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心理问题自杀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类似宗教妄想不是宗教幻想。宗教幻想,是那些教徒信仰别人是神,她自己深信自己就是神,主宰一切的神。她想改变这个世界,而且想让大家都相信她是谁,她恨别人对她是神的怀疑。你没法用道理和科学去说服她,她只会活在她的这个思维模式中。也许,我们已经无法拯救她。”

    我大吃一惊:“连你都无法拯救她!”

    她说:“因为我不能和她面对面进行救治。我以前接触过一个小孩,13岁,初一的孩子,从五年级开始,有过三次跳楼自杀倾向,都是在教室被同学拦住。因为在学校经常被欺负,他有变成上帝想毁灭世界的念头,比较孤独,学习成绩却是全班第一,他有妄想症和强迫症的倾向。当时我让我精神科的医生朋友,给他开了抗精神病药物的长效针剂,同时配用抗抑郁药物,还要对其进行心理疗法,引导他的思维方式向健康科学的方向发展,同时让他转班,进那些调皮学生比较少的班,教会他和别人的相处,提高他的社会适应能力,减轻了他的妄想,靠着本能的潜意识来修复左右脑,最终完全治愈了他。可是,你所说的这个病例,已经比这个小孩还严重。我估计,这几天,她就会自杀,摆脱她所谓的身体束缚,去她那想要去的主宰的空间。“

    我说:“真的有那么严重了?”

    她说:“是有这么严重。”

    我说:“妈的,那你又不想让人知道你那么厉害,而且,监狱也不可能安排让你和她见面的,监狱谁会相信你能救得了她啊。要不,我偷偷安排你们见面吧!”

    她说道:“你可以试试,但千万不要让人知道,还有,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心理学的。”

    我替她说道:“心理学造诣的高手。”

    她点点头,说:“谢谢。”

    我说道:“其实是我谢谢你才是。”

    她说道:“我也想见见这么一个人,是我自己的**还作怪。可是我估计,或许没等到你安排我和她见面,她已经死了。”

    我说:“不可能!我已经让a监区的狱警加强戒备,看着她,不让她轻生。”

    柳智慧说道:“一个人若想死,找更多人看着都没有用。”

    我说道:“都看着了,怎么自杀?”

    柳智慧只是看看我,不回答我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挺蠢货的,如果有人看着我,我就不能自杀了?我完全可以撞墙啊什么的。

    我又问道:“其实我在听她诉说的时候,我想到了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人世间的一切。幻想过如果我是神仙。”

    她说道:“你是幻想如果是,她是认为她就是。我该回去了。”

    我哦了一声,看着她走了。

    我要去安排如何让柳智慧和那名女病人见面。

    刚叫来徐男,徐男一脸严肃的来见了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队长昨天来你那里给你看病的a监区女犯,自杀死了。”

    我大吃一惊:“死了!”

    徐男说:“死了。我刚才在找你。总监区长和我们监区监区长,指导员都在找你,让你过去a监区一趟。”

    我赶紧去了a监区。

    进了a监区的办公区,就见领导们都在那里了。

    我赶紧跑过去,打了招呼:“总监区长好,监区长好,x监区长好,指导员好,康指导员好。”

    她们对我有的点头,有的就是看着我。

    总监区长问我道:“怎么回事!不是带去做心理治疗了吗?”

    我问道:“女犯人呢!”

    她们监区长,也就是我们b监区以前的监区长说:“尸体已经运出去了。”

    总监区长问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给她做心理治疗了吗!”

    我说道:“报告总监区长,我对她的治疗方案不是一天就能见效的,而是要用一段时间,没有一个人的心理问题心理疾病治疗一下子间就会好!这和身体生病,例如感冒之类的道理一样,没有一下子去治疗就能治好的。”

    她是在怪我咯?

    总监区长问a监区长:“那你们呢!怎么看着她的!”

    a监区长说道:“对不起,总监区长,这是我们失职了。”

    总监区长破口大骂:“失职了!已经说了让你安排多点人看着她,怎么还能让她自杀了!”

    a监区长惭愧的说:“犯人用电线缠绕自杀的,以前是物理学学系毕业,我们都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方法,在那么多狱警管教的监视下挖出墙壁的电线自杀。”

    这名幻想自己是主宰的犯人,利用自己的物理知识,竟然选择身缠电线的方式自杀。

    照明电路里的两根电线,一根叫火线,另一根则叫零线,当人的一部分碰上了火线,另一部分站在地上,人体就成为一个电阻导体,通电后形成一个回路,从而导致触电身亡。

    她真的飞去做了她幻想的神仙。

    a监区长,指导员,副监区长,都要求写检讨,而她们监区的队长,因为监管不到位,被撤职。

    黑锅都是需要有人担的。

    而我,则是没有任何的连带责任。

    只是,我内疚我无法救得了她。

    或许再给我一点点的时间,我就能够,安排柳智慧和她见面,这样一来,便能挽救她的生命。

    我内疚也是责怪我自己的无能,我学艺不精,这么多个女病人来找我,我真正能治好的几乎没有,除了安慰和开导,我好像没有其他本事了,每次有问题,都是找柳智慧,如果不是柳智慧在,自杀的女囚不知道还有多少个。

    可监狱招人,招这个职位的人,进来却没有一个能留得住的,因为这个职位本身就有很高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像我一样,学艺不精,那没办法,面对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心理疾病的女犯人,无法救治得了她们崩溃的心理疾病,她们往往以选择杀害自己伤害自己或者是杀害她人伤害她人为最终结果,那么一旦出了事,上面追究责任,心理辅导师定是要被追究责任的,如果那么多女犯看心理疾病,没有一个你能治好,那么,好,上面会选择赶你出去,就算不赶走你,你自己也心理压力过大顶不下去。

    她们招了我进来,算是贡献很大了,毕竟救治了不少女犯,虽然那不是我的功劳,可监狱认为那是我的功劳。

    感谢柳智慧,不然我早就被滚蛋或者自己滚蛋了。

    我想,这个职位,只有柳智慧,才能胜任。

    我曾问过柳智慧,要如何才能像她一样能达到那么高的心理学医学造诣,她回答我,有时候天分比后天的努力还要重要。

    这个回答让我释然了不少,因为我努力苦攻了不少心理方面的书籍,依旧没有多大的进步,除了懂得皮毛点的理论,更深层的明白病人的心理病因都不懂了,更别谈什么对症下药治好她们了。

    如果有一天柳智慧不在这里了,我估计,我也就玩完了。

    电话响了,贺芷灵找我有事要说。

    我去了她办公室。

    在她办公室,她穿上了制服,一股咄咄逼人的英气迎面袭来。

    我看着她,绑着马尾,很是精神。

    有种感觉,想要制服她的感觉。

    她看我进来后,开口就问:“自杀的女犯怎么回事?”

    我说道:“她说她是主宰,她要自杀,摆脱她的自身**,升上天去做神仙,主宰我们。”

    贺芷灵一头雾水看着我问:“你在说什么?”

    我说:“或许你不会相信。”

    我对她解释了一番。

    贺芷灵问我道:“是不是没得救了?”

    我说:“也不是,可能还能有救,但是送来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她已经一心寻死,挡都挡不住了。”

    贺芷灵说:“监狱高层有人提议要对你进行处分。我说,就是一个小小的感冒,医院的医生都不可能说百分百能治疗得好病人,而更不用说更为深的神经病。”

    我说:“谢谢表姐理解。”

    她问道:“胡珍珍的事,查出什么了?”

    我说:“她呀,我最近找人查,她好像对那个521,那个我们监区据传有几个亿身家的521比较感兴趣。”

    她又问:“那她呢?521呢,又是什么来头?”

    我说:“还在查。”

    她说道:“我找你除了问你这几个事情之外,还有一件很棘手的事让你处理。一个很棘手的女犯人。”

    我看着贺芷灵严肃的样子,问:“要我干掉她吗?杀了她?我可不敢做,也不会做!”

    她说:“不是要你杀她,是要你救她。”

    我问道:“她怎么了?”

    她说:“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她在a监区,去年因为过失杀人罪,被判七年徒刑。我的朋友一直委托我让我找人救救她的妹妹,我以前是觉得你不靠谱,可我看了一下你救治的女犯人的资料,你挺有本事的。除了两个自杀的之外,你还救了不少女犯。”

    我说:“这算有本事?”

    她说:“那你知道以前的几位心理咨询师救治了多少名女犯?”

    我摇摇头。

    她说:“死亡率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当女犯心理疾病严重,送到心理咨询办公室让她们进行心理救治后,十个人会有五个人自杀,另外没自杀的,心理疾病依旧,痊愈率几乎为零。这一对比,说明你在这方面,确实有本事。”

    我想告诉她,其实我没本事,有本事的另有他人,但我是不能说的。

    我只是说道:“谢谢,你过奖了。”

    她说:“给你看看那名女犯的资料吧。就是我朋友的妹妹。她有心理疾病。需要救治。我想,你能帮得到她。”

    王莉,女,系个体业主。14年某日下午,王莉在某市场卖花瓶。刚饮过酒的被害人李某因失恋来找王莉倾诉,倾诉过程中,双方因一些问题起了口角争执,李拿起花瓶即扔到王莉的身上,之后又砸烂了了王莉的花瓶,王拿过扫把也抽了李某的面部一下,双方发生口角,后经他人劝开。王莉为避免事态扩大,急忙收拾部分花瓶离开市场。当日下午5时许,王莉返回市场收拾余下的花瓶时,发现等候多时的李某在砸她的花瓶。王莉即过去对李某进行制止,李某追上去用手击打王的面部。将王的近视眼镜打碎落地,眼镜碎片划破了王的眼皮,但王没有还手。接着李又用右臂夹住王的颈部,继续殴打王。由于李比王莉身体强壮,王身体瘦小,只能被动挨打。后,李某放开王莉,继续摔花瓶,王莉气愤之下拿水果刀朝着李某乱捅,将李捅了六十八刀,李某因脾脏破裂失血过多而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