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趁乱公报私仇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出了外面后,我气着问徐男:“这家伙,刚来的时候默默无声,怎么突然爆发起来那么厉害?靠!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凶我!她真是一点都不给我面子!而且我做错了什么了?我真想抽她两巴掌。”

    徐男急忙说道:“有人说她是监狱长的亲戚。打狗也要看主人的!”

    我说道:“看?看个屁啊!”

    徐男劝我道:“你忍一忍,忍一忍!”

    我越想越气,突然间,听到身后喧哗声,一大群人的大叫起哄声。

    我和徐男面面相觑,靠,是不是出事了,乱了什么的!

    我和徐男赶紧往回跑,跑回去一看,见车间的女犯们和上面的狱警管教正在对峙着。

    一大群女犯朝上面扔东西,嘴里骂骂咧咧。

    上面的狱警管教拿着电棍指着下面:“安静!你!安静!”

    徐男急忙问一个狱警怎么回事。

    狱警说道:“刚才有个女犯报告说去上卫生间,然后指导员就骂她说忍一忍你能死,你们都是畜生,就地解决吧。结果就乱成了这样了。”

    我靠。

    这指导员,脑子里装大便吗。

    她这根本是没事找事吧!

    女犯也是人,她们脾气不会很好,长期的压抑,一个个的全是火药桶,一点就着,再加上指导员这么骂她们,她们不反就难怪了。

    没想到这么乱的这个时候,指导员还牛逼哄哄的站到了桌子上朝下面吐口水骂道:“畜生们!赶紧滚回去干活!否则,等下我一个个拖出来打死!”

    顿时间,女犯们乱成了一锅粥。

    这指导员估计在a监区,没见识过其他重刑犯监区女犯人发疯起来的威力。

    女犯人们再也受不住这尖酸刻薄的叫骂,一大群女囚拼命的爬上来要和指导员拼命。

    指导员大声叫道:“把她们打死,打下去!”

    然后,狱警管教们,拿着警棍朝着女犯们的手挥舞,女犯们抓住台上上沿,被打后急忙松手又掉回去。

    可这些并不是没有大脑的野兽,而是人,聪明的人。

    她们几个人甘当人梯,把一个一个女犯推到上面来,还有的把劳动车间的桌子拆开叠起来然后爬上来。

    女犯们的人数是占优的,这么宏观的场面,如同看电影中的古代人攻城之战,墙下密密麻麻挤满了往上爬的人,墙中间是正在往上爬的人,墙上的人用棍子往下乱打。

    指导员声嘶力竭的大喊:“顶住!打下去!打下去!踩死她,踩她的手!”

    她不只喊叫,还身先士卒,跳下桌去用力踩往上爬抓住台上上沿的女犯的手,女犯疼就松手,就又掉下去。

    但是掉下去了之后,她们马上又在别人的帮忙下爬上来。

    草他妈的,本来好好的,让这煞笔指导员大叫几声,搞得乱成了这样!

    在我还发愣的时候,有女犯已经爬到了上面,把那边出去的门给关上了,然后一大群女犯挤在门那边,她们也不出去,逃是逃不出去的。

    她们堵住门,就是不给我们出去。

    这时候,女犯们已经很多人爬到上面来,大势已去。

    女犯们和狱警管教们打成了一团。

    完了完了。

    我想跑,已经迟了。

    门被反着关上,我自己看来今天难逃一劫。

    可是,她们女犯们爬上来了之后,都只是看我一眼,在我即将伸手反抗的时候,她们从我身边飞速而过,朝着别的狱警和管教们杀过去。

    为什么?

    当我透明的了?

    不多时,几十个狱警和管教们全部被控制住,犯人们以人多的优势,制服了几十个狱警管教,包括那个嘴巴很厉害的指导员。

    唯独我一人,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她们。

    我的手心在冒汗,全身都发抖,这群疯了的女囚,会不会吃了我们。

    可她们为什么不对我下手。

    几个女犯把指导员拉着站起来,然后有几个上去就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开骂:“骂啊!骂我们畜生!”

    这厮看来今天要被打死。

    这时,有人拉了我一下。

    我一看,哎是丁琼啊。

    丁琼拉了一把我,把我拉到角落后面,那些人看不到的地方。

    角落里边,薛羽眉坐在里面,身边有七八个女囚。

    我看到薛羽眉,就知道我有救了。

    我过去后,对薛羽眉说道:“还好是你!”

    薛羽眉说道:“嗯,是我。”

    我说道:“我说她们怎么不会对我下手,原来都是你的人啊。”

    薛羽眉说道:“不是我让她们不对你下手,她们知道你为她们做了很多好事,她们就算想要得到你,也不会用以前那种你不情愿的方式。”

    我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今天就要死在这里,没想到啊,又逃过了一劫。

    我说道:“人愤怒起来的能量真可怕,那么高的高台的墙,都能翻上来了。”

    薛羽眉说:“新来的这个指导员,嘴巴怎么那么臭?”

    我说:“我怎么知道!”

    薛羽眉说:“刚才我们都见了,她骂你,狗血淋头。你也真能忍,一声不吭。”

    我说:“她是我上司。我再气,也只能忍住。”

    薛羽眉说道:“她今天要死了。”

    薛羽眉眼中,闪过一丝凌虐。

    我虽然痛恨这个指导员,但是要是打死人,我们监区出了事,很麻烦,而且是女犯打死指导员。再说了,骂了就骂了,罪不至死啊,打一顿也就行了。

    我说:“这骂你们,确实不该,可是骂几句,就打死,也太严重了吧。打一顿放了吧。”

    薛羽眉说:“你去看看外面的女囚,问问她们,她们同意吗?”

    我把薛羽眉拉到一边来,说道:“薛羽眉,我知道你恨她讨厌她,她说那些话,也罪该万死,可是如果她死了,你们要有人背黑锅的。”

    薛羽眉说道:“哼,我们还怕背黑锅?我们一起背黑锅,我们那么多人,看要我们怎么背黑锅。”

    我说道:“可是,如果她死了,我们监区也很麻烦的。你发发善心,打一顿放了得了,这样一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啊。”

    薛羽眉指着我的胸口点着说:“我怎么说你的,善良,在这里善良有什么用呢!你以为你救了她,她就会感恩,回报你?你做梦!”

    我说:“好了别废话那么多,放了她吧。”

    薛羽眉说道:“你不恨她?”

    我说:“我不恨,但我挺讨厌她那张嘴,我刚才被她骂的时候就想抽她几嘴巴,他妈的。”

    薛羽眉说:“放她可以,做个交易。”

    我问道:“什么交易。”

    她说道:“我这两月因为表现比较好,可以申请回家探亲,你陪我去一趟,可以吗?”

    我问道:“你?可以探亲?”

    她说:“是,监狱已经向管理局申请通过了,就一天。后天!我想你去申请押送我去探亲”

    我点点头:“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薛羽眉问我:“什么要求。”

    我说:“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抽这个女人几嘴巴!”

    薛羽眉说道:“那你去啊。”

    我说:“靠!你开什么玩笑,让我直接过去就抽巴掌吗,她不整死我!这样子,等下你就让人逼着我,对她扇嘴巴,反正不是我故意干的,我是被逼的。”

    薛羽眉说:“你也真狡猾。”

    两人商量一番后,决定好了。

    我自己扯开衣服领子,弄乱头发,像是刚被打过的样子,然后被薛羽眉那里的几个女犯反抓双手,押着出来了外面。

    那边有女囚还在打指导员。

    这家伙,没死呢,还睁着大大的眼睛,还想骂人啊。

    薛羽眉身旁的一个女的过去后,说道:“我看你们是没什么力气打她,所以她还能那么生龙活虎啊!哎姐妹们,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们这里不是有个男的吗?”

    女囚们都看着我,我看到有的女囚居然在吞口水。

    有人喊道:“阿丽你想说什么啊!想让我们动张警官吗!那我们可不能这么做,留着他,他还会为我们做很多好事啊!”

    好多女囚都喊起来。

    我心里甚是感动。

    那个叫阿丽的女囚,是薛羽眉让她发话的,她说道:“不是动他!是让他,帮我们抽这个嘴贱的指导员一顿!他有力气,让他帮忙。”

    一大群女囚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明摆着故意让我公报私仇啊。

    我假装大喊道:“你们别逼我了!打自己上司!我是不会干的!”

    女囚们看着阿丽和薛羽眉。

    阿丽说道:“可以,你不动手也好,我们自己动手。柳儿,小雨,把电棍拿过来,两根!我看看一起开,她能不能撑住!”

    指导员一听,脸色都变了:“不要不要!求你们了不要!”

    我们都知道电棍的威力。

    那玩意,才是真正的让人要死要活的玩意。

    阿丽拿着两根电棍说道:“我想同时插她两个地方一起电爽死她!”

    有女囚们哄然大笑起来。

    阿丽喊道:“你们笑什么啊!我说的是两个耳朵!或者,两个鼻孔也行啊!”

    说着伸手就朝她的两个耳朵拿着电棍电下去。

    指导员大喊道:“张河!让他打我,让他打我!不要电!”

    阿丽看着指导员,住手了,说道:“也可以,让他打你,但你要保证一点。你发誓,你如果为今天这件事向我们寻仇,你死全家!”

    尽管我们都知道,被这么逼着发毒誓死全家,没有什么用,但对女囚们来说,她们深知这帮人出去后,极有可能寻求机会向她们报复,所以,她们找的也不过是心理的一丝安慰。

    看着两个电棍,无奈之下,指导员发毒誓如果为了今天的事复仇给她们小鞋子穿,就死全家。

    我就呵呵了。

    阿丽指了指我:“你,还不来!”

    我看着指导员,假装哭丧着脸:“指导员,我不能打你啊!”

    指导员所有的尊严都没有了,看了看我,咬咬牙:“打吧!”

    我只好苦着脸,伸出假装发抖的颤抖的右手,一巴掌打下去:“得罪了,对不起指导员!”

    啪的一声,天知道我打得有多爽。

    阿丽喊道:“这算打人吗?”

    接着她自己上去示范给我看,狠狠一大耳刮子啪的清脆有声,打得指导员尖叫一声。

    我靠,真狠啊。

    指导员眼泪都冒出来了。

    阿丽说:“你不这么打,我连你和她一起电!”

    我抽出手,闭上眼睛,然后对指导员说:“指导员,对不起。”

    指导员咬咬牙:“打吧!”

    我张开手臂,然后往后拉开,狠狠啪过去一巴掌打得指导员飞出去在地上打滚了两个圈。

    靠。

    用力过度了。

    我的手掌嗡嗡的在颤抖,疼啊。

    这一巴掌打得我的手都疼了,指导员直接被我打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