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凶手被带走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朱华华说:“总之你走这条路,你真的错了。”

    胡珍珍笑了笑说:“钱,谁不喜欢钱。朱华华,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走这条路,所以你不要假惺惺的来可怜我什么。我告诉你,只可惜我的时间不够,不然我还是一样要报复你!”

    朱华华说:“真的有那么恨我吗?”

    胡珍珍说:“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都是拜你所赐,你说我恨不恨你?”

    朱华华说:“你想要杀了我,才能解你的恨,对吧?”

    胡珍珍恶狠狠说:“不只是你,还有你家人!当年进去,是你家人安排的吧!有门路有背景就是不一样,身体条件没我好,都可以走后门进去。而像我这样的,却被淘汰出来!我何止恨你?”

    朱华华解释道:“胡彤,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完全是公平的竞争。”

    胡珍珍打断朱华华的话:“笑话!公平竞争,哪里公平了!你敢说你家人没有插手!”

    朱华华说:“没有!我家人,我爷爷,我父亲,全都是正直的人,他们不会这么干!”

    胡珍珍说:“得了吧朱华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没人看见。”

    朱华华说道:“当年你怀疑我是让家人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淘汰了你,对吧?完全不是这样子,这是她们谣传的!”

    胡珍珍骂道:“闭嘴!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了!事实的真相,也只有你们全家才知道!我曾经发过誓,让你们全家付出代价,只可惜我的力量还不够!”

    我骂道:“胡珍珍你他妈的闭嘴!死到临头还嘴硬,我先让你死!”

    胡珍珍反骂我道:“狗东西也配我和讲话!”

    我抓起朱华华的电棍上去就电,她紧咬牙关,任电棍滋滋在她身上电,她一声不吭。

    果然是一块坚硬的石头。

    朱华华急忙拉走我:“别这样!”

    我说道:“妈的不给她一点苦头吃,她不配合!”

    胡珍珍骂我道:“电吧,打死我吧狗东西。朱华华,不需要你可怜我!你滚!”

    我抓起电棍又电下去:“老子让你尝尝厉害。”

    朱华华急忙扯走我手中的电棍,我直接拳打脚踢,朱华华又抱住了我。

    我说道:“你干嘛!”

    朱华华说:“你要打死她吗!”

    我说:“她这种人,十恶不赦,你还要救她不成!”

    朱华华说道:“当年确实是因为我,她才走了这条路。”

    我说:“你可怜她。朱华华,百无一用是可怜,农夫与蛇的故事天天都在演,你想成为农夫吗!你救了她,她日后就不弄死你吗?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你家人呢!还有,她要刺杀的那些好人呢!521呢!”

    朱华华沉默了。

    我抓起电棍继续:“胡珍珍,说!还有谁帮了你!”

    打了好几下后,我停下手,气喘吁吁看着她,她咬着牙,死死盯着我,说道:“狗东西!”

    艹。

    我一脚踩过去。

    我说道:“胡珍珍,合作呢,少吃点苦头,不合作呢,你就慢慢的受折磨。其实,我知道你是被人派进来,要杀521的。监狱里,有你的同伙,就是我们监狱自己的内鬼。我掌握着一些资料。给你机会,你不说可以,但是。”

    我还没说完,她抢着打断我的话:“打死我,求你打死我!有种你打死我!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可能说。”

    她一边看我,一边笑。

    我越看她我就越生气,拿起棍子继续打。

    门突然被推开。

    门口站着监狱长,监狱长身后是几名警察。

    我愣住。

    监狱长问我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道:“报告监狱长,这名女囚,拿了一把军刺,想要捅死另外一名在禁闭室的女囚!”

    妈的,监狱长怎么来了,谁通知她的啊?

    难道连监狱长也是她们一伙儿的啊?

    监狱长走进来,瞪着我,问道:“那你就可以滥用私刑吗!你不交给警察处理,你想自己做福尔摩斯吗!”

    我急忙解释:“不是的,监狱长,我看这个女囚,嘴巴很硬,又不服气,而且极为危险,就采用这样的办法,让她服贴一点。”

    监狱长骂我道:“闭嘴!你就是滥用私刑!这查案,是警察的事!人给警察带走!”

    我只好退到一边。

    监狱长身后的几名警察,过来把胡珍珍带走了。

    我不舍的看着到手的猎物被带走。

    这一带走,就不知道带去哪里了,而且更不知道还回不回来。

    她们走后,我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也给朱华华倒了一杯茶。

    我说道:“这女的,做了黑帮的打手,进来这里,为了刺杀我们监区那个人称冰姐的大姐大女囚。我还想问为什么要刺杀她。唉,人都被带走了,没办法了。”

    朱华华说道:“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事,监狱长说的对,查案是警察做的事。”

    我想,朱华华说得对,监狱长也做的对,就是哪里感觉不对劲,为什么监狱长亲自来,为什么来得那么快,为什么她会知道那么快。

    正想着,朱华华说:“你应该去问问521,为什么有人要杀她。”

    我说:“没用,她不会讲的,她是个怪人。她说知道越多,就越危险,她怕别人知道了惹祸上身。”

    朱华华说:“的确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我说道:“那也不是这么说,如果就像你一样,和我是朋友,至少告诉了我,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地方。”

    朱华华问我:“你和她是朋友?”

    我说:“还好吧。”

    朱华华问:“你别告诉我你和她也有那种关系。”

    我气道:“尼玛,你别把我当成公狗看可以吗!我是那种是女人就扑上去的公狗吗?”

    朱华华反问我:“难道不是吗?如果她让你碰,你试试问问你自己,你把持住自己吗?”

    我有点羞愧:“把持不住。”

    冰冰是个美女,冷酷美女,把持个屁啊,直接扑上去了都如果她给我碰的话。

    我说道:“你心地太善良了,放过了胡珍珍,但人家根本不会领情,你自己小心。”

    朱华华转身走了:“谢谢。”

    胡珍珍被带走了,说是被警察带走了,我看,很可能是杳无音信了以后。

    我打电话给贺芷灵,告诉了她这个事,结果,贺芷灵劈头盖脸就破骂我:“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不先通知我!”

    我这才觉得自己失策,如果先通知贺芷灵,贺芷灵过来把人带走,不就可以让贺芷灵查了?哎呀我他妈的这都什么榆木疙瘩脑袋啊!

    我一拍脑门:“对不起表姐!我当时抓到了她,我那个兴奋劲啊,就直接不由分说带到我办公室,拷问。想着过后再和你说,问出什么的话,可谁知带过来没多久,监狱长就带着警察说让警察来办,把她带走了!”

    贺芷灵骂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

    我懊悔道:“所以我说我失策了,唉,对不起表姐!”

    贺芷灵说道:“说你蠢,你平时小聪明又多。说你聪明,你该聪明的时候又特别的蠢!现在好了,白忙活一场!得到了什么?”

    我说:“什么也没得到。”

    她啪的挂了电话。

    靠。

    我郁闷了整整一天。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想去看看王普怎么样了。

    先回去了旅馆拿手机。

    手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都是丽丽的。

    还有信息:看到来电回复我,看到信息回复我,急事。

    我急忙给丽丽打电话过去问:“丽丽找我怎么了,那么急,什么事?”

    丽丽说道:“那个司机在彩姐召开黑衣帮会议的时候去报警抓他们,结果被打得差点没死了!”

    我大吃一惊:“有这种事!”

    丽丽小声说道:“是啊,我现在就是和他们在一起。”

    我问:“他们是谁?”

    丽丽说:“清洁阿姨和司机,司机在小诊所这里,奄奄一息,快死了!”

    我急忙问:“在哪里啊!”

    丽丽告诉我地址。

    我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问:“那他为什么要去打小报告抓他们帮会的人啊!司机不是说对彩姐忠心耿耿的吗?”

    丽丽说:“你先过来再说吧!”

    我下楼赶紧打的过去。

    到了那个小诊所,我进去后,找到了丽丽。

    问丽丽:“那人怎么样了?”

    丽丽说:“半死不活的。”

    我问:“没死吧?”

    丽丽说:“死不了,但是刚刚醒过来。打得差点没死。好在彩姐念在他平时对彩姐还算好的份上,不然已经被打死了!”

    我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丽丽说道:“今天阿姨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帮忙,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就过去了,结果司机是血粼粼躺在阿姨怀里,我好不容易偷偷去帮忙把司机拉到这里来的。他出卖了彩姐,彩姐手下的人都要他死,彩姐救了他。不然已经死了,现在估计被抛尸哪里了。”

    我说道:“这么狠毒。到底怎么回事啊?”

    丽丽说:“彩姐在集团大楼开会,组织开会,司机报警,警察来围了大楼,可是我也不知道围着水泄不通的,这些人都能跑了。然后他们查到是司机报警,就差点打死了司机。我猜大楼还有其他地下通道。”

    我问道:“那,司机为什么要去报警?出卖彩姐?”

    丽丽说:“那个女记者曾经救过这司机,司机知道女记者被彩姐害了之后,就打算帮女记者复仇,报复彩姐。加上他知道彩姐要找人去牢里做掉女记者,就赶紧想要下手。”

    女记者就是521冰冰.

    冰冰救过司机,然后司机想要报恩,就报警抓彩姐,结果没想到抓不住彩姐的所有黑衣帮的人,让他们全都溜了,他自己还差点没打死。

    我说:“真是复杂,妈的,那你这么帮着他们,你不怕死吗?”

    丽丽说道:“可他都这样了,我帮忙一下会死吗。”

    我说:“让彩姐知道,你就没好果子吃!”

    丽丽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我不想帮忙的,可是不忍心。”

    我说:“行了,赶紧走人吧,还呆在这里等死呢!”

    丽丽进去里面去,和他们告别后,走出来了。

    我说:“告别了?”

    丽丽嗯了一声:“给了他们一点钱,走了。”

    我说道:“你还挺有良心啊。”

    丽丽说:“阿姨是个好人。对我很好,我觉得她有时候像我妈妈。”

    说到这里,丽丽眼泪竟然流出来。

    我点了一支烟,和她出了医院外面。

    丽丽拦了一部计程车,说道:“我要走了。我没请假,万一让彩姐知道我来这里,害死了阿姨他们,也害死我自己。”

    我说:“走吧,拜拜。”

    丽丽对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查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我还是劝你,别查了,会出人命的。”

    我说:“哦。”

    她知道我的目的是不纯的啊。

    她上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