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更加惨痛的代价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朱华华说:“你自己小心,这个女人就是十个你也打不过。她学的全是一招致命的武打技能。”

    我说:“以色列格斗术嘛,没关系,多厉害,我都能让她趴下!就像你被我弄趴下一样。”

    朱华华脸一红,呸道:“狗嘴。”

    我说:“你现在骂人越来越难听了。”

    她看着我,盯着我一会儿,我说:“还不走?是不是想对我表白?”

    她说:“这个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我产生了好奇心:“什么事?”

    她看了我一会儿,我郁闷的问:“你倒是说啊?”

    朱华华说道:“你交往了一个比你大岁数年龄的女人。”

    我说:“对,我还记得,你见过她。上次和你出去,你见过。”

    朱华华说道:“是她。”

    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朱华华说道:“我见过她。而且同时还见到了a监区长和a监区指导员。她们在一起。”

    我愣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你见过她!还见到了a监区长和指导员她们在一起!”

    朱华华说:“是啊。”

    我感到不可思议,非常的不可思议,朱华华竟然看到,我一直苦苦调查的康云和监区长和彩姐在一起!

    我问道:“真的?”

    朱华华有些不高兴了:“不信算了!”

    我说:“好,你能详细说说吗。”

    朱华华说道:“那天我去沙镇买书,在二楼找书的时候,见你们之前b监区指导员和监区长不知从哪里出来,然后走下书店的楼梯,我就奇怪的看下去,见她们站在书店门口,然后一会儿后,一辆黑色商务车开过来,车门开了,她们两上车,然后车门关了就走了,虽然就是一下下,可是我还是看到坐在中间的人就是和你那天的那个女的。”

    在书店门口,一辆黑色商务车,上面是彩姐,彩姐接了康云和监区长。

    这完全就不是瞎掰出来的。

    我一直苦苦寻找线索,没想到让朱华华这次不小心看到了。

    我确信,康云监区长她们和彩姐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朱华华说道:“怎么了,表情那么奇怪?”

    我问道:“你只是看到那么一下下吗?”

    朱华华说:“对,她们上车的时候,对你那个女人还点头致敬,毕恭毕敬。”

    对彩姐点头致敬,毕恭毕敬。

    彩姐是她们的头。

    我问道:“那你平时看康云和我们之前监区长,是谁对谁比较恭敬?”

    朱华华说:“你们监区长对康云比较恭敬。我一直就很奇怪,监区长职位比康云高,你们以前监区的人,对康云都很恭敬,很怕,我觉得她有后台。比这些人都深。就像你,很多比你职位高的人都对你恭敬,其实不是恭敬,是怕你身后的背景。”

    我笑笑:“我身后背景。”

    朱华华说:“副监狱长。你到底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

    我说:“就像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朱华华说:“不说拉倒!”

    我说:“你怎么跟别人一样俗啊,别人想知道,你也想知道?”

    朱华华说:“好奇。”

    我说:“别好奇了,干活去吧。对了,那个胡珍珍,如果有必要,我可能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才能制服。”

    朱华华说:“随时联系。”

    朱华华走后,我一直推演着康云,监区长,彩姐之间的关系。

    难道说,康云和监区长,是彩姐手底下的人,然后康云和监区长帮忙彩姐管理酒店?

    或者说,是管理着黑衣帮?

    那为什么不直接让康云和监区长离职了专心去干酒店那个很赚钱行业的事啊。

    奇怪啊。

    怎么想都想不懂啊。

    出去了外面,在旅社无聊的看着监控。

    手机有彩信,因为我不用qq,微信,qq也用,极少上,所以,很多给我发消息的只能通过手机。

    如果用qq,微信,可以发图片。

    但是用手机消息,只能彩信了。

    彩信的照片上,是夏拉和一个我也认识的全国选秀而出挺有名的男歌星在合影,看来是夏拉接了个活动,在舞台上,两人在阳光下笑得很开心。

    我回复信息说:“是选秀出来的那个冠军歌手陈米。对吧?”

    夏拉回复消息:我刚和他吃过饭。

    我说:“不错嘛,都和明星做朋友了。”

    夏拉回复信息说:不是做朋友,他想追我,请我吃饭,让我做他女朋友。

    我有点不爽,发过去问:你们认识多久?

    夏拉回复:他来我们这里做活动,一个星期,认识一个星期了。

    我回复:哦。

    夏拉问:你不高兴了。

    这个女人,隔三差五,就搞一点什么动静出来让我不爽才行。

    我回复:还好。

    夏拉回复信息:其实他真的是追我,说对我挺有感觉,可是我没答应。

    我回复信息:为什么不答应,那可是歌星,有钱,那么年轻一定前途无量。而且那么帅,你可要错过了这片森林了。

    夏拉回复信息:没什么感觉。我答应和他吃饭,是满足我对追星的心理就好了。

    我问:那么帅,歌星,还是有钱的,都没感觉?

    夏拉回复:他总是说如果跟了他,他一定保证对我很好什么的,好像我一定会跟他一样。

    我问:这就是你没感觉的理由?

    夏拉回复:不是了,反正就是不喜欢。你出来了是吗?你来找我吗?

    我想了想,好久没动夏拉了,去就去,我回复她:马上去,你可以夹道欢迎了。

    夏拉回复:你好恶心啊。

    当我打的士赶着往夏拉那边去的时候,接了一个陌生的来电,来电号码有点熟悉,顿时我想到,好像是打过给我。对!是那天王普仓库被砸了后,大雷给我的来电。

    既然是他,就接吧,看他想说什么,我接了电话:“想怎么样?”

    那厮在那边气道:“你竟然报警!让警察来查我!”

    我说:“呵呵,是啊。刚好有朋友做警察。”

    大雷怒道:“我会让你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不然你永远不懂得死字怎么写!”

    他挂了电话。

    我有点担心,这家伙要是生气,还要做出什么事来。

    我担心他会找人到了夏拉那里去堵着我,我干脆让夏拉出来开房等我,不去夏拉出租屋。

    夏拉想不通为什么要出来外面,我说,我想找有情趣点的陌生地方。

    夏拉高兴的同意了。

    不一会儿,我到了夏拉那地方。

    她也发来了消息:诚阁酒店809.

    诚阁酒店,一家情趣酒店,适合小情侣小夫妻住的地方。

    很多好玩的新鲜玩意。

    我进去后,见夏拉正在玩着手机,看到我,她跑过来抱住我,然后羞答答的说:“你看这些,这里,好让人脸红。”

    我看着里面的布置,道具,笑了笑。

    我说道:“哎呀,可惜我长不帅啊,不配得上美女和这个环境,要是是那个陈米的小帅哥就好了,一定让你高兴死。”

    夏拉捏了我一下,说:“谁说的。你还吃醋呀你。”

    我说:“对啊,是在吃醋啊,谁让追求你的人,不是有钱的就是明星的,不是商业大佬就是纵横乐坛的大歌星帅哥,我怎么能不吃醋?”

    夏拉锤了我一下说:“我才不信你会吃醋。如果我真的和别人什么的了,你一定会甩了我。”

    我说:“哈哈,知道就好。”

    夏拉骂道:“哼你没良心。”

    我说:“良心?你都和别人好了,还让我跟你讲良心啊?”

    夏拉说:“那我现在都没和人家好啊。”

    我说:“所以我没甩你。”

    正说着,我的手机响了。

    一看,还是那个该死的大雷的号码。

    夏拉听到我的手机响了,不开心的放开我:“谁打的。一定是哪个女人打的,给我看看!”

    我看着大雷的号码,说:“别闹,你先去洗澡!”

    夏拉哼了一声,去卫生间了。

    我走出外面小阳台,接了电话:“喂。”

    听到的,却不是大雷的声音,而是,谢丹阳的声音:“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谢丹阳在求着他们放了她?

    他们绑了谢丹阳!

    艹,这群王八蛋!

    我急忙问:“丹阳,是你么?你怎么了!”

    谢丹阳哭着道:“张河救我!我被他们给绑架了。”

    又来这一招。

    大雷拿了手机,对我说道:“跟我玩是吧?我警告了你,不要报警,你还让警察来查我!我这次让你不得好过!”

    我急忙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大雷说:“东郊原建华厂,自己来!现在!否则,我让你后悔,让她好看!”

    我说:“你想让我自己去?”

    大雷说:“不敢吗?我说了会让你付出代价,就是,打你个半死!跟我玩,你还不够格!半个小时,否则,别后悔!最好别报警,不然,我们还有得玩下去!”

    他挂了电话。

    我的心突突直跳,担心谢丹阳的安危,谢丹阳貌美如花,身材又好,那么好的女孩,如果被玷污了,给她的人生抹上的是一片黑暗的阴影,就算不自杀,也会在阴影中度过此生,而我,如果她跟我,我也有心理阴影,被许多男人碰过的阴影。

    这都是我害的,我又如何对得起她!

    我急忙给贺芷灵打电话,告诉了贺芷灵发生的这件事。

    贺芷灵说道:“他竟然那么嚣张!”

    我说:“这都是你的主意!搞得他对我记恨,以为谢丹阳是我女朋友,对谢丹阳下手了,半个小时,我怎么办!”

    贺芷灵说:“尽量拖一拖,我找人去解决!”

    我说:“可他不让报警,说不然就会让我后悔!”

    贺芷灵说:“那他想要什么?”

    我说:“说给我一顿教训,要打我个半死!”

    贺芷灵说:“你想怎么样?”

    我愣住。

    如果让贺芷灵找人去解决,等于了报警,搞不好对方会对谢丹阳的人身安全有威胁,而我如果自己去,一定真的被打半死。

    可这事因我而起,我就是被打个半死,也好过谢丹阳被凌辱的好。

    如果谢丹阳有个三长两短,我的良心又如何能过得去。

    我说:“我去。”

    贺芷灵那边沉默了。

    这个电话打了将近十分钟,还有二十分钟,我直接跑下楼,然后打的士赶往建华厂。

    一路上,我催促着司机快点快点。

    建华厂以前是电池厂,后来,倒闭了,就成了废旧的没人住的厂。

    到了那门前,一片漆黑。

    我走了进去。

    已经迟到了。

    我急忙给大雷打电话:“我已经到了厂里面!你们在哪!”

    大雷说道:“不准时啊!进里面,直走,到最后仓库,进去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