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阴谋得逞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彩姐看了我一会儿,说:“我说了你就是个小孩。”

    我晃了晃酒杯,说:“可能真的像个小孩。”

    彩姐说:“是是,不是像。”

    我问道:“在你眼中,我真是个孩子吧。”

    彩姐说道:“只有孩子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情,才有资格哭泣悲伤。你说你是小孩吗?”

    我笑笑,说:“让你见笑了,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做就是了,可是被整出来,心情还是很失落。”

    彩姐说:“你那么善良,还有人整你?”

    她在夸我,夸得我心里舒服。

    我说:“为了利益,当然有。领导让我去处理一些事,摆明了推我出去背黑锅,结果事情真的没处理好,她们想借此赶我走。”

    彩姐说:“其实不用去想太多的,静静去等一个结果就好了。走也未必不是好事。没地方去,我接纳你。”

    我抬起头看她,这一刻,她真像一个圣母一样,张开了她广大的胸怀来容纳我这个找不到方向的流浪孩子。

    相比起贺芷灵的冷冰冰,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丁点儿的温暖而已。

    我说:“谢谢你彩姐。”

    她对我又是温暖的一笑。

    这样的人,也难怪手下那么多人死心塌地跟随她。

    她的手机响了,她说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去接了电话。

    我坐了一会儿,听着台上的歌手在唱歌。

    这个酒吧歌手的年纪大都比较大,三十加的,唱的大多是老歌。

    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头发的女子,唱一首陈慧娴的经典歌曲月半小夜曲。

    酒吧里好多人挥舞着手,是挺好听的。

    我等着有点憋尿,就去上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出来后,我看见彩姐在走廊角落尽头打电话。

    我想了想,本不想打扰她,可我突然想去偷听她和谁打电话,在聊什么,是不是酒店的事。

    我偷偷的沿着墙壁过去,到了她身后,闪躲进角落桌子旁。

    接着,听见她打电话的声音了,我躲着后,她刚好转身过来,一边踱步一边说话,还好我躲得快,不然就被发现了。

    只听她说道:“天天来酒吧,也只是听听歌啊。结婚?没那么早,结婚会通知你的。换男朋友?没,换男伴就有。鸭子?哈哈,说到鸭子,靠近我的这样的帅哥就很多。哎最近我见有一个男孩,和我初恋男朋友的性格挺像的,可以玩玩。不过有点难办,不像其他男的花点钱就行。我可能要大出血。钱嘛,挣来就是花。哈哈。好了不和你说了,记得你的美容店开业给我电话,我再忙也挤出时间。好,再见。”

    我的心咯噔一下,老子还想玩她,没想到,从一开始,她是带着和我玩的心态。

    我的心突然好难过,我以为她会投入了感情,我以为凭着我的努力的魅力,搞定她了,所以她才心甘情愿的让我去她准备开的大超市管事,可谁想,她却是说,她只是在投资,也只是为了钓到我而已。

    敢情,我才是那条鱼。

    呵呵,我苦笑,我和她,我以为我在设计她,其实她也在算计我。

    我们两的关系,真是有意思的可笑。

    我不知怎么回事,特别的难过,我以为她依赖了我的,我以为她会成为我梦中保护我的那个大姐姐的,可谁知。

    彩姐出去后,我再也没有了和她纠缠下去的心情,一切好像都变得没有了意义。

    我没有去大厅,直接从隔间出了外面,然后漫步在街头。

    悲哀。

    一种悲哀的感觉升上来。

    我打了的士,去了青年旅社,然后也不洗澡就躺下睡觉,全身无力,没劲。

    昏睡过去。

    醒来是早上。

    抽了一支烟,看到自己没有脱衣服,睡了一晚上没有脱衣服。

    抽着烟,我想着,我已经被停职了,我好像已经无所事事的了,我跟一个街头流浪的没两样了。

    所有人一夜间貌似都要抛弃我吗?

    我爬了起来,再躺下去,我心里更不爽。

    起来后,我去了市里,到处转转。

    可我没心情转。

    我回去了监狱。

    好像,那里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回到了监狱了,看着这个鬼地方,心里竟然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呵呵,真是奇怪。

    我竟然留恋这里,而且特别的留恋。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知道自己被停职了,但是我还是想上班。

    可再也没人来烦我了,平日来烦我的那些人,那些电话,再也没有。

    下午,我去了放风场。

    我想见见柳智慧。

    她到了那个点,出来了。

    我走了过去。

    两个管教识趣的下去了。

    我坐在柳智慧的旁边,她自己在做运动,伸懒腰,踢腿呼吸空气什么的。

    我发现她的一字马好美。

    完全是艺术欣赏的眼光,我现在没有了**的心情。

    我抽着烟,也不说话。

    她抬头向着天空,天空飘着一点点点的一颗一颗小雨,这种天气阴沉沉,不过很凉爽。

    柳智慧闭着眼睛,呼吸了两口空气,问道:“张警官,怎么了?心情不美丽?”

    我说:“我被停职了,因为斗殴的事情。我可能是被推出去背黑锅的。”

    柳智慧说:“哦。”

    淡淡的口气,事不关己的口气。

    我心情变得更沉重,我说:“我靠我都那么不高兴了,你作为我的朋友,就不能安慰我两句?一个哦字?”

    柳智慧说道:“世间一切,除了生死,无需看得太淡。你有手有脚身体健康,一个大男人,离开了这里就会死吗?”

    我说:“想是这么想,可我还是难受。”

    柳智慧说:“我心目中能叫做男人的职业,只有几种,我最喜欢的一种是战场上浴血奋战铁骨铮铮的军人,一种是商场里哪怕屡战屡败依旧内心坚强最终能呼风唤雨的斗士。你能成为哪种?”

    她看着我,说:“你在战场上,敢上吗?你在商海里,如果失败了,一无所有,你就是那个跳楼的弱者。弱者不配拥有幸福。”

    我羞愧的说:“想是这么想,可我还是难受。”

    柳智慧笑笑,说:“你比所有这些在监狱里坐牢的人都幸运,或许对比一下,你会感到你其实是很幸福的。对比起我呢?”

    我看着她,说:“抱歉,提到这样事,你们总是不会开心的。”

    柳智慧看淡的笑着说:“没什么事可以伤到你,除了你自己。你是来找我诉苦,寻求我的安慰的是吗?可是我想,你应该回到你妈妈的怀里,哭着求她让她安慰你哄你。”

    她有些嘲笑我的意思。

    我说:“我的确是来找你诉苦的,也许我真的没有我自己想象中的坚强,对比起你来说,我真的是一个心理上的弱者。我只是想问你,如果遇到不高兴的事,怎么才能够让自己不去理会这些,如果我想自杀呢?”

    她突然说:“跟我睡一觉吧。好吗?”

    我的心突然砰砰砰的剧烈跳起来,她说的这个,是真的?

    她想和我睡觉?

    要我睡她?

    不是。

    是她要睡我?

    我问道:“你说真的假的?”

    柳智慧伸手对我说道:“真的,你喜欢我,是吗?你看,我身材好吗?”

    她展示出她s的身材,我情不自禁道:“你不是玩我吧?测试我吗?”

    柳智慧说道:“看来还是有了防备心啊。”

    我说:“艹,果然在测试我!”

    柳智慧说:“现在你的心情是不是没那么难受了?”

    我想了想,说:“好像是真的啊。”

    柳智慧说:“摆脱坏心情的方式有很多种。就像失恋了一样,你老是原地不走,走不出自己的痛苦内心,一辈子都要这样吗?你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改变一下自己的心情。你可以去找找其他的朋友谈谈做其他事,工作没了,没关系,或许做其他,你会有更大的成就。”

    我开她玩笑说:“那你作为我的朋友,难道看我这么痛苦吗?要不你就牺牲小我,让我高兴一下,然后我可能就好了,去做生意真的会有大成就。”

    柳智慧转身就走:“祝你好运张警官。”

    看着她的背影,我又点了一支烟,我的心情没那么烦闷了,她真是个奇女子。

    我回到了监区的办公室,管教狱警们见到我,还是跟我打招呼叫队长。

    毕竟我只是停职,还没有被撤职。

    我名义上还是她们的队长。

    坐在办公室,我叫来了徐男,问她监狱对这起事件的处理情况。

    可谁想,徐男告诉我的一切,让我大吃一惊,监狱从快处理,参与斗殴的人,全部都有处分,禁闭的,扣分的,各种处罚,可是却不深究组织者,只是处分参与斗殴的,就算是送去了医院的,两个重伤的,也照样给予扣分的处分。而对于幕后的大姐大,薛羽眉这些,却不深究,不追查,究竟什么情况,怎么回事,搞不清,搞不懂。

    难道,就这样?

    然后就把我推出去当黑锅背,然后就没了?而对于监区的监区长康云等领导,就这样不闻不问?

    就这样处理?

    这不就是明摆着让她们除掉我的阴谋得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