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爱情中都是自私的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金慧彬说道:“我去和小慧睡,张河你在这里睡。”

    金慧彬想起来,安百井一按住金慧彬:“别理他们!”

    金慧彬要推开安百井,安百井死死按住金慧彬,我懒得理他们我去洗澡了。

    我出来后,出去外面隔间的那床。

    看到林小慧坐在床头,她把这张大床的中间,用一张毯子拧成绳子一样的隔开,然后,说:“不许越过这里。”

    我笑了:“这让我想到那个笑话。有一天,一对恋人去宾馆开房睡觉,女孩子睡前在床中央划了一条三八线,对男孩子说,你晚上要是敢越过这里,你就是禽兽,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女孩子发现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线那边,丝毫没有越雷池半步,结果女孩子哐当扇了男孩子一个耳光,男孩子懊恼半天哭丧着说,我压根就没有过来啦!女孩子大骂,你简直禽兽不如!”

    林小慧说:“不许越过来!”

    我看着这里,只有一张很大的一床被子,还让我不要越过去,我如何才能不越过去?

    我躺在了床上。

    林小慧也躺下来了。

    然后关灯。

    屋里面漆黑,然后慢慢的看见外面照进来的光。

    听到林小慧的呼吸声。

    我问道:“哎,睡着了吗?哎!”

    她没声音。

    我逗她道:“我要放屁。”

    听到林小慧骂声:“你敢!”

    我说:“你看我敢不敢!”

    然后我用嘴发出声音,林小慧马上打过来推开我:“你出外面去!恶心!”

    我说道:“喏!是你自己越过来了啊!你自己越线了!”

    林小慧掀开被子。

    我说道:“我其实用嘴发出声音,逗你玩的。我再怎么粗俗,也不可能干这么恶心的事情的。”

    她气呼呼的盖好被子说:“能不能好好睡觉了,我很困!”

    我说:“奇怪了,刚才慧彬不是说来这里睡吗?怎么呢?人家不来是吗?”

    她说:“安百井不给她来。”

    我说道:“林小慧,你没脑子啊?人家是一对的,他们当然想一起睡,你还去赶着安百井走,你真是。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林小慧说道:“你才没脑子。”

    我说:“换做我,我也懒得理你。拆散人家一对,人家乐意吗?”

    她不理我。

    我想着彩姐也许如今和力哥也躺在同一张被子里,越想越不爽。

    我说道:“哎睡着了?我睡不着,陪我聊聊!”

    她不应我。

    我说:“行,你不说话,装死是吧。”

    我开始假装喊着叫出那种声音,然后越来越大声,林小慧急忙道:“你别喊了好吗!让他们以为我们两做什么呢!”

    我说:“你还装啊,我看你还装啊。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林小慧说道:“不帮。”

    我说:“行,那我继续叫。”

    她忙问:“什么忙?”

    我说:“有个朋友,很看不起我,以前的时候,特别的看不起我,还经常羞辱我。现在他有了两个钱,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他这次来玩,说想来看看我,我想显摆一下,能不能借我一个贵点的百万车子这样的和一套贵点的房子,让我在他面前装装逼。得意一下?”

    林小慧说道:“你也那么幼稚。”

    我说:“人嘛,都有虚荣心的。”

    其实,我是想用来亮瞎谢丹阳父母的狗眼的,我让他们总是给谢丹阳介绍乱七八糟的所谓有前途的背景好的男人!靠,我要是开着个路虎或者保时捷的,然后再带着他们参观一下我所谓的新房子,我看他们还介绍什么给谢丹阳。

    他们总是介绍谢丹阳相亲,谢丹阳烦,徐男跟着烦,然后就会来烦我。

    好,这次,一次性的解决。

    林小慧说:“帮你,我得到什么好处?”

    我说:“我靠你这人还真的很现实啊。什么好处?那你想要什么好处?我也没钱,我要是有钱就不需要你帮忙了。”

    林小慧说道:“我的甜品店开张了,你周末放假去我的甜品店打工十天。”

    这笔生意,划算啊!

    我马上同意:“好啊!一言为定!”

    林小慧问道:“你是不是经常和人打架?”

    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她说:“你的头怎么了。”

    我说:“打球伤的。”

    两人又东拉西扯聊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外面清晨的阳光照着我们的头,很亮很亮。

    我才发现,原来我呼吸困难,是因为不知何时,林小慧钻进了我怀里睡着,她睁开眼睛看看我,然后更抱紧了我,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我说:“天亮了,要去上班了。”

    她这才转身过去,继续睡。

    我爬起来,去洗漱,安百井和慧彬也起来了。

    我看看时间,妈的老子已经迟到了。

    就不管那么多了,我洗漱之后,就跑下来,然后跑出去大路上,拦了一个计程车,赶紧前往监狱上班。

    已经迟到了。

    扣分是要扣的,但是也没人来骂我,不像那时候康指导对我唧唧歪歪的。

    早上该干的事,都有人去干了,所以我迟到不迟到,对工作无关紧要,除了扣分之外。

    巡视的时候,去了放风场,我让人把冰冰叫过来,隔着铁丝网和她聊。

    冰冰过来后,礼貌的和我打招呼,然后问我什么事。

    我问道:“今天轮到你们上放风场啊?”

    她说:“是啊。”

    她捋了捋秀发,在阳光下,很青春动人。

    我说道:“我想唐突的问你一个事,可以吗?”

    她说道:“什么事?”

    我想了想,还是问了:“冒昧的问你,你有很多钱?”

    冰冰浅浅一笑,说:“为什么问我这个?”

    我说:“我要向你解释一下,我问这个,不是想借钱。”

    冰冰笑了:“那你为什么问呢?”

    我说:“我觉得有人会觊觎你的钱,因而靠近你,想要搞到你的钱。”

    冰冰说道:“我没钱。”

    我说:“是吗?那我怎么听有人说,你有几个亿?”

    冰冰说:“你是听谁说的?听说的能是真的吗?”

    我说:“如果不是真的,那为什么平时你那么多钱呢?”

    冰冰说道:“因为我有亲人给我钱花。”

    我说:“行吧,如果是真有钱,你可看好你自己的钱包。”

    冰冰说道:“谢谢提醒。”

    冰冰回去了,在放风场上散步。

    我想到了柳智慧,好一段时间没见她了。

    晚上,还是出去了,还是去了酒吧,我无法不去,因为有很多谜底我想知道,因为我想彩姐。

    在酒吧,我想,今晚彩姐应该会来吧。

    点了酒,等待。

    她果然来了。

    在我不知觉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我的面前。

    白色外套,优雅成熟,她跟我打了招呼:“等很久了?”

    我说:“还好吧。”

    我给她倒酒。

    她问我道:“我听说,昨晚你来了,但是被两个女孩叫走了?”

    我看着彩姐,说道:“你是在吃醋吗?”

    彩姐说:“我们又不是情侣,吃醋又有什么用。”

    我问她:“你想管我?”

    彩姐说:“是。”

    我说:“对,你管着那么多人,自然有管人的**,包括自己的男朋友。”

    彩姐说:“女人在爱情中,都是自私的。”

    我想起昨晚她和那个力哥搂搂抱抱跳舞,说道:“男人也是自私的,人都是自私的。怎么,就许你和别的男人玩?我就不可以和别的女人玩?”

    彩姐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是在装吗?”

    彩姐静静看着我,说:“你说完。”

    我说:“对了,我知道昨晚你和一个叫力哥的,玩得挺开心。”

    彩姐脸色有点变化:“你怎么知道?”

    我说:“这要紧吗?”

    彩姐说:“我惹不起他。”

    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吧?你已经有了那么多钱,还怕惹不起他,这不是借口吗?而且,你有了那么多钱,你做什么不行,非得做一些让人看着就不爽的行业。还有,你至于为了说什么惹不起某个人就去陪着他跳舞,低三下四的?如果他要你陪他睡觉,你是不是也要陪他睡觉!”

    彩姐骂我道:“闭嘴!”

    她是第一次冲我发火。

    我转身就走。

    气人。

    没想到她跟了出来,到了外面后,她轻轻拉住我,说:“对不起。”

    我看着她,说:“我们改天再聊吧。好吗?现在的情绪,不是聊天的时候。”

    她却抱住了我。

    然后亲我。

    我们上了车。

    然后去她家,一切都如此顺其自然。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彩姐,你做其他正当事不行吗?非要做这个,我知道我很啰嗦,可我真的不喜欢你是这样的。而且虽然你说你找了木偶,出事有人顶着,可万一呢?”

    她说道:“我会考虑的。谢谢你的好心。”

    她抱着我,说:“我真想什么也不想,就这样一直下去。”

    我说:“我们两,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随即,我问道:“对了,你那些做不良生意的酒店,我能不能去看看。”

    她说:“你去看什么?”

    我说道:“好奇。”

    她说:“没什么好看的。”

    看来,她是不想带着我去啊。

    我不能目的那么明显,慢慢来。

    我说道:“单纯的做酒店,没有生意吗?”

    她说:“你懂生意吗?”

    我说:“我不懂。”

    她问我道:“我让你来做超市的一把手,你考虑得怎么样?”

    我说道:“我,还没考虑好。”

    彩姐说:“你是自尊心在作怪吧。”

    我说:“或许吧。”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是林小慧给我打电话。

    我出去外面接了电话。

    林小慧告诉我说,她给我弄了一辆奔驰,然后把她南城那边的一套别墅给我炫耀一天,但是别墅是空的,还没搬家具进去。

    我说:“这就够了,可以让我炫耀的了。”

    林小慧问:“你想什么时候用?”

    我说:“等我电话。谢谢你啊。那没什么事,先挂了。”

    她问道:“你在干嘛?”

    我说:“没干嘛。”

    她问我:“是不是又去酒吧,找了那个女的?”

    我说:“这又关你事,你来管我呢?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她直接挂了电话。

    性格挺厉害啊,好听点,叫刚烈,难听点,叫公主病。

    昨晚和她睡了一夜,奇怪的是,或许我是总是想着彩姐,所以,我居然对林小慧没有任何的想法。

    林小慧可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大美人啊。

    我回到了房间里。

    彩姐问我道:“你有手机啊。”

    我说:“谁没有手机啊这年头。”

    彩姐说:“能不能告诉我号码?”

    我告诉了她号码,她存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