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双方的处罚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贺芷灵说:“你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说:“后果,后果难道她还能杀了我不成,开除我不成?”

    贺芷灵说:“她会对付得罪她的女犯们。”

    我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可那时候,女犯们都已经不受控制了,说句难听的,我扇她嘴巴还是救了她,我要是不救她,让女犯们动手,你觉得她会怎么样?不死也去半条命吧!”

    贺芷灵没说话。

    我说:“可她现在还想着要报复,行啊,反正那些女囚打了她,就知道可能有这个后果,抓她们去禁闭,惩罚,可以。但是,我要提醒的是,首先是指导员得罪她们先挑衅她们的,如果处分她们,那就先处罚指导员,不然难以服众,女囚犯们也是人,既然指导员不给她们尊严和尊重,羞辱她们,她们又为何尊重她服从她?依我看,如果我是女囚们,打死她都算活该!”

    贺芷灵斥责我道:“不要发表这类带有严重偏颇性的攻击!”

    我说:“哦。那难道你就眼看着我们指导员去报仇,公报私仇,把得罪她的女囚抓起来处罚?”

    贺芷灵还是没说话。

    我说道:“我知道,也许她的确是有后台的,但是如果不先处罚她,就已经坏了制度。我们规章制度明确写有,不允许侮辱谩骂,殴打虐待囚犯,否则,轻则警告处分,重则开除或提交司法机关。”

    贺芷灵说道:“这事就依你说的办,给予你们b监区指导员记过处分,全监狱通报,而你们那些带头打人的女囚们,禁闭一个星期!”

    我心里高兴了:“这就好了。谢谢表姐!那,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吧?”

    贺芷灵道:“等等!”

    我问:“请问表姐,还有什么吩咐?”

    贺芷灵问我:“你和薛羽眉,是什么关系?”

    我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我们是好朋友的关系,超越了我们的职业身份。”

    贺芷灵说道:“看来又是一个关系特殊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大家相互利用嘛。”

    监狱给了我们b监区指导员一个记过的处分,而且全监狱大会通报,熊丽几人,因为带头和狱警管教打架,被处于关禁闭一个星期的处罚。

    这样的处罚,都是算轻了。

    不过,我们监区的指导员,可不会那么轻易服气。

    在处分宣布下来的时候,我见她不屑的哼了一下,拳头紧握,牙齿紧咬,露出恼怒的神情。

    这厮多半是要报仇的。

    回去后,我对徐男说,让徐男几个留意一下禁闭室的几个女囚,如果有人靠近,马上通知我。

    沈月来向我报告,说薛羽眉找我有事。

    我过去了学习室那边,薛羽眉在学习室。

    我坐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沈月把薛羽眉从学习室带出来了,我看着薛羽眉,她恢复了平日神采奕奕的样子,对我笑了一下。

    我说道:“心情好了?”

    她说:“一直都很好。”

    我说道:“那好吧,找我什么事,快说吧,我还有事去忙。”

    薛羽眉说道:“拜托你一件事。”

    我问道:“是不是熊丽她们的事。”

    薛羽眉点头说:“她们得罪了你们指导员,我觉得你们指导员被记过处分后,很有可能会向熊丽她们报复。”

    我深以为然。

    我说道:“我已经让人看着禁闭室,如果她去,我会知道的。”

    薛羽眉说:“那拜托你了。”

    我说:“没什么,举手之劳。”

    她对我道谢后,回去继续学系了。

    刚回去,就出事了。

    我以为指导员就算要对熊丽她们下手,也会收敛一些的,毕竟刚受过处分,可谁知,她就明目张胆的带着人直接进去禁闭室打人了!

    我靠,这还得了!

    我赶紧的带着徐男等人过去。

    到了禁闭室里面,妈的,这指导员也会挑地方干人啊,这地方,刚好摄像头死角,没事,我有我的录像手表。

    我进去后,开启录像模式。

    然后,进去就找指导员。

    指导员第一个找的就是熊丽。

    听到其中一个禁闭室啊呀呀的叫骂声。

    我们推门进了去,熊丽被吊着,指导员拿着电棍对着熊丽打。

    我用录像手表偷偷拍下来这一幕。

    指导员等人看到我们进去,照样打,不管我们。

    我过去制止,站在熊丽面前,熊丽已经被打得眼睛有点睁不开,耷拉着头,口水流下来。

    我挡住了指导员挥舞的电棍。

    指导员看着我,我看着她。

    指导员开口道:“让开!”

    我说道:“指导员,你看到了吗,再打,她就死了!”

    指导员问我道:“你也知道我是你指导员吗?让开!”

    我说道:“指导员,你这是干嘛?公报私仇吗!”

    我义正言辞。

    她有些心虚,继而,她怒道:“让开!”

    我大声说:“你这样做,公报私仇,你这样做,恬不知耻!那天你记得你发的毒誓吗!你还曾答应过她们不会找她们麻烦的!”

    指导员生气道:“关你什么事!别多管闲事!”

    我瞪着她。

    世界上不要脸的人太多,这个指导员也算其中一个。

    她和之前那个康云没什么两样,至少在心黑程度可以这么说,不过她的行为方式比较直接粗暴。

    这报复几个女囚,完全可以用迂回巧妙的方式,让人帮忙出头什么的,可她偏偏要自己操起电棍上阵,对这种没脑子的人,我除了替她感到悲哀,还是只能感到悲哀。

    她是怎么混上这个位置的。

    指导员操起棍子就要往我身上招呼,熊丽虚弱的声音说道:“张队长,你让开。”

    我大喝一声:“有种你打下来试试!”

    指导员拿起的棍子停在了半空。

    然后,她缓缓放下来,说道:“张河,有你的!护着这些畜生,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说:“我只是凭着良心公事公办!”

    指导员指着我的脸:“你等着!”

    我看着她,不说话。

    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回头看看熊丽,问道:“怎么样了?”

    她挤出两个字:“谢谢。”

    我说:“你怎么样了?”

    她说:“死,死不了。”

    我对徐男几个说道:“把她送到医护室看看!”

    然后,徐男几个把熊丽放下来,扶着熊丽去了医护室。

    好在熊丽没什么事。

    康云老子都没放在眼里,就这么个傻子白痴指导员,老子又如何放在眼里!

    下班后,我回到了青年旅社,直接把指导员打熊丽的这段视频发给了贺芷灵。

    晚上,我给贺芷灵打电话,说我要整死这个指导员,弄她出去。

    贺芷灵说道:“暂时先放放,最近你的风头太盛,得罪的人太多,你要撬动的,都是有背景后台的人,不先忍忍,不行。”

    我说:“忍什么忍,就这段视频,让她身败名裂都可以了!”

    贺芷灵说:“我说了先放放!把胡珍珍那事情查了再处理这个事,我也要查一查她到底什么背景,为什么那么嚣张。你也看看她,还要向你下不下手。”

    我想,贺芷灵说得也是,万一动的是一个不能动的,那就麻烦了。

    我同意了贺芷灵的意见。

    晚上我也没出去,我现在是不太敢出去了,就像一只过街被人喊打打怕了的老鼠,怕出去。

    一旦出去,就怕有人跟踪,不管是大雷的,康云的,彩姐的,靠,连林小慧都找人跟踪。

    地球太危险了。

    我还真想回火星。

    就连睡觉,我都怕有人突然踹开门,进来就朝被子里面捅刀子。

    妈的,老子也不做什么亏心事啊,为何也怕半夜鬼敲门。

    我上上网,然后看了看网上的一些刀啊,斧头啊,棒球棒啊之类的防身武器。

    都不太靠谱啊。

    我看中了电棍。

    我给王普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帮我上网买个电棍防身,太没安全感了。

    王普回复信息:你小子也别买了,死了就死了吧,你活着也整天打人让人家不得好过。

    我回复:日。

    睡得太早,醒来太早。

    记忆中,我自从出来外面,就很少有不迟到的。

    今天早上不迟到了,吃了早餐,到了监狱,很快。

    从小镇到监狱是很快的,因为近。

    进去后,我先去了监区,却见徐男和沈月在监区里面看着我。

    我靠,这个点,应该是上去楼顶分赃才是啊,她们两在这里干嘛!

    我过去问道:“你们干嘛呢?不去主持分钱了吗?”

    沈月欲言又止。

    我说道:“怎么呢?说话!”

    徐男说道:“我们上去了,一早就去了,但是被指导员赶下来了。”

    我吃惊。

    我问道:“她赶你们下来了?什么意思!”

    徐男说道:“指导员说,我们以后可以不用去了,等着分钱就行。”

    妈的,开除我了?

    我是监区长任命我去干这些分钱的事的,这指导员,竟然把我扒下来了!

    我赶紧和徐男,沈月上去楼顶。

    上去后,进了屋子里,看到指导员站在台上,下面的是狱警管教们。

    她们刚好在分东西分钱。

    看见了我,指导员当没看见,继续让她的人分东西。

    我走过去,问指导员道:“指导员,分东西这事,是监区长让我做的,请问,你有什么资格来替代我?”

    指导员长长的哦了一声,很嚣张的说:“是吧?原来是监区长让你做的。可是呢,昨天监区长对我说,同意我以后来替代你。”

    她拍拍我的肩膀:“张队长,我们觉得你太辛苦了,让你每天早上尽量多睡一点。监区长也说了,今后起,你就不必每天早上都按时来报道了,迟到半个钟一个钟的没什么要紧。然后你的工作呢,比如分东西这些,就让我来替你分忧了。”

    我心理在打鼓,这家伙,是跟监区长申请了,监区长同意了她才来干的。

    妈的监区长把我给扫到一边,也不和我说一声啊!

    既然是监区长发话,我自然不能闹的。

    分着分着,指导员突然哎呀一声,然后一拍脑门,说:“今天,怎么回事啊,哎呀不好意思,张队长,你和你的两个手下,叫啥的这两个,什么男和什么沈的,我忘了给你们留的,现在又要重新分,时间来不及了,要干活去了。明天,明天啊。”

    我面色铁青,这家伙,故意的!

    她是摆明了要给我不好过了,连钱都不分我了。

    我忍无可忍,问道:“你想怎么样!”

    她说道:“什么想怎么样?”

    我问道:“我和徐男,沈月,三个人的,你都不算了是吧?”

    她说道:“当然算了啊,但是今天没得算,明天了,明天我会记得的。”

    我说:“好!”

    如果明天她不给我,我一定闹她个天翻地覆。

    然后,我去找了监区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