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好人中的战斗机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说道:“好吧,你说吧什么事。我尽量努力帮,好吗?”

    她说:“我们隔壁的三个宿舍,是建在排水通道的上面,这个天热的季节,蚊蝇成群,恶臭连连,能安排她们搬到其他宿舍吗?”

    我问道:“你们隔壁的三个宿舍?我不知道呢?”

    她说道:“你去看看吧。我希望让她们搬到其他的宿舍,不然她们很受罪,睡觉难睡,经常生病,皮肤过敏,感冒咳嗽。”

    正说着,有人敲门,是徐男。

    徐男手上拿着我让她拿来的两盒补液。

    我提了过来,送给冰冰,她一直拒绝不要,我硬塞着给了她,而后来,我却听到,她把两盒补液都送给了她隔壁宿舍的两个生病的女囚犯。

    真他妈是个好人,好人中的战斗机,如果有个感动监狱的奖项,我觉得应该毫不犹豫颁发给她。

    我问徐男道:“男哥,听说521她们宿舍,是建在了排水管道系统上面,然后那个盖子上面,飞出来蚊蝇,她们那三个宿舍,住都难住,恶臭连连。真的吗?”

    徐男说:“是这样的。”

    我说:“那我怎么不知道,平时去巡视也没闻到啊。”

    徐男说:“进宿舍就闻到,冬天还好点,天冷,夏天,宿舍这个时候正是蚊子苍蝇多的时候,还很臭,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很少进她们宿舍检查。”

    我说:“带我去看看。”

    徐男带着我,去521宿舍隔壁的三个宿舍走。

    我见了那三个宿舍,那排水系统的几个大盖子,果然是在她们三个宿舍后边窗口那里,恶臭飘进来,令人作呕,而且苍蝇乱飞,妈的,关窗都没用。

    关了窗,基本就没新鲜空气进来了。

    但是臭味照样进来,引来蚊蝇无数。

    真是要人命。

    艹,人怎么可以活在这个地方。

    看来我要赶紧的上报,因为我是没有调动女囚监室的权利,我要上报监区长才行的。

    我叫了其中一个监室的监室长来问话:“你们这种情况多久了?”

    她有点不知所以然,问我道:“请问队长问什么情况。”

    我说:“哦,我是说,你们这个监室在下水道井盖这边,闻到那个味道,还有很多蚊子苍蝇的,已经多久了。”

    她一听到这个,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说:“从进来就这样了。”

    我问道:“和上面反应过吗?”

    她说:“以前和管教说过,还联名写过申请信签字送上去,申请调去别的监室,哪怕条件再差,都行。可是到现在也没解决。队长你看这个,我们住这里,受不了,你能不能申请给我们一下?”

    我说:“这样吧,你们写一个申请书,然后签字,给我,我去帮你们一下。可是我不能给你们确切的能调走的话出来,因为这块不是我管,我要一层一层递上去让上面的同意签字,才能调走你们去别的监室。”

    监室长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张队长,谢谢队长!”

    我说:“别客气,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如果办不到,希望不要见怪。”

    她说:“不会的不会的。”

    我说:“徐男沈月,找纸和笔给监室长,让她写申请书,然后让三个监室的监室长都签字过来。”

    徐男沈月去拿纸和笔给了监室长,然后她写了申请书,然后三个监室的监室长都签字了。

    三个监室的女犯们听说我要拿着申请书去帮她们申请调动监狱,一片欢呼雀跃,兴奋的声音不绝于耳,然后感恩戴德的对我道谢。

    妈的,这我要是办不下来,不能让她们转监室,我靠,她们岂不是失望死?

    甚至会对我产生怨恨?

    为了如果办不到而不至于产生怨恨,我只好安慰她们说:“我一定会努力的,可是毕竟我不是有这个调动权,我也是向上面申请,大家等我的消息吧,如果我办不到,希望你们不要激动见怪。”

    有女囚喊道:“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了!这里太恶心了!病倒了几个姐妹了!”

    然后群情激奋:“我们抗议!我们要离开这里!”

    这些此起彼伏的叫唤声音,整个监区的监狱楼楼道都听到了。

    我努力平复她们的激动情绪:“大家都不要吵!我说了,会努力的。”

    可是她们越来越激动。

    我看着徐男和沈月,徐男和沈月也有点不知所以。

    我只好对监室长说道:“你可以跟她们说一下,让她们不要这样子,搞不好上面觉得你们这样的话,不给调动就不好了。”

    监室长说好,然后转身去对她们大声喊话,可她们这帮女囚是因为平时压抑多了,根本都不理监室长的喊话,大家激动的抓着栏杆大喊大叫。

    徐男对我说道:“这样下去,不行。闹得别的监室也跟着发疯了!”

    女囚是压抑惯了,很容易情绪就会被点燃。

    我也有点害怕,问:“那怎么办!”

    只看到另外那边一个宿舍一个手晃动出来,伸出了监室栏杆外晃动,我侧身过去看看,是冰冰。

    我急忙过去,冰冰说道:“让我出去跟她们说说,不然等下别的监室一起闹起来,可能会出事。”

    我也没其他办法,急忙让徐男和沈月放冰冰出来帮忙。

    冰冰出来后,走到了三个监室的面前,惊奇了,三个监室的女囚看到她,顿时都静了下来。

    冰冰对她们喊话道:“姐妹们,张队长和我说过了,他会努力帮你们申请调动监室,你们这样子喊叫,只会害了他呀。大家一定要耐心等待,他不是有权调动监室的领导,他也要往上面申请,希望你们可以理解。如果做不到,大家也不要太怪她,我知道姐妹们住在这里难受,生病的姐妹,我会申请和我对调监室,让她去我那个监室。”

    顿时女囚们喊起来:“你不能来我们这里,身体会吃不消。”

    冰冰喊道:“我身体很好,大家都不要再吵了。”

    有个监室的监室长喊道:“我们不吵了,但是你不要过来我们这里,我们也不会和你对调监室的。”

    女囚们喊道:“对!不会的!”

    冰冰说:“谢谢你们心疼我,大家给张队长一点时间,好吗?”

    女囚们异口同声:“好!”

    然后大家的眼光都期盼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只不过要求调个监室,有那么难吗?

    我就不信了。

    在她们期盼的眼光中,我离开了。

    徐男和沈月把冰冰和那位监室长关回了监室。

    回到了办公室后,徐男对我说:“队长,调动监室,没有那么容易的。”

    我问徐男:“有什么难处?”

    徐男说:“你这边同意了,签字,还要上报马玲马队长,马队长签字同意,然后送副监区长,副监区长同意后,监区长和指导员都同意了,才能调动整个监室的女犯。”

    我靠。

    我说:“妈的这么复杂啊?”

    新来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卡不卡我我不知道,但是马玲马队长,副监区长,和我不对头,一定会卡住我。

    徐男说:“如果是单个的女犯,就没有那么麻烦,但是也要经过马队长的同意。甚至可能也要副监区长的同意。如果她说不行,那我们是没办法调的。”

    我靠在椅子上,点了一支烟,这他妈的马玲一定要卡住,我怎么办呢?

    贺芷灵。

    他妈的,我就直接跳过马玲这边,让贺芷灵来压监区长,我就不信马玲那么厉害,贺芷灵让监区长同意女囚调动监室,马玲还能卡得住的话,算她有本事。

    我说:“那这个怎么办,不如这样,你帮我拿着这个申请书,去给马玲看看,看她怎么个态度?”

    徐男说道:“她一定会卡住。不会签字的。”

    我说:“艹她个马玲!我自己去,我看她说什么先!”

    我去找了马玲。

    找到了马玲后,我对她打招呼:“马队长好。”

    她用斜眼看了看我,然后从鼻孔里哼出了一声,算是回复我了。

    我带着笑脸说道:“马队长,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情和你申请一下。”

    她正在看着女犯分数的单,听到我有事要申请她,她合上了,说道:“你神通广大,找我申请做什么?”

    她没好气的语气。

    我说道:“是这样的马队长,我们监区的有三个监室,是建在了那个下水道通风口井盖的旁边,然后现在天气热,从通风口那里弥漫上来阵阵恶臭,苍蝇蚊子乱飞,女犯们生病了好几个,她们呢,想换监室,我们监区不是有部分监室是空着的,我想着,干脆让她们搬去那里好了,这样也是为了女犯们好。”

    谁知她冷眼看我,质问我道:“女犯们是你姐还是你妈了!”

    我一下子愕然,他妈她这是纯粹的带着骂架的精神来和我对话的。

    这货真他妈不吃敬酒吃罚酒,我还说如果她很容易的通过了我这个申请,我可能会让薛羽眉不要报复她,可是,看来她真的是要铁了心跟我一条道斗到死了。我真是幼稚天真啊,还心存妄想她会看在我有副监狱长撑腰的后台怕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