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笑笑,说:“对。她就是那么蠢,不过我们应该庆幸,认识了她这样的朋友。她就算出去,没出去之前,她现在心想的就是如何继续对你们好,也对我好,甚至想着能帮你们一人找一份工作,特别是你薛羽眉。”

    薛羽眉泪花盈眶:“蠢丁琼。”

    我说道:“她呀,永远只知道,以德报怨。她相信这世界都是好人。”

    薛羽眉自己念叨:“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我说:“说得对。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但丁琼那孩子,永远学不会以直报怨了,她只会以德报德,以德报怨了。你该庆幸,我们都该庆幸,我们有丁琼这个一个好朋友。”

    薛羽眉说:“所以我才不同意她来救什么廖子!哪怕廖子是我们监室的姐妹!”

    我说:“所以所以,没什么所以,你不给她来,她不愿意走,那个章队长还是一样要揍她!拖得越久,她的下场可能就越惨!”

    薛羽眉沉默了。

    沉默了一阵子,她又跟我要了一支烟。

    抽了两口,她问我:“你是什么想法?”

    我也抽着烟,说:“希望她早日出去,也希望你不要不见她,希望我们几个友情到死。”

    我当然希望什么丁琼,薛羽眉的都喜欢我,让我无证驾驶很多年,但这并不现实,她们一旦出去,接触到那么多的形形色色的优秀男人,鬼才会继续跟我。

    所以,和她们做朋友,就好了。

    如果她们出去后忘了我,那我也没办法。

    薛羽眉低下头。

    慢慢的,她说道:“好吧。”

    我说:“看来,说服你,也真的不容易。”

    薛羽眉说道:“是不是你喜欢的女人,你都会那么关心?”

    我问道:“那廖子,我喜欢吗?”

    薛羽眉问:“521,你喜欢吗?”

    我说:“讲句难听的话,喜欢是喜欢,想碰是想碰,但是所谓的爱,谈不上。只是想动她,而已。”

    薛羽眉说:“男人的爱情和**是可以分开的吗?”

    我说:“不知道。那你对我,也只是**罢了,说到爱情,你有吗?”

    薛羽眉说:“我是分不开的。”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笑笑,说:“研究这个,就好像王阳明研究心学一样,格物格到自己病倒都研究不出什么东东。”

    薛羽眉说道:“你曾经在我被人害的时候,不顾一切的要救我,那是因为爱情还是友情?”

    我说:“这个,什么都有吧。我也对你有意思,有感情,也有友情。”

    薛羽眉又问:“爱情成分多一点还是友情成分多一点?”

    我无语道:“啧,怎么你们女人都那么钻牛角尖?”

    薛羽眉问:“有别的女人问过你这个问题吗?”

    我说:“我也不懂什么成分多一点,反正我就知道我自己不想让你出任何事。”

    薛羽眉问:“那如果是521出事呢?”

    我说:“我也不希望她出事。”

    薛羽眉咄咄逼人:“那你是不希望她出事多一点还是不希望我出事多一点?”

    我说:“靠,这个?这个你要我怎么回答?”

    薛羽眉说道:“这个很好回答,我想知道我在你心里多重?”

    我说:“都差不多吧?”

    薛羽眉继续问:“那也有个轻重吧。”

    我说:“你这问题,就像问的我和你妈掉进水里先救谁一样的让人怎么回答都不行啊!”

    薛羽眉说道:“那肯定要先救自己妈妈呀。”

    我说:“说是这么说,但是女朋友肯定要发火啊!”

    薛羽眉说道:“不要扯别的,就问你,我和521,你觉得谁更重要?”

    我说:“好吧,是你。满意了吧?”

    她笑了笑:“真心话?”

    我说:“要不要进我心里看看?”

    她点点头:“挖出来看好吗?”

    我和她打情骂俏着,不亦乐乎。

    正斗嘴开心,她说道:“和你说了那么多,想知道的是如果521遇到了危险,你会不会像救我一样救她,看来你已经给了我答案。如果她死了,你也会很难受的,对吧?”

    我的脸崩起来,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她遇到了危险?是不是有人要杀她!”

    薛羽眉说道:“看,是吧,骗我的吧,你比我想象的要关心她!”

    我说:“你是在吃醋吗?”

    薛羽眉说:“没办法,这里只有一个男人,我哪能不吃醋。”

    我说:“我和她没有什么的。”

    薛羽眉问:“她对你不感冒,不动心,对吧?”

    我说:“嗯,是的。如果可能的话,我早就怎么她了。”

    薛羽眉说:“男人本性。我估计她是不会接受你的了。”

    我问:“为什么呢?”

    薛羽眉说:“她有男朋友。”

    我说:“靠,我怎么不会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啊,而且我还知道她男朋友也入狱了。”

    薛羽眉说:“她这种人,会守着她男朋友到死。”

    我问:“你怎么知道?”

    薛羽眉说:“不信你可以试试去追她。”

    我说:“我还真不信她能守住一辈子,守住一年,两年,三年,都可以,守一辈子,做尼姑,笑话。这个世界还真没见过圣母娘娘。”

    薛羽眉说道:“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等着看吧。”

    我还真不信,冰冰就非她男朋友不可,守着她男朋友到死?

    怎么可能。

    我问道:“刚才你说521有危险?”

    薛羽眉说道:“已经出过危险了,还差点被害。”

    我急忙问:“怎么回事呀?我怎么不知道?”

    薛羽眉说:“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着。”

    我问:“是怎么了?”

    薛羽眉说道:“d监区有个死缓的女人,在体检的时候,在体检通道,把521拖进通道后面,掐着521喉咙,差点把她杀了,好在我们监区有人看见,大家出手救了她,但是那女人跑了。”

    我吃惊的问:“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薛羽眉说:“前天体检,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跑出来躲在那里的。”

    我奇怪了,每个监区体检隔的时间,日子都是不一样的,前天我们b监区的去体检,怎么会有个d监区的女人出来要杀人呢?

    d监区是整个监狱所有监区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她怎么能跑出来要杀人?

    我问道:“那你们认识她?”

    薛羽眉说:“有人认识她,她杀了三个人,三个男人。而且不是同时杀,是分三次时间杀了掩埋尸体,很出名。”

    我问:“杀了三个男人,还没被判死刑,这也太假了吧?”

    薛羽眉说道:“她的家人请的辩护律师辩护说是每次都是男人先想要侵犯她,她才反抗杀人,杀人后害怕被法律制裁,所以埋尸想毁掉证据假装若无其事。可奇怪的是,她在法庭上,有时并不想为自己做辩护,有时说自己就是喜欢杀人。但确实是有证据表明,那几个男人还真的就先对她侵犯了,所以她才动手杀人,其中有一个男的,被她捅了三刀没死,也是因为想侵犯她在先,所以她才动手要反抗杀人。法院的判决是自我防卫过当。”

    我说道:“先别和我说这个女的这些,我先问你,那这个什么女的要杀521,为什么你们不上报。”

    薛羽眉说:“我们和当天带队的章队长说了,她说不可能!她就看了一下,没找到人,就说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说d监区怎么会跑出犯人来,说我们信口雌黄。”

    干她个章队长。

    我挠挠头,叹息说:“这家伙为何总是如此招人厌恶。这事我来自己查一查吧。”

    薛羽眉说:“所以我只能找你。很多人想杀521,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定有原因吧,我可不会相信都是巧合。”

    我心想,本来就是有原因的。

    但是这次,这个d监区的囚犯怎么能跑出来要杀人?

    这真是听来我都不相信。

    我问清楚时间了,在薛羽眉走后,我马上让徐男去查一下d监区的监控录像,还有体检处的监控录像。

    不过,徐男很快回来告诉我说:“我们没有权利调d监区监控录像来看,也没有调取体检处的监控录像看的权利。”

    我这才记得,我们的确是没有权利调取视频监控。

    我们最多能看我们自己监区的视频,但如果监区长和指导员不给,我们也没辙。

    看来,要跟监区长说,有她的帮助,才能拿到视频看了,但是我们监区长,怎么可能听我的。

    只能求助于贺芷灵了。

    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让她帮这个忙。

    贺芷灵过了没多久,给我电话说:“当天那一个时间段的整个监狱的监控都在维护升级。没有那个时间段的视频录像。”

    妈的,这听起来更像是有人想要d监区那女囚来杀521了!

    连维护监控录像的事情都知道,然后让d监区这女的来杀521,如果说那女的是刚好来的,她不知道所谓的维护监控录像,怎么让我信有那么巧的事情?

    隐隐约约觉得,这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好的谋杀。

    贺芷灵让我好好查一下。

    查就查,我本来就想查。

    但是,521不合作啊,不愿意和我合作,我怎么查啊。

    也许她会配合,我还是把521叫来了。

    果然,她拒绝合作,问她她直接说没有这回事,还冷冰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