    我说:“这些药,如果喝酒下去,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她奇怪的问:“是这样子吗。平时我在家,晚上有时喝点红酒,更舒服的容易入睡呢。”

    我说:“你这孤独症,很多症状和抑郁症都差不多,而且吃的药有一部分就是抗抑郁症的药,抑郁症的人如果在服用抗抑郁的任何药品时,都不可以喝酒;如果在没有服药的情况下喝酒对情绪会有一定的影响,喝酒后人的神经系统兴奋导致情绪不稳定,会刺激一时兴奋,酒醒后抑郁情绪会加重。”

    廖子点点头:“那好吧,那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我和她干杯。

    然后,放下杯子后,我说:“旁边包厢那边,是我叫出来的我们监区的姐妹们,我先过去陪陪她们,你先吃啊。”

    廖子说:“你去吧,我没事的。”

    我看看她,还是不放心,我出去了,然后进去了旁边的包厢,包厢里,十几个我们监区的狱警管教们,见到我进来,大家热烈欢迎,她们已经喝了七八瓶啤酒了。

    我进去后,先让徐男安排一个人出去那边看着廖子,不然万一她自杀啊乱跑啊什么的给我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小岳开我玩笑道:“张队长,刚才她们说,你在隔壁,和美女幽会呀!”

    我说:“乱说!那个女囚,是患了孤独症,我在给她治疗后,她有了点起效,就请我吃饭感激我。来来来,先来团结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